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文、圖•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七三:

粵劇名伶林錦堂返本歸真、還宮復位

 

    9月16日傍晚,本人在深圳攝錄華娛衛視節目,「愛上女人香」之師來運轉途中,驚傳吾師粵戲名伶林錦堂先生,去深圳針灸治療坐骨神經痛回港途中,在皇崗黃巴士上因突發性心肌梗塞,暈倒在即將拜他為師的粵劇名伶衛駿輝身上,經現場醫護人員及救護車工作人員努力搶救,最終送抵上水北區醫院,可惜還是回天乏術,魂歸天國。

    林錦堂父親為全港總華探長呂樂旗下的分區華探長之一,與曾志偉父親同級,因此林錦堂童年與曾志偉份屬世交、死黨。因林錦堂之父母素與粵劇界交往,由於興趣關係,林錦堂六歲已開始習唱粵曲,八歲起便以神童之譽投身演藝界,十多歲已是電影「瓊花仙子」的男主角,一生參與不少電視劇如:「海角紅樓」,可惜亞洲電視倉庫一場大火,無以保留。另電台、電影、粵劇等、可說終其一生都以藝術有關。八十年代已有成就的他,因為林家聲太太紅豆子(紅線女徒弟),一晚宵夜期間一句戲言:「阿堂,我知你十分崇拜聲哥,若果你將枱上二舊榴梿食咗,我就叫聲哥收你為徒!」戲行皆知,林錦堂怕食榴槤如食貓屎,所以聲嫂才出此一難題。豈料林錦堂二話不說,三扒二撥將二大舊榴槤全部吞下,因此而成為林家聲的首徒,更漸漸有林師風範。

    九十年代雛鳳鳴劇團文武生龍劍笙「突然」因事移民加國,全團因而解散,1993年林錦堂與梅雪詩合組「慶鳳鳴劇團」,公演林家聲戲寶如:雷鳴金鼓戰笳聲、無情寶劍有情天、連城碧、三夕恩情廿載仇及以真正男文武生,擔演任白戲寶如:帝女花、牡丹亭驚夢、紫釵記等等。堂哥的落力演出,深得大眾戲迷擁護,愛戴,由不接受、不看好的情況下,變成出入跟隨。堂哥將林派及任白二名家的藝術精華,文場武戲,融會貫通、自成一格,成為當今粵劇界中,無人不尊崇的「正印文武生」。而在南丫島榕樹灣連演20年的神功戲盛況,亦可說是前無古人。

    筆者結緣林錦堂先生大約在2007年,之前因為自少對粵曲有濃厚興趣,當時見報章刊有林錦堂老師的梨園錦簇劇社招收學員,有大老倌教授,膽粗粗聯同三位師姐參加面試,豈料原來面試是要試唱的,惟本人學唱是以新馬師曾的歌為主,怎認識林派或任白之歌呢?幸好林師說:「你唱什麼歌都可以,我跟你。」當下心想真爽,大老倌伴奏,咁難得,一於引腔高歌一番,怎知試唱完畢,堂哥放下二胡說:「我要你收聲!」嚇了本人一跳,原來自己不懂用聲之道,出來之聲音平而死實,無抑揚頓挫之功,只有俯首受教,向堂哥的藝術修為作目標。尤幸在2012年間本人在堂哥指正下,由其出任藝術顧問、總監的「鄭國強粵曲專輯一、二集」面世,而售賣所得的金錢,全部捐給有關孤兒院。

林錦堂師傅為鄭國強粵曲專輯作藝術顧問及總監。

    為何會收錄粵曲專輯,請看專輯背後專文解釋:

    鄭國強----童年家徒四壁,除像其他小朋友一樣上學外,課餘時間就要上山砍柴,夏天捉溪澗小蝦,冬天捕相思雀幫補家計。晚上除做作業外,空閒娛樂是靜坐門前看晚霞變幻,(竟因此練就日後看風水之巒頭絕招——入地眼功夫。)而最大娛樂就是偷聽隔壁播出的名家粵曲,隨著音樂節奏學拉腔,已經是童年至佳樂事。

    由於鄭君自小對中國傳統文化極具濃厚樂趣,所以一出社會工作後,不斷將其賺得之工資,全部於晚上追求學問如:中國武術、風水玄學之『醫、卜、星、相、山』等。近十年為了報答父母養育恩德,妙想天開希望錄得二、三首父母鍾愛名家粵曲,播放於墳前,豈料資質愚魯、荒腔走板、五音不全,多年來均未能實現夢想。有幸在四年前結緣認識粵劇名伶『林錦堂』老師,其粵劇造旨及藝術修為,加上耐心演譯教導,敬業樂業,曾因一次覆曲練習而傷心自責,至今未忘,頓使鄭君羞愧自慚,決定更下苦功,不要失禮林師於人前。經過多年努力專研及虛心向『林錦堂』老師請教,自問已克盡所能,為了早日完成願望,只有濫竽充數,失禮前賢!希望各界好友,不吝賜教,使鄭君能精益求精,於願足矣!

