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宏泓道者其他文章

道家文化-11              文•宏泓道者抄錄(敕奉祖師泓道, 正统之道)

 

《道門觀心經》

《道藏》中特選出十篇短小的經。

宗旨是要通過精神形體的鍛鍊,使自我身心與道體合一。 

 

《太上升玄消災護命妙經》

其要旨在既不執有,又不執無,而取中道。 

一切色相本身就是空幻的。一切有情皆住有無。 

爾時元始天尊在七寶林中,五明宮內,與無極聖眾俱。放無極光明,照無極世界,觀無極眾生,受無極苦惱; 宛轉世間,輪迴生死,漂浪愛河,流吹欲海,沉滯聲色,迷惑有無; 無空有空,無色有色,無無有無,有有無有,終始暗昧,不能自明,畢竟迷惑。 

天尊告曰: 汝等眾生,從不有中有,不無中無,不色中色,不空中空; 非有為有,非無為無,非色為色,非空為空。空即是空,空無定空; 色即是色,色無定色; 即色是空,即空是色。若能知空不空,知色不色,名為照了,始達妙音。識無空法,洞觀無礙,入眾妙門,自然解悟,離諸疑網,不著空見,清靜六根,斷除邪障。

我即為汝說是妙經,名曰護命,濟度眾生,隨身供養,傳教世間,流通讀誦。即有飛天神王、破邪金剛、護法靈童、救苦真人、金精猛獸,各百億萬眾,俱來侍衛是經,隨所供養,悍厄扶衰,度一切眾生,離諸染著。爾時天尊即說偈曰: 

天尊偈曰:

視不見我,聽不得聞。

離種種邊,名曰妙道。

 

《太上洞玄靈寶智慧觀身經》

覺悟色身是空的真理。解脫對法性空相的執著。

靜觀真人於思微中觀身實相,深達智慧,了見四大、六種根識,及五聚陰、五印世法,皆悉空寂,入無相門。所謂外想內想、若生想若滅想,了了照盡,無淨穢法、無生滅法。如是盡處,亦無所盡,究皆是空,空竟升玄。何以故?內想者,名境觀空,是空亦空,空空亦空,空無分別空故; 是無分別空,亦復皆空,空無二致,故言其盡。

若善男女照法空性,無起滅心、無驕慢心、無恐怖心、無憎愛心,能於世間免種種苦。所謂生死別苦、鬼神害苦、官私口舌苦、水火刀兵饑寒苦,皆悉免離。如是盡利益,非於一人二人,必於無量無邊無量數人; 非一天二天,無量無邊無量數天。其功德力,不可思議。是故此說名為解脫,名利益義、名第一義。如是諸義,若書若寫,若讀若誦,若解說,是為入智慧門,遊智慧室,坐智慧床,餐智慧食,得智慧真相之體。 

即於爾時說 〈智慧頌〉曰:

智慧起本無,朗朗照十方。結空峙玄霄,諸天挹流芳。其妙難思議,虛感真實通。有有有非有,無無無不無。 

智慧常觀身,學道之所先。渺渺入玄津,自然錄我神。天尊常擁護,魔王衛寶言。晃晃金剛軀,超超太上仙。 

智慧生戎根,真道戒為主。三寶由是興,高仙所崇受。汎此不死舟,倏忽濟大有。當此說戎時,諸天來稽首。 

 

太上老君內觀經

老君曰: 天地媾精,陰陽布化,萬物以生,承其宿業。分靈道一,父母和合,人受其生。

一月為胞,精血凝也。

二月成胎,形兆胚也。

三月陽神為三魂,動而生也。

四月陰靈為七魄,靜鎮形也。

五月五行分藏,以安神也。

六月六律定腑,用滋靈也。

七月七精開竅,通光明也。

八月八景神具,降真靈也。

九月宮室羅布,以定精也。

十月炁足,萬象成也。元和哺食,時不停也。太一帝君在頭,曰泥丸君,總眾神也。照生識神,人之魂也。司命處心,納生元也。無英居左,制三魂也。白元居右,拘七魄也。桃孩住臍,深精根也。照諸百節,生百神也。所以周身,神不空也。元炁入鼻,灌泥丸也。所以神明,形固安也。運動住止,關其心也。所以謂生,有由然也。予內觀之,歷歷分也。 

