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宏泓道者其他文章

道家文化(廿六)          文•宏泓道者抄錄(敕奉祖師泓道, 正统之道)

 

道德經白話意譯(續)

 

第四十四章 立戒-知所有戒

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多?得與亡孰病?

名利和身軀那一樣親貴?生命和財當那一樣被看重?得到財富,但損失了生命,與挽回了生命,卻損失去了財富貴花岡石子路易松,那一樣較為有害? 

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

所以過甚溺愛於名利財寶的行為沈緬於吝嗇,必會因小失大,過於貪得無厭,收藏太多容易因藏誨盜,必招致慘重的損失。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知足者不會受到困辱,凡事若知道適可而止,留有餘地,就不會遭逢危難,有這樣修為的人或邦國,才可以長治久安,壽永年長。

 

第四十五 洪德 大德沛沛

大成若缺, 其用不弊;

修道修德以臻巔峰狀態的聖人,總是自謙自虛,認為自己還有缺欠不足之處,他的作用,範圍萬物而不過,容納萬有而若虛,是永恆不衰弊和窮盡的; 

大盈若沖,其用不窮;

沖通盅 解為空中的器物,這堶伓悇骨騊瞗C修道修德以臻充實滿盈的聖人,總是自視若鹿虛,但他的作用是無窮無盡;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納。

正直無私,光明磊落的人,就好像自己仍有理屈不申之處;機靈智巧的人,他的行為就總被人覺得是笨拙;最善於辯論的人,談論和說話的時候,總是表現得唯唯訥訥,口齒不伶俐。 

躁勝寒,靜勝熱,清靜為天下正。

快捷的動作能抵禦寒冷,心媯怹R,氣定神閒則自然涼爽,不怕酷熱,清靜無為,才是天下的最端正法則。 

 

第四十六 斂欲 斂欲知足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

天下有道,就會國泰民安,戰馬也解甲歸田,幫助以糞施肥的工作;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天下無道,就會邦國交戰,人民相爭,戰馬不足,雌性的騾馬也被派上陣,而且在郊野的戰場上生產幼馬。 

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

罪過沒有以貪欲更為嚴重了,災禍沒有比不知足更為巨大,殃咎沒有比貪濫放恣,妄縱私欲以求有得更為厲害。 

故,知足,知足常足

所以,只有心常知足而能夠滿足既有的人,才能夠得到和體會性恆常的滿足。

 

第四十七 鑒遠 寧靜致遠

不出戶,知天下;

不必走出大門口,天下的事便能知悉; 

不窺牖,見天道。

不必往窗外望,便能感覺瞭解自然界和天地萬物的存在和演化的大道理。 

其出彌遠,其知彌少

離開常觀無,常觀有的法則越遠,或解作出門越遠,則真知真見就越來越少,越容易陷入感性認識,無法深知事物本質。 

是以聖人不行而知,

所以聖人不必去實踐履行,就能清楚, 

不見而名,不為而成。

名這婺悝@明、明瞭的意思(韓非子),不必去廣見目視,就能明白,不必去硬幹蠻幹,就能成功。

 

第四十八 忘知-忘知忘見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

求知求學,日新其德,日進其功,益精求益,一定去到理窮物極,然後方知所止,求道則要萬事歸乎一本,鍥而不捨的每天去減少知見和情欲,務求達到一本萬殊的境況。 

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

減捐又減少,一直去到無為的境界。 

無為而無不為矣。

無為就是自然而無所強為而至無所不成,收其全功的意思。 

故取天下者,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經營取治天下,常應不擾民於事,不多所管治制肘,則天下無為而自化,如果真的生事擾民,則邦國事多,事多則人心散渙,與道日離了,這樣就不足以領導天下了。

 

第四十九 任德 任信任德

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

聖人之心,上則天心下應民心,故無思無為,心性澄明,所以沒有任性常在的心,卻以心為心,去治理和對應人民。 

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矣

行為善良的人,我去善待他,即使是行止頑惡的人,我亦善待感化他,這是大道含煦大德,用之廣施教化,使人人皆同歸於善。 

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矣。

信孚誠泰者,我相信他,沒有信用和信實的人,我亦以信去孚育他,這是大德含煦至信,因之而廣施淳化,使人人皆執誠挈信。 

聖人之在天下,歙歙焉為天下渾其心,

聖人在天下活動,歙歙焉解作遑遑然或收斂卑躬的樣子。  卑躬收斂,誠惶誠恐,安神淡薄,對眾生無所分別其類,皆善導他們返樸歸真,以昭明聖人渾然無求之心,而把天下人的心願渾然一體,作為自己心願。 

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

人民皆專心注意,傾耳仰目,以聽教誨,以遵行止,聖人視百姓皆如赤子,關懷化育,善道善誘,使人民回復嬰兒一般的真、善、樸、純。

 

