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文、圖•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六 八:

肇慶蓮花地點安金地及童子聽琴穴

 

   蓮花地天心穴古墓。

    去年十月,本人位於深圳仙湖弘法寺山腳下「鄭國強天地祥和風水吉祥物專賣店」,經親友介紹,來了一位叫劉姨的老人家,首先是想約為其大女兒做祈福法事及批八字一生。筆者二日後在現場為其大女兒分析八字玄機,只見她長期雙眉緊皺,間中又唉聲歎氣,滿面愁容,筆者鐵口批斷她是暗患神經衰弱,不是八字問題,而是家居風水犯風煞引起。初時劉姨一家不以為意,後來再下單要筆者批她一對孖仔八字。如是者下一星期六上午,筆者再在仙湖店見劉姨的一對孖仔及口談八字,(注:雖然孖仔、孖女八字均一樣,但批斷中是有玄機的,唔通梅豔芳當年病逝,同一地球村同時、日出生的女子,都同時死去嗎?此乃商業秘密,不便公開。

    回說本人為大、細孖解說八字時,時常看見大、細孖行不安、坐不樂。職業病告訴自己,此對孖兄弟雖然30歲出頭,定然腰脊、骨骼有毛病。點解我會知?失禮,失禮,本人於1980-1982年三年間受學於中國外科醫學院門下,對外傷跌打略知一二。惟根據八字研究,其甲、乙、寅、卯,木未有被強金所剋制,斷不會有年輕而患筋骨痛症之理!因此鐵斷其家山祖先風水必有水浸及樹根纏金之患,才令子孫有筋骨疼痛之症,何況還是二兄弟同一病變。

   童子聽書墳地開井時一條大蜈蚣之靈神出現。

    由於劉姨一家對本人十分信服,所以回肇慶鄉間與丈夫商量,一來請筆者為其大女兒堪察住宅風水,二來檢查其翁姑山墳,再作打算。去年十月底某星期天,由深圳經虎門向三水、肇慶,用了大約三個小時與劉先生一家會合。劉先生因妻兒子女關係已對本人有所認識,十分開懷招呼筆者吃午飯及在飯後首先到其大女兒住所堪察風水。果然不出筆者所料,該單位為舊式民居,是政府分配,由大女兒未結婚時住到現在大女兒的女兒已六、七歲。其女兒十分活躍,更有點反叛,這亦是劉姨大女兒請我去看風水的原因。此單位因為太多門窗及有對流關係,所以沒有藏風聚氣的條件,更是光之過盛,陽陽不調,女兒易成女生男相。後來得知她們夫妻在另一地方買有一豪華住宅,奈何她丈夫認為上班不方便,及有風水師父說過該宅風水不好,所以沒有搬家。劉先生當時立刻駕車載本人到其大女兒新居觀看,豈料本人到現場大廳向陽臺下盤及觀察覺四周巒頭風水,不看尤自可,一看眼前一亮,只見外面一排屋外有一橫水緩緩流過,正對面遠方有一馬鞍峰正向,大利官貴之局,真係:「沉香當爛柴」也!又有可能她們夫妻見馬鞍山下中間有一香火鼎盛廟宇正向,所以又是不敢搬入的原因。誰知,風水有遠近、高低之分,既然有一大江所隔,更是其山脈的結之地,何懼朝向之理呢?秘密是不可用三叉八卦照之,及不應掛紅色燈籠於本宅之陽臺上,因為招陰也!

  

(左)童子聽書穴前明堂及倒地木星作書台案。(右)劉先生父母新點之墳瑩作人字磚的古代式造法。

    翌日,劉先生夫婦於早餐後,駕車直驅到其父母山墳,因為墳前已在前幾年興建了工廠,導致上山小路被封,要從左前方包抄到墳墓,奈何劉先生之前請的風水師父功夫十分九流,墳頭在極度傾斜之地上,屬於隨便挖個洞,造個十分簡單的墳墓就交差。經筆者堪察如下:

