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大難不死 必有後福        

 

 

  歲月如梭,與馬來西亞結緣數十載,直到如今,我仍然替那邊的報刊寫稿,有時亦會舊地重遊探望老友。


    我很歡喜馬來西亞,民風純樸,待人熱情。也結交了多位馬來人朋友,即使多年不見,他們仍然惦念著我,時常向我的華人朋友提及「香港劉」,這是他們對我親嫟的稱呼。


    前年,我去到吉隆坡,同宗老友劉吉昌說:「如果你去檳城,打個電話給阿西,他幾次提起你,說許久沒有見面了。」我說會去檳城,探望幾位老友。他便把阿西的名字和電話號碼寫給我。


    去到檳城,探望幾位好友,其中一位是前《檳城日報》的總編輯謝詩堅。老謝已經投筆從商,代理中國成藥,時常去大陸接洽商務。每逢路過香港,我們必定聚晤,我也幾次陪他到廣州去參加貿易會。如今老謝已是商業鉅子,還封了拿督,但他不忘本業,出任檳城「韓江新聞學院」的院長。「韓江新聞學院」歷史悠久,是馬來西亞華人傳媒界的少林寺。


    我把阿西的電話號碼交給老謝,請他代我打個電話。老謝通完電話,對我說:「你的朋友說,請你五點到他家堙C他已經把地址告訴我,等會兒我載你去。」


    老謝駕著他的豪華賓士汽車,到達一幢宏大別墅的門前。我們下車,老謝在鐵閘上的對講機說了我的名字。電動的鐵閘門打開了,屋內走出來一個馬來人高大漢子,身上穿著沙龍(是馬來人在家中隨便穿著的便裝),他就是阿西。


    阿西和我擁抱起來,叫叫嚷嚷的像個大孩子。之後,我介紹老謝,說他是我的好朋友,又是拿督,老謝遞給他一張名片。阿西招呼我們進屋塈丑A也回敬一張名片。還對老謝說,他和我是好兄弟,相識已經廿多年了。


    我不會說馬來話,英文又是有限公司,和阿西的談話,時常要勞煩老謝做翻譯。阿西本來要留我和老謝吃晚飯,因為老謝今晚約了幾位老友和我聚舊,只好婉辭阿西的邀請。我們告別,阿西送出大門,又是一番擁抱。他叮囑我以後多來馬來西亞,如果我不來檳城,他便去吉隆坡找我。


    坐上了汽車,老謝便問我怎麼會認識阿西?何況還是那麼親熱。他說:「他是我們檳城州的總警長,管轄全州警政,別人想巴結他,也都巴結不上。你這個香港佬,不會說馬來話,英文也不能說多少句,他和你郤稱兄道弟,還說已認識了廿多年。說出來真沒有人會相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老謝的好奇神色,如果我不把與阿西的交往過程說出來,他會連晚飯都吃不下去。於是,我只好把這個故事從頭說起。


    多年前,我受聘來到吉隆坡在報館工作。朋友來找我看相,有時還會帶馬來人來。


    有一次,老友劉吉昌帶一位馬來人來看相。這個馬來人叫做阿西,體格魁梧,濃眉大目,不怒而威。只是約莫一瞥,我已暗地堻靰騿G「好相!」再問他是甚麼職業?是警界,那就更加對路了。


    惟是在我細看他的氣色和查看掌紋時,不禁驚呼起來:「兩個月前,你遭遇到一個極大的危險,是非死不可的危機。但你如今還能坐在我的面前,顯然是再世為人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經過劉吉昌的翻譯,阿西說出他當時的職務,是全國總警監的副官。每天早上,司機駕車先來接阿西,他坐在司機旁邊,然後去到官邸,接總警監去全國警察總部(當地人稱為「山頂」)上班。


    當時馬來西亞有馬共武裝叛亂,由於政府不想事件轉變成為國際問題,不方便出動軍隊去征剿,只使用警力去對付。這麼一來,全國總警監便是平剿馬共的最高指揮官,他亦成為了馬共全力對付的目標。


