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霧霾       

    霧霾,總是不願離去,就象一隻賴皮狗,“打著不走,拽著倒退”。就是朝廷下了立馬“逐客令”,仍無動於衷。也不知道是多少天了,大半個中國(尤其是北方),籠罩在黑氣翻墨的朦朧之中。太陽總是羞羞答答的,像個蒙著面紗沒見過世面的深閨少女,既吝嗇又羞澀的讓人看不清她的面孔。已是寒冬臘月的日子,整個大地,似乎顛倒了方向。在三九天的“臘七臘八,凍死叫化”的日子堙A北方的氣溫卻是與往年不一樣。幾場大雪落下來,不但沒有趕走霧霾,因地溫高的緣故,化雪的濕度,卻又凝重了霧氣的濃度。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霧霾並沒有因限制有毒氣體的排放而減輕。而南方,這幾年來,也總是氣溫低的異于常年,不說別的,就只說這氣溫已經引起諸多專家和世人的憂慮,去冬就有人大聲呼籲,本來就不用暖氣也能過冬的南方的好多地方,需要建設取暖設施。 

    按節氣,大寒前後應是最冷的季節。可是,壬辰年的冬天,卻是入冬後的前兩個月冷得出奇,以至於冷到了幾十年不遇的極寒。地球上不光中國,整個世界的好多國家和地區都這個樣。世界氣象專家,找了個讓人啼笑皆非的理由來搪塞他們那個“氣候變暖”的論調——因為變暖,造成失衡,所以極寒——誰信?不扯了,回過頭來說,這老天爺眼下到底是怎麼了,眼看著癸巳年就來了,極寒在該冷(臘月)的時候卻變成了霧霾。而且,一霾就是多少天,任你怎麼敲鑼振鼓,這霾就是戀戀不捨的不願離開。以至讓多家媒體有了噱頭,全篇累牘的整日價喊起“霾伏”來,好像沒有了其它新聞。更有機靈鬼,大街小巷盡笑談“厚德載‘霧’,自強不‘吸’了。 

    其實,從所謂科學的角度講,是地氣因暖而上升,天氣因寒而下降,寒氣壓頂,暖氣不得升揚,就形成了霧。再加之化學有毒氣體的過度排放,更加重大氣的污染,就形成現今令人作難的霧霾天氣,冠以科學之名“污染”。而筆者卻又一疑問,那在很落後很落後的多少多少朝代之前,就有了霧霾氣候,就中國而言還有著詳細的記載和分析判斷,那時候可沒有由於現代科學的發展造成的化學毒氣排放的污染啊?起碼是極其微不足道吧。當然,如今的世界,由於人類極度自私的貪欲,罔顧大自然的規律,盡圖眼前一時之利,舉球效仿西方高端科技,不計利弊,從客觀上確實造成了大自然的創傷(環境污染),這一點不可否認——“有一利必有一弊”。可那歷史上的霧霾又怎樣去解釋呢?——只不過沒有現在的化學成分而已。 

    中國古人認為,現在所說的霧霾,其實分為三類:在天為濛,可蔽三光(日月星),含著水氣,應降而不降。在地為霧,遮人蔽物,雖近咫尺而模糊,甚或不見,是地氣應升而不升。濛霧之中,因地氣升騰不暢,挾托起塵埃,天氣下降不利,不能抑塵,陰陽之氣不能交融合化有“毒”物體,而造成的含有塵埃的濛、霧,便是霾。濛霧霾,皆屬陰,是陰盛抑陽,陰陽失調,陽氣不得舒展而造成的。 

    中國古人一直有天人合一與天人感應的理念。這個理念所體現的“宇宙圖景之完備、具體和生動,是一般現代人絕難想像的”(江曉原《天學真原》)。天象失調,即是天垂象警示告誡天下……所以,陰陽失調的陰盛陽衰的霧霾現象,也是有所主的。陰和陽各代表著什麼,不用多說,諸君都能明白個就堙A大差不差。說到這堙A筆者忽然想起了有難事,問太歲。還是請太歲來指點一下霧霾“後面”的事吧。省得就像瞎子摸象,或是隔著雲彩看月亮,弄不清個實在的。“我們都是自然的嬰兒,臥在宇宙的搖籃堙芋]冰心《繁星》),感受著大自然運律“腳步”的顛簸……。 

