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鄭國強  cheng.jpg

 

粵港風水實錄之七十二--

 

 

 

文武雙全「鞍上貴人」穴

 

 

    6-1.jpg

     山墳後遠方見一巨型蝙蝠山作後靠。

 

    送猴迎雞,香港人又驚又險地過完一關又一關。此一頑猴下凡,臨走前還到水晶宮翻波逐浪,使超過十五萬人及無數家園被毀。難道真是應了今年驛馬逢沖之劫,在年頭已批斷大家本年要小心出門受損的行家門,理應被表揚。雖然本卷出版之日尚有數天才是酉雞主令,筆者從俗在此新年之際,謹代表澤民叔、錦濤哥向您並通過您向您的家人祝賀:「新年快樂!」更於雞年快到了,給你雞情的祝福:「願您的生活雞極向上,能把握每個發財的雞會,把雞膚保養得青春煥發,事業生雞勃勃。要記得常聯繫,不要總是關雞。」閒說講完,轉入今卷話題。

    筆者發覺自己身上有很多奇怪之事,常在身邊圍繞或出現。如近期所想之事或在做之個案,很多時會重覆出現,尤其近年更甚。例如早前寫過「案外貴人」及「吞葬法」之事例,前段日子就出了今卷要寫的個案「鞍上貴人」,及關於深淺葬法的人物出來。其實筆者並不是靠做陰宅風水維生,只是有時心痕手癢或看不過眼才為人造山,當然還有些是老朋友要筆者為「祂」們做點事,最過癮是「祂」們一定會報答自己的。今次個案於完山日後,就令小弟額外接了兩個點地工作,果然現眼報。


    6-2.jpg

山墳正對兩重案山,更成鞍上貴人,遠方文筆峰為觀音山的透天貪狼木,即是十大名穴「玉女拜堂」之玉女峰。此巒頭主文武雙全。


宗親會去年鐵窗飛墮意外

    話說筆者自定,凡與鄭氏有關之宗祠及祖墳均只收象徵式利是,以便為鄭氏多出點力。此個案說來話長,亦與另一個案有關,有風水學問,更有人性問題,所以筆者不厭其煩,細說因由。

    相信大家應該還記得去年年底,發生過一宗鐵窗飛墮致令一名途經的老婆婆死亡之意外吧!因當時案件在處理中,雖然其後之風水由筆者重新佈局,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所以筆者沒有寫出來,以免與司法公正有抵觸,更不想被人看成為自抬身價。但現在事過境遷及與現時個案有相連,因此覺得可用學理探討的方法寫出來,請大家純用學理心態看之即可。

    去年年底,九龍彌敦道鄭氏宗親總會,由於每年一次的大掃除,召集了多位宗兄作清潔義工,分工合作打掃衛生。一名宗長每年均由他負責抹窗工作,怎料鐵窗日久腐蝕,此宗長一抹之下,鐵窗應聲飛墮,再被風力吹向前面兩個鋪位以外之萬寧店前,剛巧跌正一名路過之老婆婆的頭頂,使老婆婆當場死亡。警方追查原由,某宗長當然難逃誤殺之罪。當時剛好筆者與鄭氏各宗親開始熟絡,因此有人提議找本人堪察風水,及順道重新裝修及安放好太公之神像。因為筆者剛為幾個鄭氏祠堂做過風水,及寫過二、三世祖之祖墳風水學問,所以幾個主事司理,均認為找筆者堪察宗親會風水理所當然,大家宗親應不會反對。此次風水堪察過程,暫且不表,下文再分解。筆者看完風水及佈局後,只對某宗長說:「如上法庭前要先理髮及戴上一個平光眼鏡。」(因辦案之CID認為某宗長是義務為宗親會做事,不存在殺人動機,所以准許他保釋候審。)筆者亦認為幫一無心之失的宗兄想法化解也屬本份。


        6-5.jpg

〔左〕謝宅家山外形。〔右〕巨大石頭及沖天大樹,被筆者用作另一山墳的後靠星躍及華蓋,易得貴人提拔。


太公無靠坐煞及總會各風水形煞

    此事過了個多月,豈料另一負責人來電,約筆者在春祭當天到宗親會,再向其他父老分析筆者的風水佈局,理由是他們怕不懂回答其他人所問的問題。當日筆者到達現場,不到十分鐘有一老人走過來問筆者:你說要更改這裡風水,你說這裡的來龍去脈如何,說給我聽聽。筆者心想踢盤人來了,當下輕描淡寫說:「不用急,各位父老到齊再說未遲。」那老人轉過身向他同行者說:「想改這裡風水,唔講╞X來點可以話改就改呀!」筆者後來笑問負責人,何以那老伯如此無禮,負責人陪笑說不用管他即可。

