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鈞洋  ng.jpg

風風雨雨話擎羊    

    壬午硫磺瘟馬(火旺剋水)已經過了大半年,世界政治嚴峻不紓,再有無大戰事發生還是未知數。經濟處於困境悶局,話難過也過了一大半,餘下日子將如何也是未知數。天災人禍(特別水患和恐怖活動)迭起世界各地,會不會再有巨災慘劇發生?無奈何更是未知數。

 

    即將踏入的羊年又如何?這是世人最關心的切身問題。我真正的羊年預測尚未到時候出爐,在此不過隨筆略作推算。讀者閱後,可以將今年餘下日子和明年的未知數當作「味之素」煮菜加料品嘗可也。

 

    2003年癸未流年,五行天干雨露之水,落地逢燥土剋洩。癸水並不如壬水,後者是江河海水,弱極有個譜,雨露之水逢燥地必被蒸乾,滴水無存。巳午未南方是火土炎燥運,猶其未土在「辰戌丑未」庫中屬燥烈之最,接續南方巳午火有如經f沖天大火災,到未土已是疵嶁a場,餘燄未盡滴水蒸乾。八字格局有種無中生有暗拱暗合法:癸未一柱,天干暗邀戊土作合,地支暗拱巳午未生戊土。如此一來,炎燥土更燥烈剋水,焦土頹垣是流年徵兆,整個上半年難有好轉機。要到秋後另一個申酉戌西方金年運進氣,才可收潤澤之功得以紓解困境。

 

    紫微斗數癸未羊年四化:破軍化祿,巨門化權,太陰化科,貪狼化忌。大象顯示出整年政治經濟都有極大爭鋒和革新,在預期突破性朝好的方向改變之前,必來一次天翻地覆的摧枯拉朽變動,是癸天干特性,更是破軍化祿會照貪狼化忌特質。而太陰化科的陰陽性質發揮,也是伺陽暖幟熱過後,陰精光華萌生彰顯在後。

 

    也是湊巧三元九運中之下元七運,行經廿年之後(1984一2003)結束於癸未羊年。七運兌金當值,而八運戊土經世。若配合套上五行論斷流年,一如上述:癸未一柱,天干暗邀戊土作合,地支暗拱巳午未生戊土。八運戊土更可以在羊年應運暗拱暗合出來,好的方面 足以藉土在未來三年生金通流水源,壞的方面則在羊年上半年助紂為虐燥土剋水埋金。

 

    令人沮喪的預測是在馬年下半年之戌月啟始(農曆九月),因為陰陽氣每每在一年間的白露到冬至和穀雨到夏至間萌生(八卦圖中黑中出白點白中出黑點,正好說明陰極陽生陽極陰生理論)。

 

    再一次闡釋:陰陽失調,水火相沖,土多剋水和土重埋金的現象正呈現在人類世界。最直接的應驗是:火土旺與金水盛地域人種經年累月的世仇再度白熱化(火土旺地域泛指中東產油國和回教極端派系,金水旺地域泛指以美國為首西方國家)。

 

    藉著陽盛陰衰年份發生衝突,因循經運星交替(運尾)而呈激烈起來。2001年辛巳9月11日(農曆七月廿四)剛過白露後四日陰陽交氣間,發生曠世震驚的紐約慘劇後,從此拉開了陰陽失調戰爭序幕。相信大小戰事從此釀成,此起彼落。

 

    不排除2002年壬午瘟馬年將盡之冬至前後(12月22日是冬至日)再有新一輪戰爭爆發或巨型恐怖襲擊。(有人更預測第三次世界大戰會在羊年發生,雖然誇張了些,但總認為由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未來廿年間將永無寧日過。)

 

    所以羊年立秋前,政治經濟尚處於維艱困局。至於天災人禍更相信紛至沓來,上半年難求安寧更難得喘息。最終浩劫波及經濟影響到民生。至於下半年能否如願藉所謂吉祥話般「三羊啟泰」順利過渡至2004年八運,在此也只能苦笑答句:實屬未知數。也相信即將登基的羊太歲(魏明)非真明君,而羊年的羊似屬擎羊。

 

                                                                                                                                (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