    201324日,就要立春了,立了春癸巳年的太歲就得上任,就要從壬辰太歲手堭給L權杖,行使太歲的癸巳職權。 

    關於癸巳年的太歲,有說是叫徐單,有說叫徐幹(叫徐幹卻沒有太大的爭議),也有說是叫徐舜,還有說是叫徐斝(音:假)的。因時代久遠,又多是傳說,不好考證,筆者也沒有這個“考心”。因為,筆者覺得,不管名誰,姓氏“徐”卻是統一的,而且所說的老家也都是一個地方。那乾脆就管他叫徐大將軍、徐太歲,或叫徐主管吧。 

    太歲是“替天行道”主管一年吉凶禍福的“司令”。壬辰太歲在匯總了一年的成績與不足之後,就要把“權杖”交給癸巳年的太歲了。還有十幾天,就是癸巳年的立春了,癸巳太歲正在躍躍欲試的等著接手工作呢。而壬辰太歲呢,也正在為站好“最後一班崗”而繼續努力,免得日後考核時再不合格,那多沒臉面呢。

    癸巳徐太歲出生在東漢年間大約公元4045年前後(沒有詳細記載,只能從筆者接觸的一些史書、典故和傳說的時間上推斷,甚至是約摸),老家是當時陝地的平陵縣的小徐家(約是現今陝西咸陽秦都區的平陵鄉,經過歷史沿革,小徐家不知現在還有否)。徐太歲自幼習武,練就一身好武藝。他身材魁偉,力可扛鼎;蠶眉虎目,氣宇軒揚;性格慷慨,勇猛善略;仗義疏財,扶弱抑強;善聚豪朋,公平正義;一心為公,名播鄉里。在西元80年後,西域禍亂,國事艱危。徐太歲正直青壯,報國心切,與當時的著名將領,陝地安陵人士班超心同志合,遂主動請纓,領命於朝廷,率軍輔佐班超一舉平定西域,威服國疆,建立了卓越功勳……。徐太歲護國為民,懲惡揚善,屢播恩澤。凡世肉身真化,成為六十太歲之一的癸巳太歲大將軍,除霸扶良,安民定國,掌管癸巳全年天下的吉凶禍福。

  201324日子時立春,屆時癸巳年徐太歲就要正式接管上任,履行職責。壬辰太歲未盡事宜,癸巳太歲還要延續下去,以使“工作”有個連續性,不致斷檔接不上頭序。太歲的“工作交接”是沒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弊端的,一視同仁。太歲的胸懷坦蕩寬闊,以天下為公,不徇私弊。順逆吉凶,懲戒褒揚,盡依天運規律而行,發民聲之聲,順民意之意。 

    筆者清懷靜心,冒著濃重的霧霾,尋尋覓覓,來到了徐大將軍府上。將軍府並不華麗,黑瓦青牆,平簷丹柱,不大的四合院,堂屋略起高簷,還顯得有點陳舊。看得出來,隨著時代的變遷與幾度修繕,建築風格已不是完全的漢代風格。可是,院落嚴整的佈局,聚精凝氣,依然威嚴肅穆不減。幾句人情世故的寒暄之後,賓主坐定。筆者正欲啟口,只見徐大將軍輕揚右手,止住筆者的話頭,轉身從身旁的案頭遞過一本夾著一些書簽的書來。筆者欠身接過一看,哦,是一本老舊的占經,封面已經不見,過夜茶色的內文紙的邊角,捲曲的像燒糊了的雞蛋捲。筆者隨手翻去,字跡清晰可讀:“霧者,百邪之氣,陰來冒陽……在天為濛,在地為霧。日月不見為濛,前後人不相見為霧,象志氣也。”“山中冬霧,十日不解者,欲崩之候”,“霧終日終時,有君憂,色黃小雨,白主兵喪,青疫病,黑主暴水,赤有兵喪旱……”“凡霧氣,不順四時,逆象交錯,微風小雨,為陰陽氣亂之象。”“凡天地四方昏蒙若下塵,……名曰‘霾’(故語曰:天地霾,君臣乖,不大旱,外人來)。”……筆者看得入神,太歲一邊眯著虎目,一邊還自言自語地叨念著有關霧霾“晝昏”的詞條…… 

