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豬鼠牛,煞曜南北有排愁   

   

    一年容易過,轉眼間又到了正月十五的元宵佳節,由於各有各忙的緣故,我們幾個老朋友例行的團年飯也順延至這個古人溝女節(泡妞)進行,算是團拜加春茗吧。

 

    見面大家說過拜年話之後,又是口沒遮攔口的A君搶閘放屁:「各位……」「喂!還是新正頭呀,話莫說過龍!」B君先行向他作出警告,「得嘞!長乜氣……講件真事娛樂大家,你們猜下我公司所在大廈今年副對聯寫甚麼?」A君得意地發問,見到各人向他注目更加得戚:「上聯係(一年好運隨春到),下聯係(四季財源順意來),嘻嘻!」「車!以為是甚麼佳句……」「冇厘墨水!」「我個仔都識寫啦!」大家七嘴八舌之際,獨B君低頭微笑不語,陳君(證券業那位,是D君之老細,大家一早認識)冷眼瞄到:「老B,難道你參透玄機?」這時候B君略微抬頭用較慢語調一字一字說道:「(四季裁員順住來),明乎?」大家聞後不禁哄堂大笑。

 

    因為B君說過;團年可以無酒元宵卻不能無,所以我帶來了一瓶廣東某貪官送的極品茅臺,加上陳君也帶來一瓶XO(價錢不菲、斷估也是上頭貪官所送),心忖:今晚你班「友仔」還不真箇酒後吐真言乎……。由於一早已經點好菜,於是乎大家先來一個happyhour「快樂時光」。

 

    一杯落肚B君忽然長嘆一聲,引得大家將焦點集中於他臉上、以為他有甚麽不測事發生。「冇事,我感嘆的是中國人何時才真正有好日子過!年晚看電視,見到雪災災民在冰天雪地中無瓦遮頭並且飢寒交廹,還有有家歸不得民工群擠廹於火車站寸步難行……種種淒酸景象看了眼都濕哂……」B君的說話,觸動了大家心底的神經,一時間眾人皆無言以對。「慶幸我們還有個有良心的好政府,否則……」B君話還沒說,A君已急不及待搶答道:「否則後果一如當年唐山大地震……」「算了,過去歷史的創傷就讓它過去吧,不要再提了!」這時又輪到陳君打斷了A君的說話:「老B說得不差,這次突如其來的災難難為了我們的總理和主席,整個春節頻頻撲撲出入災區……真真正正是焦急並不是做騷!」陳君是個性情中人,說着說着眼也紅了。「車!人家又飛機又奔馳,一大堆官員保鏢貼身護送,你驚會辛苦到他們乎?」出了名說話刻薄的C君慢條斯理地來個唱反調。「有人又要挨扁了,嘻嘻!」專和他鬥嘴的A君幸災樂禍地笑着說。「冷血動物!」平時安靜少說話的D君黑起了臉:「你以為有飛機搭有奔馳坐就好舒服嗎!少說人家都是七十左右的老人,換着是你,冰天雪地要你日夜兼程上山下水早就……」「早就入土為安矣,呵呵!」A君得意地調侃笑着:「換了以前這種(反革命分子)一早就要拉去B!」,C君狠狠睨了他一眼不作聲。「老C,任何國家有災難發生、做元首的一定會到場做做樣,但今次我所見的溫家寶卻是真箇焦急而非做騷!」我對C君說:「像以前一窮二白的歲月,中國總理還好做,現在國富民安卻難做極矣!箇中因由讓你自己慢慢去想。」「他這個人一世教而不善,莫對他費唇舌……」B君冷冷望了一眼C君;對方雙眼朝天扮作不屑狀,B君繼債續說:「老吳,記得前年團年飯……咦!瞬眼間頭尾兩年矣,咳、時間過得真快呵!你曾經說過流年刑忌夾印,學府出事係意料中事。還有公仔箱及空中發音機構……等等,年內肯定多麻煩事……大人物都要小心在意。還有銀行界、證券界……都有難……」「沒錯!我後來也發表了兩篇文章:(狗頭舊帳豖初清算,犬歲豐年豬春待續)和(年初挾「印」年尾奪「寶」)論盡了去年世情。」

 

    「你大師的文章我又焉會不看呢?只不過陳冠希事件你卻……或許你算對了娛樂圈出事,唯獨那話兒……」「白玉簫再弄……」A君打叉唱曲來,惹得眾人大笑,「老A唱對了,玄機方面你的見解如何?」B君問道。「嗤!我還以為你哋醒,原來個個都係豬頭丙!」我取笑道,「……?」眾人無語等我接續話題,「去年(巨門化忌與天梁刑忌夾天相)對嗎?而(天相)係相片大家不會否認吧!」「對之極,沒有錯!」眾人不約而同答道,「要知道巨門在任何情形之下都會會上(太陽),既然(太陽)會(巨門)、而(巨門化忌),簡稱是不是(陽巨化忌)耶?」大家聽罷不禁一齊爆笑,就連在旁侍候的靚女待應們也笑作一團,「為甚麼豬尾太平無事而鼠頭才爆大鑊呢?」我繼續說,「不錯!這個問題正要問你……」大家七嘴八舌,「要明白一點,舉凡(刑忌夾天相),因為夾住不放而起了保密作用,只會驗證(天相)出問題而不會將事情外洩。唯獨當(太陽化忌)會照上(天機化忌)才會爆出醜聞,事關(太陽)屬於散發星系而(天機)名副其實是機密之星,既然2008年戊子(天機化忌)而正月甲寅則(太陽化忌),在年氣交替期之正月、去歲(巨門化忌)之氣未能全退而月令(太陽化忌)之氣卻已進來。再加上(天機化忌)因壞了電腦(部機)而要拿去修理,在修理過程中卻將機密外洩因此而(戴高樂)」「那麼,條粉腸還有運行否?」A君笑問,「嗱!用了我對某人「粉腸」的稱呼,是要交專利費的……有人癸丑日柱雨露水生酉月,本來(金白水清格),用酉金生癸水以彰顯清高, 循才學成名致仕(當官),奈何五行金太強(女人金強則乳房堅挺,男人金銳必金槍不倒)!」各人聞後又哄堂大笑,也吸引了不少其他侍應走來凑熱鬧。這時A君凑巧可能下身痕癢用手去搔、而給C君捉個正着,立刻機不可失地取笑:「摸甚麽?明知自己條命土厚,不過吋來長而矣!」惹得大家又哄笑一番。

