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鈞洋  ng.jpg

廿年大災拾年劫            

每逢轉運,災劫必生


    每逢元運改變交替,社會大多數會發生動亂和災難於過渡年份。別的地方不論,遠的年份不說,單就香港過去三個元運追溯回顧,就有不少不愉快事情在社會發生過。


    1943年(時值中元四運文曲星主令,東南當運),過渡至1944年中元五運廉貞主令中央當運,此時香港乃淪陷日治時期,正是經歷三年零八個月的災難期。


    廿年之後,由中元五運廉貞主令中央當運,過渡至1964年中元六白乾運武曲主令西北方當運,香港經歷國內逃亡潮後,人口頓時激增,而令民生不靖百廢待興。過渡運三年間天災人禍紛沓而至:61年成霍亂疫埠,62年應付逃亡潮,63年流年大旱,政府實施四日供水一小時。


    又廿年之後,由中元五運廉貞主令中央當運,過渡至1984年下元七赤運兌金破軍主令正西方當運(當運時破舊立新,失運時橫發橫破),過渡運三年間香港民眾再次經f中英談判失敗所引發的信心危機,股災和樓市暴跌....等等打擊,移民潮開始及後至高峰。後來進入七赤運中英簽立了回歸條約,社會復安寧拾多年。


    2004年將進入下元八白土左輔運,七赤破軍運當運時破舊立新,失運時橫發橫破的巨大殺傷力,覆蓋於香港社會各階層,數年間將本地數拾年來經營所有掠奪清光,繁華連根拔出,到了最後交替運的一年,還天降奇災塗炭生靈。 


南援東北,不容有失


    有好事者說,當年鄧伯伯曾預言香港五十年不變,受苦受難五十年而一成不變。現在才經f六年,尚有五十四年要捱。

 

 

    持此論調我郤不以為然,私下認為香港確實五十年不變,任何形勢之下都不會改變政治制度和經濟模式,其它地方將會借鏡香港而逐漸蛻變則有之!


    本人認為討論國事宜先從五行變化和地域風水入手,曾不止一次提及中國地域風水違反陰陽五行。除了環保和自然生態備受破壞而持保留見解外,頗認同中國大陸南水北調的基建工程和開發大西北的藍圖。深切體會到動用龐大的人力物力及財力的背後,其實是改造風水用心良苦的決策。


    中國首都所在地北京,正是位居版圖的東北地域,而立極定位則是國土偏東近東北沿海位置。首都正南向方是廣東省,相對首都南之盡頭是香港,而廣東省和香港都是位處國土版圖的東南方。


    未來八運下元八白土左輔東北在當旺方,九運九紫火右弼正南當旺方,首都和廣東都值旺運旺足四十年。特別香港和北京相關夫妻坐向,而風水學素視正南、東南作風水旺地,南方支援北方的理論,自有風水學而來早已成立(先人自古以來都視陽暖東南,正南方為優越性方位,建築物均以開南風窗多者為吉宅)。


    由上述風水論據,可以窺悉香港地位恆久都居於超然,其它地域絕不可以取代。


八運飛鵝,官塘當旺


    風水學有山管人丁水管財之說,自古以還論斷地方風水莫不以山脈形態及行龍定優劣,河海不過配襯而矣。


    風水派別有代表性的玄空派,獨論港九風水是屬於山脈高空行龍走勢類別,學說謂中國的太祖山(最大起源地)是崑崙山,而經過各分枝路線,其中一枝落脈在廣東羅浮山,視作廣東山的最大分脈(少祖山)。山脈行經路線(行龍)至樟木頭到深圳梧桐山,過麻雀嶺(打鼓嶺)至大刀仞經觀音山而上大霧山落脈結成港九(祖山),然後行龍路線遍及港九及大嶼山各山脈。

 

    根據這種學說分析,現時七運(1984一2003)行龍運值兌宮正西,在大嶼山的鳳凰山,八運旺地(2004一2013) 行龍運值艮宮東北在飛鵝山。


    理論上行運至崇山峻嶺為吉運,普通山脈稍次。以港九山脈比較,飛鵝山行龍走勢和歇腳落脈在各大山脈中認了第二難有其它敢稱第一,例如:飛鵝大帳及旗鼓相當......等等突出名堂於其它山脈少有。更何況它位居港九心臟地,著名孫中山生母楊太君的風水佳穴百花林正在此山。


