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文•通天記者                          

玄圈八一八

與程翔有關的兩支易卦

    嘩!一踏入二月,整個香港鬧哄哄的,先有娛樂圈慾照事件,跟著是程翔獲釋,使香港報紙在農曆年頭幾天仍不乏話題。據聞好些青年,農曆年假期也戒葡戒玩,寧可躲在家中等收相。該煨囉!

 

    誰知幾天後更加精彩。還記得2月18日晚,忽然傳來經常排名香港首富三甲內「新鴻基地產」郭氏兄弟,掌舵人郭炳湘休假的消息,通天記者當時心想:港聞版記者今晚唔駛啎F。誰知翌日早上十時多,又傳來「肥肥」病逝的消息,今勻輪到娛樂版記者唔駛埶捸I

 

    接下來全香港記者都在起 Ida Tong唐錦馨的底,及找她的照片。然後是周融自稱為歧視而戰,監全港記者花廿幾分鐘聽其講威水史的記者會。財爺派糖以為會為2月份的港聞來過好結尾,誰知執筆時又來單廣華醫院調轉化驗報告醫錯人事件。

 

    簡直是高潮疊起,令人目不暇給。有玄圈口痕友謂,慾照事件在戊子年爆出,其實有跡可尋。蓋「子」年是桃花年,而今年一白入中宮,一白是官星,亦是桃花星,桃花星入中宮,自然較易有這類事件發生了。流年八字中又有寡宿星,不利情緣也。

 

    又,今年的太歲姓「鄧」名「鏜」,故除生肖犯太歲者外,姓名中有「」「金」「薄v「口」「ぞ」等,都屬犯太歲。「郭」家,姓氏中有「」,唐錦馨的姓名中有「口」「金」,郭老太本身姓「鄺」,姓氏中亦有「」。此外,陳冠希、鍾欣桐、謝霆鋒名字中都有以上元素,周融更有兩個「口」,何其巧合也!或謂這些偏旁或組成部份很普遍,但情況看來真有點意思啊!

 

    有一點亦很特別,慾照事件的四位主角,陳冠希、鍾欣桐、謝霆鋒、張柏芝,原來均屬猴。這四位猴人在農曆正月牽涉事件之內,據鄭國強師傅指出內中亦有玄機。詳情請參看本卷鄭師傅的文章。

 

    講回程翔,他自述在獄中心情很差,曾懷疑自己堅持的價值觀,更想過輕生。在看過很多宗教書籍後,最後他信了基督。他又謂曾在獄中卜得易經第十九卦「地澤臨」,除了應驗原文「至於八月有凶」外,更覺得卦象寓意他於天下事仍有所作為,於是積極面對人生。

 

    通天記者手痕,連忙找本《易經》看看。「臨卦」的原文是:臨,元亨利貞。至於八月有凶。而「臨卦」卦義為:來臨,監督,從天而降。指一件重要的大事,需要親自監督、親自管理,若處理得宜,將會是件好事。到達農曆八月,將會面對危機。臨卦,其涵意是一層一層的訊息,由上至下傳遞而至。它有監管的含意,亦有要求下方接受,要求遵守法規,要求執行命令。

 

    若從此卦看來,箇中玄機是否也包含此案是由最高當局下令,由上至下傳遞辦理的呢?

 

    還有此卦「上六」的原文是:敦臨,吉無咎。而與此卦爻有關的歷史故事為:「魯恭敦臨吉無咎」,內容大致如下:「魯恭生於東漢時代,作事敦厚溫和,當了個小小的縣令。上任幾天,就接手一樁反覆審理了十多年的爭田案。魯恭並不問案,先向他們解釋做人要有謙讓的品德,接著講了幾個謙讓得益的故事,兩人聽著,自覺無顏再爭。就這樣,魯恭就把多年未了的案子解決了。不久,一位農夫向魯恭告發,說亭長向他借牛多年,一直不還。魯恭查明案情,判亭長將牛退還主人,但亭長仗恃權勢,根本不理。魯恭自責對縣民教化不力,說要辭官。屬員和百姓深感魯恭為官敦厚、清廉,請他不要辭職,一致譴責那位亭長。亭長知道眾怒難犯,只好把牛還給了主人。魯恭在全縣大會上表揚他,亭長深受感動,以後再也不作壞事了。魯恭的政績傳到朝廷,皇帝下令嘉獎,後來又升他為太尉。」

 

    看官,你認為此故事是否也有「終吉」的暗示?