 

    「現運2130行戊子運,豬歲十二月癸丑、日柱犯月令伏吟,今年戊子歲歲運併臨,看來今年幾難過!」「你所謂難過是否指過唔倒?」D君問,「當然不是,而是指身敗名裂而個人內心痛苦莫名而矣。」這時有位靚女部長搭腔:「看到他落得如此下場也為他難過,這些真正是反面教材,年輕人太過輕佻任性而自以為有性格,衰了知錯已恨遲!」大家附和而議論一番。「到底他還有運行否?」B君追問,「我不知你的他是指誰人,我只知我剛才說的那條命肯定還有運行,只不過要到41歲後之庚寅運,事關未來己丑運金強入墓庫,將困滯難能出頭。」

 

    「同樣是娛樂界不幸事情,一單是作為茶餘飯後的笑料,另一單卻令世界華人有失落感……」還是那位靚女部長有感而發,「唉!對於香港人來說,(刑忌夾天相)的最大損失是夾走了伴着不少菁英成長的(開心菓)沈殿霞,她的招牌笑聲海外華人將永遠忘不了。」B君搖頭感嘆:「除了家人之外,能令我上心一段日子的只有兩個女人……」「和郭家大少一樣是紅顏知己乎?」我問,「我哪有人家咁好福氣?或許你哋會話我痴,第一個是12年前也是鼠年去世的鄧麗君,第二個是今年鼠歲星殞的肥肥姐……」想不到老成持重的B君人也如斯感性。

 

    「吳大帥!如何看今年天機化忌?」不知是否三杯到肚緣故,就連平時含蓄少說話的D君說話也「放」了起來,「甚麽?我何時成了大帥?」我問,「你沒戴帽嘛,哈哈!」大家聽後也不禁笑了起來,我指着他笑道:「語無倫次,看你有些醉了……既然今年係天機化忌、說說它的忌也好,天機屬木是禾稼之木,提到禾稼自然會耽心今年的天氣,觸覺再聯到白居易《杜陵叟》那首詩,禾稼者(穗也),《杜陵叟》所針對的是地方官吏,不用多作提點,大家心中有數今年廣州市將(戴高樂)!」「對了,張廣寧自己也承認,此次雪災,春節廣州火車站最高峰時,滯留旅客數已經超過20萬,暴露了許多地方問題,已經被證實遠遠落後于社會發展……陳君道,我可能也是幾杯到肚high high哋緣故而不讓他說下去:「有貪官做後台,(廣州市公證處)和(廣州市司法局)才敢明目張膽收受賄款,由公證指引非華僑家屬到鄉間僑務辦辦理華僑身分偽公證。」「你又如何知道呢?」C君問,「是一位姓賴的官方(代行人)說的」「甚麼叫(代行人)?」A君不明而發問,「即是以前代香港警察收贓款的收數佬」C君代我解答:「你不是說過、新會僑辦已經承認了一切發偽公證的責任?中紀委已經跟進嗎?」「超!一丘之貉,官官相護,分分鐘帶頭貪污的正是中紀委……」平時老成持重的B君這時真的有些醉了,我接着說:「B君說得好!今年五黄三煞坐南而沖北,不是危言聳聽,作為南方大門的廣東省一定惹起禍事牽連北京。廣東省貪官所作所為其寃氣早已直沖牛斗,年晚江南雪災,不過係(楔子)……」

 

    「好啦,不要再說這個話題好嘛!」陳君說:「你曾經在論天機星一文中提到:「天機化忌」是:帶有虛驚和追悔的成份,特別是謀事失敗和財物損失過後的追悔,許多時由於個人失機和失策而造成……是否意味着今年不適宜投機?」我回他:「你忘記了我們25交加的定理嗎?機深禍更深呀,猶其我今年為顧客算流年運程,冇邊幾個今年會在股票市場搵到着數,反而田宅宮十個着咗八個正。」「咁你即係鼓勵人置業嗻!」C君冷言冷語,「唔係噃!現在買似乎貴咗些少,自住還可以、買嚟炒則冇乜水位走矣!」「今年還要注意咩呢?」A君問道,「我正想問!」D君附和。「小心神經系統出毛病……」我呷了一口茶將茶杯放下,A君則快手快腳給我換了杯酒,「你想我死咩!」我瞪了他一眼:「(天機化忌)流年人多神經過敏,如果自覺壓力太大、甚至出現各種不正常現象,千祈咪死頂更加唔使驚,但最緊要係睇醫生,還有係切勿視(精神科醫生)為洪水猛獸,一提起就驚青!

 

    說到這裡開始上菜了,連自己在內六條友仔個個成了紅臉「關二哥」,幸虧沒有人「摞低」或「劏白鶴」,大家開開心心過了一個元宵佳節。(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