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春峰神遊小記   

    毫不情願的春雨,吝嗇地滴答著,一團水氣濃密,又帶著寒意的霧幔隨風飄過來。站在山頭舉目四顧的筆者被這團濃密的霧氣打了個渾身透濕,不由得一個寒顫,從雲霧山中的夢境中猛醒過來——潮濕的身上,已分不清哪是驚汗,哪是霧水。剛才夢中的一幕幕觸目驚心的故事,事事歷歷在目,處處銘刻在心。筆者的思緒勢如波濤般的翻滾著,想著那不可思議的場景…… 

    少頃,筆者的意識似乎又有些模糊了,裹挾著濕漉漉的衣裳又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有五個衣著不同色彩的人在那堛壯n,吵得不可開交。因距離太遠,筆者只好輕起踮腳的緩緩地挨走過去,一聽究竟。 

    這是一個五人組成的“五色團”——一人著黃衣,一人著紅衣,一人著綠衣,一人著白衣,還有一人著黑衣。五個人的臉面都很模糊,看不清是個啥模樣。 

    筆者俯身在一簇灌木叢中,尋了一塊比較平坦又能遮蔽,而且離著五人很近的地方。筆者坐定,調整好呼吸,便凝神貫注地開始了觀察—— 

    一陣大風大浪的聲音如悶雷一般地湧了過來,紅衣人好像是嗆了一口水,渾身抖動著連聲咳嗽,還大口大口的吐著泛著白泡的粘沫,大有一口氣上不來的樣子。白衣人見狀,好心地走過去給紅衣人捶背揉胸,並帶著埋怨的口氣說道,誰叫你不在起風前來呢,這可不能怨俺沒說吧,俺可是早就提醒了你的,看你嗆成這樣子,不死不活的……綠衣人也低眉眯眼搭訕著說道,怎麼樣了?不要緊吧?俺這堣]起風浪了。俺感到渾身害冷,透心透心的,像打擺子。黃衣人好像什麼也不在乎,兩腳在地上來回挪動著,像是踏步走。手媮椪陬菑@本黃黃的厚厚的舊書,卷成書筒狀,似看非看的,嘴唇還微動者,好像在嘟囔著什麼,又好像是在讀著書上的什麼。只是黑衣人沒有動靜,從遠處看他的鼻翼,一扇一扇的,像是喘著粗氣,筆者認定他的心堳頇O活躍,只是外表上在風浪聲媢陪荍b癡在瞅著貓,有點俟機而動,蠢蠢又止,讓人看不透…… 

    筆者端詳著,心堳雃n笑,覺得這幾個人都不是很正常。忽然,黃衣人用手上的書卷狠狠的敲了一下紅衣人的頭,張大了嘴像是在訓斥,但因風浪聲太大,筆者沒有聽清黃衣人的話。紅衣人的頭上好像流下了血,色殷殷的。正在筆者琢磨如何的時候,黃衣人一轉身,又打到了綠衣人的臉上。綠衣人的臉一下子被紅罩住了,頓時哇啦哇啦起來,還是風浪聲太大,筆者也沒聽清他哇啦的什麼。這時白衣人有些沉不住氣了,好像是為紅衣人和綠衣人爭理,把黃衣人搡了個趔趄,兩個鮮紅的手印就印在了黃衣上。黃衣人回身吐了一口霧氣,筆者什麼也看不見了,只聽見呼嚕呼嚕的風浪聲。一會兒,霧氣消淡,漸漸地看到白衣人像木頭人似的“靜止”站在那堙A一動也不動了。筆者的心也隨著這離奇的“場景”悸動著,濕漉漉的衣服被血流灼熱的軀體給烘乾了,只覺得渾身在冒火。 

    突然,一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黑衣人一下子猛竄過來,像餓虎撲食,摟住了黃衣人的後腰,粗壯靈巧的腿從黃衣人的後襠空塈O了進去。瞬間,黃衣人被別倒在地。為了不至於丟掉手中那本卷成筒狀的書,黃衣人蜷曲著身子,把書護在胸前,並極力的想翻身站起來。無奈,在黑人別翻黃衣人的同時,紅衣人、綠衣人也乘機按住了黃衣人,黃衣人一時難以動彈……這時,只聽見白衣人在看熱鬧時的狂浪大笑,這笑聲壓倒了巨大的風浪聲…… 

    筆者的心飛到了口中,要不是嘴唇緊緊地閉合著,恐怕要帶著魂魄離開酮體了。這五個有色人到底是幹什麼呢?筆者又從懵懂中醒了過來,還是讓“元神”歇歇吧……春雨有點要停歇了,但霧氣還是能那樣的濃重,冷嗖嗖的刺骨。一愣怔,筆者又回到了那離五色人不遠的灌木叢堙X— 

    黃衣人不知是什麼時候站了起來。遠遠望去,黃衣上漬透著大小不一的斑塊,但精神矍鑠……一群青山羊自由自在地在遠處山坡上吃著嫩草,一條黃狗圍著羊群警惕的來回跑著,保護著羊群的安全。黃衣人抖了抖衣服上的斑塊,頓時高大起來——柱天柱地,兩隻手臂向前伸著,寬大厚實的兩手罩籠著下方……黑衣人撫摸著被摔傷的坐骨,一臉愁苦的抬頭望著什麼。綠衣人忽然變得像個懦弱的侏儒,來回跑著。紅衣人一臉笑容的在做著什麼,好像是在“趕任務”。白衣人兩手在胸前擺動著,像摸到什麼,又像是視力不行了,原先豐滿的體格明顯的瘦了許多…… 

    此時,風平浪靜…… 

    黃衣人依舊翻看著那本陳舊的書,筆者使出“千里眼”,遠遠看去,黃衣人正在掀翻著書的2012頁——春分,清明,小滿,有些節氣名稱清晰入目。一匹高大的棗紅馬遠遠奔來,關公在馬上揮舞著青龍偃月刀呼嘯著,威視著四面八方……立秋,寒露,大雪……又是一個春天的開始……又是一個春天的開始……黃衣人極力按耐住心性,神色肅穆地翻動著舊舊的書頁……一個美髯老翁,突然出現在黃衣人面前,輕蔑的用手挨個的指點著周圍的紅衣人、綠衣人、白衣人和黑衣人的額頭……笑著回身騎上牛,挽著黃衣人的手飛向深邃的天際,他們身後拖出串串耀目的彩虹…… 

    春雨停了,天氣放晴,豔陽高照,筆者站在山巔上,環顧四野,騁目放懷,迎著明媚的春光,伸了伸懶腰,長長的舒了口氣,定了定神,緩緩地向山下走去…… 

——夢醒……

 

(本篇完,執筆於2012年2月29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