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楚天雲闊師傅其他文章

              紫天學堂工作室•楚天雲闊撰  

玄天上帝的道觀及紫微斗數的經歷

 

    這故事要先追溯到五十年前的炎夏暑日,當時我正在唸著國立高中,但究竟是七月或八月,現在根本記不起來。反正那時候,我差不多是那種終日徬徨煩惱的少年,慘綠嘛?也還沒有!因為資格不達!那當時我根本連和女生講話,都會臉紅結巴,也不必侈談交女友了。時間再往前推移四年,我十四歲,常卷縮在鐵支路旁,在老家的破舊閣樓裡;那閣樓還真是破!每到冬天時,北台灣的東北季風,好像都很故意的;專尋著那幾條橫木杉板的隙縫中,直竄入內!在那十四歲的年代,肯定沒有任天堂,我倒是在家兄成堆的雜書當中,興味盎然的,才剛翻閱接觸了一本紫微斗數全書的古本,這本書,到現在我都留存在手中。

    這是我此生和紫微斗數結了不解之緣的第一拍。奇怪的是,當時看著這本木刻版的書;當然是文言文!有點駢四儷六的古風,在閱讀上也沒有太多障礙。臭屁也些時候是人生壯膽的必要,必要!突然想起瘂弦的如歌的行板!不過認真講,還是有一些詞語是不甚理解。不了解的時候,就翻查辭海查找!就這樣子,時間一晃悠,已過了四年!夏日天光微曦,我的阿爸和阿母,已都忙著到大市場裡,批些新出土的竹筍,辛苦異常的埋頭幫沾滿泥土的竹筍洗白。那時節,我雙親根本不知道我倒底在瞎混些什麼,對他們來說,我也才剛以第一志願在唸市內的高中,一切似乎都在雙親預期的軌道中走著。卻不知,我對未來其實茫無所知,關於自己的出路,隱約中似乎有些想法,但卻無法很清析的確定;自己應該往哪兒展開自己的人生!

    之所以很自然的接觸紫微斗數,一方面固然是我個人因緣的貼近,當也都想能否從此悟些真機,來對應我茫然的人生。我手寫我盤局,那是爛背如熟的,看著紫微斗數全書的諸多特殊格局,哇!小子如我,居然位列成格之內,什麼巨機同臨帶雙祿鴛鴦之類的,攬鏡自盼,殊覺頭角崢嶸。難怪我自幼在整個家族中,大人們對我的看法如此不同!可是這種拿書對照的認知,又覺得不很踏實。也就在我家鄉的社區中,一條斜倚著山勢的蜿蜒小路上,適巧座落著一家道觀,祀奉著北極玄天上帝,主其事的是一為老道士,其實我也沒真確定老先生就是道士;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家道觀他確是主持。道觀是倚山而建,莊嚴有個七分,空間也沒很算寬廣,直進即是觀內,沒有山門,沒有偏殿,只有主案桌,一目了然。隨侍玄天上帝的龜蛇二將,很是躍然生動,凜然有威的。這道士除了祝禱法會科儀,平日裡也在幫著客人以紫微斗數論命。

    就在五十年前暑假夏日的某一天午後,家兄和我約好去找老道論命,先是行禮如儀的問了出生生辰,老道沾唇開筆,毛筆一沾一寫,就在圓形的命盤紙上,依次排定星盤,這和我們現在使用四方形的命盤,顯然大異其趣的,今日紫微斗數命盤用度取方,確是天圓地方的體現,當時觀主也洋洋灑灑對照著命盤紙說了許多話,細節也不復記得,其間有幾點較存有深刻印象,其一說是我這盤,例屬師字格為異路功名,並有二婚的象,另一是特別交代中歲之際,應在四九,財官大損。過後,人生另有無法言說的因緣浮起,什麼因緣也沒細表,倒是抽了三根香,要我在神前跪拜,只看老道提筆點竅滿盤縱橫,談著祿忌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後來我知道這門手法,比較貼近祿權科忌四化象的飛伏技法,這和我當時所觸及的紫微斗數全書的用法,是有其差異的。往後我這盤局在因緣際會下,也曾被幾位號稱大師的瞧過,卻都看走眼了,尤其在中歲財官的這件事上。論命回家,想著也有點懊惱失落,因為和我所認知的巨機同臨公卿之格是有落差。

