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井欄釵格殺為用,六沖有救福無窮   

   

    踏入芒種之後未曾好過,人雖無恙唯獨望住個天而不免多愁,不是嗎!大雨下足半個月,「黃、紅、黑」暴雨訊號輪番又掛又落、好不容易才盼得天睛,誰知沒隔兩天又來個颱風叫「風神」的湊熱鬧、帶來漫天風雨……如是者風風雨雨整個月,人的心情也受天氣影響而顯得有些倜倀和落漠。

 

    哪天……呵!是八號風球第二天,幾個老友相約去醫院探望一位世伯,老人家因前列腺癌剛做過手術,不說大家不知,病者正是老而不大編輯的伯爺(老爸),話就話倆仔爺才學不相伯仲,唯獨名氣方面(不方便透露姓名)相信個仔呢世人幾難追得上老子。

 

    探完病,別過一眾朋友之後,我們四個人去吃晚飯,當中自然少不得大編輯和半咕碌,同行的還有偉哥(他經常在網上寫文章,相信大家對他不會陌生),雖然他和大編輯也認識,但今次來探病卻是奉老細旨。由於講明今次係大編輯做東用不着為他省錢,所以一早訂好了灣仔「富豪飯堂」座位。到埗入席並且點過菜,半咕碌立即搶着開腔問:「editor……」不待他說完大編輯已牛咁眼瞪着他:「又來肥囉!你不說這個字可以嘛?」半咕碌笑着伸伸舌頭扮個鬼臉:「好啦!以後不說肥字了……我想問(前列腺)在人體哪個部份?」老頑童聞後大樂,強忍着笑扮作神秘狀作弄他:「說話很難解釋得明,你走埋一邊,待我慢慢指給你看……」話音剛落引得各人連眼淚水也笑出。「你條粉腸一世沒正經!」我笑駡大編輯,然後朝半咕碌說:「政仔,(前列腺)英文是prostate,在男人陰莖的部份」「呵!明白了,謝謝雷叔叔」半咕碌笑着再朝大編輯做了個OK手勢。

 

    說過笑之後,偉哥對我說:「老吳,一如你在網誌中所寫:數數下,北京奥運還有個多月就要舉行,記你在(刑忌夾天府)那篇文章收尾提到:8月二黑入中宮而沖起正南五黃成25交加,月五飛東北(以中國來說正是北京),慶幸有胡錦濤九五之尊鎮住,怕是怕來年正北五黃之氣漸進形成正北(末來五黃)、東北(月五黃)、西北(年二黃)煞氣連貫曜射中宮(月二黑)復刺激正南(年五黃)……會不會真有大吉利是事情發生?」,我還未來得及答話大編輯先搶過話題:「喂!老偉,不提網誌猶是可,提起先要質問你,你為何電傳一些(妖言惑眾,蠱惑人心)的文字給老吳呀?信不信加個反革命分子罪名拉你去黑龍江乎!」偉哥聞後氣定神閑回答道:「去黑龍江做(墨計)呀,斟生意抑或尋開心?一個酸梅兩粒核、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網絡世界大哂,只要不明目張膽對國家、對共產黨反動,發表任何言論均自由……哈哈!」「你仲未起清人家個底咩……」我也搶着代偉哥答,後者按按我的手似乎有所表示,於是我將話帶回他剛才的問題:「剛才說到哪裡?呵……是五黃飛星犯京城,本來也有多少驚青的,唯獨起出奥運開幕(日課)算過後、反而安心。」偉哥接着問(當中有多少質問成份):「你不是也曾在網誌說過那天年月日時相加的數字是8、屬大凶數?」我立刻糾正他道:「首先,那篇預測文章是讀者電傳過來我照登,其次係中國術數永遠算陰曆而不計陽曆的!」偉哥聞後點頭不語。這時大編輯掏出紙筆寫出了奧運開幕日的八字,我語帶讚賞對他笑道:「想不到機要秘書也不及肥editor如此反應敏捷,猶其是情牽奧運、心向中華……哈哈!」那邊半咕碌瞇着半笑的眼睨着大編輯:「不干我的事,我沒作過聲!」大編輯佯作發爛渣狀:「哼!口中雖不說,心中卻在涼快,不會饒你。」我微笑看看這兩位寶貝邊搖着頭,邊拿起紙張道:「嗱!戊子、庚申、庚辰、庚辰,日子起出的八字係「井欄叉格」。明通賦云:庚日全逢「潤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時遇子申其福減半。按「井欄叉」與「飛天祿馬」意同,亦為「傷官格」之變,「飛祿」以三子合沖對宮巳午。井欄叉」則以「申子辰」月日時全而對沖「寅午戌」火局而成「水火既濟」取火土虛格用。如此「無中生有、暗沖南方用神拱衛北方」大吉日子再加上「九五之尊」坐鎮京畿受八方朝拜,直情形勢大好(冇有怕)!」「但我有個疑慮係今年立春八字:戊子、甲寅、甲戌、甲戌,與該日五行豈不是全盤沖齊嗎?」大編輯縐着眉頭沉吟,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微笑道:「你莫非因為令尊抱恙而分神?忘記了(滴天髓)所評:旺沖衰衰者拔之大勢嗎?不要忽略,此刻已經交入立秋,金旺之時矣!」「係噃!」大編輯摸摸頭道:「拉登,你的(祖國)美利堅想搞破壞難以得逞也!」半咕碌聞後呱呱大叫:「Noway!我不叫你肥叔叔,你卻叫我拉登?My motherland is China.」「嗱!鬼仔,你翻開本美國護照看看有否寫上China?」大編輯鍥而不捨地調侃他,弄到我和偉哥罷笑不能。