    這天,總警監在上班途中,郤遭遇到馬共武裝部隊的伏擊,總警監和副官、司機全被擊斃,無一倖免。這宗新聞轟動全國,此時我已在本地報館工作,當然獲知詳情。郤是沒有想到,其中一名倖免於難的馬來人,如今郤坐在我的面前。因為那天恰巧是阿西的假期,由別人做了他的替死鬼。


    總警監殉職以後,阿西亦失去了副官的職務,改編入作戰隊伍。由坐辦公室調任為野戰部隊的軍官,他被派到東馬(婆羅洲)去執行任務。今後身臨戰地,在槍林彈雨之下,當然會有凶險。劉吉昌這次帶阿西來,要我給他看相。就因為阿西是他的好朋友,他很關心阿西的前途吉凶。


    我仔細看過阿西的面相,亦認真的查看他的掌紋,然後說:「中國人有一句古老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這次渡海遠征,不但戰事順利,還會建功立業。我甚至敢保証,我們一定能夠再見面,到時你的官階亦會比今日高。」


    阿西聽了很歡喜。他說,如果我真的看得準,他回來便和我結成兄弟。這時候,我才知道馬來人也有「桃園結義」的風氣。


    之後,我返回香港工作了一段時期,又再受聘來吉隆坡。這天,我和劉吉昌正在吃午餐,忽然談起阿西。劉吉昌說,阿西已經回來了,如今在諧街分局做副局長。我說想和他見面,劉吉昌便走到櫃檯借電話(那時候還沒有手機)。他回來說:「阿西出去巡街,我留下口訊,說你來了,在這隿unch。」


    大約十分鐘左右,一輛大型巡邏車,忽然停在餐廳門前。原來警局的當值人員,把劉吉昌留下的口訊,用對講機通知街上的巡邏車。阿西聽說我來了,便立即叫司機駛來餐廳。


    一個高大警官走進來,竟然是阿西。我們擁抱著,雖然未行結拜大禮,他已叫我做Brother了。我們坐在一桌,阿西揮手叫車上的同僚下來,坐在另一桌。劉吉昌對我說:「阿西見了你,很高興!這一頓他要請客,連他的同僚,也叨了你的光。」


    以後我們時常見面,當然是和劉吉昌在一起,由他做翻譯,聽阿西講述作戰時一些有趣或驚險的故事。雖然經歷了不少次凶險的戰鬥,阿西郤是安然無事,不但得過獎章,官職當然是陞高了。


    有一個時候,阿西的心情很不好。因為他被人誣告貪污,甚至要停職等待調查。他當時很生氣,對劉吉昌說,打算辭職改幹別些行業。劉吉昌叫我替阿西看相,我叫劉吉昌告訴他,如今千萬不可有著辭職的念頭。因為他的面相正是官星高照,目前氣色雖有暗滯,就好像偶被烏雲遮擋。等待烏雲飄過,便可重見驕陽。這宗官司不但無礙,還會由此因禍而得福,好事還在後頭。


    阿西聽了劉吉昌替我翻譯的這番話,郤是半信半疑。由於我說得誠懇,他才決定了聽從我的話,暫時不遞辭職信。幾個月後,阿西的官司打贏了。原來有個地下賭博集團想向阿西行賄,阿西為人正直,不但拒絕接受,還把賭場搗破。對方情有不甘,拉攏一些警界敗類來誣告阿西貪污受賄。


    經過調查之後,阿西不但得償清白,而他的能幹與清廉,也在這調查中被發覺出來,得到上司的讚許。因為他的官職不算小了,郤還住在公家的宿舍堙A自己連一間房屋都沒有。於是,阿西不但復職,過了不久又昇官。這種情況是很少有的,連同僚都嘖嘖稱奇。阿西對劉吉昌說:「幸好我聽Brother 的話,當時沒有辭職。」


    後來我返回香港,又移民來了溫哥華,時光消逝,一幌眼便巳是廿多年了。這次與阿西再見面,才知道他做了檳城州的總警長,也不枉我當年與他初面時,便暗嘆一聲:「好相」!


    我終於把故事說完,看來老謝今晚的那頓飯,一定會吃得很舒服了。(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