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與陳繼堯星馬遊    

    

 

 

  古語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宋朝有一個時候,王安石做宰相推行新政。郤遇到保守派的大臣反對,為首的是大文豪蘇東坡。
王安石寫了一首詩,其中兩句是:「明月當頭叫,黃犬睡花心。」蘇東坡看見了,便大叫不通又不通。因為月亮只會照郤不會叫;黃犬又怎會睡在花心堜O?除非那朵花大如竹籮。於是,他把這首詩改了兩個字:「明月當頭照,黃犬睡花蔭。」


    有人把蘇東坡改詩的事告訢王安石。王安石認為蘇東坡太過孤陋寡聞,奏請皇帝把他貶到海南去。


    有一晚,蘇東坡聽見一種雀鳥在頭上叫,便問這是甚麼鳥?僕人是本地人,回答這種鳥叫做明月。又有一次,蘇東坡閒來賞花,看見花心埵酗p蟲在蠕動,便問這是甚麼蟲?僕人說,這種蟲叫做黃犬。


    此時,蘇東坡才知道自己把王安石的詩改錯了。他若不是被貶到海南,又怎會知道明月竟然會當頭叫,黃犬郤能睡在花心呢?


    小時候,我在廣州讀書,老師在假期帶學生去郊外旅行,最有趣的活動便是放風箏。當時有一種樣式很特別的風箏叫做馬拉,因為它放得高又放得遠。這種風箏為甚麼叫做馬拉?我們不知道,連老師也都答不出來。


    平時上茶樓,有一種甜點叫做馬拉糕,我很喜歡吃。惟是這種甜點為甚麼叫做馬拉榚呢?賣點心的固然搖頭,就連做點心的師傅也都答不出來。
 

    我去到馬來西亞,發覺馬來人很喜歡放風箏,而他們所造的風箏,樣式就和我小時候在廣州放的那種「馬拉」一模一樣。就連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飛機,也用這種樣式特別的風箏做商標。由於華人把馬來人叫做馬拉人,也就把這種別具特色的風箏叫做馬拉了。


    我去過馬來人的家塈@客,他們熱情好客,招待十分殷勤。馬來西亞出產的咖啡很好喝,主人除了以咖啡奉客之外,還會立即蒸焗一種甜糕給客人享用。這種甜糕,赫然就是我們在廣式茶樓吃到的馬拉糕。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馬拉糕就是馬來人做出來的甜糕。


    從馬來西亞回來,時常與陳繼堯聊天。他問我在那邊有沒有替人看相?我說人情難郤,少不免會替朋友看相。不但替華人看相,有時還替馬來人看相。


     陳繼堯聽說我替馬來人看相,頓時大感興趣。他說自己看了一輩子相,郤沒有替其他族裔人士看過相。他一直有個心願,就是想知道中國的相法,是否適合於替其他族裔人士看相?我說,據我的觀察,因為馬來人的骨格與華人大致相同,除了膚色稍為黝黑之外,看來中國相法亦可以適用於替他們看相。


    陳繼堯聽我這麼說,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他說要去星馬走一次,因為那邊的人種比較複雜,可以找些其他族裔的人來看相,以解答長久以來存在於心中的疑團。


    我此時對於星馬的情況已經熟悉,便決定陪他走一遭,來償還他的心願。我帶著太太,他由大公子陪同,一行四人,先飛去新加坡,再轉去馬來西亞的吉隆坡,預算行期是兩個禮拜。


    陳繼堯的名氣大,我們甫抵達新加坡,便有不少他的「相迷」排著隊來請教了。陳繼堯向來訪者提出要求,請他們帶些「非我族類」的人士來看相,而且是免費的。在新加坡,要找其他族裔人士,真是唾手可得,惟是言語不通,便須勞煩本地朋友在旁邊做翻譯了。


 給我們看相的人,甚麼族裔都有。陳繼堯興緻勃勃,每天看十幾位外裔人士的相,郤不感覺疲倦。在新加坡逗留了一個星期,去到吉隆坡又忙了一個星期,加上當地朋友的歡宴,真是從早忙到晚,甚麼旅遊景點都沒有去過。回程時,他郤說此行收穫極為豐富。


 有一次,我向陳繼堯請教,看些甚麼相書才能開卷有益?他一口氣說了十多本書名,全都是文言文的古書。他說:「你們這一代真幸福,可以買書來仔細去讀。我們那個時代,由父親口述傳授,每天都要背誦,若是漏了一個字,木尺就馬上毃到頭上來了!」


 陳繼堯有時也會搖頭擺腦的背起相書來,看來他的肚子堜珚佶的相書實在不少。不過,經過這次星馬之行,他也承認「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句話很有道理。
(全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