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狗頭舊帳豖初清算,犬歲豐年豬春待續          

    

    〔老吳,恭喜!恭喜!恭喜你膝頭大過……〕〔閘住!新年流流嘴沒點放乾淨!〕幾個多年好友年終聚首吃餐團年飯順道而閑話來年事,這樣的聚會已經連續了多年,也是五十年不變地光顧同一家酒樓,剛剛坐下,一向喜歡講笑A君就口不擇言〔年初一見到你真箇大吉利是〕我裝出微慍樣子笑罵他。〔如何看今年運程?〕這時候老成持重的B君一面抹眼鏡一面開腔發問〔丁亥一柱,驟看丁納壬甲、官印齊全未嘗不吉……〕〔唯獨欠財對嘛?〕素來腦袋比人轉得快、但有少許自大的C君不等我說完先行搶答:〔現在連垃圾婆也日日擰住個收音機開工時聽股市,都莫說不牙煙!〕〔舉腳認同,三月曾蔭權選舉完事後一定有好戲睇,但個市斷估未玩完卦?〕做財經嘅D君陰陰嘴笑着答話:〔真係好驚一眾外資在大陸搞風搞雨而再搞出個金融風暴〕,接着問道:〔如何比較董建華和曾蔭權?〕〔叻好多、但討厭他扮哂嘢!〕〔形容貼切、一語中的!〕〔為了扶他上位,大陸花了不少本錢〕〔胡錦濤今次夠民主,撑他有限度、不似以往嘅領導人撑得露骨〕……大家七嘴八舌越說越高興,這時候招待小姐端茶上來,A君又全無正經地吃人豆腐〔靚女X,何時倍我唱K?〕〔不怕老婆乎!我分分鐘可以奉陪〕招待小姐慢條斯理一句回上,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瞧你副德行!讓人看穿你季常底牌〕C君呷了一口茶、睨視A君道:〔今晚聚會阿嫂知道嗎?〕〔我素來紀錄良好、去甚麼地方也用不着打報告,不似得你〕A君打個哈哈隨即撇嘴反嘲C君,接着朝我擠眉弄眼語道:〔又說陳水扁下臺倒數?人家目前穩坐釣魚船,似乎馬英九麻煩還多啲噃!〕我回他:〔不用抽秤我,未到最後一刻、形勢都不知會怎樣發展下去,今年斗數刑忌夾天相,說不定定全臺灣有頭有面的高官人人有難!〕〔形勢的確微妙得很,莫非大陸有意將臺灣牌打出給美國〕B君點頭附和:〔對方若處理不善的話,分分鐘有藉口打完臺灣先至迎奧運〕。〔講開又講,是否八運正氣咗,兩岸同時雷厲風行反貪污?〕剛上完洗手間的D君抹着手搭腔,〔我也認為上面這次肅貪倡廉運動是認真的,只不過任重道遠呵!改革開放初期(先讓部分人富起來)政策、造就了不少官商勾結事實,地方官養成向錢看的陋習相信不容易糾正過來〕我答道:〔例如:1958年國家實施房屋改造政策,當時被評定為非華僑者所擁有的房屋一概由國家經租,及後文化大革命之後更加全部收歸國有,誰知道今時今日的廣州市,只要你有門路搞定公證處和房屋土地管理局、被改造房屋的後人就可以獲公證處先發出一張華僑身份公證書、然後大摸斯樣地到房屋土地管理局領回被改造的房屋,沒門路的後人還是要接受58年既定非華僑身份房屋被改造之事實〕〔說笑吧!巧立名目貪污或許有之,但推翻國家既定之華僑政策豈不是公開承認當年政策犯了錯誤?難道廣州地方官吃了豹子膽乎?!〕一向在國內經商、和官員關係密切的B君對我的一翻說話持着保留態度。〔老B,沒騙你的,若然有半點虛假的話、新正頭發誓必遭天打雷劈!就以我個人來說,2005年我姪兒(長兄之子)通過人事關係向廣州市公證處申請推翻1958年房屋改造時的非華僑身分評定、在不到半年時間發出華僑身分公證書確認,並且經已向廣州房屋土地管理局領回其祖父當年分給其祖母名下所有被改造之房產,我因為沒有門路所以先父名下遺留給我兄弟的房屋依然屬於國家的。如此一來,事情弄得莫名其妙矣!同一個父親卻搞出了華僑與非華僑二個(官方身份)〕〔那麼中央夠竟有沒有下達過歸還非華僑房屋的政令?〕這時聽得入神的D君顯得有點大惑不解而向我發問,我答道:〔阿B你如此精通國內消息,那你答他有沒有見過報章登載過?〕B君回道:〔這一層消息倒真的沒有聽聞過〕〔可以明目張膽偽造華僑身分公證根本上就是違法,至於有沒有貪污瀆職那是另一回事了〕我繼續說,〔你為何不向有關部門投訴?〕輪到C君開腔了,大家都熟知他這個人直性子、說話非常直接很少有保留:〔怪不得廣州房地產最近勁升,想不到有貪官在背後做手脚!〕〔我曾經致函各有關部門,當中包括:國務院、中紀委、廣東省委、廣州司法局……等等,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他們能給我一個明確答覆:究竟國家1958年房屋改造政策有沒有犯錯?當時非華僑身份被改造之房屋是否現在統一獲發還?〕C君續問:〔得到明確答覆沒有?〕我回道:〔經過二年多的伸訴,早二個月也收到過廣州司法局中紀委一紙(不受理)的答覆,接着是年廿九早上接到也是司法局一位黃姓小姐來電,想在談話中她一再強調廣州市公證從來沒有發出過先父吳解屬於華僑身分的公證文件,有者只是我姪兒(名叫:吳家傳)承繼其祖母鍾有彩房屋遺產公證書,言下之意是(房屋土地管理局)與我姪兒(吳家傳)之間達成了見不得光的檯下交易而將房屋非法發還予後者,着我去投訴〕〔豈有此理!國內任何部門均依公證審批辦事,如果欠缺公證文件資證而獲批准落實執行,不是成了私相授受嗎?真是越搞越糊塗矣!〕聽到這裡、連老成持重的B君也忍不住縐眉搖頭,大家對此相對無語,而沉默了一陣子。

