上環太平山街太歲廟

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八十--

 

 

 

梁雪芳競選落敗因由

     

    

    不經不覺2005年已過了三份之二,香港在董建華先生離任及由曾蔭培接任特首後,整個社會經濟日益繁榮,雖然有豬鏈球菌、孔雀石綠等事件發生,但還是如暴風過門而不入,輕輕帶過。香港被風水家譽為「人間福地」,果然並非浪得虛名。近期六十名立法局議員,誠意被邀到訪珠江三角州,更加顯示自己的國家對香港這個特區照顧有加。當然此舉會被某些人視為懷柔政策,但起碼是表示誠意的一種,希望有關議員能做到為港為民,不要只為一已之私,影響大局,更不要出醜於人前,貽笑國際。當國家稍為放寬少許好處給香港,如開放自由行,讓香港先搞迪士尼樂園,零關稅項目,認可香港專業行業,開放市場,使香港對外聯絡加強成貿易大港,對內有廉價勞工、地皮,十三億人口的內銷市場,讓香港七百萬人口豐衣足食,不算太過。

    上文話題一開,使筆者有感而發,香港各行各業的式微,除了部份無市場價值而被淘汰外,大部份都自私保守,固步自封,尤其傳統學術如中醫、粵劇、武術、玄學等更加明顯,試看以上行業有幾個能子承父業,或明師出高徒即知,當然每件事都有很多客觀環境因素影響,但起碼我們定會看到其出發點及其行為相——(出心)。筆者試舉數個實例以證明之:

    一、想當年本人拜北勝蔡李佛某名宿門下習武,後因名宿出世,心感自己除拳、棍、刀、槍及獅藝外,尚對跌打骨科未有涉及,因此乘夜間工餘到鴻勝蔡李佛名宿杜琛師父開辦的「中國外科醫學院」修讀跌打全科,其間本人還有回武館任助教一職。一天晚上眾師兄弟閒聊吹水,其中一人說及數年前學柔道時撻斷頸旁鎖骨,因處理不好,現時頸前鎖骨尖突出來,很不好看,問一大師兄怎辦,大師兄馬上說:「這樣較麻煩,要拆斷後再重新駁過!」其他人點頭稱是,一瞬間大師兄又說:「問何強啦,他學跌打嘛!」話帶譏笑,可知凡斷過駁回之骨,其接口實為最堅硬之處,那可令其再斷而重接呢!除顯示無知外,更可見心胸狹窄,無容人之量!

    二、近兩年筆者徵得術數家關錦光師父同意,將其心得手稿《天玉經》注解,由本人整理,無條件刊於《新玄機》雜誌上,後來筆者親身聽到不下二個術數中人說關錦光的《天玉經》學理無料到,甚至收到訊息,說筆者打爛人家飯碗。想不到推廣術數,寫出心得都被同道中人攻擊,為了對關錦光師父公平交代,筆者決定從下卷起停出《天玉經》,各位如有需要,可到關錦光師父處學習。

    三、本人有一八字學生,學習八字已有一些時間,筆者為了讓他多些實習機會及賺回一些學費錢,建議他在工餘之間,為一些熟客批斷八字,如有不明處,可先找本人幫助。一向成績頗為理想,豈料有一熟客,學生批了她會在上月某日前與男友分手收場,當時她在該月為了避過分手,所以「死忍爛忍」,希望破他招牌,怎知竟然還是過不了最後一天分手,但原來她之前是找過城中(好有名)的師父睇過,表示絕對無事。怎知那客人氣衝衝走到對方相館,大興問罪之師,那(好有名)師父(本來要寫出此人名字,奈何學生擔心,怕得罪人,我亦免被人說我以此抬高身價,忍他一次,下不為例。)竟著那客人打電話給筆者學生大罵說:「你邊位呀!亂咁批!」可鄰我那學生被其「大了一野」,但他為人十分斯文,很禮貌地回答:「×師父,我不知她會找你,你怎樣批,也不關我事,再見。」這件事就此了了。但在本人看來,十分不合理,一個所謂的師父自己做錯事被客人上門追究,不面對事實不特止,還誤會本人學生搞事,出言不遜,理應公開此事,使其有所收斂。

 

    就以上事件,充分反映香港某些傳統行業的所謂師父之自大狂妄。該(好有名)師父如若不服,可拿出那名客人資料,將兩份批章放在報章或網上公開「拗拗手瓜」,筆者身為人師,學生有難,自當挺身而出主持公道,才不枉學生年多來所交的血汗錢(學費)。

