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侃諸    

 

當頭棒喝(二)

 

自己不懂的並不代表人家是錯

                                                         

    多得一位有心人,令筆者近期的知名度大大提升起來。這位有心人,把筆者一篇在《新玄機》刊出的文章「不在五運,五黃也可以是吉星」於一個專為「九宮飛星」發燒友而設的網站上網,然後煽風點火地用假姓名挑撥,希望借刀殺人之後,可以隔岸觀火。果然有一小撮只慣穿梭於九宮格內的小神仙,就像蜀犬吠日般謾罵不已。

文章被上網引起謾罵

    對於這班神仙仔有這樣大反應,筆者是見怪不怪的。因為筆者在一九九○年至一九九三年間曾經應邀在香港一位超級大師的館中,作為義務課前補習班講師,免費為當時正在學習九宮飛星的學員講解其中所遇的問題。每班的學員都差不多有六十人,全盛時期每班超過九十人,要在YMCA另租會堂上課,所以對於學習九宮飛星學員的心態及程度十分了解。一部份學養不深、素質低劣的,認識了雙星斷事及略懂追住當運號碼做事,沉醉在把玩八粒石卵、安忍水、五層金屬風鈴的法器之中,便覺得天下風水天地就是這樣小得可憐。除了仰承師唾的常識外,就不會旁通學習,對門戶之見更是不能容針!但看真一些這類小神仙,實在替他們可惜,既然與術數有緣,何以竟停留在似知還不懂的行人止步階段,這應該是與心術及德行的修養有關。不錯,他們確懂得讀出由一至九的號碼及一些常用的詞句及淺解,但若再深問他們一些基礎上的問題,肯定有大部份人都不知所答。例如他們最怕的五黃星,一見到就好似見到沙士病人一樣,連忙彈開,手執風鈴猛在抖震,退遲半步都嚇得屁滾尿流。他們之所以如此,原因是小神仙他們實際不懂得五黃星的特性及來源。要證明就好簡單,你試}問他們何以在九星年命之中的五黃,是男寄坤、女寄艮,而不是男寄艮、女寄坤呢?若對他們說庚亥二山可直接當廉貞看,他們更加茫然不知所措。

五黃所到之方可「生仔」非不傳之秘

    其實五黃所到之方可以生仔,並不是什麼不傳之秘,更不是筆者自己的發明,許多師傅級的風水家都懂得這個道理,只不過是基本的河洛理數加上因人、因地、因時而施的適當生唻謅ぁ\夫而矣。命理都有旺極宜唌A全旺宜生的反生埳D理,風水何嘗不然。只不過這群小神仙讀書太集中,讀來讀去就是那幾本書,加上出世遲,無緣看到前輩大師級在定期刊物堶悸漱撜飽A才大驚小怪而矣!五黃所到之方可以生存,早在五十年代初期,前輩王德薰大師就曾經明文具載的在台灣的《普化月刊》有詳細論及,筆者不過是學而後知用,照辦煮碗而矣,自覺不能超越前人,實在有點汗顏。

    說到「必然性」,其實本人日夕以求的就是要達到必然性的風水,可惜是力有不及。風水之所以給科學家及理學家垢病,就是太多魚目混珠的風水師,用一些自以為是的理論及手法,胡亂作為。例如李王氏說:「在屋內看不到有水路纏乾……,外圍水路,方位理氣也算可取,旁邊第五棟亦曾堪察過,事主事後生意亦非常順利,(而事發吊頸的房屋是第二棟)……不妨買下(第二棟屋),可以用宗教儀式處理這事故。」這是哪一門的風水理論,須知事發必有因,而且分金差一線,富貴不相見,不可以用隔數棟或一棟樓的風水結果,來斷估這第二棟屋子的風水效應,單就各自大門與十字路口計算,(不論任何方位的假設)各自大門與這十字路口的角度就肯定差上十多度或甚至數十度,計算出來的風水效應就大有分別!當事人的風水操作就是建立在假設的必然性上去胡作非為!若果每個風水師都能夠真正依理依據去操作風水,必然性定會大大增加。得到事實數據的支持,風水就不會被視作「迷信」玄學,而是可以擺上`的科學!筆者在該篇文章的標題用上「也可」兩字,就是暗示在某特定條件及環境之下才可,不是一成不變的功夫。