心者,禁也,一身之主。心能禁制,使形神不邪也。心則神也,變化不測,故無定形。所以五藏藏五神,魂在肝,魄在肺,精在腎,志在脾,神在心。所以字殊,隨處名也。心者,火也。南方太陽之精主火,上為熒惑,下應心也。色赤,三葉如蓮花,神明依泊,從所名也。其神也,非青,非白,非赤,非黃; 非大非小,非短非長, 非曲非直,非柔非剛; 非厚非薄,非圓非方。變化莫測,混合陰陽; 大包天地,細入毫芒; 制之則正,放之則狂; 清淨則生,濁躁則亡。明照八表,暗迷一方。但能虛寂,生道自常。永保無為,其身則昌也。以其無形,莫之能名,禍福吉凶,悉由之矣。所以聖人立君臣,明賞罰,置官僚,制法度,正以教人。人以難伏,唯在於心。心若清淨,則萬禍不生。所以流浪生死,沉淪惡道,皆由心也。妄想憎愛,取捨去來,染著聚結,漸自纏繞,轉轉繫縛,不能解脫,便至滅亡。由如牛馬引重趍泥,轉增陷沒,不能自出,遂至於死。人亦如是。始生之時,神元清靜,湛然無雜。既受納有形,形染六情,眼則貪色,耳則殢聲,口則耽味,鼻則受馨,意隨健羨,身欲肥輕,從此流浪,莫能自悟。聖人慈念,設法教化,使內觀己身,澄其心也。 

老君曰: 諦觀此身,從虛無中來,因緣運會,積精聚炁,乘華降神,和合受生,法天象地,含陰吐陽,分錯五行,以應四時。眼為日月,髮為星辰,眉為華盡,頭為崑崙,布列宮闕,安置精神。萬物之中,人最為靈,性命合道,人當愛之。內觀其身,惟人尊焉,而不自貴,妄染諸塵,不淨臭穢,濁亂形神。熟觀物我,何何親?守道長生,為善保真,世愚役役,徒自苦辛也。 

老君曰: 從道受分謂之命,自一稟形謂之性,所以任物謂之心,心有所憶謂之意,意之所出謂之志,事無不知謂之智,智周萬物謂之慧,動而營身謂之魂、靜而鎮形謂之魄,流行骨肉謂之血,保神養炁謂之精,炁清而駛謂之榮,炁濁而遲謂之衛,總括百骸謂之身,萬象備見謂之形,塊然有閡謂之質,狀貌可則謂之體,大小有分謂之軀,眾思不測謂之神,邈然應化謂之靈,氣來入身謂之生,神去於身謂之死,所以通生謂之道。道者,有而無形,無而有情,變化不測,通神群生,在人之身則為神明,所謂心也。所以教人修道則修心也,教人修心則修道也。道不可見,因生而明之; 生不可常,用道以守之。若生亡則道廢,道廢則生亡,生道合一,則長生不死,羽化神仙。人不能長保者,以其不能內觀於心故也。內觀不遺,生道長存。 

老君曰: 人所以流浪惡道,沉淪滓穢,緣六情起妄,而生六識,六識分別,繫縛憎愛,去來取捨,染著煩惱,與道長隔。所以內觀六識,因起六欲。識從何起?識自欲起; 欲從何起?欲自識起; 妄想顛倒,而生有識。亦曰自然,又名無為,本來虛靜,元無有識。有識分別,起諸邪見。邪見既興,盡是煩惱,展轉纏繞,流浪生死,永失於道矣。 

老君曰: 道無生死,而形有生死。所以言生死者,屬形不屬道也。形所以生者,由得其道也。形所以死者,由失其道也。人能存生守道,則長存不亡也。 

老君曰:人能常清靜其心,則道自來居。道自來居,則神明存身。神明存身,則生不亡也。人常欲生而不能虛心,人常惡死而不能保神,亦由欲貴而不用道,欲富而不求寶,欲速而足不行,欲肥而食不飽也。

老君曰:道以心得,心以道明。心明則道降,道降則心通。神明之在身,由火之因巵也。明從火起,火自炷發,炷因油潤,油籍巵停,四者若廢,明何生焉?亦如明緣神照,神託心存,心由形有,形以道全,一物不足,明何依焉?所以謂之神明者,眼見耳聞,意知心覺,分別物物理,細微悉知,由神以明,故曰神明也。

老君曰:虛心者遣其實也,無心者除其有也,定心者令不動也,安心者使不危也,靜心者令不亂也,正心者使不邪也,清心者使不濁也,淨心者使不穢也,此皆以有令使除也。四見者,心直者不反覆也,心平者無高低也,心明者無暗昧也,心通者無窒礙也,此皆本自照者也。粗言數者,餘可思也。 

老君曰:知道易,信道難;信道易,行道難;行道易,得道難;得道易,守道難。守而不失,乃常存也。

老君曰:道也者,不可言傳口受而得之。常虛心靜神,道自來居。愚者不知,勞其形,苦其心,役其志,躁其神,而道愈遠。而神愈悲。背道求道,當慎擇焉。 

老君曰: 道貴長存, 保神固根, 精炁不散,純白不分, 形神合道, 飛升崑崙。先天以生, 後天以存, 出入無間, 不由其門, 吹陰煦陽, 制魄拘魂。億歲眷屬, 千載子孫, 黄塵四起, 騎羊真人, 金堂玉室, 送故迎新。 