第五十章 貴生 貪生不因

出生入死。

人出世叫做誕生,入土為安就做死亡。 

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民之生

由出生計起,算至壯年的,有十分之三,由壯年過後,進入暮年至死亡的,有十分之三,人的生命, 

動之死地亦十有三

因自己的行為,導至動輒走向死亡的,亦有十分之三。 

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

這是甚麼原因呢?就因為他們奉養自己的生命,太過豐厚了。 

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

我聽到了善於延生養命的人,兕解作犀牛或頭上有堅硬大角的猛獸。在陸地上行走時,不會遇見犀牛老虎, 

入軍不避甲兵, 兕無所投其角,

行軍打仗的時候,或進入軍隊堙A不會被武裝的士兵所傷害,受了他的感化,犀牛不和道怎樣使用角去抄他, 

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

老虎也不知所措,不會用爪去攫他,士兵也受致到感化,用不上他們的兵刃去傷害他。 

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原因何在呢?因為擅於延生養的人,身上沒有死處或死穴,不會置自己於死亡境地,亦只有出生而無人死。 

 

第五十一 養德 畜養之德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

道資生萬物,德畜養萬物。有資生和畜養,則品物鹹亨,得以成形賦態。內在有利之勢態與外在具體環境輔翼之下,萬物得其發蔚蓬成。 

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

因此萬物莫不尊崇道而貴重德。 

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

道之所以得其尊,德之所以得其貴,就是因為沒有人命令它而它也沒有指命萬物,而常常自然而然的去發展。 

故道生之,德畜之,長之畜之,

故所以,道生化萬物,德畜之,長之畜之, 

亭之毒之,養之覆之。

「亭解作孚育、生成。毒解作畜養、成熟。」 道德化育生成它們,養育孚成它們,道德含煦它們,庇護它們。 

生而不有,為而不恃,

生育長養萬物而下據為己有,為萬物躬身盡瘁而不自恃己功, 

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居萬物的首長而不以自己為主宰,這就是淵冥幽邃的大德。

 

第五十二 歸元-歸元襲常

天下有始,以為萬物母。

天下始生之道,就是有物渾成的混元一氣,竅渺邃冥的混沌之氣,就是生成天下萬物和紜紜眾生的母體。

既知其母,以知其子,

既然已得到衍生天地的母體,就應該知道有我之身,萬物之軀就是它的兒子。 

既知其子,復歸其母,沒身不殆。

既然知道有己之身,就是它的兒子,也即是由它而來,那就應該回復到去守持這天下的母體,如此則終生也不會遭受危殆災害。 

塞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

閉塞好佛金竅的口,關起六神出入的門戶,以免漏失外溢,勤借意為瘽,瘽解作腦患。 終生也不會勞苦和受到瘽疾病患的侵襲。 

開其兌,濟其事,終身不救。

打開七情六慾的孔口,事事都無所不耽於身,溺於心,以求成就身外的名利事業,則一輩子也不可挽救,因為神消氣竭了。 

見小曰明,守柔曰強。

憑著微小的線索,就能鑒知將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和結果就叫做精明,守著至柔的竅門,才能叫做至剛的境界。 

用其光,復歸其明,無遣身殃,是謂襲常。

運用心光馥照,去收視反聽,復歸其內在之明,此句又可解作用它的光回歸它的精明,這就不會遺下一些殃咎,以禍延一己之身,襲常解作沿承常的天道。 修道的人應當如此以守歸真常。

 

第五十三 逆道-喪本逆道

使我介然有所知,行於大道,惟施是畏。

如果我能專心秉志,介然獨立,不受制肘,有知事宰事的能力,去毅然訪道行道,唯獨是怕有所不恰當的施為。 

大道甚夷,而民好徑。

大道之路是康莊的坦途,平而無險,而人民卻喜歡尋幽搜秘,走入傍幽小徑。 

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

朝殿宮室建做得美論美奐,保養得光彩無塵,但阡佰田畝卻荒置不去耕種,糧倉內空虛無物,一栗不存, 

服文彩,帶利劍,貪飲食。

在上位的人卻穿著華美的衣裳,治艷的服飾,帶著精光閃閃、鋒利無比的刀劍,天下美要味的食物都吃得厭膩,不想再吃下去。 

財貨有餘,

窮征濫賦,搜刮民間財富,卻用之不盡堆積如山, 

是謂盜兮。

「韓非本作竽,竽解為頭、首的意思。竽是古代的一種樂器,也是眾樂器之首,好像現代鋼琴的地位。」就是所謂引人入盜的明張膽目,吹噓煽動的做作,真是實實在在的大賊頭。 

非道也哉。.

這樣只求其末,不修其本的倒行逆施做法,就是大逆不道,不是道啊!