 

    這時候有位相熟部長走過來打招呼,並向偉哥問道:「最近甚少見你老細來吃飯?」答道:「奥運前他在北京居多。」部長笑着為我們各人斟茶,並且再問道:「幾位大師如何看肥佬馬腦病請辭?」拿起筷子邊輕敲打着茶杯邊回答他的問題:「哈哈!以後你不愁見不到他矣!望下個相就知道肥佬馬係世界仔,E下個形勢不對路還不較腳咩!六十勾尚未到呀,在外頭搵銀大大話話多過你政府九倍,邊有咁笨實留低?又當全心全意不計較待遇只學我吳鈞洋咁為人民服務……」「ngerh……!嘔吐起來都幾辛苦」大編輯佯作嘔吐狀,「超!我有講假咩,我每天何必做得如此辛苦,不會學人家邊個咁享受人生?」「人家有錢享受而你窮呀!」大編輯繼續挖苦我,「咁亦係真嘅!呀……係!講到享受這一層,肥佬馬腦病請辭最驗數」,「何以見得呢?」部長問,「今年係子鼠年太歲沖午馬,亦即係鼠馬沖,世界名人姓名之中舉凡有馬字者多有不吉之兆頭,唯獨肥佬馬卻因禍得福……還有臺灣馬英九都係……」,「車,冇厘啦更!點又會扯上馬英九……」大編輯打叉,「咪驟亂歌柄好唔好!」我笑着埋怨他:「馬英九哪一筆等陣至講,現在不妨看看(馬時亨)三個字,字面讀法可以讀成(馬時哼),馬若不受驚或有病很少會哼……」大家聞後不禁發出會心微笑,我繼續說:「作為商機首腦,眼看着:通脹持續、股市唔掂、政見背馳,特首不信任……等等,一早已經心灰」,「何止心灰,實情心死!如果你上頭信任,就算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又點話!最弊係凸首當你班問責官員係異己,請定一班副局長和助理候命,隨時填補空缺。最慘係肥佬馬嗰個副手蘇錦樑,已擺明勢頭嚟接班」大編輯姿油淡定而娓娓道來。「最叻今次!」我打趣他,「使乜講,我不嬲咁叻,拉……登呵呵!」編輯又逗着半咕碌,對方怒看着他不作聲。

 

「講番玄機呢一層:(馬時亨)的馬字是十二生肖的第七位「午馬」、五行屬火,與第一位的「子鼠」五行屬水而相沖。另一方面,因為水卦屬「一白」,由於火永遠向上燒而水永遠向下流,當子午在上面沖,沖過之後水必然向下流,當一白水向下流竄時肯定遇上個「亨」字承接,結果「亨」字變成「享」字,如是者肥佬亨從此以後可以疊埋心水享清福矣!題外話是肥佬亨今年家中也有機會添進人丁而一索得男。」部長和聞後撫掌叫好:「想不到,中國玄學如此了得……」,「唔係你估!喂,快啲講埋馬英九那筆」大編輯急不及待追問,「趕住去投胎咩!」我笑着答道:「本來臺灣馬英在九今年總統大選中之勝數應該大打折扣,能夠大勝對手的原因在其最尾個字係九屬「九紫」火,合住「一白」水而成一九合十(水火既濟)卦而大吉。」這時偉哥用手指畫着檯面若有所思:「哈!今年天機化忌,何以會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問責官?」我答道:「哎喲!你講嘢呀?香港(商機)大於一切。」「係噃!」偉哥不禁點頭:「流年子午沖,肥佬亨去職早有跡象,先是乘搭纜車半天吊停滯不前,後來出席海洋公園中華鱘送贈儀式後剋死其中一條國寶……」,「哈哈哈!好嘢喎偉哥哥,呢啲嘢你都入埋肥佬亨數。」聞大編輯說話後大家又再爆笑。

 

    說到這裡,侍應開始上菜,民以食為天,有說話都留待茶餘飯後。(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