 

    此外,程翔太太劉敏儀在程翔出事之後時常想起《易經》 困卦「六三」:「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從現代人觀點來看,亦可演繹為:「今天,回到家中,『不見其夫』,看來是大凶之象也。」
 

    通天記者再翻《易經》,發現此卦的原文是:「困,亨,貞。大人吉,無咎。有言不信。」《象》曰:「澤無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又指出「困卦」卦義為:困,阻滯、困難。謂要在逆境中,仍能保持良好的態度、德行和風格,會給人留下良好的印象,亦是一種磨練。對於不盡不實的說話,要用智慧分辨。此卦背著光明,面向黑暗。小人太多,個人雖然落難,但不是永久,故不宜與人爭執。又謂困卦卦象是河中缺水之卦。每當遇困之時,若見下雨,或與水有關的現象,則困難可解。

 

    事後看來,此卦雖凶,但並非冇得救也。「個人雖然落難,但不是永久」,中也!只不知程翔獲釋之日,是否水旺之日,或當時是否落雨呢?
  

    除了以上大件事外,前「青文書屋」老闆羅志華在年廿八( 2月 4日立春日)慘遭「書葬」事件,是繼「博益出版社」執笠後另一令香港文化界痛心之事。報載:「……羅志華在整理書籍期間,疑遭 20多箱塌下的書本壓困,失救致死,屍體一直藏於貨倉無人得知。直至前日大廈看更聞到惡臭報警,始揭發羅死於書叢中。……45歲的羅志華由 88年開始接手青文書屋,跟出版行業有關的範疇,他幾乎都做過。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文化視野系列』,從找作者、編輯出版以至發行,他都一手包辦。而青文可說是文藝青年及作家的聚腳地,因為租約問題,于 06年 8月 31日結業。愛書如命的羅志華遂把數以千計書籍暫時搬到合桃街 2號福星工廠大廈 10樓一個約 100呎的分租貨倉,繼續經營等候機會再次開店,未料到貨倉執拾時死於書叢中。……馬家輝形容羅是文化界的『幕後推手』,積極協助顧客訂閱書籍,即使經濟拮據,仍堅持守著書屋推動出版事業,誰想到會有這悲劇結局,馬只能慨嘆『人生無常』。 與羅志華認識多年的作家葉輝,對羅的死訊感到『無法相信』。他表示,羅並非善於經營的生意人,本港近 10年最重要的文學作品,近半由青文書局出版,對文代界供獻良多,惟這類人文書籍並未令羅志華賺個盤滿砵滿,最終導致書屋結業收場。葉輝指出,結業可能是最佳的解決方法,但羅為人樂觀,是理想主義者,仍然堅持租貨倉等待下一個開店機會。 」

 

    看罷這段報導,通天記者心也酸了。雖不認識羅先生,留連「青文書屋」的年代,羅先生仍未接手經營。通天記者雖不再是文藝青年很久了,但對書本還是有很深的情意結。記得曾經在某大發行商一望無際的倉庫中,滿眼盡是一木版一木版待切成廢紙變賣的雜誌書籍,好些只出版了數天,還是新嶄嶄的。此情此景,通天記者仿如置身秦始皇墳墓般巨大的「書塚」中,之悲壯之淒酸,非筆墨可以形容,眼淚險些兒奪眶而出。

 

    賣不去的書,將來很大可能仍是賣不去,羅先生捨不得的心情,通天記者是很理解的。愛書的人死於書塚,很有一點淒迷的意味。人生既然難免一死,死於摯愛懷中,總也是求仁得仁吧!

 

    好了,好了,還是說回玄圈事吧!話說最近報章中出現了一段小廣告,先引述商家出身的某居士的箴言:「誠信招財,謙孝納褔,科學興家,迷信毀業」。下有備註,謂:「如你因被神棍、術棍口頭或著作運程書誤導而引致損失,可來電郵索取怎樣透過合法途徑去追討賠償的方法。」

 

    箴言所述,通天記者非常同意。被神棍、術棍誤導引致損失,試圖透過合法途徑追討賠償,雖然看來不容易,但也可理解。但,說因某人之運程書誤導而引致損失,也來追討賠償,嘩,咁都得,實在太無限上綱了。除非該運程書作者寫得死實,一定這樣一定那樣,若只是說會如此如此的話,很難責其誤導。君不見每天報紙雜誌電視台收音機的財經界人士,不斷推介這隻股票那隻窩輪,此說成立的話,將會引起的訴訟豈非更多,排隊也有排未輪到運程書作者吧!

 

    看了得啖笑,但也好,讓各位運程書作者知道,雖自信十足,但人總是人,不是上帝,不要狂妄到字裡行間仿如代上天說話,說一不會是二也!(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