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吳佩孚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佩孚 

玄學術數生涯隨筆-- 

 

 

我只喜歡上台打,不喜台下教人耍!   

 

 

    筆者曾經發表過一篇文章,說明論命這回事是一種藝術行為,全因為在論命的過程中,很需要「命師」靈感直覺的配合,這樣才能把命理術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而算命的過程次序,也是隨心而發,並沒有一定章法出牌的。以下有一個命例頗能解釋到算命時隨心而發的重要性,而這個命例是在一次茶敘中一位「同行」給筆者研究的,此命的主人只是一位七歲的小孩。他的命局八字如下:
 

    乾造生於二○○○年,肖龍之子


  官      庚辰  大運:6辛巳  46乙酉
  官        庚辰           16壬午  56丙戌
  日元    乙巳           26癸未  66丁亥
  傷        丙戌           36甲申  76戊子
 

    「行家」問:「佩孚,看看這造童命福氣如何?好命否?」筆者是一個樂於接受挑戰的人,對於任何命理的提問與考驗,更加不會因為「怕錯」而迴避的。故此當下細心觀看此造一回,其實此命不難推斷,不到五秒之間,筆者便開始作出一個論斷。

 

    (一)「首先,這個小孩是長子之命,亦有機會是獨子之命。」同行答:「無錯,他至今並沒有弟妹,他是長子。」

 

   (二) 筆者:「既然他身為長子之斷無誤,那麼他的父運便很差,更有可能父患重病的。」行家答:「他的父運確實很差,從來只是在地盤工地當一些散工養家,而且在○四年更發現患上食道癌。」

 

    (三)筆者:「似乎不幸之事在○六丙戌年已經發生了,當年要是父親不死,也會有父母離異之象。」行家答:「果然,○六年中,他的父母鬧得很厲害,最終也是離婚收場。」

 

    (四)筆者:「那麼,他自始便沒有了母愛,只能跟隨著患病的父親生活,這樣何來幸福好命呢?」行家答道:「好啊!確實是母親掉下他父子倆離去了。」

 

    「佩孚,既然你能準確論斷這一童造,可否告之這一童造的用神格局是什麼呢?」筆者:「坦白告訴你,論斷至今我並沒有留意他的格局用神是什麼,只憑刑沖會合加上靈感聯想而已。」行家問:「那麼,佩孚可否大方些解釋一下呢?」筆者:「當然可以,也沒有什麼神秘之秘技的。」


    (一)年月柱庚辰魁罡伏吟,命硬而孤,兄弟無緣,所以斷為獨子之命。


    (二)既然魁罡為忌土金過多,財星「土」也在自刑,財星「父」自然不是好條件,而辰土變幻難測的特性,加上自刑之害,也會導致父星有身體病變。


    (三)○六丙戌年與年月柱天剋地沖,魁罡逢沖至為忌,兼且天干更形成傷官見官之局面,童造碰上則大有可能失卻完整家庭之憾事。結果也是失去慈愛。


    (四)原局並沒有明顯的印綬「母星」,所以推斷母親從此遠去而已。至於用神格局又哪有理會呢?

 

    至於這造童命是好是壞也不難定論的。首先日元乙木元氣太弱,因春土辰刑傷木根損壞,傷官正官財星皆為忌神,導致滿局剋洩交加,更且一生大運也不逢水木用神,真是替他難過不已。至此,「同行」們也大讚筆者再一次靠運氣胡亂的「撞中」,也許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的壞心態吧。但不要緊呢,只要別人不再冤柱筆者是單靠鬼神去算命就好了。最多也只能「屈」筆者算命是靠「估」吧!(本篇完)

 

 

吳佩孚網址:www.ngpuifu.com.hk

吳佩孚電子郵箱:info@ngpuifu.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