 

第五十四章 論治-以道明治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祭祀不輟。

善於建立以道立德立身的人,其功行深不可拔,其心志及成業堅不可搖,善於抱神守氣的人,乃抱守一之真,守一乃純,其所抱持,不會失脫,子孫昌盛,祭祀祈禳的禮儀,綿綿不絕。 

修之於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乃餘;

修道治身,他的德行才會純真;修道治家,他的德行才會餘慶; 

修之於鄉,其德乃長;修之於國,其德乃豐;

修道治鄉,他的德行才會長進;修道治國,他的德行才會豐厚; 

修之天下,其德乃普。

修道治天下,他的德行才會普施普濟。 

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

故所以,以我已修真德之身,以身作則,立好榜樣,示法眾人之身,以我已修餘慶之家,以家作則,立好榜樣,示法眾人之家。 

以鄉觀鄉,以國觀國,以天下觀天下。

以我已修長進之鄉,以鄉作則,立好榜樣,示法眾人之鄉,以我已修豐厚之國,以國作則,立好榜樣,示法眾人之國,以我已修普施普濟之天下,以今日之天下作則,立好榜樣,示法眾人明日之天下。 

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我怎樣會知悉瞭解天下的盛衰興亡何所以然呢?就是通過以上的以此及彼,以己觀人,以己示人的道理去瞭解的。

 

第五十五章 玄符-符契天道

含德之厚,比於赤子,

懷德抱道深厚人,就和剛剛誕生的嬰兒一樣, 

毒蠱不蟄,猛獸不據,攫鳥不搏。

毒蟲不去刺他咬他,猛獸也不去撲攫他,殘暴的飛禽也不去擒抓他。 

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 血夋作,精之至也。

雖然骨弱筋柔,卻能把整個身體結構得整固,兩手的小拳頭也握得牢固,血夋亦作朘,「解作男孩子的陰莖」,不知道有雌雄兩性的交合,小陰莖卻時而勃起,這是元精元陽充沛之所至的緣故。 

終日號而嗑不嗄,和之至也。

整日啼哭,也不會聲喉嗓子沙啞,這是元氣保合太和的原故。 

知知曰常,知常曰明。

知道元氣純和就致歸常道,通識常道,就叫做心性澄明。 

益生曰祥,心使氣曰強。

過份的增生強補,不能聽任無為自然,則凶告兆現。禍福難知,以有為之心去禦控太和之元氣,就是好勝逞強,背順逆道。 

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事物壯盛了就是會走向衰退老化,這是天道恆常的自然規律,若強然追求蔚盛不退,則不契道矣,不符契天道之常,則滅亡很早會降臨。

 

第五十六  玄德-幽深之德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塞其兌,

知道明道的人,不用語言去施行教化,多言多語的人,是不知明大道的。閉塞發出妄情的言語,貪吞奢食嗜欲的嘴巴, 

閉其門,挫其銳,解其紛,

關起了精氣外溢的門戶,以免天性流失,以道去制肘調和剛銳不讓,解脫思想行為的無端無理糾紛, 

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

和儕賢人達士,與他們一起教出同濟之光,能和睦凡夫走卒,混於塵世而不垢,出於污泥而不染,與他們同歸於善,就是所謂與深邃的大道相同。 

故不可得而親,不可得而疎;

故所以聖人心超物外;根本就無所親,也無所謂疏; 

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

根本就無所利,也無所謂害; 

不可得而貴,不可得而賤。

根本就無所貴,也無所謂賤。 

故為天下貴。

聖人超然熊勢,誰也不能使他親疏利害貴賤,所以才被天下人民尊之貴之。

太清寶誥

至心皈命禮

太清仙境,大赤天宮。

巍巍金闕之高,緲緲瓊霄之上,

降生於無重數劫,說法於萬二千天。

五千祕言,融三才之妙道;

八十餘度,接六趣之眾生。

聖德崇高,玄功廣博。

大悲大願        大聖大慈

無量度人        道德天尊

 

第五十七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

以常規正矩去治理邦國,用奇巧詭異去行軍打仗,但道卻以無強為,無有事去取勝天下。 

吾何以知其然乎?

我怎麼會是這樣的呢? 

以此:

就是因為下列這些: 

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

天下的禁制法令越多,就越多生奸起詐,凡事都走後門奉獻,於是全民皆赤貧了; 

人多利器,國家滋昏;

百姓日用手堛瑣鼓奎V良巧侈;國家就低迷不振,滋生昏亂了; 

民多技巧,奇物滋起;

人們的技術越細巧,越多絕頂技藝,則奇物珍寶,風湧而出; 

法令滋彰,盜賊多有。

法令越立越多規範得越明確,則奸邪乍生,謀私曲理,盜賊就漸漸多如牛毛。 

故聖人雲;我無為而民自化

故所以聖人說,我自然無為而人民自然養成淳化的風俗, 

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

我好靜簡法,沒有朝令夕改,而人民自然歸正,我無賦劍苛稅之事,而人民自然富裕,我無欲無求而人民自然樸素淳良。

 

第五十八       果因-禍福相因

其政悶悶,其民醇醇;

悶悶解作無所分別。 執政者的政策,粗粗略略,寬大平等,上下無分,一視同仁,淳淳解作敦厚持重。他的人民就民風厚重; 

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察察解作苛刻嚴急。執政者政策如果是嚴苛逼急,缺缺解作澆薄各嗇。他的人民一分一毫也得失計較,澆薄吝嗇不能屈己待人。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所伏。

災禍,幸福就倚靠在它的傍邊;幸福,災害就匿伏在它的身上,兩者相因相成,互含演化的因素,互為因果。 

孰知其極?其無正耶?