    閒話少說,上述問題帶出今其之風水個案主角,其實術數家並非萬能,一宗命例,一項風水設計,其成敗得失,往往在後天有變數,如挑了日子剖腹產子,醫生可能塞車誤時,更有開錯另一孕婦女之笑話,當真天有數,亦可算緣也、福也、運也。此緣、福、運往往在後來有所變,所以我們在推斷一切吉凶禍福,除了用正常術數學問外,更要對周邊事物作多方瞭解。相信大家還記得筆者在《新玄機》第六十七卷寫過為曾參選區議員的梁雪芳,在東莞新塘重修兩掛祖山及點了一穴新山,及後梁雪芳夥拍DJ梁安琪於04年再選區議員,當時戰果是落選而回。後來筆者知道其欠票原因是有人臨門一步安排曾航生參選其地盤,導致梁雪芳在極短的時間轉戰另一區,而該區已有一多年積累工作經驗的對手,輸在時間太短、安排不足上,可算非戰之罪。此事在筆者來說十分耿耿於懷,一來是自己所識的是真正為群眾做事之人;二來是其山墳由本人所修,如此被人滑鐵盧,大不值也。

    如是者約半年時間,梁雪芳來電相告,可能要入醫院做手術,因身體內部無故生了一粒東西,手術費至少三十萬,當時嚇了筆者一跳,當晚立刻打開其八字檢查,看不出有問題來。而且在筆者為她造了祖墳後,她身在臺灣多年來都因常懷了身孕而多次保不住的妹妹,最終在去年一索得男,更命梁雪芳送來一封大利是作謝禮,山墳無可能傷到出錢出力的子孫身上吧!其間梁雪芳隨便問了一句,不知是否家門前有一條水管正對關係呢?筆者奇怪,她之前造山墳時,筆者同一時間為她家居作過風水檢查,當時無見過有形煞正對大門。後來她才說出,去年為了方便競選活動,所以和男朋友在另外兩個地方交叉居住,時間緊迫,因此無找過本人堪察風水。一心以為盡力做好本份即可,怎料到不單競選失敗,更無端染得怪病,筆者覺得她大有可能是陽宅犯煞,所以約好翌日到其兩個居所一起堪察,希望找出原因。

 

  

〔左〕其中一宅陽台正對右方消防局。 〔右〕陽台正對左方見警署及有兩大口成煞入宅。

    第一間居所是她在去年競選時常用作辦公及休息的地方,是新界區近山邊的小高層民居,只見後靠太貼山坡,犯水沖屋背,前面緊貼雙程公路犯聲煞,易使人精神緊張,長時間後變成神經衰弱。左方高斜向右方,左水急倒向右,下關失守,財散之象,健康亦會變壞。而白虎缺成龍欺虎,不利女性及權力受制,難怪在立法局選舉的電視答問大會上,慘被男對手用其名字梁雪芳說成(娘說謊)欺淩,更嚴重者是兩條馬路外正對一消防局及一警署,犯正沖煞,她男朋友被無妄官非纏身,未必無因。

 

                        

            宅前馬路左水倒右,下關失守,主財走,同時不利女性與權力。


    另外一間是她在競選後入住,起初不覺有問題,漸漸發現身體欠妥,幸好及時檢查身體,但醫生已驗出其肝內有一粒狀物體,需立刻排期做手術,但手術費要30萬以上,心慌意亂之下,所以找了筆者訴說。當筆者一到其家在大門向外一看,赫然發現其門前走廊頂上被有線電視員工,安裝了一條管狀東西正插向大門,而羅盤量得為廿四山之坤山,坤主母、女性長輩,2005年(乙酉)流年強金剋(乙)木,八卦類象及流年煞氣,正應女性長輩及肝臟健康,終於真相大白。筆者直言梁雪芳夠膽以身試煞,險些丟了本人招牌。即時提議她與家人立刻搬回上次筆者看過的單位療養,再作打算。

    本月9月18日中秋節,月色雖暗,想起故人電話問近況及病情,竟傳來輕鬆笑聲,說醫生近期檢查,發覺那肉粒變小到不用做手術,只需每三個月給醫生檢查一次即可。筆者登時鬆了一口氣,原來真是風水病作怪。有謂風水病,風水醫,但必定要病向淺中醫,當風水病的煞氣與人體內的臟腑衝擊得太久的話,則風水師及醫師都束手無策了。風水病就如魚剌哽喉,不明所以只食止痛藥一定無效,當用手輕輕將魚剌拔走,全身痛楚必定不藥而愈了。因此,當一個好的術數家,定要全面研究,自會找出原因來,有於內而形於外也。至些謹祝梁雪芳早日康復,再戰江湖,為群眾服務,亦為我願也。(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