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看相測選情        

 

 

  多次受聘到吉隆坡和新加坡報館工作,來來去去十多年,之後雖然鳥倦知還,但在幾十年後的今天,我和馬星的情緣猶未了,如今還替當地的報刊寫稿,也時常到那邊去探望朋友。


 馬來人有著自己的術數,甚至拿著樹葉和榴槤,亦可以用來占卜。不過,他們對於中國的玄學,郤是十分仰慕敬佩,不少馬來人會去請教華人相士,為們解答窮通吉凶。


 在吉隆坡工作期間,不少朋友來找我看相,有時還會帶來馬來朋友。由於人情難郤,我也為他們看相。就因為這個機緣,結交了不少馬來朋友。


  如今想起來,也覺得有趣。第一次替馬來人看相,郤不是面對面的看,而是只看報紙上的圖片。


 初到貴境時,適逢執政黨巫統大選。當地賭風十分熾烈,賭客把政要當作出賽馬匹,賠率花樣甚多。其中最熱門的賭注,落在署理主席這一個職位上。


 這個職位只有兩個強人出馬爭奪,不是你嬴就是我輸,確實是非常刺激。不少朋友找上門來,要我為這兩個強人看相,究竟誰輸誰嬴?因為他們急著要把我的看法,作為下注的參考。甚至報館堛漲P事,也都向我討取「貼士」,他們未必想嬴錢,郤是不想輸掉「牙較」。


 對於當地的政治情況,我是一無所知。不過亦好奇心起,對於當時的選舉形勢,臨急抱佛腳的惡補起來。


 馬來西亞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獨立建國以後,仍沿用英國的君主立憲制。蘇丹只是象徵式的元首,實際權力握在執政黨的黨魁手上。


    政府雖然由馬來人的「巫統」、華人的「馬華公會」和印度人的「國大黨」聯合組成。但馬華公會和國大黨,都是惟巫統的馬首是瞻。換句話說,這次巫統大選,就等於是全國最高領導階層的大執位,確實是非同小可的大事。


    巫統是最大政黨,他們選出來的主席,就是國家的首相。當時的首相是馬哈迪,很有威望,沒有人敢覬覦這個大位。


    可是那張第二把交椅,也就爭得不亦樂乎了。這個位置是黨的署理主席,也就是國家的署理首相。若是首相出國訪問、因病或其他事故不能處理政務時,署理首相便可以執行首相的職務。


     當時爭奪署理主席的是兩個強人,一個是教育部長慕沙,勢力來自人口眾多而且最為富庶的南部柔佛州。若以宿命論來說,前三屆的首相,全都是從教育部長登上大位的。若是以此推論,他很可能會在這次大選中更上一層樓。


     他的對手是財政部長東姑加沙里,是個皇族成員(東姑是王子的稱號),勢力來自北部回教的鐵票區吉靈丹州。他不但得到皇族的支持,而且在過往的競選中,都是無往不利,從未挫折過。況且財政部長就是國家的財神,在眾多部長之中,他亦是排名第一。


    雙方形勢是勢均力敵,未到票箱打開,誰也不敢預言勝利誰屬。當時地下賭盤如火如荼,甚至可以說是遍及全國。尤其是好賭成性的華人,更不會放過這個可以一拼輸贏的好機會。


    我當然不可能面對面的為這兩位強人看相,只能看著報紙上的圖片細意摸挲。他們兩人都是罕見的好相,不然的話,便不會做到那麼高的官職。聽說慕沙還有著華人的血統,因為他的外祖母是華人。


    拿著照片看相,只能看部位,郤不能看到與近期運氣有絕大關係的氣色。也就是說,這會使到看相的準確程度大打折扣。


    我正在遲疑之際,手上的報紙有一行字,使我眼前一亮,肯定地斷定加沙里會在這場選舉中敗北。那行字是這樣說:加沙里今年四十四歲。


    按照中國的相法,加沙里這年的運氣是在鼻樑中部,那在相法中叫做「年上」的位置。加沙里的鼻樑上,偏偏有一個高聳的大節骨,就好像一座大山擋在運氣的路途上,看來他是很難跳越得過去。


    看相要講究五官和其他部位的配合,於是,我再看清楚加沙里的面相。他的天庭飽滿,額角廣闊得令人吃驚,眉毛粗黑而高矗,一雙圓眼炯炯有神,表現出一股勇往直前的神氣。他以前的官運氣勢如虹,全賴著上停和眉眼都長得出奇的好。


    可是,在行完了眼運而轉入鼻運之後,加沙里的運程便開始有反覆了。美中不足的是顴眼相爭,顴下更開始瀉氣。下停長得十分壞,嘴小而尖,下顎短縮,看來晚運可說是乏善可陳。這樣的分析下去,便覺得加沙里在這場選戰中凶多吉少,鼻樑上的那個節,會成為他仕途趨向下坡的分水嶺。


    轉頭來看慕沙的相,四平八穩,一貌堂堂,很有親和力。從他的整個面相來說,雖然是好相,但要找出特別好的地方,郤找不出來;要找特別壞的地方,也一樣的找不出來。看來這次即使嬴了加沙里,他的官運亦可能到了「行人止步」的階段。即使以後的五年任期堙A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位上,他也不可能幹出甚麼驚天動地、名留青史的大事來。


    我把自己的看法,告訴那些正等著我的消息來下注的朋友和報館的同事,他們當中,有人相信,亦有人半信半疑。到了選情公佈,慕沙嬴了,我看朋友和同事的神色,誰信誰不信,便一目瞭然了。


    小道消息傳來,在這場署理首相的選戰中,首相在幕後支持慕沙,因為他不喜歡加沙里。這是很顯淺的道理:「臨榻之旁,豈容他人瞌睡?」馬哈迪是個超級強人,豈能容忍野心那麼大,隨時準備取而代之的加沙里,在他身邊來虎視眈眈呢?說句笑話,莫非馬哈迪也會看相,就像諸葛亮看到魏延腦後有反骨一樣。


    加沙里敗選以後,果然對馬哈迪大感不滿,他退出了巫統,另組新黨與馬哈迪對抗。可能他不會看相,不知道自己的運氣已走下坡,搞了許多年,都沒有甚麼作為,後來吃回頭草又返回巫統。惟是時移勢易,重回巫統後亦不得意,他的名字甚至已被人遺忘了。


    至於當選署理首相的慕沙,雖然有著一副好相,郤是運氣不好,頭上壓著一個比他更加好相的馬哈迪,首相寶座一坐就是廿六年。慕沙就像康熙皇朝的那個太子,只好暗地堮I怨:「那媟|有人要做四十年太子的?」


    慕沙做了一屆署理首相便下台了,也打破了以往連續三屆教育部長登上首相寶座的宿命論。(全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