有誰知道,禍福互相轉化的終極,為甚麼是這樣的?難道就沒有真正可以把握的是非曲直,凶吉禍福嗎? 

正復為奇,善復為妖。

由正道迷復回到偏邪,從至善惑失墜復為妖孽。 

民之迷,其日固久。

人民迷津失途深陷困惑,由來己久了。 

是以聖人方而不割,

因此聖人剛正方大,沒有銳利的思想角度去分化別人,而且樂於包涵容納, 

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劌說文解作利傷。廣韻解作割也。音:桂。 清廉自處,但不會尖酸刻薄,好比鋒利棱角但不會割傷別人,率坦誠直,而不放恣沒有氣焰宨張,正大光明,磊落又不會衒耀自己。

 

第五十九  守道-守道精嗇

治人事天,莫如嗇。

修養形骸心性和事奉天道所稟予的沖和混元之氣,嗇解作愛惜、吝惜。在此借解作守身不濫、愛精養神,不派發太和之氣。 莫過於愛惜和保媥i精氣神,珍惜所應當珍的,而不流於濫發。 

夫惟嗇,是謂早復

唯獨是守身不濫,就是早些回復到生命的初始,根本生身之處。 

早復謂之重積德;重積德則無不克;

早復大道就所謂重視德積深厚;德積深厚則道增,所以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無不克則莫知其極;莫知其極,可以有國;

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就不知道它能力的終極,不知道它的盡頭,就可以有道的根基德性; 

有國之母,可以長久。

有了道的根基德性,就可以活得長久,國家的根源基業也能長久。 

是謂深根,固蒂,長生久視之道

這就是所謂築基穩固,根柢縱橫都深厚,這就是活得長久,享盡天年,外視則眼目不退化,內照則心性澄明的道理。

 

第六十 道氣-道氣君蒞

治大國,若烹小鮮。

統治打理大邦國,就好像烹煮小鮮魚一樣,順勢施為不可攪亂和兜亂。 

以道蒞天下,

用大道去君臨天下,則清靜而不擾民,民無怨氣而與天地之氣致和,則鬼神不興, 

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

鬼怪無法施展他的神乎其技;不是鬼怪沒法子施展他的神通, 

其神不傷人。非其神不傷人

是神靈與天地之氣致和而不去傷人;不是神靈不去傷害人民, 

聖人亦不傷人

是聖人根本不去傷害人民的和平之氣,則此氣亦不傷害天地之氣,相為感應,無乖無戾,國泰民安。 

夫兩不相傷,故德交而歸焉

因為人神彼此相方互不傷害,所以聖人與人民的德行,彼此交互相歸,往還來復。  

 

第六十一 謙下-謙下解紛

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

大國邦的國策,就要像地處於江河的下游一樣,作為天下的政經交往聚匯之處。 

天下之牝,北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

要作為照顧天下各邦國的母親,雌性常常以柔讓安靜克制雄性。它致靜而居於謙下。 

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

故所以大邦國去謙讓小的邦國,則得到小邦國的信任,依附和擁戴; 

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

小的邦國去謙躬奉承大邦國,則不亢不卑,得到大邦國的包容取信。 

故或下以取,或不而取。

故所以大邦國發揮主觀能動性,用謙下去制勝小國,而小邦國則順應客觀被動性,用謙下去致勝大邦國。 

大國不過欲兼畜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

大國不過是想兼併指使,駕禦小邦國,小邦國不過是想加盟結約,靠攏大邦國。 

夫兩者,各得其欲,故天者宜為下。

於是這兩方面各安於其所得,而且大邦國就更加應該謙下承讓。 

 

第六十二章 為道-以道渡又

道者萬物之奧,

奧釋作藏,收藏的意思。也解作古時房屋的西南角,是房屋最深入,庇護功用最好的地方。 道之為道,就是包藏和涵容萬物的匡廓之域,如房屋的西南角,

善人之所寶,不善人之所保。

為善的人法寶,保解作保姆或保護、保存的意思。不善的人,仍可以用此大道以保其身,去惡積善,導向正途。 

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

真善美的言論,可以換取尊重,完美的行為可以得到人們的嘉許。 

人之不善,何棄之有?

