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夢筆其他文章

                                           文•夢筆  

夢裡玄機〔之卅八〕

 

 

佛陀主張火葬的原因  

 

 

 上一卷寫到由於宇宙萬物及一切有情(即有生命之眾生)皆存在於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內,因此一切現象隨之顯現,靈界亦如是。我們生存在世間,對一切認知皆不離相對和物質世界。相對是眼所見的一切事物,例如美相對醜、好相對壞、香相對臭、高相對矮等等。由於有相對,才會有個人的分別心,區分了你、我、他,而形成物質世界,這都是相對認知概念。


 這種概念根深蒂固地植在我們的心識內,致死後意識依然執住這種認知,不能解脫,才會產生很多靈異事件。認清鬼是依此而存在,就會明白為什麼有些人特別容易和靈界起相應,為什麼有些人會被靈體N身。世俗的看法認為人時運低或不小心冒犯而引起這些事件,事實上歸根到底是和個人的心識有關(這種說法要解釋則頗為複雜,佛教所有思想理論都建立在此據點上,以後有機會再講)。


 如果有人告訴你他經常性見到鬼,或被鬼搞,最快的方法自是找高人解決,但治標不治本,最好是自我檢討,到底自己出了什麼問題,而想辦法解決。畢竟經常性和靈界打交道不是一件好事(行菩薩道的修行者除外,那是另一回事)。所以靈界報夢的實例有很多,但大部份都和需求有關,小部份是其他。中國人的傳統思想一向是人死後要入土為安,對火化十分抗拒,筆者家中的老人家就是如此,一早買好山地,唯恐後人會將其火化。殊不知土葬帶來很多問題,例如墳地的風水好壞直接影響後人,地質對遺體的影響等等。最重要是土葬容易令人死後的靈識還執著五蘊,因此有需求。


 相信讀者們一定有經歷過去世的先人報夢,如墳地需要修葺、或需要燒冥鏹及衣物、甚至要求冥婚等。這些情況其實使我們知道,去世的人依然對世間有牽掛,不能解脫或要經歷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入胎。所以最好不要再用世間的物質令亡靈繼續依戀,而是做法事超度之或以宗教力量令其感化,是最理想的做法。


 人死後軀體既已逐漸腐化,一切物質根本沒有作用,這純粹是意識在作怪,依然墮在貪滇痴之慾念中,不但自己不得安樂,還影響後代不能安樂。所以佛陀早已明瞭到這一點,主張火葬,免去以上所述一切麻煩,乾手淨腳,了無牽掛。既不用擔心風水之影響,又可令去世的人容易解脫。


 佛教理論說不要在遺體前大哭大鬧太過傷心,就是這個原因。
可惜筆者家鄉習俗是人死後,家屬一定要哭得很傷心,還要像數白欖一般大聲哭訴,有時看起來很可笑,筆者有一次就在喪禮中很失禮地忍不住想笑,因為哭喪的人說的話很有趣,一句一句的還帶押韻,好像作詩一樣。筆者現在很努力地教育家族中人除去此陋習,因為會影響死去的人走得甚有牽掛而滯留,就大大的不妙。


 由於亡靈還執著五蘊的感受,因此在報夢的夢境中,會有一些很有趣的現象,讀者不妨留意一下。以下就有一些夢例涉及同樣的物件。


 筆者的父母在他們十多歲時就來了香港,因此筆者在香港出生,從來沒有見過祖父母,只見過照片。直至祖母病重去世,筆者因尚在求學,沒有跟隨父母回鄉奔喪。大概一個月後,有一晚筆者夢見去到一間小木屋前,推門進去,看到有一位梳髻,穿著一身黑色布衫褲的老婦坐在一張木^旁,那老婦一見筆者便站了起來,而筆者馬上認出那老婦是祖母,不由自主大聲喊:「奶奶!」(北方人對祖母的稱呼)跟著就醒來。後來問父親,父親說祖母下葬時的確穿著一身黑色衫褲。筆者在家族同輩中輩分最大,大概祖母從未見過和聽過筆者喊她,所以才在去世後於夢中相見,讓筆者叫她一聲,這是一個很親切的夢境。


 另一個夢例是家中一位長輩所做的夢,當時她結識了一位男朋友開始拍拖,並論及婚嫁,有一晚亦是夢到去至一間小木屋前,進去後見到一位老婆婆坐在一張木^旁,^面上擺了一把金壺。老婆婆看見她就問:「你來這裡做什麼?」長輩回答:「我想要那把壺。」老婆婆拿起那把壺,十分生氣地說:「你要就拿去吧!」跟著將壺大力地丟到屋外的地上,長輩走出屋外將壺拾起就夢醒。


 在前卷曾寫過金器代表丈夫,金壺也是金器,自然是喻意丈夫,但為什麼是壺呢?壺的音意是糊塗,依夢中老婆婆很不滿意的態度來看,這是先人的一個警示,警示長輩的選擇不是一個理想的決定。事實經過多年後,證明真的不是一段理想的婚姻。


 另外一個夢例曾在卷七十二寫過,一位朋友搬入一間屋後,晚晚做一個相同的夢,也是去到一間鄉下村屋,和一位男士坐在井邊很親切地談天,那村屋亦是一間木屋。


 這一類的夢例還有很多,因為主題不同,以後再陸續披露。反正和去世之人有關的夢境,很多時會有同樣的物件出現,到底代表什麼意義?讀者不妨猜一猜,答案留待下一卷揭曉。
(待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