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拉人力車出身的拿督        


  

    數十年來沉迷於相學研究,既不為名,亦不為利,只因為這門學問,好像有著無窮的吸引力,牽引著我在這個領域中努力不懈。由於要實事求證,便時常為人看相,因此見過不少身世十分奇特的人,聽說過許多簡直想像不出來的奇聞怪事。我編寫過電影劇本,也寫過不少小說,但這些見到過的奇人,和他們不平凡的經歷,即使我絞盡腦汁,亦想不出來那麼曲折離奇的情節。
在吉隆坡工作時,認識一位對相學很有興趣的陳先生。他是從事紡織業的,退休以後,熱心於公益工作,擔任紡織業公會顧問,又是陳氏書院的理事。


    陳氏在廣東是大姓,廣州市有間陳氏書院,建造於滿清光緒十四年(1888年),美輪美奐,是當地的旅遊景點。吉隆坡也有陳氏書院,雖然比不上廣州的陳氏書院那麼宏大瑰麗,但建造得和廣州陳氏書一般的格局,一磚一瓦亦都由唐山運來,所以氣派亦很堂皇。


    我參觀過廣州的陳氏書院,當然亦想看看吉隆坡的陳氏書院。但在那時候,陳氏書院正打算加以修繕,暫時關閉,使我望門興嘆。這天,陳先生打來電話,說要進去書院勘察一些修繕工程,到時讓我跟随著進去書院參觀,可以償還心願。


    這天,陳先生駕車來報館接我。去到陳氏書院,他們討論修勘事宜,我便到處觀賞。之後,各人陸續離去,陳先生介紹我認識他們陳氏書院的理事長拿督陳國雄。拿督邀我一同去吃午飯,盛意拳拳,我便郤之不恭。


    我上了陳先生的汽車,在行車途中,陳先生說拿督的生意做得很大,是一隻日本名牌汽車的總代理,在新加坡和吉隆坡馬路上行走的汽車,十輛之中至少有兩三輛是這隻牌子的汽車。他在新加坡和吉隆坡開設有「大中酒店」,都是自己的物業。最難得的,拿督是富而不驕,作風很平民化,又熱心於公益事業,出錢出力,任勞任怨,所以陳氏書院同人推舉他做理事長。


    我對陳先生說,每次到新加坡去,都會住在大中酒店,因為它在最繁盛的呵祖律(蘭花路),買東西很方便;酒店的接待人員全都是華人,同聲同氣。很多香港人都喜歡住這間酒店,我曾經在這堙A遇到雛鳯鳴劇團和亞視的表演團體,還參加過他們在酒店媮|辦的記者招待會。


    吃飯的地方是燕庇律的大同酒家,當地人稱它為「富豪飯堂」,因為佈置古雅,菜式名貴。我們三個人佔了一間貴賓房,一邊吃飯一邊談天。陳先生誇說我的文章寫得好,還會看相。不料拿督開口便說他不相信看相,因為他曾經看過幾次相,據說都是名家,但他們說的都是巴結奉承的話,連身世都說不出來。


    我當時心埵麻I不服氣,便對他說:「拿督,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讓我為你看一次相?因為我是不收錢的,如果看得不準,就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話好了。」


    其實,我已料定拿督會答應我的要求,因為從面相看來,他是個恢宏大度的人。我果然沒有看錯,拿督不但點頭答應,還依從我的請求,攤開兩手讓我看他的掌紋。


    我看了他的面相,再查看過兩手的掌紋,說道:「剛才你怪責那些看相先生,只對你說些巴結奉承的話,其實是有點冤枉。因為你近年來確實是鴻運當頭,沒有甚麼壞事可以說的。至於你說連身世都說不出來,或許他們已經看到,只因為你的出身實在太壞,他們是不好意思說出來,恐怕你會見怪。這樣吧,如果拿督不見怪,我就說一下你的身世,好不好?」


    拿督點頭同意,他還說:「大家都知道我是白手興家的,即使我曾經做過乞丐,你也不怕說出來。」陳先生也說:「自古道,英雄莫問出處。拿督是個有量度的人,一定不會見怪!」


    他們既然這樣說,我便暢所欲言:「拿督,你雖然沒有做過乞丐,但你早年的遭遇,郤比乞丐還更淒涼。可是你的發跡,郤又是在人生陷入最低谷的期間,因為你在這時候遇到貴人。從掌紋面相看來,你這一生最大的貴人,就是你的夫人。」


    這時候,我看見陳先生面露驚疑神色,他顯然對拿督的往事知道不多。我繼續說下去:「拿督,你是三妻之命,但不是包二奶,也不像澳門賭王那樣,同時有幾個老婆。以你現時的年歲來說,以前的兩位夫人已經不在了,她們都是你的貴人,你的事業興盛,她們是功不可沒。可是,她們雖有旺夫命,郤沒有福氣享受你的榮華富貴。你不必傷心,這是命中註定,如果相信因果的話,這是她們前生欠下,今世來償還給你。」


    我說到這堙A拿督已是淚盈眼眶。他說道:「你看得很準,都說對了!這也是我一生人的最痛,有時午夜夢廻,覺得很對不起她們。」可能是我的話觸傷了拿督的情懷,他說要回去休息了,吩咐陳先生,改日再約我見面。


    過了幾天,陳先生來找我,因為拿督有些話要他向我轉述。陳先生說:「那天你給拿督看相,我在旁邊聽得膽戰心驚。後來他告訴我,少年時在家鄉福建種田,因為活不下去,向同鄉借得旅費,搭了三個月帆船來到吉隆坡。既無學識,又乏親人照顧,只有一把氣力,他便去拉人力車,混兩頓飯吃。豈料惡運臨頭,拉車時郤被汽車撞傷,被送到醫院急救。所以你說他的出身比乞丐更淒涼,實情確是如此。」


    說到這堙A陳先生驚嘆起來:「世事的奇妙,真是無法想像!」以下的故事,是拿督告訴他,而且叫他向我轉述的:


    那輛肇事汽車,坐著一位富孀。她的心地好,覺得過意不去,便到醫院來探望。拿督出院之後,因為不能再拉車謀生,富孀便資助他做些小生意。以後來往得多了,富孀覺得這個年青人老實可靠,而且一表人材,竟然委身下嫁,並以她的財富資助他的事業。


    到了他的事業頗具規模時,富孀因病去世。續絃夫人是個大學生,精明能幹,由於她的襄助,使到拿督的事業更上一層樓。可是,好人都是短命,拿督的這位賢內助郤不永天年,如今主持中饋的是第三位夫人。


    若不是看相,怎能遇得上身世那麼奇特的人?又怎會知道世上竟有這麼樣的奇遇?陳先生還帶來一句話:「拿督知道你時常住他的酒店,他已把你的名字吩咐下去,以後你便是他們的貴賓,享有房租五折優待。」(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