老君曰: 內觀之道, 靜神定心, 亂想不起, 邪妄不侵, 固身及物, 閉目思尋, 表媯穇I, 神道微深, 外藏萬境, 內察一心。了然明靜, 靜亂俱息, 念念相系, 深根寧極, 湛然常住, 杳冥難測, 憂患永消, 是非莫識。

老君曰: 吾非聖人, 學而得之, 故我求道, 無不受持, 千經萬術, 惟在心也。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

老君曰: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 大道無情, 運行日月; 大道無名, 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濁,有動有靜。天清地濁,天動地靜; 男清女濁, 男動女靜。降本流末,而生萬物。清者濁之源,動者靜之基。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 

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 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滅。所以不能者,為心未澄,欲未遣也。能遣之者,內觀於心,心無其心; 外觀於形,形無其形; 遠觀於物, 物無其物; 三者既悟,唯見於空。觀空以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無無既無,湛然常寂。寂無所寂,欲豈能生; 欲既不生,即是真靜。真靜應物,真常得性。常應常靜,常清靜矣。如此清靜,漸入真道。既入真道,名為得道。雖名得道,實無所得。為化眾生,名為得道。能悟之者,可傳聖道。 

老君曰: 上士無爭,下士好爭; 上德不德,下德執德。執著之者,不名道德。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靜矣。 

 

太上老君清靜心經

老君曰: 夫道一清一濁,一靜一動; 清靜為本, 濁動為末。故陽清陰濁,陽動陰靜; 男清女濁, 男動女靜。降本流末,而生萬物。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人能清靜,天下貴之。人神好清,而心擾之; 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滅。而不能者,心未澄、欲未遣故也。能遣之者,內觀於心,心無其心; 外觀於形,形無其形; 遠觀於物,物無其物。三者莫得,唯見於空。觀空亦空,空無所空; 既無其無,無無亦無。湛然常寂,寂無其寂; 無寂寂無, 俱了無矣,欲安能生? 欲既不生,心自靜矣。心既自靜,神即無擾。神既無擾,常清靜矣。既常清靜,及會其通。與真道會,名為得道。雖名得道,實無所得。既無所得,強名為得,為化眾生,開方便道。 

 

太上老君說了心經

老君曰: 若夫修道, 先觀其心。心為神主,動靜從心。心動無靜,不動了真。心為禍本,心為道宗。不動不靜,無想無存。無心無動,有動從心。了心真性,了性真心。心無所住,住無所心。了無執住,無執轉真。空無空處,空處了真。 

老君曰: 吾從無量劫來,觀心得道,乃至虛無,有何所得?為諸眾生,強名得道。 

老君曰: 吾觀眾生,不了其心, 徒勞浩劫,虛役其神,於心無了,永劫沉淪。依吾聖教,逍遙抱真。

 

洞玄靈寶定觀經 

天尊告左玄真人曰: 夫欲修道, 先能捨事, 外事都絕,無與忤心,然後安坐,內觀心起。若覺一念起,須除滅,務令安靜;其次雖非的有貪著,浮游亂想,亦盡滅除。畫夜勤行,須臾不替。唯滅動心,不滅照心;但凝空心,不凝住心;不依一法,而心常住。然則凡心躁競其次,初學息心甚難。或息不得,蹔停還失,去留交戰,百體流行,久久精思,方乃調熟。勿以蹔收不得,遂廢千生之業。少得靜巳,則於行立坐臥之時,涉事之處,諠鬧之所,皆作意安。有事無事,常若無心;處靜處諠,其志惟一。若束心太急,又則成病,氣發狂顛,是其候也。心若不動,又須放任,寬急得所,自恆調適。制而不著,放而不動,處諠無惡,涉事無惱者,此是真定。不以涉事無惱,故求多事;不以處諠無惡,強來就諠。以無事為真宅,有事為應跡。若水鏡之為鑒,則隨物而現形。善巧方便,唯能入定,慧發遲速,則不由人。勿令定中急急求慧,急則傷性,傷則無慧。若定不求慧,而慧自生,此名真慧。慧而不用,實智若愚,益資定慧,雙美無極。若是中念想,多感眾邪,妖精百魅,隨心應見,所見天尊諸仙真人,是其祥也。唯令定心之上,豁然無覆;定心之下,曠然無基;舊業日銷,新業不造,無所罣礙,迥脫塵籠。行而久之,自然得道。 