 

    還是A君打破了沉默〔喂!老吳,我想知道殺破狼運限、行值殺破狼流年是否有災劫踵至?〕〔末必災劫卻肯定有大變動、諸如:轉工、調職或有新搞作,若然流年無四煞六煞會照而命宮坐七殺、變動雖劇亦多反復惟鮮有大咎,命宮坐破軍略佳、應有機會作開創,最為看好命宮坐貪狼、說不定年內會財色兼收添!設若四煞六煞會照三方四正、輒得咎,再加化忌星、則麻煩諸多兼犯官司,再不幸:羊陀、空劫、逢白虎、天刑……等等,必遭殺戳而犯血光。六親宮位若運限流年重磢爾雂Q居其九遭刑剋。〕A君聽聞之後不禁掀眉咋舌道:〔怪不得我去年丁母憂正是七殺運限、七殺臨父母宮,明年到自己命宮坐七殺,丁亥未到已有新工待轉、兼且有遺產爭奪官司尾隨,似乎頭頭碰着黑!〕這時C君又再對他出言挪揄:〔希望婚姻無事、阿嫂平安,流年不利千祈咪搞搞震呀!〕A君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C君繼續說:〔最近玄學界認真熱鬧,幾個有名氣師傅彼此針鋒相對互揭瘡疤,老吳,你會否加入戰團?〕〔你都講明有名氣師傅,我又不出名,那有我份兒?〕我答道:〔之不過目前八運務實,不似得七運虛浮,猶其今年刑忌夾印、越是出位者越要小心!〕A君隨即發問:〔去年你曾預測:狗龍之冲不利九鐵,流年也多火災,現在已交立春、理論上煞氣已退隱,何解春節之前到處均祝融為患,西鐵還搞單漏油列車大火險釀大禍?〕〔辰戌之冲九龍犯煞多過香港,甚至地底挖出炸彈也有幾鑊之多,猶其九鐵、九巴兩間公司中正招,意外由年頭帶到年尾。咪唔記得今年豬蛇之沖,玄機上係龍蛇混雜犯太歲、一應交通工具意外都明顯多。至於去年丙戌火旺投墓加上廉貞化忌,雖則已交立春惟(狗頭舊帳豖初清算)、如此火旺整年到年終投墓也有一陣虛焰燒盡才會熄滅埋尾!〕這時聰明的C君又再搭腔:〔難道去年初當時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衰多口回應不當而惹起教育界強烈不滿與目前教統局    官員被指控干預學術自由或教院自主權兩事件在玄機方面有所連貫?〕〔一半半啦!去年火旺投墓係文昌受壓制徵象,皆因文昌屬火、投墓自然受困也。〕我侃侃而談:〔不要忘記今年刑忌夾印,學府出事係意料中事。還有公仔箱及空中發音機構……等等,今年肯定多麻煩事!〕A君拍怕腦袋恍然有所記憶道:〔怪不得我那位識少少紫微斗數嘅朋友說過2007年要注意公仔箱跟電臺之話事人之健康及權力,佢話刑忌夾印兼且陰奪陽光緣故,係男人都莫掉以輕心咁話。〕我答道:〔你朋友沒說錯,理論上所有港英時代被封蛇(Sir)的大人物都要小心在意。〕〔還有銀行界、證卷界……都有難,哈哈!〕C君瞇著眼睛笑語做財經的D君,〔預咗啦!君不見匯豐銀行臨尾宣報唔掂咩!如無估錯我哋08年開始又有幾年要食谷種矣!〕D君慢條斯理回他。

 

    說到這裡侍應開始上菜了,B君隨即道:〔食不言寐不語,閑話帶過濟肚為急……。〕於是一眾好友埋首於酒肉品嘗之中而彼此無語。 (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mysinamail.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