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一個電話引出的故事     

    年後,雜務很多,真的像孫猴子一樣,忙亂的停不下來,連沉住氣坐下寫篇文章的時間也沒擠出來。近日,接了一個遠方的問候電話,卻一下子讓我忙亂的心突然靜了下來,一幕十幾年前的往事,激發了我的作意——

   
一位少婦帶著小女孩去學鋼琴。路上,遇到了筆者。因相識,少婦在遠處就向筆者打了招呼。走到鄰近,少婦彎腰看著孩子說:「叫爺爺給你看看,咱將來能不能成個鋼琴家?」

    筆者笑著,眯著眼看了一下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十幾歲的樣子,團團的臉上還堆著稚氣,眼神卻很水靈,像一對清泉。額頭也挺飽滿小圓,最明顯的是挺拔的鼻子下邊,收拾停當的一彎仰月闊口,伴隨著圓圓的下巴托著鼻準。唇紋細密,朱紅的唇色有點奪目。

   
這時,少婦突然說道:「叫爺爺給你測個字吧。」小女孩一臉茫然,不知測字是什麼意思,半張著嘴站在那堛蓬h愣地看著少婦。少婦笑了笑,給小女孩說:「那就媽媽替你說個字。你是小女孩,就說個『女』字吧。」說完,就面對著筆者笑出聲來,笑聲咯咯地傳得很遠,引過來在不遠處玩耍的幾個小男孩,也站在旁邊看起來……。

    機緣來了!筆者隨機說道:「孩子成不了鋼琴家,還是學聲樂吧,將來很可能是吃唱歌這道飯的。」少婦臉很凝重,說學鋼琴已經好幾年了,投資也不少了,老師還經常誇獎孩子有靈性。筆者聽後,沒有作解釋,只是答道:「我看不成,還是唱歌吧。」少婦又笑了起來,他瞭解筆者的脾性,隨即很客氣的和筆者道別,帶著孩子學琴去了。

   
少婦的丈夫是筆者的多年熟友,雖相差些年歲卻很投機,很喜歡向筆者探尋預測的學問。晚上,他帶著疑問給筆者打來電話,客氣地詢問孩子藝術學習方向的事宜。筆者便直言將斷機告訴了他——路遇,是在動中,主變,原來學的「方向」要改向。媽媽替孩子說字,從口從聲。「女」字加口為「如」。孩子的貌相有從口藝之相,所以說孩子將來會從事唱歌,或是以口聲為主的職業,而且還會是媽媽主動促使孩子改變。只是有一點筆者沒有說,那就是孩子將來在業內會有一定的名聲,但感情生活卻多是盲目草率。聽得出來,對方在電話埵麻I急切,還是想知道孩子從業後的運氣如何。筆者也只好告訴了他——有幾個小男孩駐足圍觀,「女」見「子」是「好」,可以說孩子將來或有一定的造就,但因是「幾個」,「好」「子」常變,這就恐有感情上的盲目草率之嫌了。他聽後頓了一下,連道驚奇。繼續問道,他如遇到此類事象,是否也可以學著如此斷事。筆者聽後,呵呵地笑起來,連聲說道:「不可,不可。這是機緣所致,隨機應心而斷。只可作參考,不可『依樣畫葫蘆』,『斷事不可泥,變通方是道』嘛。就是筆者將來再遇此象,也不一定是這樣斷的。」他聽後,在電話的那端一板一眼地說道——老祖宗留下的東西簡直太奇妙了,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不久,小女孩全家遷移到外地去了。後來,得知小女孩考取了名校聲樂專業。再後來,小女孩在聲樂舞臺上,初試鋒芒就真的如魚得水了……只是他的父母為孩子的感情生活時常擔憂……。

(本篇完2016年3月20日撰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