人做錯了事犯了錯誤,為甚麼就要被放棄不理呢? 

故立天子,置三公,

所以就創立天子,設置了太師,太傳,太保,三公的職位, 

雖有拱壁,以先駟馬,不如坐進此道。

雖然有獻物時儀式的次序,捧著璧玉走在前面,而良馬則跟隨在後面,但不如坐言起行,進修此道。 

古之所以貴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

古時尊貴大道的理由何在呢?不就說是有求必應,願望可以實現, 

有罪以免耶。故為天下貴。

有罪惡就得到寬恕赦免嗎、因此才被天下所珍惜和貴重。

 

第六十三章   報德 報怨以德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

做他人還未曾察覺到就應該做的工作,未雨而綢謀,辨那些還未曾發生事故之前就該辨的事,就像防患於未然的曲突徙薪,體味那些沒有散發出氣味前的氣味。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要把小的徵兆當成大事,把少的徵兆當成多的後果,總是以德報怨。 

圖難於其易,為大於其細。

意圖解決困難就要從容易鹿處著手,創辦大功業,就要從小意小節的所在,開始去起。 

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

天下困難的事情,必隱伏其根根源,僭作於簡易之處,天下的大事業,必定是由細微的基本因素創作出來的。 

是以聖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

因此聖人始終不自視自稱自以為大,所以才能成全他的偉大。 

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

妄誇大口輕易許下諾言的人,必定所言終無著落,難以守信,容易辨理的事經歷得太多,則輕宨浮躁,反招困難重重。 

是以聖人猶難之,故終無難矣。

猶難之!猶解還是,難之意即認為是困難。解釋為:還是認為困難。所以聖人把事情評估得困難一點,並且認真重視如何去解決困難,故所以,到了最後,困難都可迎刃而解,不再存在了。

 

第六十四       守微 杜漸防微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

時勢安定的時候,就容易把持而不會變化,事故還未露出函幽微的徵兆時候,就方容易因圖謀處理, 

其脆易泮,其微易散。

泮有破碎的意思。處於脆弱的狀態,就容易破碎,去到微末的境況下,就很容易失散, 

為之於不有,治之於未亂。

先機早燭,事情發生之前就要戒備及行動,以求杜漸防微,在變亂未起之前,就要及早治理。 

合抱之木,生於亳末;

用兩隻手臂才能合抱的這麼大的樹木,是由亳髮末梢那樣細小的青苗生長成的; 

九層之臺,起於累土;

九疊高的壇臺,是由一簣一簣的土壤漸漸堆積起來的;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千里這麼遙遠的旅行,是從踏上第一步路程開始的。 

為者敗之,執者失之。

勉強而有意而為的人,就會失敗,固執著相的人,就會出現過錯損失。 

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

因此聖人不會悖勢強為,所以不會嘗到失敗的滋味;沒有偏於執著但順性任情,所以就沒損失。 

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

人民處理事情和從事運作,每每遭逢功敗垂成的處境。 

慎終如始,則無販事。

如果由開始到終結,都保持同一樣的運作,做事就不會失敗出錯。 

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

因此聖人,欲望的追求不會和眾人一樣,而注重於尊道貴德,並且不以奇珍實異寶為珍貴; 

學不學,復眾人之所過

學習的目標也和眾人不同,而專注於學習人民所錯過了的大道之理,從而回復到事物的本性正道。 

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

用以輔佐萬物歸於自然根性而常容,順應自然發展,靜則建乎德,動則順乎道,而不敢去妄作強為。 

歷盡劫波親情在

相逢一笑泯恩仇

明道立德天賜福

大道光輝永無愁 

 

第六十五章   淳德        返真歸道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古時善於奉道教化的人,絕不是教育人民學習狡滑的巧智,而是引導他何們復還上古淳愚樸質的本性。 

民之難治,以其智多

人民之難於管治,就是因為他們之中,古惑巧智的技倆太多。 

故以智治國,國之賊;

所以用巧智去治理國家,就是國家的大禍害; 

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不用巧智去管治國家,乃為國家的大福蔭。 

能知此兩者,亦稽式。能知稽式,是謂玄德。

稽式稽讀為楷,有楷法之意亦即規模式的意思。明白這兩個制式,就會歸納出一條管治國家的方程式,常常知所堅守這方程式的規律,就說得是淵深幽遠的大德行。 

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乃至於大順。

這個幽玄的大德,既深且遠,以玄德化民,則人民自然日漸與物相反,大順指道而言,亦即大自然之意。然後人與物皆返於真而歸於道,達到了與天地自然合一同齊的境界,大順於妙道之域。

 

第六十六章 後己 先人後己

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

江海之所以能成為匯聚百穀川流之歸所,而成為其中表表的王者,就是它能善居臨於較河川低下的地方,所以它才能收納百川,成為王者。 

是以聖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

因此聖人想要居高位在人民的上面,就必須要用言論和意見去謙躬禮下他們,旋政以貫徹民意為先; 

