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破財與橫財        


  

    去看相,十個有九個會問:「呢排會唔會破財?」或者問:「近來有冇橫財?」雖然有人扮瀟洒,說錢財是身外物。惟是在現實生活中,缺錢郤是萬萬不能。所以關心會否破財和有冇橫財,那是人之常情。


    破財與橫財,從面相是可以看得出來的。惟是雖能看得出來,但財從何而破?橫財從何而來?有時亦不容易說得清楚。老人家有句話,時常掛在口唇邊:「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始終不是你的。」這是至理名言!


    多年前,我從吉隆坡返回香港,順便去檳城探望朋友。好友張友群在檳城開戲院,也是當地最大酒樓《雙喜樓》的老闆,所以我去到檳城,便不愁沒有好東西吃。


    這天在雙喜樓吃過晚飯,正想返回酒店休息,張友群請我留步,因為他有個朋友特地慕名而來,要請我看相。


    來看相的是一對穿著得很體面的夫婦,大約六十多歲,由兩位中年朋友陪著同來。接過他遞來的名片,這位陳金寶先生,除了自己的生意,還是檳城成藥業公會的理事長。
 

    「入門休問榮枯事,一看顏容便得知。」看見他們的愁容苦臉,我便打破了平時替人看相循序漸進的規矩,開門見山直接問他們,因為何事苦惱?陳先生說,女兒從英國打來電話,說要與夫婿離婚。由於耽心愛女的幸福,老人家幾晚都睡不著覺。陳太問我,有沒有辦法轉圜?


    我詳細看過他們夫婦的面相,家宅宮澄靜通明。便很肯定的判定,這只是茶杯堛滬楫i,很快便會風平浪靜,甚至幾天內便有分曉,老人家犯不著替年青人耽憂。


    他們聽到我這樣說,表情郤是半信半疑。但在此時,我郤是「咦」的一聲叫起來,在座各人都覺得奇怪。我對陳先生說:「令千金的事不必耽心,反而要注意吓自己,因為大吉利是講一句,我睇到你最近會破財。」


    聽到破財,係人都怕!陳先生立即問道:「點破法?破幾多?有冇辦法避?」我說:「點破法,我唔知。破幾多?而家亦睇唔出。至於趨吉避兇的方法,在呢三個月內,唔好簽大單合同,唔好開新公司,唔好買物業……」


    陳先生打斷我的說話,他說:「真係咁啱得咁喬,最近買咗一個鋪位,今日正話在律師樓搞妥過戶手續。」於是我說:「唔好意思,今晚飲咗多少酒,或者睇得唔準。」


    翌晨未夠七點鐘,便被電話嘈醒。電話中是陳先生的聲音,說有緊要事,請我立即去喜臨門茶樓見面。


    去到喜臨門茶樓,陳先生夫婦和幾位朋友早已在座。我還未坐下來,便聽到陳先生頻頻說道:「破財了!真的是破財了!」


    我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陳先生說,他們昨晚從雙喜樓出去,還和朋友去吃宵夜,談到晚上十點多鐘才回家,其實也是回店鋪,因為他們是前鋪後居。也就是說,前邊鋪面做生意,後面就是住家。


    陳先生新買的店鋪,和他們現在的的居處只隔兩個鋪位。這晚,他們的大賓士房車,正好停在新鋪前面。陳太下車後,因為平時沒有注意這間店鋪,但今天剛把新鋪買下,一時好奇心起,便走過去想看一下。郤沒有提防路邊有一條明渠,陳太一個踉蹌便跌下渠中。


    各人趕快上前把陳太拖起來,以為她會跌傷。豈料奇蹟似的,陳太身上一點損傷都沒有,但是她戴在手腕上的玉鈪,郤斷碎成幾段。


    這隻玉鈪是前幾年陳先生從香港買回來,送給陳太做生日禮物的,價值馬幣四萬元。當時馬幣換港幣是一兌三,換句話說,陳太這麼一摔,便摔掉了港幣十二萬元。


    由於人沒有損傷,朋友們都說陳太是吉人天相,破財擋災。陳先生想起我叫他不要買新物業,否則便會破財。他認為我是看準了,如果不買這間鋪,陳太便不會摔碎玉鈪。他所以急不及待的要和我見面,是要請我再替他看一次相,究竟還會不會再破財?


    我再替陳先生看相,真是奇怪,只是一晚光景,他的氣色郤是煥然一新。我對他說:「恭喜你,破財的氣色已經過去了,以後是否極泰來。信不信由你,最近你會發一筆小橫財。」


    陳先生說:「這次你就看得不準了,因為我從來不賭錢,那堥茠瑣謚]?」


    幾個月後,有個電話打來報館,是陳先生來了香港。他因為談生意和應酬多,到臨走前一天才能有空。他說,這天一定要見面,因為有些事情要告訴我。


    我約定陳先生中午在水坑口的茗芳茶樓見面。剛坐下來,遇到了報館老闆羅斌和李子健中醫師,他們找不到座位,便和我們坐在一起,我也介紹他們認識。羅斌此時正想經營成葯,陳先生既然是這一個行業的老行尊,他們也談得很投機。


    談完了成葯,陳先生對我說:「我這次一定要和你見面,是想告訴你,我真的發了一筆小橫財。」我說:「怎麼會呢?你不是說過,從來不賭博的嗎?」


    「世事真是奇妙!」陳先生說:「事情是這樣的:幾位朋友在怡保開了間公司,邀請我入股。既然你說我的破財運已經過去了,況且人情難卻,我便加入了他們的公司。我參加的股份不多,可能是我比較年長,他們尊重我,推舉我做董事長。」


    陳先生繼續說:「開公司要申請商業牌照,因為我是董事長,便要去怡保簽名。商業牌照拿回來,有個編號,大家都說要合夥出錢,跟著那個號碼去買萬字票。」


    我知道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很流行這種愽彩方式,投注四個數目字,中獎便可拿到鉅額獎金。李小龍去世時,報紙刊登出殯情況。很多人把靈車的車牌號碼投注萬字票,居然中得鉅獎,愽彩公司輸到甩褲。自此以後,凡有這種古靈精怪的投注,愽彩公司便不肯接受。當時我在吉隆坡,所以知道很清楚。


    「中了嗎?」我問。


    「中了!不過,因為我從來不賭錢,所以沒有參加。」陳先生這樣說,我真是被他氣煞,說道:「你沒有參加,人家中了,關你甚麼事?你還是沒有得到橫財呢!」


    「你別心急,聽我說下去。」這時候,連羅斌和李醫師都聽出興趣來了。陳先生繼續說下去:「做生意,當然要開個銀行戶口,我這個董事長又要跑到怡保簽名。戶口有個編號,大家又要合夥買萬字票。這次我不想拂逆大家的意思,便參加了十元。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賭錢,竟然中了,分得五千元。就像你所說的,發了一筆小橫財。」


    陳先生真的很忙碌,說完了自己的故事便匆忙道別。雖然事隔多年,我對於這個破財又中橫財的故事,仍然印象深刻。而且還記得一件事,就是陳先生自始至終,沒有給我相金。 (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