    當大家到齊開會時,由副會長介紹本人與大家認識,及由筆者分析宗親會所犯之風水形煞。筆者首先介紹自己及說明,一不為金錢而做此風水佈局,二不一定筆者所言者要大家全部接受。本人只是將自己之看法說出,決定在於各父老。然後分析如下:

    (一)、宗親會之單位大門在東,窗臺在西,二○○三年三煞在西方,即向口受煞。

    (二)、太公之神牌坐西向東,即二○○三年太公坐煞,後為彌敦道犯後無靠。

    (三)、加士居道,由紅磡成槍煞直沖太公之背後。

    (四)、前左方天橋成反弓橋煞。

    (五)、遠方伊利沙白醫院前十字架在太公神牌之頭頂。

    (六)、二○○三年年底七運盡,由旺轉衰。書云:「樂宮沖起無價寶」,所以二○○三年前還可有一番景象,但年底兌卦運完,凶險立現。

    根據以上分析,所以太公之神位理應改放在坐北向南有牆及龍虎對稱的財位上。(此個案人事太多,不方便刊登相片,讀者只能心領神會,請諒!)

    筆者說完,數十位七八十歲的父老掌聲雷動,實令本人不好意思。只有先前那位老伯面露尷尬之色,無地自容。後來筆者才知道他就是以前佈局的風水師,這下子真是罪過、罪過。


        6-4.jpg   6-6.jpg

〔左〕謝山後之蝙蝠山卻見一清朝古墓之遠朝。〔中〕山墳之東北方的巨大石頭,現被筆者剪裁成本山的青龍帶躍。〔主財貴,利男丁。〕〔右〕清朝古墓〔蓮花地村郭氏太公山〕之山形,後遠靠相反是觀音山透天貪狼星。 


陰人顯現報夢要求建新墳

    此事中有一父老在開完會後約見筆者,說有一事相求。原來他有一女親戚所住之房內有十多個「老」人家常常顯現及報夢,想她為「祂」們的幾間房(陰城)造個墳墓,使「祂」們可以真正入土為安。但那女士一來沒錢,二來找不到好人選。父老見筆者為人不錯,所以代那女士懇求筆者為她解困。筆者見過那女士瞭解後,答應了她的請求。根據她家中各人資料為她選了一個好日子,替她造三個墳瑩。可是過幾天,她打電話給我,說有人和她說那日是三娘煞,可否改期。筆者問她何以人家說的問題要我去改呢?風水師都不怕三娘煞,你怕什麼呢?其實凡初三、十三、廿三民間習俗稱為三娘煞,諸事不宜。但擇日學是以正五行為主,若以日腳或神煞做事的話,李嘉誠那幾天就不用起樓,飛機那天也就不用起飛了。筆者以前更曾用破日或四絕日做事(因為有些事不怕破的),現時筆者已經從俗了。最令人氣結的是,筆者為了替她省錢,特地在深圳找熟人造了三塊墓碑。怎樣她又問筆者有朋友跟她說東北方旺,可否將墓碑改向東北方。真是見鬼了,竟然相信一個未到過現場的朋友隨便說說。可知現場坐戌向辰,筆者所點之地正收馬上貴人之吉向,而該處的東北方不過十尺外的石頭數大塊,難道她要子女有文采不要而要面壁思過?

    最痛苦的還在後頭,落金當日,現場多了一位帶鄙視目光的老村民,那女士說是她叔公,是她請來幫幫忙。那叔公問筆者,金塔放幾深,後來更說要六尺深。筆者當時七孔生煙,但還是很禮貌地說:「阿叔,此處共有三個墳墓,但三個朝向不同,每個所處之地高低不一樣,怎能一概而定六尺深,而且還要觀察每寸泥土之變化。」後來那叔公不知何時自動消失了。


    其實葬之深淺在來龍之急、緩,地脈之界水位置,朝案之高低等等,豈能以尺寸定之。此事筆者不怪那女士及不後悔幫她一家做這個墳墓,只知是她一家人之業障有阻才會有如此多問題出現。幸筆者定力足夠及具包容力,在完山當日,見她夫妻及三子女十分滿意地上香叩拜,他(祂)們肯定可以輕舟已過萬重山了。
(本篇完)

 

(編者按:因是卷稿擠關係,「《天玉經》注解」只得再停一期。另,區晉豪和伍立群兩位師傅的文章亦順延一期。謹此向讀者和作者致歉。)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