    筆者抬起頭來,把書放回原處,以霧霾為由,想探究一下癸巳年的運道。徐大將軍早已看透了筆者的心思,輕輕地一頷笑,威嚴慈祥的面孔上,蠶眉輕挑,虎目眯成了象漣漪般的長線,起身拉著筆者款步走出房來。站在天井當中,徐大將軍微揚起雙目,額手環顧著四方。但見虎目閃爍著犀利的光芒,雖然霧霾還有些濃重,目光所射之方,卻有如陽光燦爛一般。筆者也隨之入了神……隱約聽得徐大將軍默語道——世人所積業障太深,唯利是圖,爾虞我詐,謀人越貨,淫亂失倫……天道之德棄之盡淨,在劫難逃啊……——徐大將軍的聲音有些顫抖。幸虧德根尚固,未能盡拔,必大劫數後尚有贖救……徐大將軍的聲音斬釘截鐵——屆時,清平世界,盡皆德人矣——只是往後有些時不在本將軍任內了——徐大將軍的聲音略顯激動…… 

    筆者追隨著徐主管的目光,看到了東海硝煙的泛波,東南沙灘的廢墟,南疆揮舞的旗幟,西南羸瘦的炭民,西城騰起的囂塵,西北斷裂的山脈,北國崩騰的黃濤,東北隱約的倭嚎,中土一片混沌…… 

    筆者聽到徐主管在吟詠:

    正亥月上西南殃,二子一白人有傷;三臘南國花開鏡,初夏東北不安康;交劍東南鬧五月,六暑歲破有血光;秋黃烈火燒中土,中秋東南天地荒;重陽連營戲東海,懷德守義保吉詳。 

    主管頓了頓繼續吟道:

    南旱北澇天地涼,東戰西疫有災殃。五黃相疊真可歎,地動山搖實堪傷。天惶惶兮人蕩蕩,勸君切莫到處忙。黃土地埵h播種,半豐半歉不要慌。安分守己與鄰善,道德誠信拜上蒼。 

    接著又吟:

    美洲載禍狠如狼,歐洲錢財鬧饑荒;中東大炮沖天起,北俄家堨芮蚻o;東南亞洗熱水澡,燙得渾身起泡囊;東海矮子想跳高,一聲巨響回家鄉;唯我中華值大運,艱難困苦向吉祥! 

    筆者聽到這堙A心堣@亮,高興的隨著吟誦:“唯我中華值大運,艱難困苦向吉祥!”幸哉中華!偉哉中華! 

    時間不短了,筆者就像是吃飽了的壯漢,捧著圓鼓鼓的垂腹,向徐主管告辭。徐主管也沒有挽留,牽起筆者的手,緩步送至府門外。兩兩都高興得抱起雙手,揖別在濃濃霧霾籠罩著的大地之中…… 

     倏地,讓筆者又想起了那位以“預知夢”而聞名世界的巴西預言家朱瑟里諾的“氣象性渾沌”的“黑雲時代”(《驚世大預言》中國鐵道出版社)和一位大有靈性的博友的黑雲靈夢——“巨大的霧柱霧浪撲來,它所經之處全部被吞”……霧霾啊,霧霾…… 

    天應民望,天道人道,乃至協調、和融、平衡,天也會垂示吉象,嘉許人間盛世昇平的。

 

 

(本篇完2013115日撰於濟南(草稿)2013125日定稿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