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一切都是緣    

    

 

 

  世事變幻無窮,佛家說是「緣起緣滅」。有句古老話說得好:「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譬如說婚姻吧,男女雙方生於天南地北,只因萍水相逢,竟然結為夫妻,終身厮守,生兒育女,後來更會繁膠足陘@個家族,那是多麼奇妙的事。


    相聚是緣,分離亦是緣;陌路相逢而能談得投機,亦是一種緣份。有些緣是來得快,亦有些緣,恍如過眼雲煙,那就是緣盡了。緣來緣去,絲毫勉強不得。


    曾經有過奇遇,我認為這是人生的一段緣。這段緣來得快,也去得速,但在我的腦海中,郤是不可磨滅。


    大約在七十年代,我曾經在邵氏電影公司打工,做《南國電影》畫報編輯,前後長達十一年半。直到鄒文懷另組嘉禾公司,才跟隨著他離開邵氏投入嘉禾。


    換句話說,我曾經領過邵氏公司十一年半的薪水,給我薪水的人,當然是大老闆邵逸夫。可是,在這段悠長的日子堙A我只是偶然見過他,郤沒有說過半句話,亦沒有想過要和他說話。後來我接受馬來西亞報館的聘約,便辭去了嘉禾公司的職務,再度從事新聞工作。


    有一年,我去台灣高雄採訪金馬獎新聞。曲終人散的翌晨,我前往機場搭機返回香港。進入了登機禁區之後,播音宣佈這一班機因為機件故障,要延誤兩個鐘頭才能起飛。


    為了要打發這悠長的兩個鐘頭,便想找個地方坐坐,最好還能喝杯咖啡,看看報紙。可是,當時高雄機場的設備十分簡陋,登機禁區內不但沒有餐室,甚至連讓旅客稍坐休息的椅子都沒有。


    畢竟是做過新聞記者的人,腦筋動得快。我在攤檔買報紙時,便問那個員工,有沒有地方賣吃喝的?那位員工告訴我,在禁區盡頭那堙A走下一度樓梯,便有一個員工享用的食堂,亦做外人的生意。打聽清楚之後,我便立即三步併成兩步的走到那個地方去。


    這個員工食堂的地方狹小,只有幾張桌子,此時已有些機場員工在吃早餐,只剩下一張大桌子沒有人坐。我買了一杯咖啡,便老實不客氣的在那張大桌子坐下來。


    剛喝了兩口咖啡,有七八個人聯群結隊的從樓梯走下來。我抬頭來看,前頭那人是我的舊老闆邵逸夫,身邊那些人都是邵氏公司的職員,恍如眾星捧月走進食堂來。


    其他的桌子都坐了人,只有我一個人獨佔一張大桌子。有一個人走過來,問我是否可以搭枱坐下來。我認得他是佈景部主任陳景森,至於他是否認得我,那就不知道了。我當然說可以,於是他們便都坐 下來了。看來他們還沒有吃早餐,咖啡奶茶三文治叫了一大堆,那個廚房師傅忙得不可開交。


    我在低頭看報紙,忽然覺得耳根清淨起來。抬頭來看,原來他們已經吃喝完了。此時,旁邊有了空桌子,有些人端起咖啡坐了過去,可能是和大老闆坐在一起,談話不方便吧。這張大桌子只剩下三個 人,一個是我,一個是邵老闆,還有一個如今是無線電視高層人士,當時是邵氏製片的樂易玲,她伏在桌上睡著了。


    我和邵老闆面對面,眼望著眼,他向我笑笑,算是打招呼。我把報紙遞給他,他郤問我報上有甚麼新聞。就是這樣,我們開始交談起來。看來他今天精神奕奕,想找人談天,於是他說的多,我說的少, 郤很認真的聆聽。當話題說到他近年來所練的氣功時,他的興緻更好了,還站了起來,向我示範了幾個動作,勸我也學氣功,可以延年益壽。在這兩個多鐘頭堙A我們確實是談得很投機 。


    我們一直談到播音宣佈要登機時,邵老闆才在眾職員簇擁之下離去。臨走時,他和我握手,握得很用力,不知道是否要顯示他的氣功功力。他還叫我到邵氏公司去探望他,可是,他沒有問我叫做甚麼名字。


    大概在一個多月後就是新年,香港文化藝術界照例在元旦那天,假座希爾頓酒店禮堂舉辦慶祝酒會,有千多人參加,在這兩個行業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了,確實十分熱鬧。我如果人在香港,必定會參加這個盛會,因為可以遇到許多平時難得見面的朋友。


    在會場堙A我正在和朋友聊天。突然 看到攝影記者紛紛走動,那是有大人物來了,他們急著去爭取鏡頭。抬頭來看,是邵逸夫在大會的接待人員簇擁下進來。當時我站立的位置距離大門很近,邵老闆進來便看見了我。料想不到,他竟然走過來和我握手,笑著說道:「真是那麼巧,我們又遇到了!」


    當 時的鎂光燈閃個不停,邵老闆還著我的手,讓記者們拍照,一邊叮囑著:「記得有空來探望我。」之後,他被簇擁著上了主席台。有些攝影行家驚訝地對我說:「原來邵老闆和你那麼熟!」我怔忡地不不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因為自己知道,邵老闆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看來在他的印象中,我只是一張曾經見過的臉孔而已。


    以後,我當然還會見過邵老闆,但那是在電視新聞中。雖然他曾經兩次叮囑,叫我去探望他,可是我只當作他是隨口說說而已,實在沒有這樣的需要。這只是緣,在緣份到來時,任何事情都可以發生,但轉眼之間,緣份便會過去。緣來緣去,只能留下美好的回憶,何必那麼認真?(全篇完)


    (小啓:我在《新玄機》寫了這個專欄以後,接到不少讀者的電郵,垂詢看相的各種問題,亦有人要我替他們看相。讀者的熱情,使我十分銘感。惟是我居住在加拿大的 溫哥華,千里遙遙,無法替他們效勞,深表遺憾。最近我來香港過年,會在此地逗留一個月,正好有機償還這一筆人情債。若有讀者賞面,要我替他看相,聯絡電話 是:97331087,以便安排時間會晤。)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