欲先民,必以身後之。

想要領導人民,就必須凡事以人民利益為先而自己身居在後。 

是以聖人處上而民不重,處前而民不害。

因此聖人淩駕在人民的上頭,但人民沒有感覺到壓力和負累,領前為人民的先驅,但人民不覺得受到阻礙,亦不會以此為禍害。

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所以天下的人都樂於推崇備至而不會厭棄他。由於聖人不與人民爭利,所以普天之下,沒有任何人能夠和他爭奪領導的地是位。

 

第六十七章 三寶 慈首三寶

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

天下的人都說吾道昌宏廣大,看來似是甚麼都不像。 

夫惟大,故似不肖。

就是因為宏高廣大,所以看似與物,無一相類同。 

若肖,久矣其細也夫!

若像個甚麼的話,早就返歸復到微不足道的境況了! 

我有三寶,持而寶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我有三件寶物,我常常持盈而保泰之:一曰是慈愛,二曰是節儉,三曰是謙躬退讓不敢僭佔天下人的先機先勢。 

慈,故能勇;儉,故能廣;

慈愛,為勇的本根,故能發乎真勇;節儉,乃廣聚的本源,故能儉約則積財而後甪處廣大; 

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

不敢居天下人之先,器解為物,器物。器長即事物的首長。 故所以能成為掌控萬物的首長。

今捨慈且勇,捨儉且廣,捨後且先,死矣。

如今捨棄了慈愛去倚重悍勇,捨棄了慳儉而去奉行奢侈,廣為使用,捨棄了謙躬居後而節節爭先。那就是死路一條了。 

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

如果抱著慈愛的心,行仁義之師去打仗。那就一定勝利,如果抱著慈愛的心去防守,則一定堅穩正日固。 

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天道將會拯他,用慈愛來捍衛他。

 

第六十八章   配天        不爭之德

善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

善於調兵遣將的統帥不會揚威耀武去顯露軍力,善於在戰場作戰的將軍不會經易發怒而失去冷靜及沉著。 

善勝敵者不爭,善用人者為之下,

與解作鬥,古時相鬥叫做與。善於克敵制勝的軍士,是不會邀功去相爭相鬥,善於控禦軍民的在上位者,總是卑躬愛下,謙謙君子。 

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

這就是不爭的大德,這就是用人的方法,這樣可以說是大德匹配乎天地, 

古之極。

極即現代俚語的去到盡或作去到終極點的意思。也是自上古以來,就己經存在的至高無上的法則。

 

第六十九章 哀兵 哀兵必勝

用兵有言:

擅長於行軍打仗的人有這樣的言論: 

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

我不敢挑釁主動去發動侵略,只是採取應敵的防禦軍事行動,不敢督師冒進強行攻入別國一寸土地,反而移師以尺計去退卻。 

是謂,行無行,

這就叫做,遣派了軍隊去打仗行軍,卻好像沒有行軍前進,沒有行軍的行軍, 

攘無臂,仍無敵,執無兵。

舉高了手臂去作戰,卻像無臂可奮振,領了兵去對敵,卻像無敵可對,執起了武器,卻又像沒有兵甲裝備可用。 

禍莫大於輕敵,輕敵幾喪吾寶。

災禍沒有比輕視敵軍軍情更為嚴重,輕易與人為敵幾乎喪失了吾身中的至寶。 

故抗兵相加,衰者勝矣。

抗兵就是說對敵的兩方,彼此的兵力相差不多,能互相抗衡的意思。故所以對壘的兩軍,雙方的兵力能互相抗衡,勢均力敵時,處趁哀心用兵,有無可奈何不得不戰的一方就是勝利者了。

 

第七十章 知難 知我者稀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我的言論十分容易明瞭和理解,十分容易去付諸行動。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天下的人卻沒有誰能知道和瞭解,也沒有人能實踐履行。 

言有宗,事有君。

言論是有宗旨和本源,處事是有主流的立場和依據。 

夫惟無知,是以不我知。

唯獨是人們沒有真知灼見,所以沒法瞭解我。 

知我者希,則我者貴。

瞭解我的人十分希少,能以我作為法則榜樣的就難能可貴。 

是以聖人,被褐懷玉。

所以聖人的表現是薄其身而厚其神,故外表粗麻短襖,但懷內藏著珍玉美璞。

 

第七十一章   謙知 謙其所和

知不知,尚;

瞭解到自己知道的不少,所以說不知道;稱得上高尚的了,自謙所知; 

不知知,病;

不知道卻妄以為自己知道,那就是以無知誤以為有知,大錯特錯了; 

