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灰頭土臉話普京 

 

 

   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俄羅斯的經濟受到了嚴重的創傷。目前,國內生產總值一下子回到了1994年以來的最低狀況,使俄羅斯民眾的生活困難重重,水準明顯下滑。從現在的形勢來看,下滑的趨勢仍將繼續。人們對普京寄予的厚望失去了信心,對俄羅斯政府由於政策失誤造成的高失業率、高物價和高稅收表示強烈不滿,把矛頭直指政府總理普京,要求普京領導的現政府下臺的抗議呼聲和集會此起彼伏,日趨強烈,以致於在2010年3月20日形成了全國規模的抗議行動。

 

    針對俄羅斯國內日趨強烈要求普京下臺的情勢,筆者又聯想到去年曾經發表過的的《兒戲般的金磚四國》一文中對俄羅斯的簡述:“俄羅斯又位於中國的北方,首都位置失運,受中國國運強勢騰起的壓抑與牽制,有力使不到正當的地方,極會出現內部爭鬥的“窩媔獺芋A恐有軍變之虞,或與鄰國不睦,再生硝煙。至八運末(或早或晚,基本如此)或可出現‘諸侯鼎立’的局面,尤其是至九運,五黃飛臨俄羅斯,屆時不但國運衰亂,還將災難重重,曾經的世界超級大國已是‘虎死不落架’的空殼,悲乎!”

 

    筆者曾多次說過,一個國家運氣的好壞,與這個國家的領導人的運氣是有極大的直接關係的。在“反普”的聲潮堙A普京的運氣值得推敲。據媒體披露,普京於1952年10月7日(時辰不詳)出生在列寧格勒,他的生辰局式的排列是:

 

     年      

    壬     

    辰     

 

    普京的運氣行一歲大運,在2000年時,大運正行進在甲寅上,印運生旺,再加上流年庚辰助財生官,形成財官印一路生發的強旺氣勢,故高票競選總統成功(筆者曾錯誤的推斷過普京運氣)。普京在任總統期間,尤其在前屆,左右逢源,幾成偶像,遂有連任兩屆之雄姿。後礙於“憲法”的約束,在2008年“讓位”於現任總統梅德韋傑夫而屈居總理。從普京過來的運氣看,普京的生辰局式應當屬於財格一類。筆者揣測,他的出生時辰或可是甲午(就以甲午來說事吧)。財格喜身印生旺,方可能擔財發運。丙生酉月,得一壬透,必為富貴大格。普京局式食傷又旺,喜壬泄金生印,轉換機關。但壬甲遙隔月日,生助之力鞭長莫及,況甲坐下死氣,甲印並不旺相。再說,其時地運逢七,也是金運當值,幸生壬水,也只能算是小助一臂,力難扛鼎。所以,印力微薄,非至大運逢印,才能奏成大功。2004年,世界元運入八,普京迎來食傷之泄,印運受損,故後屆任上多有齟齬。但餘威尚旺,故能順利隨心“禪讓”,俯首一品。

 

    2010年,歲次庚寅,普京時值59歲,大運在卯。寅卯雖然是印,但寅午戌會成比劫火局,卯戌亦化合為火,形成強勢比劫,奪官消印。加之八運食傷洩氣,又得比劫火助,局式食傷助旺,與印對抗。筆者以為,普京強勢峰運必將峰迴路轉,只有下坡的緣分,幾無上山的希望,艱難撐持,雄風難以再振,“打滑梯”卻是真格的了。再往後看流年,2011年辛卯,天地皆合於日柱,辛又為忌,乏善可陳。再後2012年壬辰入運,時普京運交61歲丙行大運,日柱、運柱與流年形成天剋地沖。雖比劫或得朋輩援手,但剋沖之間,只好“野外作業”,絕無朝中好戲可看了。

 

    再說,現任總統梅德韋傑夫日柱辛金為普京運局的大忌,儘管二人不管是誠心還是虛心,外表看應似合作默契,結果卻仍是事倍功半,這不能不說是二人運局所起到的障礙了。現就簡單的排列一下梅德韋傑夫的生日吧。

 

    梅德韋傑夫總統生於1965年9月14日(無時辰),按中國的說法和普京是“老鄉”,也是出生在列寧格勒。難怪普京看上他,原來也有“鄉情”啊。

 

           

         

   巳     

 

    梅德韋傑夫日主辛金正是普京局式所忌,普京日主丙火因情合於梅德韋傑夫辛金,這也是普京能“看上”梅德韋傑夫的原因。可是不然,這丙火一合不但制約了總統運勢,使梅德韋傑夫無法“自立”施展抱負,而且還使普京自身如陷泥沼,困擾難拔,這就更加劇了普京的不良運勢。

 

    從以上敍述來看,普京運勢確實是到了一個“下山”的轉捩點,由高往下滑的“天運”巨力不是人力能所阻止得了的。天欲敗汝,汝必敗之,對於普京來說,縱橫捭闔的時代已漸遠去,即便普京仍是雄心戳天,想以原先的影響力去挽狂瀾於既倒,但依筆者所見,那種叱吒風雲喝聚呼散的政壇霸氣已免不了被“釜底抽薪”的結局。如能堅持到底,挨到順利換屆幹個“旁職”,已屬萬幸了。就怕撐不到屆底被人“抽梯”轟下臺去,弄個“灰頭土臉”面無光彩,也真是怪難看的了。但從普京局式性格揣測,這位氣焰過張,曾經不可一世的英雄,決不會善罷甘休,必會巧弄機關,很可能做騰出一番令世界吃驚得動作來,攪得個俄羅斯天旋地轉,不得安寧不說,還或因此引起內部動亂,波及國際局勢。屆時,看他普京如何收拾得了。中國是俄羅斯鄰國,猶如“兄弟”,但願俄羅斯千萬別把它這“亂”變成“煮豆燃萁”之痛。對此,中國應未雨綢繆,不得不慎!也不得不防!

 

    最後,筆者還是奉勸一句:君子見好就收。時下普京雖惹國怨,但西陽仍煊,順勢再讓出“一品之位”,順天應民,也不為晚。不但彰顯政治胸懷的大度,還能確保全身而退,留個後世清名。如此,應屬燃眉之上策——真政治、謀略、縱橫家之為也!

(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2月28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