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坤南                                                   

從香港龍局看來年港運    

 

    在農曆年前約三星期,發生了一單小小新聞。話說香港島的中西區區議會文化康樂社會事務委員會討論,是否搬走有兵頭花園之稱的香港動植物公園內,具有殖民色彩的英王佐治六世銅像,從而讓位予國父孫中山銅像。由於正反兩派各有支持者,暫時未有定論,而要待二月中再開會討論,屆時或會有結果向區議會交代。

 

    本來一則看似無關大局的小道新聞,不足以成為筆者的課題討論之列,但是筆者看見此則新聞時,心中一直起著莫名異樣的感覺。為什麼呢,且讓筆者慢慢解釋。此事亦應由香港龍局說起。

 

港島風水龍局

 

    香港島本身的風水龍局,源於廣東省九連山之其中分枝,歷行沙頭角梧桐山過峽,入香港地界,最後盡於太平山下。而由太平山與金馬倫山之間,山脈展開玉屏,星體形態尊貴,由玉屏以下,出生五支山脈,五支脈分別向上環、中環及金鐘伸延,中脈玄武垂頭,下落跌頓化氣分明,氣態最為尊貴。龍氣首先於香港動植物公園稍停歇息,隨往下落,展開天然鋪地o,首先結於前港督府,即現今之禮賓府。此地是中國廣東南龍盡結,以維港水局為用,九龍北部一帶獅子山、筆架山、慈雲山一帶為遠朝,右方飛鵝山尖峰為令旗形,應發掌握兵權軍令,故歷任港督為三軍最高統帥。大局有遠水入局,以汲水門為第一支水流(古稱急水門),第二支水入局以青洲海峽入維港水局,第三支水以南丫島一帶大水入局,成眾水歸堂之格局。水去方面就一步去一步收緊,蜓E流出鯉魚門,外有東龍洲印星塞水口,正合「天門欲其開,地戶欲其閉」之口訣。

 

艮龍為用發富商巨賈

 

    至於香港應發始於一八九七年,而非道光鴉片戰爭後之南京條約,原因在於一八九七年簽訂租借新界,邊界北移至梧桐山及深圳河為地界。前文已述香港本地山龍源於梧桐山過峽,以地盤艮龍承氣入局。英屬地界由界限街北移到深圳河,因此星移斗轉,艮龍便為香港所用。按古制風水理論,艮龍乃天市星垣,發富商巨賈,故往後期間,香港成為聞名世界的國際大都會,由從前古樸漁村,發展成亞洲四小龍,以一地之力量,媲美新加坡、台灣及南韓其他三個國家。若非龍局得用,又怎可與其它三國家並駕齊驅呢?

 

    港督府大局坐坤向艮正線,坐井宿向斗宿,合天地父母三般卦,原卦雷風鼓舞,總水口出鯉魚門震宮,為先後天相見。發跡當然非同小可,歷任港督除有一兩人任內身故,其餘均衣錦還鄉。前港督彭定康離開後,現亦貴為歐盟主席,更上層樓。前港督麥理浩,得享高壽,亦是被封英國上議員貴族。此亦信而有徵。

 

亞太金融中心奴僕砂變弱勢政府

 

    可惜未知是否天意玩弄港人,香港龍局風水,老早已被逐漸破壞。早於一九八九至一九九○年,以前位於雅賓利道與羅便臣道之間一幅地皮,被地政總署官員批准賣出予英資集團,興建了一座樓高約三十層的雅賓利大廈。這大廈猶如一個巨人,高高在上,極力壓抑著港督府的後頭,它大概於一九九○年左右落成。說也奇怪,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亦在此時登場。自此以後,香港政府內部運作,經常出現人事問題,若非官員失誤,就是在立法局會議內針鋒相對。

 

    一九九七年回歸以後,特首辦公室更不取用舊港督府,選擇位於花園道的亞太金融中心。可惜該地祇為大局之白虎砂,亦為奴僕砂,現今特區政府行政強差人意,雖不能將所有怪罪於政府,但是被無聊政客(議員)漫罵嘲弄,成為弱勢政府,亦拜特首辦選址不妥當有關係。再者,前朝彭定康在任內,如何中英爭拗,亦為強勢政府,此事無庸置疑。此無它,因為他用的辦公室,始終是坐脈承受氣局,任你兵來我亦將擋,泰山不倒是也。龍局怎麼也是龍局!

 

    至於港督府另一大煞,是現今位於花園道的中銀大廈,它形如尖刀或三角銼,損人不利己,煞氣亦向港督府直逼過去。當年衛奕信、彭定康在任時間,招惹無數口舌事非,尤德任內身故,皆有一定影響。

 

移英皇銅像動後龍必犯煞

 

    近期區議會討論搬遷兵頭花園內的英皇銅像,筆者恐防對香港地運有深遠影響。當年英國人到香港,建立其行政總督辦公室於此地,後山祇開闢為公共花園用途,或多或少在心理上,不欲有人比他更高高在上,或者俯覽監視其一舉一動。到後期在龍脈上批出土地建樓宇,或多或少已抱著放棄心態,若然現時把動植物公園內英皇銅像移走,當中必然有所影響。語謂山管人丁水管財,後龍有動非吉兆,何況,港督府對下便是政府總部,換言而,三司十一局的部門首長都會受到影響,人事問題,官員行政出錯,當非港人之福。而且來年是癸未羊年,香港大局坐坤向艮,坤內未坤申三山,犯正太歲沖犯,三碧凶星到坤,來脈入穴未字落脈,若然動土,必然對港運有害無益。

 

    還有此條龍脈最後氣止於現今匯豐銀行總行,由於建築線度不同,成就亦祇不過是富局而已。當然匯豐銀行植根香港過百年,總資產值其它同業莫能同日而語,執業內牛耳,兼且為世界級大銀行,但是它亦有機會因動土影響,而令香港經濟或受損害。一個是貴穴,一個是富穴,用同一個局庇蔭,癸未年紫白星,四綠到震宮,五黃到巽宮;前言香港總水口出水位於鯉魚門,收天盤卯字,震宮納甲庚亥卯未,正犯上太歲之病,更有者鯉魚門水口轉出藍塘海峽,斜收巽氣,又犯五黃,筆者恐怕來年香港經濟波動甚大,民生收入,再受打擊。

 

    當然筆者主觀意願希望明天會更好,港人生活,不受經濟之虎(苦)折磨。謹此祝願《新玄機》讀者及全港市民,人人有工開,家家樂無憂,普天同慶賀新年。

                                                                                                                                           (本篇完)                     

劉坤南電子郵箱:email@liukunnan.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