    一、墳前跌死狗,後人子孫憂。
    二、後方犯淋頭水,子孫多災難。
   
三、龍虎不包穴場,風吹左、右二方,男、女後人易神經衰弱。
    四、遠山不朝本墳墓,貴人不照應。

    五、左水倒右,下關失守,青龍水走,傷財運、男丁兆。
    六、本山坐辰向戌,2012年坐太歲向歲破,流年失利,後人應劫重重。

    無奈不能立刻破土,取出其父母金塔他葬,根據此墳情況,一定犯風吹水劫,劉先生的孖仔兄弟兩人骨痛重症,定是其父母金塔為樹根包圍,更甚者,樹根有可能穿入骨腔內堙C

    劉先生見筆者言之鑿鑿,問法於本人。筆者表示只能首先在能力範圍的地方先點地再造墳,以便2013(癸巳)蛇年才擇吉起金遷葬。剛巧附近還有其劉先生祖父母之舊墳亦不理想,所以請筆者為他們一家重新點選二片吉地,好讓劉先生一盡孝道。(劉先生為了追蹤風水吉穴,其父母金塔最少已遷葬七次。)筆者隨劉先生帶路,一路上和其細孖暢談風水,即席指出那條脈是左青龍,那條脈是右白虎,那條脈是主脈,很快就被本人在主脈上找到一個蓮花地結天心穴的古墳。筆者下盤量度坐午向子收地雷復卦三爻,元運卦數均不合,浪費吉地。根據巒頭入地眼功力,筆者領劉先生父子向東北方前去,在向艮方點得一安金之地,何謂安金地?(有左龍、右虎、前案、後靠,但無氈唇化結之徵),因為天心正穴已被古墳用去,筆者只有借其利脈,再立下元八運的大旺東北方,再立天雷無妄吉爻之碑向,對劉宅一家,尤其兒子,應有立竿見影之功

   劉先生父母墳的案外貴人峰。

    因為環境所限,另一墳墓要在另一山脈再找。經劉先生父子所示,筆者在另一山脈,亦為西南方來龍,向東北方點到劉先生祖父母的新墳地。此地他結清純,龍虎合抱,最有利的是前方見一倒地木星,成一古琴橫欄,筆者唱為「童子聽琴」穴。由於其祖父母舊墳無犯形煞,所以本人擇吉再到現場先做其祖父母新墳,希望減輕劉先生父母墳墓的殺傷力。而其父母墳可先做墳墓,但其雙親之金塔定要過完龍年才可破土起山,本人絕不敢以身試(煞)!

    去年十一月吉日前一天晚上,筆者應約到肇慶劉先生老家,準備第二天上山開線打金井。在晚飯期間,劉姨先行向筆者發問一問題,晚飯中途劉先生又向筆者發問同一問題,就是:「老師,上次你為我父母所點之地,有人說是獅地,有無問題?」筆者當時一頭霧水,重新再為二老分析,一地為蓮花地支脈,前有聚水局,遠方更有令旗展現。另一地「童子聽琴」只見古琴,何來獅子形呢?怎知再聽之下,是有鄉人說那蓮花地東北脈的新墳地是「屍地」,更令筆者啼笑皆非。因為「屍地」成局的話,是要有鴉雀山形配合,更應是「在水中央」,更細心為劉先生父子解說香港南丫島是女屍(更有三枝香配合),馬灣是男屍,島上曬鹹魚及附近小島鴉雀覓食,二者皆是在水中央。一番言來語去後,劉先生表明「好,就聽鄭師父話,明天一早動工。」怎知當送筆者到酒店房間後,劉先生遲遲未有回家之意,更拿來一張椅子,與本人重提晚飯間之問題,登時氣到筆者吹鬚碌眼,只有再說一次二卦新墳之學問理論。當劉先生一家離開房間後,本人致電劉家細孖,叫他送了雙親回家後到酒店有一事相告。細孖到後,筆者表示:【不好意思,你父犯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之大忌,可能劫數有所限,本人不能出手相助,所以,即晚要回深圳。】細孖也知當時情況,請求本人體諒!更再載劉姨來酒店請筆者不要見怪,但本人去意已決,大細孖兄弟只好乘夜由肇慶送本人回深圳。

    翌日,大、細孖一早返回肇慶,與大姐、大哥、劉姨、劉父開了一個家庭會議,最後決定誠意再禮聘本人到現場為劉宅分金安墳,不再懷疑!

    經過多人從旁相勸,又見大細孖病情日重,本人最後答應在2013年農曆二月吉日,再為劉宅二墳安金下葬,當然二位祖先之屍骨發濕發黑。劉先生破土時,赫然看見金塔被手指公粗的樹枝整整包圍纏繞,登時無話可說!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