林錦堂老師為筆者所出二本風水書籍撰寫序文。

    約2007年秋季,堂哥知道本人長居深圳,約我帶他到深圳找相熟牙醫治療牙患,會面當日在酒樓閒談,本人指出他的邱陵、塚墓暗透青色根氣,應與祖墳風水有關,既然來到深圳,不妨先去大鵬灣其父母墳,檢查一下再處理牙患未遲。堂哥欣然起行,不消40分鐘,已到堂哥父母山墳,除理氣不合外,碑前正向赫然見一火形高架電纜。筆者向堂哥指出,此火形大煞,會令子孫處處受制,對人際關係、財運、健康均有影響,理應及早它遷。惟堂哥表示,其父雖是已經執骨,但其母下葬才約四年,一下子應難起身遷葬。筆者表示只有儘快擇吉,拆毀墳墓上半部,重新另立新碑轉向左方吉度,避見右方電纜為上,希望搶旺四、五年、待其母够八、九年才起身,再作打算!尤幸幾年來堂哥之教務日多、學生出眾,近二、三年更參與舞臺話劇與一班年青演員,謝君豪,潘志文、何超儀等,同台演出,不亦樂乎。更做了粵劇最高級的導演一職,可說乎復何求。

    靜心研究林錦堂先生的致命死因有以下三個:

    一、 性格使然,有病理徵兆而忍病自知,而不及早檢查身體及提早治療而出事。

    二、 命理八字有其致命的因素,尊重其個人私穩,不便公開。

    三、 本人認為與新光戲院有關。早前筆者在八和副主席梁漢威先生死後,不斷向外界指明新光戲院之重新裝修改造,章法不合,反而破壞其原先的風水局,會不斷出現不合情理之傷亡事,著大家萬事小心,不要在堶捷藪蕈雂庤}玩笑。豈料一個月前,八和前五屆主席陳劍聲女仕因急病去世,本月又有林錦堂表面無疾而終,剛巧他才於上星期在新光戲院完成其人生最後的一台「錦添花」,可說真正曲終人散。

    以下本人講一個傳說故事,以解閒愁於不快:神仙島上有個明喀你,無啦啦執到一大擔銀兩,唔知點洗,想到條屎橋,自吹自播,打開肚皮曬書包,話自己係糖滴生,將古老當時興,搞咗個成世癲公仔戲臺,上身話打公仔戲,當年鄭神仙已公開向連城碧,批其不出三年內,公仔戲必被其打死,果然現時除了一個雞仔聲劇團,柴娃娃有得玩之外,其他大佬板都被明喀你過一戙,與神州公仔戲埋堆,過咗海就神仙啦老友記!

    言歸新光,有人當粵戲界祖師華光無到,自把自為將鎮壓群魔的華光神枱,推在他合指一算後的冚家衰方去,更用乜宗神功藏符治鬼,放蕉鬥煞,女人剪頭髮,現時人心惶惶,唔明痢埋邊一瘩。

    近期很多戲班叔父,後臺工作人員,紛紛向筆者請教:「小強大師,我遲下係新光做台期點算?」方法只能秘傳不便公開,洩露天機也!透露小小風水敗局就是----

新光招牌紅底金字成火尅金,三個射燈藏在招牌內成暗煞不吉之兆。

    一、 原華光祖師神壇,放於走廊盡頭,有人以為犯路沖而搬走,但忘記神壇不忌沖,而且在後臺化妝等出場人仕,必會與華光祖師打個照面,亦因此而獲福。最嚴重者是神壇後的一大塊鏡,現時空空如也,正對走廊即成長槍煞,演員們每次出場前,都被「吸一吸,」三魂七魄唔見小小,出臺後點能集中演出呢?而之前收藏在鏡內的「鏡中人,」即時放監無王管,千祈唔好撞到佢呀!

走廊盡頭大鏡因戲班中人,感覺不舒服及見長槍煞不吉,現已用紅布遮擋。

    二、 現時新造之神壇過低,是敬奉靈界之壇,(大神壇宜過心或以上。)最可笑的是最低地下一層,同供五方五土神牌,又供地主公,地主婆,究竟呢間屋俾邊個實Q坐架?五方五土宜供五枝香,一位菩蕯宜供一炷(三枝香),那麼應上三枝香、定六枝香、或五枝香OR十一枝香呢?乜宗嚟嘎!

神壇過低,地主公與地主婆左右放錯。(男左女右才合規矩)華光祖師壇左上方有抽氣扇成聲煞。

    三、 有人為了表現文采,在舞臺上左、右上方各掛一四字對聯為:

  現時新光舞臺上之對聯。

    大家若對玩對聯有認識都知道,能將名頭冠於對聯內,是有文化水準的表現,但有一定規矩,另外尤忌不吉之諧音。就如「嬉舞」一句,在臺上嬉戲,有道「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玩呀!又對聯首尾字之合成取義如:歌盛舞聲,點解歌會盛,又舞(無)聲呢?戲行中只會稱演員聲色藝全,怎會打正招牌話無聲,唔通算到將來上默劇都唔定啊!一時技癢,用小學六年級之文字造一應景對聯,獻醜獻醜。


    以上形成新光盛世,豈不妙哉!

    若問一生為粵劇藝術奮鬥,至最後一刻的吾師吾親魂歸何處,藏頭詩以示:

    華花似錦皆是寶。
   光照玉堂耀明珠!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