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家有千金不如一技傍身        


  

    小時候,很喜歡看江湖人物的街頭賣藝。他們常說的一句話:「家有千金,不如一技傍身!」使我印象深刻。


    研習相法多年,郤未賴以為生。由於替人看相,亦結交了不少好朋友,他們投桃報李,有時會給我意想不到的幫忙,這也許就是一技傍身的收穫吧。


    多年前我受聘到吉隆坡報館做編輯。有一天,採訪主任陳?昌對我說:「燕青(這是我用了多年的筆名),看來你都幾巴閉?!」我愕然起來,表示不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


    他說:「昨天有幾個人來找你,我以前採訪過警方新聞,認得他們是暗牌(當地人把便衣警探叫做暗牌),還以為發生了甚麼事。後來看見他們對你的態度很恭敬,還替你拉車門,那才放心了。他們對你就像保護大人物似的,所以我說你是巴閉人物呢。」


    我告訴他,那幾個人是朋友的同事,約好了來載我去吃午飯,因為要替他們看相。陳?昌吐著舌頭說:「你這個外地人真不簡單,如果有人想欺負你,那真是老虎頭上釘蝨子了!」


    他也說得對,甚麼地方都會有本地人欺負外地人的情況。雖然吉隆坡也通行廣府話,但只要我開口說話,本地人就會知道我是香港來的,因為腔調有些不同。不過,我在那邊多年,不但沒有受到欺負,還保護過香港來的朋友。


    這個香港朋友是李香琴,那次她和文千歲來到吉隆坡,在中華大會館演大戲。在首演那晚,我去後台探班。琴姐花容失色的對我說:「我好驚呀!剛才有人來收保護費,我說你去問班主。那人說:大佬倌都要俾,你同文千歲,每人每晚要俾一百文。」我問:「你有沒有俾?」琴姐說:「我同文千歲都沒有俾,所以我而家好驚。」


    那時候還沒有手機,我走到街上店鋪借電話,照例是打一次收一角,打完電話便走回後台。十多分鐘後,有一輛警察巡邏車停在後台門口,幾個警察走進來巡視了一遍,然後返回車上。我對琴姐說:「保護你的人已經來了,你可以安心演戲了!」琴姐瞪大眼睛望著我說:「老劉,你真是神通廣大!」


    這晚,那輛巡邏車到散場後才離開。翌晚,巡邏車沒有來,但有一名大漢坐在琴姐化裝箱位的不遠之處,若有人走近來,他便會虎視眈眈。琴姐問戲班主事人:「那個是甚麼人?」主事人低聲對她說:「你不知道嗎?那個人是暗牌,他是來保護你的。」自此以後,每晚都有人來後台當值,一直到戲班演完了這一台戲。


    我那個電話是打給一位好朋友的,他是華人高級警官,有個英文名字叫做當瑪士。有一天,好友劉吉昌帶我去全國中央警署,說要給我介紹一位好朋友,那就是當瑪士。中央警署位於市中心的高坡,又是全國警政的最高機關,本地人把它稱為山頂。


    我們在當瑪士的房間塈中F一會兒,他一邊看公文,一邊接電話,很是忙碌。劉吉昌和他談完了事情,我們便告辭。他和我握手告別時,抱歉地表示沒有好好的和我談話,吩咐劉吉昌下次再帶我來。當時我說:「下次我再來,就不會是在這堥ㄖA了,因為你會搬房間。」他愕然起來說:「不會吧?這個房間我坐了幾年,已經習慣了。」


    後來,劉吉昌問我,為甚麼會說當瑪士搬房間?我解釋說:這座大廈只有兩層,是馬來亞式的傳統建築,屋頂是中間特別高,兩邊特別低。當瑪士的房間在二樓的旁邊,所以樓底很低,而且在他坐位的屋頂上,有著一條橫樑,就好像把他壓著一樣。如今,我看到當瑪士的官星顯現,最近可能有昇遷。既然是昇官,就不會再被那根橫樑壓著,所以我說他會搬房間。


    劉吉昌把我這番話告訴當瑪士,當瑪士說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這個職位有幾個人在爭奪,他們是馬來人。由於上頭都是馬來人,華人在人事方面便會吃虧些,所以他亦不存厚望。


    大約過了一個多月,劉吉昌帶我去參加當瑪士的慶功宴,因為他真的昇官了,職位是全國反黑組的副總監。這晚,他把未婚妻帶來,雖說是未婚妻,郤巳胎含荳蔻。當瑪士要我替她看相,猜將來生的是男是女?我說是男,當瑪士和我打賭一百元。看來他也願意輸給我,因為他很想第一個生的是兒子。


    以後,我參加了當瑪士的結婚宴會。沒有多久,又去飲他兒子的滿月酒。在酒席上,他隆而重之的把一百元遞給我,說是願賭服輸。自此以後,我和當瑪士成為好友,時常在一起談天說地。


    當瑪士在警界中,有著「華人第一神探」的稱號,歷來破過不少大案。有時聽他講述偵查案件的過程,就好像看偵探小說那麼精彩。他說在偵察凶案時,會有一種預感,被害者的屍體若是仰面向天,即使過程如何複雜亦能偵破:若是屍體俯伏向地,偵查便有困難,甚至會成為懸案。這種情形,郤是屢試不爽。


    由於我和當瑪士的交情那麼好,所以那晚打一個電話,便把琴姐的麻煩事情解決了。惟是世事真是很奇妙,琴姐在吉隆坡,郤遇上了另一次更大的驚恐。


    有一晚,我帶當瑪士到後台去,讓琴姐可以當面向他道謝。琴姐要請當瑪士看戲,特地替我們留下了好座位。當瑪士的廣府話,雖然說得和我們一樣流利,但他連自己的中文名字黃金鐘這三個字都不會寫,看廣東大戲更是破題兒第一遭,不過,他仍然很有耐性的看到完場,散場後還等待琴姐卸裝,一同去吃宵夜。


    由當瑪士駕車,琴姐坐在他旁邊,我和劉吉昌坐在後面,去到惹蘭亞羅。這堿O吉隆坡市內最大的飲食夜市,顧客不坐在店內,大家都喜歡坐在露天地方進食,到了深夜,仍是人頭湧湧。


    當瑪士正在找車位停泊的時候,突然聽到兩三下槍聲,有人驚喊起來,亦有人狂奔猛走。當瑪士立即跳出車外,拔出手槍便衝了過去。我們坐在車內,看著車外慌亂奔走的人群,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琴姐更被嚇得面青唇白。


    隔了一會兒,當瑪士回來了。他說有一個政治部的探員在吃東西時,被人在近距離開槍刺殺,頭部中槍,連腦漿都溢出來了。他把汽車泊好之後,說有事情要辦,吩咐我們自己去吃宵夜。


    琴姐說,沒有胃口吃宵夜了,我和劉吉昌便截了一輛的士載她回酒店去。我對劉吉昌說:「好像是命中註定,琴姐要在吉隆坡受到一場驚恐。」(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