聖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聖人不會犯這種錯誤的弊病,病病前病字為動詞,後病字為名詞,即以此病為病的意思。病這堿O指錯誤是作名詞用,用作動詞則有詬病或指責的意義。

正是因為他指責弊病就是弊病; 

夫惟病病,是以不病。

唯獨正是因為能詬病弊病,所以不會有這種弊病。

 

第七十二章   愛己        自知自愛

民不畏威,大威至矣。

當人民不畏懼威脅臨頭的時侯,則在上者和在下的人就會崩潰散亂,官迫民反天誅將至,可怕的事就會發生。 

無狎其所居,無厭其所生。

狎即狹,即說文陝字,陝者隘也,有挾迫意思。不要脅迫人民不得安居,不要致令人民生無可戀。

夫惟不厭,是以不厭。

只有不迫使人民嫌願他們的生活條件,人民才不會厭惡反感。 

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自愛不自貴,

因此聖人,自知自覺而不自以為高明,自珍自愛而不自以為高貴。 

故去彼取此。

故所以捨棄了自見自貴而奉行自知自愛的原則。 

沒有必要的時候,儘量不說話  

1 宋朝朱夫子朱熹,這是宋朝著名的學者,四書就是他編的。有一次他到寺廟堶悼h遊玩,正好遇到寺廟堶惘b吃午飯,一千多人在一起吃飯,一點聲音都沒有。 

2 他從視窗經過的時候,不知道媕Y有一千多人在吃飯,到進門才看到,他也嚇呆了。沒有想到儒家講的“三代之禮”沒有了,卻在佛門堿搢ㄐA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3 沒有必要的時候,儘量不說話,這是佛門規矩。如果哪個道場,你看到住眾聚會在一塊,交頭接耳在聊天,張家長、李家短,這是是非道場,這不是佛道場。 

4 真正的佛道場,修行功夫不間斷,日夜念佛不間斷,根本沒時間說雜心閒話。你看我們淨土宗初祖晉朝慧遠大師,他當年在廬山啟建蓮社,一起共修的有一百二十三個人,大家以念佛求生淨土為目標,個個成就,個個往生,這是我們的好榜樣。

 

第七十三章   好還  天道好還

勇於敢則殺,t於不敢則活。

剛勇強梁,果敢任性一定會因殺而招殺,將勇氣去克服胡作妄為的刑殺,不決志殺人,回復不亢不卑,謙和承讓,放人生路願更不會大開殺戒,則生命就活得長久。 

此兩者,或利或害。

這兩種情況,相對去比較分析真是利害難知,得失互見。 

天之所惡,孰知其故。是以聖人猶難之。

天道所不喜勸的,有誰知道它的因由和原故?因此聖人也覺得為難。 

天之道,

天道的規律就是, 

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

無爭而能因勢制宜善於取勝,默言而能適時應機善於應變、 

不召而自來,繟然而善謀。

不召而自然得到歸附,物盡其來,繟音展,解作紓緩之意。心性坦蕩,紓緩而能善於籌謀策劃。 

天綱恢恢,疎而不失。

天道好還,就像一個廣大無邊的實羅網,雖則很疏闊,但善惡皆報,殊不漏失。
 

第七十四章   法治 尊法明治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人民不畏懼死亡,用死亡去威脅他們有甚麼用呢? 

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孰而殺之,

假若能夠使令人民時常畏懼死亡,奇有奸邪不正的意思。對付詭異亂群的歹徒,我就把他拘捕,執往刑場斬立決。 

孰敢?

看看有誰再敢為非作歹? 

常有司殺者,殺。

執行死刑是司法部門專責主管的事務。 

夫代有司殺者,殺,是謂代大匠斲。

若果在上位者,還要越權代替刑法部門,去濫殺無辜,就等同代替木匠用刀斧去斬伐斫削。 

夫惟代大匠斲者,稀有不傷手矣。

若果代替木匠去弄斧砸鑿,很少有永不失手弄傷自己的。

 

第七十五章 貪損 貪斂必損

民之飢,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飢。

人民飢餓的原因,就是因為居於上位的人,對管治下的食邑,征稅太多,因此饑饉才會發生; 

民之難治,以其上之無為,是以難治。

人民之所以難於統治,就是由於在上位者,苛索太多,有所強為,因此人民才會難於治理。 

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切,是以輕死。

人民之所以不怕死,就是因為在上位的人,產生了追求生活的奢華,無厭的厚斂。因此人民無以為生就視死如歸。 

夫惟無以生為者,是貴於長生。

生為者是以追求享樂的生活為事務和目標的人。唯是以恬淡無為,求生計清廉作為生活起居的金科玉律者,是比較那些過著揮霍無度,厚養己身的生活的在上位者,賢良得多了。

 