故宮水路雙套吊頸索形式

    說到故宮風水與及崇禎皇帝吊頸的史實,筆者所引用的「巽宮水路纏乾,必有懸樑之兆」,這是形局上的大條件,到底應在何人、何時,就要看當事人的命格、祖蔭及當時「動」了什麼。所謂大匠示人以規矩,並不是巧言佞色的蠻說一通的,而事實上現存的北京故宮是明代皇帝在要破壞元人的龍脈風水大前提之下,偏離「元大都」的中心軸線所改建,基本風水條件上是有瑕疪的。歷史亦証實自明代永樂皇帝時紫禁城建好的次年至正德年間,明故宮發生火警的次數,多不勝數,甚至連皇帝的寢宮也牽連到,臨時改遷暫住。


            95-1.jpg  附圖可見故宮的水路


    而在崇禎上吊之前,明室亦另有一起「嘉靖宮變」,當時的明世宗朱厚熜就差一點給一群宮女用儀仗的絲花繩夾生勒死,這跟吊頸皇帝的兆應沒有什麼大分別。這類似吊頸而死去的應兆,一直沒有停止過。在明清兩代,故宮東西六宮之中,不論是死後才被封為皇太后或太妃的女子、生前曾受幽禁或被貶斥的、或是在權力鬥爭中失敗而尋死的,大都選擇服毒及上吊。而太監宮女在有形無形的折磨下,只求一死以解脫而上吊的,更是不勝枚舉,這都拜故宮的吊頸形局及理氣條件所賜。事實就因為太多人吊頸死,清朝嘉慶年間的《欽定宮中現行例則》中規定:「凡太監、女子,在宮中用金刃自傷者斬,立決;欲行自縊自盡,經人救活者絞、監候。」在宮內自縊自盡而死的,其親屬要受到處罰,女的發配到邊疆「給兵丁為妻」,這樣,故宮內上吊自盡之風才稍歇。這麼多的吊頸事例,是不是比「滿清還要出一個吊頸皇帝」的說服力強得多!其實北京故宮導致上吊事例的條件,不止「巽宮水路纏乾」一個,請看看附圖內故宮的水路,根本就明顯是一個雙套吊頸索的形成英文字母「Q」字的形式,這才是風水佈局的一大漏著。筆者報道風水實例的文章,其實相當注重啟發性,希望讀者自己能多些思考,例如「吊頸」文章內的踢腳水伏筆,及在「煤山」上看外局,都是一些風水佈局上「互動」的效果變化,吊頸事例只不過是表面上趣味性的配菜而矣!有時畫公仔是不用畫出腸的!

 

 


女真皇族不識風水的事實說明

    至於李王氏說女真皇族難道沒有人識風水?與及知不知有多少漢族有識之仕在女真人入關前在彼邦為官?這些論點有如下的事實說明。

    第一,在女真人的沈陽故宮風水佈局,就算不用各家各派的理氣去辯別誰是誰非,但單單是把皇宮的風水佈局形態做成「獻花局」,那是無論如何都抵賴不過去的錯誤。當年投在努兒哈赤為後軍主事的鄧公池就是漢人為官,聞說他上通天文、下通地理,風水術數,甚是了得。他被罕王指定為設計及督工建造沈陽故宮的主管,然而,在新宮建成之後,就被人進讒而遭殺害。關於鄧公池是否真正識風水,看看沈陽故宮的史實就可以得到答案!

    第二,女真人及其部從有沒有人識風水?請看《九朝東體錄》內記載一起發生在康熙四年的史實,當時江南徽州府新安衛官生楊光先上呈兩篇「摘謬記」,反對欽天監湯若望「新法」,和選擇榮安王葬期上的失誤,不用八卦圖,也不使用正五行,反用洪範五行,這樣墓地的山脈走向、擇日都犯上紅沙黑道之說。於是康熙最後決定判欽天監湯若望等人皆凌遲處死,其餘犯科之人俱斬,立決。但以湯若望年老,又念其專司天文地理,為朝廷效力多年,才免一死。其他如楊宏量及杜如預本當依擬處死,但念永陵、福陵、昭陵、孝陵風水皆伊等看定,曾經效力,亦著免死!這批在女真人旗下識風水之仕的能耐,到底如何,自有公論!王李氏提出上述的質疑,答案亦躍然紙上。至於王李氏另提到的問題,因篇幅關係,只好下回分解。
(本篇完)

〔待續〕

WB01343_.gif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