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官殺不忌傷為用,獨嫌乙木起罡風         

    

    某日有位女士來算命,看她樣子嫻雅文靜、透發出一絲絲秀氣,行為舉止予人印象不問而知是位賢妻良母型的女人。雖則落落大方而且談笑自若,唯獨眉宇之間卻隱含著一抹幽怨。觀微知著,不用明言也猜測得到又係(衰感情)矣!

    開出八字端詳之後證實所作猜測也偏差不了多少,於是笑語伊人謂:〔為感情煩惱乎,問題已否解決?〕女士聽後苦笑搖頭答道:〔結婚多年,夫妻之間相敬如賓並無多兩句、性生活也算得上恊調,講到事業大家均專注於工作,至今他已臻至機構主管、而我個人從事藝術工作也有一定成績……〕說到這裡她輕輕嘆息了一下,〔不知何故,打從去年開始、總覺得婚姻好象缺少了些甚麼似的……情緒極之不平伏、終日囉囉攣,但又不能找出真正原因,自自然然地自覺枕邊人乏味……我也略懂五行皮毛,是否歸咎於自坐傷官之弊端?〕

    她說話時我一直凝神靜聽,聽到這裡時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點頭答道:〔正是徵結所在,那你又是否捉摸到此(傷官)的意向?〕,她略加思索、微笑答道:〔慚愧!(傷官)雖然係我生、卻一如俗語所云:生仔不知仔心肝。〕接着反問:〔你亦知我命屬戊土日元、戊申日柱生正月,四柱明拱暗會全木局、全東方……師傅,我首先想問你我的命是否從格?〕〔問得好!〕我將手中拿着的筆敲了一下檯面道:〔該造驟看似是(從殺格),或許有謂戊土陽干只能從氣而不從勢,但無論局面如何變化都應該朝個(從)字去入手,只不過問題卻出在於夫宮……〕她忽然若有所悟地打斷我的說話:〔是否因為我日元坐下夫宮是(申金)而不成從格?〕〔是耶非耶,不妨再作思考?〕我有意賣個關子吊吊對方脾胃。〔強鐵深藏,既不能去之、亦不能降伏……〕她反復思索、口中念念有詞,約莫過了個把分鐘回道:〔我真的不明白箇中玄機,還望師傅賜教。〕

    我倒了杯開水、慢條斯理地呷一口後才開腔:〔全盤視此頑鐵(申金)為累贅之物,若用之則失時、留之卻壞事,如何壞事乎?〕答道:〔不知,願聞其詳。〕〔事關(從殺)者是指日元所屬五行之物質於:天時(四季節令)、地利(幫身物質)、人和(制敵武器)……等等全皆無力兼且失助,在無可奈何情形之下唯有棄身投降、成為剋我五行之物的附庸,喜惡均以其馬首是瞻。〕回道:〔這一層我倒清楚。〕〔如是者,土若從木殺,行運喜見(水、木)而忌(火、土)、猶忌(強金)以剋木有逆其從勢。〕我這個人有樣(缺點)、只要對方肯用心聆聽的話自然口水多過茶:〔該造雖然坐下強鐵深藏,惟日元戊土既失令亦欠(比劫、印星)之扶助,因此不能不從木殺而成格。雖則謂之(假從)但當行值木運之際亦可以作(真從)而論。唯獨(凶物)到底埋藏於夫宮,若行剋身木運時倒也相安無事,然而當(移步換形)行到身旺運、回復正格論五行之際,(申金)必理所當然成為正格之用神,(身強用食傷制殺)的喜用道理相信你也清楚不過。如此一來,作為你夫宮之無形木肯定被金所傷、婚姻因(神兆機動)緣故輒得咎非人為所能克制。〕

    說到這裡但見她淚承於睫、情緒顯得少許激動:〔多謝師傅解我心結,怪不得踏入35歲巳火運(戊土坐祿存)之後、以前未嘗產生過的寂寞感終日纏來纏去、揮之不去,撫心自問老公對自己的體貼並無絲毫減退,唯獨自己對他產生的乏味感覺卻與日俱增、甚至……不說也罷……。〕她越說越控制不住情緒而哽咽起來。〔小姐毋須庸人自擾之,事情並非去到無可挽回局面〕平生最怕見到女人滴淚,於急忙出言相慰:〔你今年已步入38虛歲丙午一柱,天干丙火固然調候兼生戊土、地支午火同時亦會月令寅木以解(寅申之沖),玄機肇始、呈現出(傷官佩印)更加是(身旺食傷生財)局面。如是者,五行本缺水(財星)、而夫宮申金水長生於其中,頓然無用顯有用,說不定今明兩年你還有添丁機會。〕此刻她情緒已經略為平伏,聞言後更破涕為笑:〔師傅所言當真?〕我用較肯定的語氣對他說:〔騙你有何益處?查實以你夫宮之申金內壬水長生而論,可以列入(十濁一清)的(吉神暗藏)格,用財化傷官之戾氣,只要不觸及刑沖(例如:之前巳運的寅巳申三刑逢沖)肯定吉多凶少〕。

    〔謝過師傅!我還有一個問題求教、不知師傅會否嫌我長氣?〕她顯出一臉開懷而且佩服的樣子、用誠懇的眼神等着我回答。一如劉德華賣廣告:看到客人開心、做(老板)的自然放心,於是乎答道:〔哈哈!難得我今打開了話閘收不了、你即管問吧,要知道我命屬(乙木)透干、也算得上(難服伺)之人,並非經常有此耐煩狀態候教……〕她咪起笑眼、用略帶驚訝的語氣發問:〔我正是想問有關乙木性質問題,何解師傅能預知?〕我扮了一下鬼臉回她:〔或許我擁有(天眼通)神力吧,說笑了…… 呵呵!〕她微笑着點了一下頭:〔我信架,師傅或許第六感應強吧!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嘻嘻!〕

