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江靜川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江靜川  

香港風水名穴考察——                                                                  

 

「海螺吐肉」之江西派風水考證

 

    「海螺吐肉」為香港十大名穴之一,有關「海螺吐肉」風水上的巒頭、理氣及葬法極具爭議,因為碑中記載了是「秘授江西點穴定針」,故此吸引了不少本港及海外風水愛好者來這裡「朝聖」。

   

    17-08-2017是日偕徒一起到訪了八仙嶺下著名的「海螺吐肉」名穴作風水考察,作為風水地理上的一些學術考證。

「海螺吐肉」穴正面

「海螺吐肉」穴,座落於大埔汀角路上近大尾督附近的路旁,背靠香港著名的八仙嶺,其來龍由深圳的梧桐山,經沙頭角的紅花嶺作少祖,過峽至龜頭嶺到八仙嶺處,成文曲水星行龍,開一大帳為「九腦芙蓉格」,並中抽落脈軒昂入首,聳出太陽金星拋氈位置結穴,經云:「龍行開帳方為貴,脈出穿心始為尊」,又曰:「帳中有脈穿心行,脈不穿心不入相。」後龍開帳則成貴格,如此一帳出多脈,左右枝腳皆成主脈護從,故為尊也。

   

    坊間唯常聽見很多的研究、評論,均言「海螺吐肉」 的點穴太低,若能升高數十米者更佳。更有些時師言及其葬法乃「吐葬」,是為將其棺木吐露一半,故把吐棺之葬法稱為「吐肉」,甚為荒謬。

   
   
八仙嶺開帳後,中抽串珠金星落脈及束氣

    當年點葬該穴的地師,因見八仙嶺落脈之急,再聳出海螺形的太陽金星,為緩其急氣,砂前餘氣直竄於前,吐出木腳,故作「吐肉」之應,而且落脈微茫,少些眼力功夫也看不出來。故此,墓穴位置便點葬在太陽金星前拋氈處,我們稱之為「拋穴」,經云:「金頭木腳,葬下銷鑠;木腳金頭,葬上封侯」。江西派之地師在點穴時須緩其急氣,便把木腳剪裁,再「開金取水」,並從開窩處以「吐葬法」扦之。是故吐肉之象乃在金星,而非所謂吐棺之葬法也。金星之美在乎於肥滿圓渾,金葬其窩,故穴點在平開的窩地,其氣始能豁達開朗。站在穴場觀之,可見白虎略遠,青龍較低。若如時師所言,穴場再往後昇高,則青龍方便遭坳風所侵,可知不當也,此乃吉中葬凶之象,如今取之平窩處扦穴,乃得四方之財聚,更利遠方營生,可為丁財兩勝之局面。

   

    八仙嶺開帳降勢入穴(航拍圖)

 

   

    海螺吐肉穴後之金星

 

   

    脈急拋穴,以吐葬法葬之

     眺望遠方,明堂開闊,大局左旋龍配右旋水倒左,遠朝有馬鞍山作天馬砂秀峰映照在海水中,更得收沙田城門河逆水上堂,穴前有馬屎洲及大埔滘作獅象砂把關成案,有海珠、蝦形等形狀的礁石散落在大海上,左右護砂遠處圍抱,巽方更突現一字文星作水口砂,關鎖有情。

   
 
  海螺吐肉前朝水局、砂格(航拍圖)

    登穴看之,福主陳爵賢(公元1796至公元1871年),別字榮傑,号廷恩,享年七十六。生前授國學生銜,其子孫多是監生、貢生,而且人丁頗旺。碑文記述坐向是「碑坐坤向乾卦,外墓向姤卦吉爻」,按碑上文字表明,此穴建于「同治十一年壬申歲(公元1872年)」所立,正值上元一運扦,距今一百四十多年。格下羅盤,測得癸山丁向兼子午,大多風水研究者至今皆不明「坐坤向乾卦」之意,這點亦是諸家對「海螺吐肉」坐向有所爭議之處。大多認為碑文記述「外墓向姤卦吉爻」,便認為「坐坤向乾」是六十四卦的卦向,但羅盤測得的數據跟碑文記載有異,便誤以為附近民居住宅影響羅盤坐向;更有時師帶風水團來講學,認為「海螺吐肉」應是坐子向午的一運坤卦及乾卦作坐向,如今測得癸山丁向兼子午,乃是後人重修時把坐向改掉,諸如以上謬論甚為可笑及可悲,可笑者,乃笑今之庸師無能,不明龍水來去及左右兼針立向法則,便枉談卦理立向;可悲者,是學生的無知,盡信庸師的吹噓。

