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深圳天天放生團「盤滿缽滿」

 

    筆日是十月的最後一天,轉眼間,2016年已過了十個月。以農曆計,一個星期後又已是立冬,但連秋意也仍未感受到,賣冬裝的哪能不叫苦連天呢!其實,最近香港各行各業都說不上好景,只地產發展商獨旺(地產代理行的生意也不行)。眼見零售店舖執完一間又一間,真的有點心寒!!!

    啊,險些忘記了,還有一種行業也是很好搵的——放生業,是也!

馬頭角碼頭巧遇放生團

    話說昨天(星期日)早上,筆者路過土瓜灣,看見在九龍城碼頭隔鄰的「馬頭角公眾碼頭」,聚了一大堆人。(這裡,黃昏每天都是人迫人的,都是乘船遊維港的國內團客。)

    覺告訴我,很可能是放生團。悄悄走近看看,看到有不知是南傳或是藏傳佛教的一個僧人在帶領唸誦經文,有工人正不斷拿走平常用來盛海鮮、大大小小的膠盆膠箱等。可惜,來遲了,已是尾聲,看不到船,不知是出海放生還是就在碼頭放生。駛出海的話也不知駛出多遠。只知他們有專車接送,有些人在香港上車,有些人在九龍上車,有些則直接到碼頭集合。香港、九龍上車的要另付車費。只得一位僧人主持儀式,信眾與僧人的關係好像不很密切,有點奇怪!

    不是就在碼頭放生吧!這裡一向都有釣友垂釣,這邊放,那邊釣,不會這樣搞笑吧!

         

         

       

       

殊勝日放一條生命,等同放生十億條生命的功德

    當時心想,為甚麼會選在這天放生?因為是假期?還是適逢農曆八月三十?

    上網查,原來昨天是藏曆火猴年八月三十日。網上資料是這樣的:

    「藏曆是根據密續《時輪金剛》中所說的星像規律與天文歷算法推算出來的結論。……如果想在殊勝日行持各種善法,最好能依照藏歷來執行。」

    「在每個月都有一些殊勝的日子: 初一、初八、初十、十五、十八、二十一、二十五、三十等。而在一年中又有四個月都有極其殊勝的節日……據經書記載:在普通殊勝日行持善法也有極大功德, 尤其是在四大節日中行持念咒、頂禮、 為僧眾供齋、持戒、放生等任一善法,其功德都會呈十億倍地增上。也就是說, 在殊勝的日子裡放一條生命,就能得到放生十億條的功德,其它所有善法也可依此類推。」

    之所以選擇昨天,會是這個原因嗎?

個人功德簿? 是消災解難的「百解」?又或是贖罪券?

    放生這回事,是好是壞,真的不好說,社會輿論也非一面倒。拯救生命,應是好事,但若放生變了「放死」,又或破壞自然生態平衡,此之謂「胡亂放生」、「盲目放生」,備受非議。但好些人不理這麼多,硬是喜歡隨處放、胡亂放,奈若何!!!在台灣,放生是要先申請的,但有關當局的有關紀錄竟是「零」。

    其實,筆者最有興趣想知道的是:放生背後有目的嗎?是一種心安?是一種贖罪?還是一種交換?

    有些應該是真的動了惻隱之心,正如孟子所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但有些佛道弟子關心的可能只是會換來多少功德。

    有些以「教主」「高僧」一類人物為首的團體,例如已被國內、香港、大馬列為邪魔外道的盧台長(《心靈法門》),清楚指示有甚麼事情要放生多少魚蝦蟹之類。《心靈法門》放生為三大法寶之一,指初一、十五,生日、過年、佛誕、住院前、手術前、查出大病、剛出車禍都是放生的好時機。以魚蝦蟹蛤蜊為主,放生的數量亦有規定,魚動輒100條至數佰條,放生前更需要仔細點算數量,不能有誤。盧軍宏在與信徒的對答中,就經常有放生多少條魚的指示。該教派要求信徒經常放生的花費,被指嚴重影響了好些信徒的家庭經濟。放生在他們來說,仿如記在個人功德簿上,又仿如消災解難的「百解」,又或是贖罪券,將功補過。

    台灣亦有不只一位「名僧」因指導信徒大量放生被質疑歛財,引起廣泛報導。台中市又曾發生老翁被毒蛇咬傷事件,調查後懷疑是該地區有民眾在草地放生毒蛇,造成恐慌。

    不只佛教著重放生,道家好些祈福儀式也涉及放生,又有一廣為民間認識的「善惡功過格錄」,放生亦是其中一項。指放生一命得「一功」,累積「三千功」以上方能證下界神仙果位。哈哈!