夫得道之人,凡有七候。一者心得定,易覺諸塵漏; 二者宿疾普銷,身心清爽; 三者填補夭損, 還年復命; 四者延萬歲,名曰仙人; 五者鍊形為氣,名曰真人; 六者鍊氣成神,名曰神人; 七者錬神合道, 名曰神人; 七者鍊神合道,名曰至人。其於鑒力,隨候益明,得至道成,慧乃圓滿。若乃久學定心,身無一候,促齡穢質,色謝方空,自云慧覺,又稱成道者,求道之理,實所未然。而說頌曰: 

智起生於境,火發生於緣。

各是真種性,承流失道源。

起心欲息知,心起知更煩。

了知性本空,知則眾妙門。 

 

太上洞玄靈寶觀妙經

夫欲觀妙成真,先去邪僻之行,外事都絕。然後澄靜其心,所思次束次滅,習之既久,其心漸閑。唯滅動心,不滅靜心; 但凝空心,不凝有心。靜心之上,豁然無覆; 靜心之下,寂然無載。有事無事,常若無心; 處靜處諠,其志唯一。若束心太急,又卻成疾,發乎狂痴,是其候也。心若不動,又須放任,恆自調適,勿令結滯。處諠無惡,涉事無惱者,此是真靜也。不以涉事無惱,故求多鍳乎靜。〔靜〕久神凝,天光自發。勿舉急求,致以乖自然。於靜境中見無所取,若有所取,則偽亂真。久而行之,自然得道。 

夫得道者,心有五時,身有七候。一時心動多靜少; 二時心動靜相半; 三時心靜多動少; 四時心無事則靜,有事還動; 五時心常與道冥,觸亦不動。七候: 一者心得真定,不雜囂塵; 二者宿疾蠲消,身心清爽; 三者填補虧損,復命還年; 四者延齡度世,名曰仙人; 五者鍊形為氣,名曰真人; 六者鍊氣成神,名曰神人; 七者鍊神合道, 名曰至人。其於鑒力,隨候益明。夫久學靜心,都無一候,但令穢質殂謝方空,欲成真道,未之聞也。 

 

元始天尊說太古經 

天尊曰: 有動之動,在乎無動; 有為之為,在乎無為。氣住則萬物皆生,氣泯則萬物皆滅。物物相資,固養其根。默而悟之,我自植之,出乎無間,不死不生,與天地為一者哉! 

天尊曰: 忘於目則光溢無極,泯於耳則心識常淵,兩機俱忘,是謂太玄。混混沌沌,合乎大方; 溟溟涬澤,合乎無倫。天地之大,我之無盈; 萬物之眾,我之所持。曷有窮終,以語其弊哉!

天尊曰: 養其真火,身乃長存; 固其真水,體乃長在。真真相濟,故曰長生。天得其真故長,地得其真故久,人得其真故壽。世人所以不得長久者,養其外,壞其內也。長生之道,不視不聽,不華不榮,棄世離俗,積精全神,寂寞無為,乃得道矣。

玆為眾生即語偈曰: 

天尊宣秘密,方便示慈悲。

法雨滋群品,玄談釋眾疑。

觀凡如夢幻,引接悟希夷。

水火歸爐竈,雲霞罩坎離。

沖虛通聖道,清靜結靈芝。

物得能長久,人行絕禍危。

逍遙三界外,永永證無為。 

 

元始天尊說生天得道經

爾時元始天尊在大羅天上玉京山中,為諸天仙眾說此生天得道真經。告諸仙曰:吾今為汝略啓身心,明宣道要。十方得道神仙,皆從此經修行,而通微奧。善男子,善女人,依憑齋戒,作是津梁,一切有為,顯諸真路,體此法相,乃可受持。能屏眾緣,永除染著,外想不入,內想不出,於正念中,皆得五臟清涼,六腑調泰。三百六十骨節之間,有諸滯礙,十惡之業,百八十煩惱之業,眾苦罪源,悉皆除蕩。即引太和真炁,注潤身田,五臟六腑。心目內觀,真炁所有,清靜光明,虛白朗耀。杳杳冥冥,內外無事,昏昏默默,正達無為,古今常存,總持淨念。從茲解悟,道力資扶,法藥相助。仍節飲食,驅遣鬼尸,安寂六根,淨照八識,空其五蘊,證妙三元,得道成真,自然升度。 

爾時諸天仙眾()白天尊言:自從無始以來,至於今曰,未聞如是大乘經典。我等緣玆幸會,廣及一切,道果圓明。而說偈曰:

杳杳冥冥清靜道,昏昏默默太虛踪。

體性湛然無所住,色心都寂一真宗。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