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趙敬賢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趙敬賢 (子曦)    

 

債限花旗白馬黑

   

    2011下半年,全球經濟再亮紅燈。英王子的大婚未為國家「沖喜」,突然而來的長假期卻惹來更大煩惱,令大米國的困難更深。由報業洩聽醜聞的牽連,首相也搞得「水裡去、火裡去」。 

    俗云:「人衰行路打倒退(褪)」,呵呵~ 不知國衰又當如何? 無獨有偶,大米的難兄弟花花,情況也不惶多讓!08金嘯以後,世界經濟巨頭都一一倒下,花花債務到了極限。馬黑上任時接過燙手山芋,以『CHANGE』為口號贏得絕對支持。可惜,他只是個『PREACHER』,不是魔法師。強項是說話,不是變戲法。故未能『CHANGE』出奇跡早已預見。如今信用咭到期,國債臨門,付不出還款額便要被罰。債限未成公識,經危已是泥足深陷…… 

    電視的訪問,看到財長蓋仔大吃『螺絲』,儘管不曾明認,他的慌張早已說明,問題近在眉睫, 口痕友大師一向當仁不讓,自然義不容辭要「探討」一番:--

    花花舉債的上線原設在14.3兆美元。08金嘯令欠債突破10兆。馬黑上任以後,上多項「挽救」措施也需要大量金錢。這個看來像天文數字的金額,不減反加。 如今14.3兆已成她的經濟死亡線。慣以口術獲利的花花人,怎能安心靜觀其變! 傳聞消息此起彼落,世界經濟和股市也只好「隨波逐流」。 

    為求目的,馬黑把女兒也擺上枱。諷刺對手幼稚無能之後,大搖大擺地走出會議廳。又借各大評級銀行及傳媒向對手施壓,招數盡出圖以為可令對手就範。可惜張良計遇上過牆梯。公和黨眾議院議長實行『以彼之道,反施彼身』,忽發聲明退出談判!華爾街一片愁雲慘霧。

    (路透紐約13日電)

    大師起卦的問題: 花債限談的成果… 所得卦象如下: --

    口痕友指,本卦水山蹇,是四大難卦之一。難卦的共同點是:『有力難施』。水者,險也。水在山上而被圍,無法疏通,前路漫漫,阻滯重重。蹇從足,而力有不逮者,無力衝出重圍的--『跛腳鴨』是也。談判即使勉強達成,提高了上限死線,也不代表問題解決。信用咭簽爆了,提高信貸額不過是飲鴆止渴而已。 

    消息指,三家信評機構都在努力解釋,調高舉債上限,避免違約倒債,也不能解決長期財赤的問題。唯有達成協議,走向削減赤字目標,降低國債佔總生產額(debt-to-GDPratio)的比率,才可能免於降級。 

    卦中不見動爻,自有拖延之意。僵局要維持一段時間。近十年香港政制及社會發展緩慢,是由於對立聲音干擾而打折。百分之三十的計劃被拉倒。早前因一句「環評覆核」,籌備多年的港珠澳大橋工程建設便要推倒重來。之前的努力也付之流水。「民主」下,大家為了權力而『玩』意氣,影響無分國之大小,也可算得上公平 

    上圖所見,馬黑的一臉頹唐,已盡顯箇中一二。反正十三兆是欠,廿三兆也是欠……大家都慣經風浪,這茶杯風波自是小餅一件。花花人既能享受民主,當然是食得鹹魚,捱得起口渴也

    此卦所問為為法案,以父母為用神。卦中父母兩見,大抵是爭拗雙方的不同意見。辰戌沖而力量相若,表面看來是不相上下。實則是在野一方有利。妻財為忌,六二白虎為病,卯為日辰、太歲。伏於官鬼間爻之下,危機強大。一旦出伏,麻煩由此而來即成大禍。 

    但世應相生,內外之間明沖暗和,真相爭拗之烈,未必如外間所見。申金旬空,相信自有人出來調停…… 至於後債限的世界經濟,唯有下回分解(本篇完)    

(*相關之新聞集粹: http://tsehei-utopia.com/forum/viewthread.php?tid=2096&extra=page%3D1&page=5 )

 

趙敬賢網址:www.tsehei-utopia.com

趙敬賢電子郵箱:vckings@sinatown.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