    如今幾十年過去,回首我的歷程,老道士的說法,也是頗具驗準的,至於中歲財官有損,歲數上下是有差誤的,但結果也不偏離太遠。財官有損,應在四九,這點論述,以我如今,當然非常明白老道所用理技!老道不就是以我本財,飛出太陰祿,又遇原局生年太陰忌,再形成雙忌來沖動本官,本官踏五限為大財,所沖之處流年恰是四九應期!評點老道士的飛宮四化法門,顯然的更重在飛祿的因起!及過五十後,我已將老道之心法,嫻熟的納入我的理用。誰能想到五十年前夏日,那場玄天道觀的歷程,看來是我此生和紫微斗數結了不解之緣的第二拍!在當下雖然渾然不覺,可其後卻好似在我心中,種下心芽一樣,在其後的數十年人事歷程中,當我歷遍各種酸甜苦辣後,猛然驚覺,原來,我和紫微斗數的緣起是如此綿長。而紫微斗數全書木刻本,所指對我的諸多特殊格局,後來當然也從沒發生!相反的,我的人生,倒是應了老道所說的種種種。我也棄商並已為紫微斗數人師!更從南派紫微斗數,一路轉進到北派河洛紫微斗數!更在北派斗數中橫跨兩大體系。其間人生只取這一瓢飲!現在的我,已立身在北派河洛紫微斗數的志業中!

    至於老道所說的,過後人生另有無法言說的因緣浮起,對我自己的體會而言,那是我心裡非常了然於胸的,因緣二字,本是禪理妙趣,無痕無跡,無法宣說的,每人的命運,若以北派斗數來說,並不完全是僵化的框定命運的範圍外廓的!更多的是你是如何去定義選擇你想要的人生!及在道路上的決策布局。確然,五十歲前我沒曾跳脫我的既有盤局的得失,就依著老道的訴說軌跡在踏步著。也就當人生困頓後,我自問這是我的人生嗎?那時節,曾喪志!曾怨歎,然後在一次嚎啕大哭後,我告訴我自己,那失意打擊,臥倒爛泥的種種,我要在心頭上關掉!關掉,那是源自於我對生命的熱愛,若你無熱只是冷看人間,怯於自省,驕心自慢,即便若遭逢如我,大概也了無旨趣了!也就那麼一道光熱,我剎那間我真關掉!心念這東西,還真奧妙,當然其後還有多的調整作法等等,昨日我和朋友說著這一段故事,而說故事的氣氛,其實那是我曾渡過的人生啊!我說:

    「我無法告訴你」,
    「我當時是如何在心中去作關掉的那一程序」。
    「但你懂我的」。

    那老道的因緣說;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因緣?因緣誠然有內有外,或內因外緣或內緣外因,是二又是一。因緣的事不就如此。會另有因緣,豈非我正是先斷滅前因!再因人事外境的推移,次第也有其他牽引,但若非我當下的斷滅前因,請問又何來新緣?前因若不是建立在最早的初心正心本心,果也從來不好。生命並非一成不變,只是依著老道闡述的祿忌的軌跡走著,改變命運,絕非全託外境,以為求個方便法門。人間世的有趣,不是一塵不染,而是你是如何看待人生,你是誰?以及你想成為如何的你 ?(本篇完)

(本文轉載自楚天雲闊師傅Faceb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ziwei888)
  

著作:《北派河洛紫微斗數縱橫錄》

聯絡信箱:yahletter@gmail.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