5佰多萬 人民幣放生6仟多頭羊,很誇張!!!

    有關盲目放生的禍害,以往兩岸三地傳媒及本欄也曾多次報導。雖然社會上的非議聲音愈來愈大,但盲目放生情況持續,規模愈來愈大,有些看起來已成為炫富的手段。

    最近國內《新京報》的記者,即曾撰文《一女子花510萬買6387只羊放生引爭議 當地環保局:畜牧能力已達極限》報導「一名叫卓瑪的姑娘花費510萬元巨資,從屠宰場買下6387只羊放生到色達草原的消息引發網民熱議。」後該姑娘的朋友圈中傳出,事情發生於今年830日,放生的羊群從青海西寧等多個地區的屠宰場運來,現寄養在草原牧民的牧場。92日,該姑娘在個人微博發表聲明,稱這次放生是名為「雪域放生群體」的團體組織的,共花費了 510多萬元人民幣,由近百位人士捐贈。

    無論如何,事情是發生了。很多人質疑其盲目放養,會對當地的草原環境造成破壞。一下子這麼多羊放在同一草原,也會影響草原生態。

    此外,記者也盤點了國內因盲目放生引起的禍,包括:貨車運11籠老鼠放生,放生的兔子在山裡死去不少,惡臭難聞(廣州);放生的狐狸咬傷家禽(北京);放生螺螄致河水發臭(南京)等。

    詳情請看該篇報導: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6/09/10/416493.html

▲深圳天天放生團盤滿缽滿

    看倌或許會說,這只是極端的個別事件而已。但其實集體放生這回事,可謂無日無之,深圳更有以「XX慈愛會」為名者,辦每日放生團,並將每日有關照片、放生數目、價錢一一上載。此會不列會址及其他,涉及的項目只單一:放生。該會名稱與國內一佛學網近似,但標誌不一樣,看來沒關連。要參加嗎?列明銀行戶口以供入賬,集合地點在深圳東湖公園南門某廟宇,先念誦放生儀軌,再隨緣各處放生。時間:星期一至六,上午九時半;星期日上午九時。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有時想想,他們真會逐粒數嗎?每日放生的海鮮很可能是名副其實的「可持續發展」海産。不是嗎?放完又捉,捉完又放,週而復始。出錢來放生的,當中會有人當是時髦玩意嗎?

王亭之紫微老師劉惠蒼,史上確有其人

    自從傲天行師傅近兩月共兩篇講紫微斗數的文章刊出後,很多紫微斗數愛好者均在議論紛紛。筆者月中即收到一位讀者朱先生的電郵,電郵中寫著:

    「關於亭老的是非(密宗的傳承,中州派的真假),我雖是半個忠實讀者,但亦不無懷疑之心。而傲天行先生數年前發表對中州派,亭老的文章,本人近日在網上找料時,無意中找到劉惠蒼的資料(見附檔)。比對亭老說的"源流",無論在姓名,背景(國民黨營長、團長、參謀)及歲數(傳授年份)都大至相同。

    「這或許可証明世上確有劉惠蒼此人,而亭老的斗數及風水看來是真的傳自劉惠蒼先生!但另一方面中州派這個派別,是早已存在,還是後人作故則未可得知了(不過影響不大,看 章仲山當年也沒有稱過自己是無常派)。」

以下是他附圖的來源網站:

       

          (網上截圖)

筆者在網上也搜到這網站,另又找到另一些佐證:

         

         

                 (網上截圖)

    又從其他找到的零碎資料看來,確有「劉惠蒼」其人,在台灣生活過。至於王亭之先生的中洲派紫微是否傳授自劉惠蒼,單從這些暫時能找到的資料中,是無從知悉的。

    大家有進一步的資料嗎?

▲資深傳媒人/易經導師黃偉民的課堂非禮案

    又,大家看此文之日(11月1日或以後),資深傳媒人/現教易經的黃偉民,表面證據成立要上法庭審理的課堂非禮案,應已有了判決吧!

    姑勿論判決如何,會否上訴,有一句話看來一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對的,就是:慎言慎言慎言!!!放諸四海,遭誤會衰多口/衰多手,後果可以很嚴重。陷自己於困境,何必呢?若真的衰多口/衰多手,更是自絕於江湖。

    黃先生以教授易經為業,不知可曾在易經中找到事件發生的原因,找到自己將來做人處世態度的啓示嗎?(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網誌: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