    山靈氣秀地當旺,因此包括:九龍灣,牛頭角整個觀塘區以及將軍澳都是未來廿年當旺方。


白虎退氣,煞走凶地


    七運(1984一2003)運值兌宮正西,1984年交入元運之後,隨著深圳特區開放和外資大舉投入廣東省發展工業,國內偏西地域以四川湖南為首省份,大量少女南下工作(兌金以少女為典型),加速了廣東走向繁榮富庶的步伐。地域互動黃酗U,香港也進行了開發白虎當運地大嶼山的藍圖,首先赤臘角機場正式動工。同樣屬於地域互動黃部A國內在廿世紀後期至今也致力於開發大西北白虎旺運地。


    在經濟雄q而言,有陽Q用土地和資源,開發白虎地自然是好事。然而在陰陽學理論,白虎蓋過青龍必釀禍患,猶其東方(青龍)人種為甚。白虎當運觸動白虎地其災禍尚可以隱藏不現,退氣時若不加L青龍方作補救則後果堪虞。


    2003年西方兌金七運將盡,氣數過渡至八運艮土司權。中國風水行龍也是山脈運勢交替,當交替運進行時,正西氣流必由原當運地向對方零星三震地一帶游走行(運值所屬方位稱:正方旺運地,其相對的方位稱:零方失運衰方,零正方相加必合十),再上八運旺地。整個過程中,生旺氣流只會直線向前流竄,遇上流年五黃二黑煞氣星數地域,衰敗氣流自然帶到其方位,繼而沿江河將衰敗氣卸下,灌注流入各省市。

 

    猶其是正西白虎地在整個旺衰運交替過程中,比起其它方位來得激烈和殺傷力大,所向對方大範圍地域,廣泛受到煞氣侵襲,由此引發連鎖性災禍,兼且長時期。 


    今年年五黃在東南方,病符星居北方,整個中國大陸爆發非典型肺炎瘟疫先由東南廣東省起源,極東南之香港和正北首都首當其沖(香港有難北京不可能獨善其身而無災劫,同樣北京有劫香港難脫關係,這是坐向夫妻有難同當定理),隨後必然帶入各省各市,災難有可能綿綿不絕數年。(目前國內受非典型肺炎病毒感染的人數,相信要待五一勞動節假期後才能準確報導出來)

 


                   

 

 

東西交戰,病氣南延


    香港這次災難始末,主要因由也是受運氣交替所波及,我另有一篇文章《東西交戰九龍灣》討論,讀者可以參考。


    原當運地大嶼山過海向衰方零星三震地一帶游走,受瘟疫影響的地方最先只集中於港九東向地方,正東九龍:九龍灣和官塘區,香港東區:筲箕灣和柴灣。其後沿海岸線深水鶠A荃灣,葵涌,青衣,深井,屯門,元朗,薄扶林,西營盤,中環,銅鑼灣....地方廣泛受到蔓延,雖然理論上立夏前有機會逐漸控制疫情,但是由星數和煞氣分布觀察,最怕病毒變種及新病毒出現。


    至於近日大埔區和沙田多了市民中招,相信是繼沙田區北迎廣東省南下之煞氣波及延續性。在風水而言,所受影響的廣泛和持久比起九龍灣有過之而無不及,極憂慮粉嶺上水會陸續受到蔓延。


    起碼香港在農曆七月之前難有好日子過,而未來一年香港能否得以康復經濟和民生則實屬疑問。


    香港人正經歷著前所未見的災難,痛苦無助甚至絕望感覺天天包圍和困擾著我們,用活在水深火熱中去形容最為貼切。現實中,我們肯定要有心理準備去和病毒及經濟環境打一場持久戰。既然要「戰鬥」就必須先武裝自己:堅強是我們的武器,樂觀是我們的鎧甲,希望是我們的食糧。


    永遠記著:香港人過往的繁榮是自己創造出來的,這是我們的堅強!未來我們將再領風騷,我們有樂觀!香港是有運行的,我們有希望! 

 

                                                                                                                                (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