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君子問凶不問吉    

    

 

 

 替人家看相,常會遭遇到這樣的尷尬情況。那就是看到不好的徵兆時,便會覺得很難啟齒。雖然事先巳經聲明:「有些話說出來,請你不要介意。」而對方亦表明:「但說無妨!」甚至有些人還很大方的表示:「來看相嘛,當然是君子問凶不問吉。」

    我不是職業相士,替人看相沒有收益,所以常會依相直說,覺得這樣才不會辜負對方來找我看相的一番誠意。可是,忠言往往會逆耳,醜話說出來之後,對方即使不當場翻臉,亦可能會面露不悅之色,往往會把場面弄得十分尷尬。

    這種尷尬情況,有時「老貓亦會燒鬚」。
就因為直言不諱,著名相士陳繼堯幾乎要挨老拳,這是他生前對我說過的一次經歷。

    有一天,幾個中年男人走上他的相館,其中一人要看相。陳繼堯對此人審視片刻,便說他的相不能看。對方問為甚麼不能看?陳繼堯說:「你只有幾個鐘頭的命,還來看甚麼相?」這個人勃然大怒,認為這是對他的侮辱,幾乎要當場動武,後來被同行的朋友勸止。

    這幾個人走出陳繼堯的相館以後,行過幾條街,突然一陣槍聲,剛才那個要看相的男人應聲倒地,當堂身亡。警方把同行的那幾個人,帶到警署問口供。詢問他們在凶案發生之前,去過甚麼地方?做過一些甚麼事?

   
這幾個人當然是異口同聲的說,剛才曾去過請陳繼堯看相,而陳繼堯不肯看,說死者只能活幾個鐘頭。於是,警方派員前來向陳繼堯查問,并請他在開庭調查死因時,來到法庭作供。

    開庭時,那個外籍法官詢問陳繼堯,怎麼會知道死者當時只能活幾個鐘頭?陳繼堯說是根據中國的相法。他在法庭上朗朗的背誦相書,證明自己當時的判斷,都是有所根據的。那個外籍法官聽完陳繼堯經過翻譯的供詞,當場表示中國的相法真是不可思議。當年的報章大字標題刊登此事,成為社會人士熱門的話題,陳繼堯的大名因此家傳戶曉。


    我曾經向陳繼堯請教,倘若看到對方有不好的徵兆時,說呢還是不說?說的時候該如何說?畢竟薑是老的辣,陳繼堯教我一個秘訣:就是未把醜話說出來之前,先在面相中觀看對方的量度。若是寬宏大量的,多說兩句亦無妨;對方若是心胸狹窄之輩,就要少說兩句,甚至是乾脆不說。

    有一個人在看相時,醜話是完全不說。有一次,我陪《新報》老闆羅斌夫婦去灣仔六國飯店,請張碩人看相。張碩人不看相,只是看掌。他說羅太太手腕上有三角紋,晚年非常富有。羅太太聽了之後,非常高興。

    羅斌夫婦走了之後,張碩人請我留下來,因為我有事將會去吉隆坡。張太太身體長年不適,經過不少名醫診視,就是只吃吉隆坡一位醫生的葯有效,他要托我到那個醫生去取葯。

    他一邊找葯單,一邊和我閒聊。
我對掌紋亦有涉獵,知道女性手腕上有三角紋,晚年富有,那是不錯。惟是還有一句,有著這種掌紋的女性,晚年是體弱多病,正如俗語所說的「財多身子弱」。我問他剛才替羅太太看掌時,為甚麼漏說了這一句。

    張碩人哈哈一笑,說道:「老弟,不須要你提醒,我沒有忘記這一句。不過,我是靠看相吃飯的,揀好的說,人家會高高興興的付相金。晚年富有,我沒有欺騙她,但何必要劃蛇添足,加上了這一句,讓人家心堣ㄤh快呢?」

   
我也曾因為看相時說話太過率直,而惹起別人的不痛快。那是在1985年的五月(因為剪存了當時的報紙,所以日子記得很清楚),邵氏女星金霏來到吉隆坡登台,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

    當時我在吉隆坡的《馬來亞通報》做編輯,因為以前曾在邵氏的《南國電影畫報》做了十年編輯,到了鄒文懷另起爐灶創辦嘉禾公司時才跟著他離開,所以和金霏也算得很熟。既然是老朋友來到,我便去記者招待會趁熱鬧。

    記者會開完了,金霏郤不讓我離去,因為她知道我會看相,相請不如偶遇,她要我替她看一次相。當時有些記者還未離開,我覺得有些不方便。金霏說不要緊,她的性格是無事不可以對人言。於是,幾個記者也坐下來作旁聽。

    藝人會對自己的影藝事業很緊張,金霏郤不在乎。她毫不諱言的說,關心的只是婚姻。因為她已經有一個同居男友,是做船務生意的,他們的兒子也已三歲了。她打算在這次登台之後,回到香港便與男友結婚,請我看她的婚姻是否美滿?

   
我看過她的面相和掌紋之後,很率直的說,如果她在短期內結婚,這段婚姻便不能美滿,可能會面臨生離死別。若是在幾年之後結婚,婚姻才能天長地久。我的話說得那麼嚴重,連在旁邊聆聽的記者也都吃了一驚。可是,金霏的反應郤很平靜,好像早已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與金霏同來的拍檔,是老牌的諧角演員蔣光超,我和他不很熟,他也要請我看相。我對他說,你老哥在藝壇上辛苦了幾十年,如今也應該急流勇退,享享清福了。他聽見我這麼說,頓時頭筋顯露,面容變色,好像要找人打架似的,大聲斥責我看不準。這位老兄的失常表現,我只好一笑置之。

    金霏回到香港以後,便有喜訊傳來,她真的與男友辦理結婚手續了。不過她很低調,甚至連婚禮儀式也沒有舉行。過了幾個月,她的丈夫因為癌病去世。看來金霏來吉 隆坡登台之前,便已知道了男友的病情。他們趕急的辦理結婚手續,很有可能是讓兒子有個正當的身份,和可以名正言順的接受丈夫的遺產。計算一下日子,他們的兒子如今都巳成年了。

    在若干年以後,金霏再婚,丈夫是台灣的一位著名男明星,他們都已經退出影壇,如今定居於美國,看來這一次婚姻是可以天長地久了。

    至於那位聽見我勸他要急流勇退,便像想要找人打架的蔣光超。原來他那時候,事業很不得意,正想借著走埠登台的機會作東山再起。我的話無異是向他迎頭潑一盆冷 水,所以他才那麼緊張。大約在我替他看相的兩個月後,他登台表演時,一個不小心從台上滾跌下來,摔斷了腿,以後都便要坐輪椅。此時想不享清福,也不可能了。
(全篇完)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