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我姪兒賣剩鴨的下場   

   

    最近我公司附近開了間叫乜臨門的食店,聽聞與富豪飯庒係同一個集團,開了張幾個月依然咁虛陷。好久已想去試下晚餐,無奈遇上鬼節兼奥運,真係鬼得閒陪你去也。哈!俗語說得好:「日不可說人夜不可說鬼」,一說到「鬼得閒陪你」咁啱得咁橋鬼仔「半咕碌」剛好回來準備中秋後迎娶山東妹子,於是乎約了他一對KQ,加埋大篇輯和金融陳、連同我一行五人某天黃昏過後, 浩浩蕩蕩殺到那間「乜臨門」。

 

    到步坐下沒多久,狗口長不出象牙的大編輯問金融陳:「老陳,以你來說、覺得最難是甚麽?」,金融陳朦着眼木着嘴笑答:「萬事起頭難……你滿意啦!」金融陳搞笑的神態和說話逗得各人大笑,獨山東妹子廣東話「有限公司」不知大家笑甚麽,半咕碌掩着她嘴示意不要發問。笑過之後,老而不留意到半咕碌和山東妹子一啤穿了同款而綉上「福娃」大紅絲綢的情侶裝,於是調侃山東妹子:「喲!大紅袍罩着鬼嫂子,你好(睿靚)呵!」說話逗得山東妹子臉紅紅挺受落。「唔知你噏乜!」我邊斟茶邊朝他啐道,「哈哈!我也聽不明」金融陳附和着。「車!好簡單;(大紅袍罩着鬼嫂子)即是穿了紅衣裳鬼仔的太太,你真的很美和有智慧呵!」我聞後瞄了他一眼而低着頭陰陰嘴地笑,哪邊厢大編輯立刻意會到我又不知出甚麽點子去整蠱他,於是乎先把椅子推開了些少留多少空間以便走避……「我所知、穿大紅袍只有捉鬼的(鍾馗),老而不意思是想說、山東妹子因嫁鬼子而將被(鍾馗)捉去吃掉……還有(睿靚)是陳水扁的兒媳婦,快有牢獄之災……嘿嘿!」我慢氣斯理地對山東妹子挑弄是非,大編輯繼而大呼寃枉:「你……曲解說話意思寃枉我,妹子不要信他,(睿靚)即是超級美麗嘛……我強忍着笑對山東妹子進一步挑撥道:「廣東話沒有(睿靚)這兩個字,他分明討你便宜……嘿嘿!」「你這死鬼欠揍!」山東妹子坐言起行追着大編輯要搥打他,大編輯早有防備而 急急彈開……各人見狀又笑作一團。「真的開心透啦!中國在這次奧運中拿到100面獎牌,51面金牌。」半咕碌一臉興奮而語帶歡欣地說道,「關你屁事!這是俺中國人的光榮」大編輯扮作不屑狀睨着着半咕碌說,不待半咕碌答話、山東妹子笑着問大編輯:「 啥說不關俺鬼子哥的事?」大編輯又扮着愛理不理的模樣:「瞧你搥我時這麽威……武,你說關你鬼子事,你知你也快要成為鬼子婆子嗎?」,我和金融陳聞得「鬼子婆子」頗有創意的叫法不禁笑將起來:「政仔,你妻子既然成了(鬼子婆子),你豈不是如假包換的(鬼仔公仔)哈哈!」,說話引得大家一齊大笑。大編輯故作嚴肅狀對山東妹子道:「我跟你說!鬼子婆子,將來結婚之後選擇甚麽國藉和愛哪個國家?」,半咕碌聞後朝着山東妹子傻笑,後者則漲紅了臉:「 管它將來,就是入了鬼子藉也要愛俺的祖國!」,我和金融陳聞後不禁微笑點頭,就連大編輯也竪起了拇指連說了幾聲「好樣的!」,這時半咕碌也乘機攬着山東妹子輕吻她的臉:「我也是中國人」,「寃鬼氣、冇眼睇!」大編輯作狀雙手掩眼,我和金融陳睹狀也笑將起來。

 

    

 

    大家稍沉默了一陣子,金融陳忽然發問:「老吳,我上次帶上來算命的那位國內朋友,佢托我問候你……」「媽咪!」大編輯失驚無神加一句,「你條正粉腸!一世人都係(非洲和尚)!」我笑罵那老而不,大編輯嘻皮笑臉指着半咕碌:「他才是(非洲和尚)……嘻嘻!」。我們不理大編輯,金融陳繼續說:「他除了問候你之外、還囑咐我向你打個招呼,中央正在密切留意南部地區發生的所有事,奧運過後可能會有所行動。」我笑道:「怪不得8月8日那天〈江門外事辦〉來了個電話透露將有公函寄給我、要我轉寄給兄弟,內容是查明我姪兒吳家傳申報先人是歸僑的理據不足,決定撤回各人歸僑身份……」「咁卵簡單、冇人要揹黑鍋?封信收咗未嗻?」大編輯奇怪地攤開兩手問道,「收咗,就係咁卵簡單,嗱,封信都袋埋嚟,還有一封係(江門市檢察院)嘅」我拿出兩封信(附1、2)。「你以為喇!」金融陳提高嗓子接着說:「遲早將有一大幫人揪出為案件負責,只要有一個洞子出現,上頭不鑽挖下去才怪!既然有了你老吳一單(貪污瀆職案)揭盅為先例,自然有千百單以上相繼查出」,我答道:「我認同金融陳的見解。」「你吳某人的事件既然發生在2004年之前,毋庸置疑肯定係江澤民任內做庒家包庇,否則下面斷不敢如斯膽大妄為。」金融陳繼續正色道,我點頭稱是:「2003年非典期間,亦即是龍永圖那狗官訪港期間出言(死五十萬港人不算多)之際,張廣寧繼林樹森後出任廣州市長,從此之後貪污瀆職事件一單接一單發生而從未間斷過,特別係(廣州公證處)因有極其堅固後臺射住而壞事幹盡。你看,小小一個公證員林琦竟然夠胆開價三十萬元公開非法代客一站式辦手續領回受國家改造私房……後台若然不夠硬誰敢辦?」金融陳道:「何止林琦一個咁簡單?她不過係貪污集團其中一分子而矣!還有,廣州市目前有幾多律師代客打(包底)官司(你又知晤知?」「乜叫包底)官司?」大編輯問,「奇咧!包底官司係:打嬴官司同你拆賬,輸了分文不收,你姪兒應該有個這樣的律師」金融陳答道。「係有一個,姓乜則忘記了……喂!我又想問下,律師行為抵觸國家法律不受規 管嗎?」我有感而發,「別的地方我不知,光是廣東省律師就大X哂!點呢?佢同公證處勾結、後者胡亂審批而發假公證,我哋報紙(兩岸版)每日係收到嘅投訴信已經收到手軟。」大編輯搖着頭顯得無奈。金融陳接着說:「在奧運舉辦之前,甚麽事情都要先行讓路,現在奧運超完美閉幕,以前憋了一肚氣的外憂內患、還不來個大清算嗎!」,大編輯笑道:「說開又說,同樣是辦報紙,我真佩服廣州市的一眾報章諸如:南方都市報、廣州日報、羊城晚報……等等「聾啞盲」功夫之做得到家,既不涉及政治的真人真事,竟然噤若寒蟬隻字不敢提。」說到這裡開始上菜,一碟全隻白切雞、老而不先夾了隻雞脾「打牙較」,如是者少了他那副「豆沙喉」嗓子、全場立刻靜了下來。(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