第七十六章 戒強 戒強處柔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剛。

人初生的時候是身體柔軟荏弱的,到死了之後就變得堅硬頑強。 

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脃,其死也枯槁。

萬物草木之初初生長時,也是柔軟脆弱的,到死了之後就變得乾枯是涸槁。 

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故所以堅硬強頑者,是屬於死亡的一族。 

是以兵強則不勝,木弱則共。

因此軍隊的實力太強必招至滅亡,樹木太過剛強必招至折斷。 

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強大者實在處於下風,柔弱的一方實在處於上風。

 

第七十七章 天道 天之行道

天之道,

天地自然的法則, 

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

就好像扳弓欲射的樣子嗎?瞄得高了,就要擺低一些,瞄向得太低了就要舉高一些; 

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

弓弦張得太滿了,就要把它調校放鬆一些,弦線拉得不夠張力時,就要更加拉開一些;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天地的自然法度,是損去多餘過剩的而去補充匱乏不足的; 

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人世間的規律法制,則不以此為然,是吞損貧缺不足的,去奉獻給綽綽有餘者。 

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誰能肯將己身之有餘,奉獻給天下的人呢?唯是有道的人才能如此去做。 

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

所以聖人辦了好事,也不恃才傲物,成就了大功業,也不居功自處,豈不是聖人不願意顯耀他的賢德嗎?

 

第七十八章 崇柔 崇柔貴受

天下柔弱莫過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其無以易之。

天下萬物沒有比水更柔弱的了,能攻堅克強者的本頒,沒有甚麼東西能勝過它,是沒有可能取代的。

弱之勝強,柔之勝剛,

弱可以勝強,柔可以制剛 

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普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但是無法去實踐履行。 

故聖人雲,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

所以聖人說道,能承受得國家內有藏污納垢的現象的屈辱指責,可以說是國家鄉梓的主人; 

受國之不祥,是謂天下王。

能承擔得起國家天災人禍的不幸,才配作統領天下的王者。 

正言若反。

正面的言論,卻好像是反面教材。

 

第七十九章 善捨 善施善捨

和大怨,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

調和排解淵深重大的怨憤,必然很難達到恩仇俱泯的效果,而且一定有難以化的剩餘怨恨,何可以為是處理怨懟妥善辦法呢?又怎樣可以去做善業呢?   

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

左契古人立憑據時,刻條文於木片或竹片上,作為信物符契,然後分為兩邊,左邊的一半叫做左契,由借債人持有,右邊的一半叫做右契,由於債人持有; 用作日後處理糾紛之用。 所以聖人只是保留著債務人的借據符契,而不去問人收回債務。

有德司契,無德司徹。

有道德的人,單單只是管理契約,徹解為稅。論語()周法什一而稅謂之徹徹通也,為天下之通法。案:什即十,什一即十份之一。沒有道德的人則如狼似虎的去追討稅務債項。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天道並沒有親私任何一方面的,恆常地報捨恩澤旋予有善德的人。

 

第八十章 上國 理想之邦

小國寡民,

邦國是以細小為尊榮,人民是以稀疏為矜貴, 

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

什伯之器乃兵器也。古代軍隊編制,十人為什,百人為伯。即使擁有十人、百人兵力的軍隊編制的武器,也擱置而不用。 

使民重死而不遠徙

使人民死於家鄉,落葉歸根為重而不移居到遠處。 

雖有舟車,無所乘之;

雖然俱有船舟和車輿,無人常乘搭它,即使乘搭也沒有可去的地方; 

雖有甲兵,無所陳之

雖然備有裝甲士兵,並沒有戰爭可陳兵列陣。 

使民復結繩而用之。

讓人民回復到結繩記事的時代。 

甘其食,美其服,

享受僅有的飯菜都覺得是甘飴美食,穿甚麼衣著服飾都覺得舒適華美、 

安其居,樂其俗,

居住在任何地方也覺得是個安樂窩,陶醉在他們的風俗習慣中樂而不淫。 

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與彼鄰的邦國山河阡陌互相眺望,雞嗚犬吠的聲音互相聽聞,人民皆各得其所安,直到老死於家鄉,彼此都不相往來。

 

第八十一章 廣施 廣施無爭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誠實的語言是樸質的,並不是艷詞美句,俊美的語言是不信實的; 

善者不辦,辨者不善。

以道修身善於辭令的人不會爭辯,用巧言令色去爭勝逞強的人,不是以道修身,不能止於至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知明大道的人,不廣博於言教,廣言而博教的人,實不知道而去道遠矣。 

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

聖人嗇道吝德,而不累於積集,既者盡也。已和以字相通。既已,解為盡量以。盡心盡力以德淳化別人而自已的德行更加厚積;盡心盡力以道輔佐或施予別人而自己的道行更益多修。 

天之道,利而不害

天地自然的法則,是利時利勢去造福而不害人害物; 

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聖人行道的規律,為解作有所施。即是有所施,有所為。就是體道應天,奉獻施化而無所爭於人,無所爭於萬事萬理。(待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