    於是乎她略帶嬌羞地細語道來:〔未嫁時我曾經有個同居過的男朋友…… 這件同居舊事我至今仍然瞞着老公……〕她略為遲疑繼續細聲說道:〔這位男子命屬丁火而生於夏令,天干朋透乙木,唯獨五行缺水而顯得木燥……〕眼見她含羞答答不欲暢言的樣子、我有意扯開話為她解窘:〔一定是極其神經質之人!〕〔師傅如何知得咁清楚?〕這時候她緊張的神經也開始有些舒緩過來。我展現出了一絲故作神秘的微笑:〔要知道五行均配套入人生:倫常、六親、職業、人體器官、以及日常應用物件……等等作論斷、此謂之(哲學)。當中(甲乙)木,其他不論單以人體器官而言是列入有形及無形(神經)、驗證(健康及行為)。〕

    她聚精會神着聽我娓娓道來,〔講到(神經)莫誤以為係(神經病)〕聽到這裡她不自覺地咭咭笑出聲,〔甲木所管的(神經)是泛指支撑筋骨和有運作功能的(粗神經),至於乙木則泛指幼小、諸如:腦部及手脚部分的細小神經,另外、管:思考和行為(無形而不能捉摸)的質感也算入乙木的范疇之內……〕她插嘴道:〔我理解多少了,你意思是說、乙木明顯透干的人其幼小神經大多數發達?〕我繼續說:〔可以這樣說,至於良莠則另論〕,這方面似乎與她所理解有出入:〔不明、可否說詳盡些?〕〔你別以為神經發達一定係(超人),若然乙木一味得個多而沒有剋制、過寒過熱而調和不足的話、是頗為累事的。一如田園之中、乙木過多自然雜草叢生,無法除之去之、如何能種植呢?人亦一樣,如果因為神經發達而偏向神經過敏的話,雖然有小聰明、但往往被此所謂(聰明)所誤。皆因乙木性質彰顯之時,每每偏執於自以為是的一點、陷人於(小事精明大事糊塗),絕對非能與(睿智)沾上邊,如是者又焉能做出有利社會、有益前途的大事呢!設若對原命五行或行運有效地對(乙木)作出抑制引化,還可以去蕪求菁地才智並用,否則的話容易走向兩種不同的極端:或許終日胡思亂想而做些無謂事情,又或者挖空心思去作奸犯科……如此一來,若不是走向凡事均鑽牛角尖的極端、就是利用小聰明去損人利己(甚而損人而不利己)的極端……所謂(天才與白痴)大膽說句、應該是乙木旺的人不同寫照,廣義來說、乙木旺的人或多或少都帶有(神經質)。〕

    〔我明矣!〕她此時忽然叫出了聲:〔我先前的男友的確如此,其人除了無時無刻多疑善慮、又小器又腌臢之外,更加好事無他份兒而計算人的事卻做盡……只不過卻膽小、大奸大惡肯定無他份兒〕〔不錯,若然如你所描述的話,你那位前男友的而且確帶有神經質,命中乙木太多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或多或少都有此傾向……設若有金劈之、有火焚之……用得其所才能抑制而不走極端……〕,聽到這裡小姐撫掌笑道:〔本來我欲求教師傅、與前男友分手的原因?經過你一席話之後,多年鬱於內心的結由此而解開。現在我完全徹悟當初分手並不是誰負誰的執着,而是彼此五行中的緣分有相悖、行為不逕庭所致……師傅,根據你剛才對(乙木體性)的分析,請讓我體現過往徵驗而作出辨證以窺全豹,師傅願聽否?〕我微笑道:〔洗耳恭聽〕。

    她接續着一邊思索一邊陳述:〔我那個舊男友雖然百般不是,卻事母至孝、惟半生被母親所累……是因為乙木雖能生火、惟木多卻鬱火,對嗎?〕〔唔……他既命屬丁火以乙木看母,被負是理所當然,同時間其人若不孝順的話受累也不會深。既然五行缺水養木、夏木欠水不生,他母親必然多病……是否因此負累他?〕她苦笑點頭:〔師傅到底是師傅!正是如此,他童年在國內長大、父親早逝而母親在他少年時放下他而改嫁到香港,及後他移民來港並不計較生母再醮、孝順依然,而其母中晚體弱多病,三頭兩日不到就要住醫院,不論人力財力均要辛苦他……〕,我聞後不禁嘆息點頭道:〔真難為他!〕〔說過劣質(乙木)為母的徵驗,不妨再講一下物慾方面……〕她說到這裡時自己也覺得好笑:〔男人之家,比起女人還姿整,由朝到晚均整理髮型和關注衣物服飾,每個月花費在這方面非在小數目……還弊在無一篋意合心水,浪費之餘終日為此而困擾心煩,不單如此,還告訴你個秘密、他對異性頭髮的敏感勝於其它部位……呵呵!師傅,你說頭髮和衣物是否屬乙木呢?!〕〔哈哈!對之極,對之極!難得你領悟得如斯快,不枉我一場費唇舌。〕我不禁拍案叫妙,也真心讚許這位女士領悟力之強。 (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mysinamail.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