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南紅李香琴去看相    

    

 

 

 新年伊始,恭祝大家今年運程大好。先說一個真實的笑話,讓各位開心的笑一笑。


    老香港還會記得,在九龍彌敦酒店對面,以前有一間新新酒店,樓下是新新酒樓,這堿O戲人聚集的地方。
楚原導演的一部影片,賣座很好。電影公司在新新酒樓擺慶功宴,酬勞工作人員。當然有許多娛樂記者參加,我也叼陪末座。

    到了開席時間,還不見女主角南紅和李香琴到來,大家只好等候,忍受著腹如雷鳴。兩位女明星終於來到了,主人家連忙吩咐開席。


    在吃喝時,楚原埋怨老婆來遲了,害得大家要捱飢抵餓。南紅說:「我 們去看相呀!」李香琴也道:「那個看相先生很靈呢。」楚原問道:「怎麼靈法?」南紅說:「我們剛坐下來,那個看相先生便說:你們兩位都是藝術界的。」李香琴也說;「他能夠第一眼便看出我們是藝術界的,真是了不起!」楚原一拍大腿叫起來:「你們這兩個女人真傻,就是全香港的人,連小孩子都知道你們是藝術界的 呀!」席上各人都捧腹大笑,有人笑得幾乎噴飯。


   
至於看相靈不靈?有時需過好一段日子,才知道是否靈驗。但有時就好像玩啤牌一樣,立即揭開便看到底牌是甚麼。


     去年,我從溫哥華回到香港來探望親友,在九龍聯邦酒樓與金童不期而遇。他早年拍過不少部武俠影片,也在亞視演過不少電視劇。我和他的情份很深厚,當年他代表香港的六合八法門去新加坡參加東南亞武術大賽,便是由我陪同。


    已 有十多年不見,我們擁抱起來,相繼問起別來狀況。他說:「在1972年(難得他把年份記得那麼清楚),那時我在電影圈發展得很好。有一位長輩對我說:『將 來你會轉行,不再吃藝術圈這碗飯。』我問:『是轉入那一行呢?』長輩說:『雖說是轉行,但那個行業與你現在這一行是有關的。』」


    近幾年來,金童開辦了一間駱氏(他的原名是駱貴虎)武術館,徒弟不少。又由香港警察總部聘任,以搏擊自衛術教授要人保護組的警官。


    我問:「為甚麼那位長輩說你要轉行,郤又是和你以前那一行有關係呢?」


    金童說:「以前我拍影片和電視劇,獨沽一味是武俠片,要靠拳腳功夫。如今我教徒弟,也一樣要靠拳腳功夫,那不是很有關連嗎?」


    我問:「你說的那位長輩是誰?」


    金童詭秘地笑起來:「那就是你囉!」


   
要不是金童如今提起,而且他記得那麼清楚,我已經忘記替他看相時所說過的話了。不過,另一次替他看相,我郤是記得很清楚。


    有一天,我正在《新報》上班,突然接到金童的電話。他說:「我如今在康樂大廈的翠園酒家,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你,你能夠抽空來一次嗎?」


    去到翠園酒家,看見金童和他的太太呂有慧,還有十多位無線的男女藝員在座,陣容十分浩蕩。我剛坐下來,金童便對我說:「現在兩點鐘了,那單官司在三點鐘宣判。你給我們看看,是否可以打嬴?」


    金童所說的官司,當時在報紙上已經炒得很熱了。那時候,呂有慧的星運很紅,時常和伍國衛演出談情說愛的對手戲。有一本雜誌說他們兩人有私情,還無中生有的說他們去過九龍塘開房間。金童和呂有慧忍無可忍,便請律師控告那本雜誌。


     我就在座上眾人的注視下,向金童和呂有慧的面上端詳片刻。要判斷一個鐘頭後便會發生的結果,我不能不慎重其事,那就好像玩啤牌似的,立即便要揭開底牌。當時我說:「你們可以打嬴這場官司,惟是沒有甚麼實際利益。」


     到了四點多,金童打電話給我。他很興奮的說:「官司打嬴了!法官還判決對方要賠償廿五萬元。我們打算將這筆錢捐給慈善機構。」


    後來,這間雜誌便停辦,負責人也失蹤了,那廿五萬元當然沒有下文,慈善機構失去了一筆善款。


    替人看相,不但沒有為我自己帶來經濟效益,有時反而要倒貼一些零錢。這次替金童看相,從報館到翠園酒家的來回的士車費,都是自己掏腰包的。不過,這次意外重逢,他替我結了茶賬,總算是扯平了。


    有一天在家堿搮q視,廣告說阮兆輝率領粵劇團來溫哥華演出。老妻記起舊賬來,她說:「阮兆輝還欠我三十元呢!」


    她這樣說,我才記起曾經替阮兆輝看過相。人家看相,都會坐在相館堙C我替阮兆輝看相,郤是在馬路旁邊,而且是烈日當空,曬得滿頭大汗。


    那天,我去廣播道無線電視找朋友,剛走出大門口,阮兆輝迎面而來。他一把拉著我,要我替他看相。我說:「那就再約定一個時間吧。」阮兆輝不肯放我走,他說:「事情很緊急。老友鬼鬼,你就立刻替我看一看吧!」


     此時,我只好跟隨著他,走到僻靜的馬路旁邊,就替他看起相來。我端詳了他的面相,說道:「細佬,你現在犯了官非。」犯官非是廣東人的俗語,意思是被人控告。他說:「後果會怎麼樣?」我說:「麻煩是免不了的,幸而最後是有驚無險。」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他說:「有一個盲公占卦很靈,明天我帶你去,看他怎樣說。」


    第二天,我帶著阮兆輝到盲公那堨h占卦,盲公的說法郤是和我一樣。卦金只是三十元,阮兆輝郤拿出一張五百元大鈔來,盲公沒有那麼多零錢找贖。我的太太拿出三十元替他結了賬。


    自此以後,我便沒有和阮兆輝見過面,他當然沒有機會把那三十元還給劉太。後來,我從娛樂圈朋友處,聽到他為甚麼會吃官司,後來得到對方的體諒,終於是庭外和解。


    人家看相,撈得盆滿砵滿。我也替人看相,郤是站在馬路旁邊,曬得一身汗,紅包沒撈得一個,還要劉太貼上了三十元,真是同人唔同命,一笑!
(全篇完)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