     
    海螺吐肉碑文

   

    遇上海螺吐肉穴的後人

 

   

    格下羅盤為癸山丁向兼子午

    在偕徒考察當日,我們幸運地遇上「海螺吐肉」的後人,帶同到土水師前來商討祖墓附近土地修輯事宜,她們見我們對其祖墓評頭品足,於是前來跟我們打招呼表明身份並寒喧一番。據其後人透露「海螺吐肉」雖經歷各房子孫作出多次重修,但卻從來沒有更改過墓穴坐向,只是曾在數十年前,其中某房子孫人丁不安,於是聘請了一名國內地師前來勘察,建議並把墓前開在午山「姤卦吉爻」的墓門拆掉,並在穴前原為水田的丁山位置,加建一乾卦形狀的水櫃,此後各房子孫皆平安矣。

 

       

    昔日用「姤卦」開的墓門已人被拆掉

   
    墓前拜台水口出天盤丙口

   

    位於墓前丁山象徵「乾卦」的水櫃

    按江西派地理分析之,後方八仙嶺開帳後,經子山作旺龍中抽落脈,右水倒左,為左旋龍收右旋水,而且下關有力,更有逆水來朝,即知來龍是北方一派水龍而來,是為「辛壬會而聚辰」之局無疑。碑記之「坐坤向乾卦」,實指先天卦的「坐北朝南」,此乃一般贛派地師寫碑文的個人風格。格下羅盤,脈氣從丑山丁丑分金左旋而來,如草灰蛇線般微茫入穴,穴扦癸山丁向兼子午,正合賴公《催官穴法》的:「天廚龍向南極星,左氣沖耳資財興,穴挨西獸加陽樞,富貴人欽左道靈」,又合淨陰淨陽法的納甲一氣向。

    按大局水法乃右水倒左出巽辰乙,遠有未坤申水的沙田城門河逆朝上堂,書云:「庚丁坤上是黃泉」,故扦癸山丁向絕不能兼丑未,亦不能立「姤卦吉爻」的子山午向兼癸丁,否則雙山變為木局墓向兼刃,未坤申水來即成墓絕水帶刃上堂,為「殺人黃泉」。故上述兩坐向,在龍水法則上必定於理不合。故此「海螺吐肉」之真正坐向必定是「癸山丁向兼子午」方為合局無疑,而且丁兼午為「兼祿」,未坤申之黃泉水立即變成水局之「生、養水朝堂」,經云:「生水朝堂,螽斯千口。」此時「殺人黃泉」立即變為「救貧黃泉」。故殺人、救貧,全在立向分金左右兼針一線之差。

    按元空法則論,癸山丁向,本屬雷風一卦,為江東卦管局,只發上元,而1872年正值上元一運,癸兼子在一運時用之,可使上元一運之氣,通旺至下元武曲六運,正好為元空中的「甲癸申,貪狼一路行」之打刼局也,按公位房份主房房皆發,長房財官貴皆有,尤以申子辰及壬癸生人應之,後來福主後人回饋,在下對其祖墳之吉凶判斷,皆準確無誤,絲毫不差也。

    在信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古代下,每每渴望文曲星下凡,而八仙嶺的文曲星行龍,卻幫助了後代成就功名、光宗耀祖。龍穴催旺文昌之法,重在朝應峰當位秀拔,而且前朝丙午峰的天馬躍動,主催官之應。

 

   
   

    《玉尺經》有云:「艮丙交峰,登科甲第。丙午丁秀拔,獨佔乎魁元。坤母峰高起,幸題名於榜尾」,正指於此也。

    故而明之,研習風水者,要多讀地理書,多覆古人墳,除了懂得形巒之功及立向之道外,也須懂得穴法、葬法及剪裁,尤以剪裁法是形家中一門很高深的學問,必須明師入山指導,方能為人納福,添其吉祥永瑞也。
(本篇完)

 

江靜川網址:http://kwongchingchuen.com
江靜川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KccTBSS
江靜川電子郵箱:info@kwongchingchuen.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