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小雲雀  獨自飛(續)        


  

    看相,一般的解釋,就是看面相。其實,看相不一定要看面相,若是功力深厚,只聽聲音,亦可以判定此人的身份和運程吉凶。  

    齊東野著的《命相奇譚》中,就敘述過這樣的一個故事:有一天,齊東野和幾個朋友去酒樓吃飯,聽到隔鄰雅座有人說話。由於那邊的都是女人,便引起了他們的興趣。

    那些女人走了之後,由於座上有一位是北京城的著名相士,齊東野他們好奇心起,便問那位相士,剛才聽過那些女人的聲音,能否因此而辨別她們的身份?相士莞爾一笑,便說這幾個女人都出身於煙花地帶,如今的身份已是如夫人。就只有坐近門邊的那一個,還未被帶埋街食井水,目前還只能算是姘頭而已。  

    恰巧酒樓經理進來招呼,齊東野便向他打聽剛才那些女人的身份。由於他們是熟客,經理亦不加以隱瞞。當時正是袁世凱想做皇帝,大撒金錢收買國會議員之際。那些老政客無端得到了一筆不義之財,便都花費在花街柳巷,替相好的姑娘贖身,實行金屋藏嬌,美其名稱為如夫人,這些女人就是這樣的貨色。最有趣的是,坐近門前的那一個女人,因為贖身的價錢還未談妥,目前仍未能做上爐香。相士只聽聲音,便能說得出她的處境,使到齊東野大夥兒驚詫拜服。  


    只聽聲音,就能判別吉凶,這不是「天方夜譚」。相學的經典《冰鑒》,全書只有七篇,第六篇就是全篇議論聲音,由此可見聲音在相學中確實是那麼重要。  

    為甚麼我會在這篇《小雲雀獨自飛》的文章中,忽然談論起相學中的聲音來呢?我與顧媚雖然不算得很接近,郤已認識了那麼久,她這麼多年的運程盛衰與及情海波濤,我亦耳聞目睹。猶其是她曾經多次愛得轟轟烈烈,到頭來郤要獨自度過一個寂寞的黃昏。

    顧媚在她的自傳新書《從破曉到黃昏》婸﹛A她憑著一枝生花妙筆,賣畫所得,可以安享一個豐衣足食的晚年。惟是在一般人的觀念中,在風燭殘年,身邊郤缺少一個噓寒問暖的老伴,人生總是有缺陷。  

    然則,顧媚的缺陷又在那堜O?她的身世那麼離奇,而我對她的事情,又知道得那麼多。這樣好的研究相學對象,能夠往那塈銎O?  

    我一直留意顧媚的面相,郤發現不到甚麼缺點,她雖然不算得是個令人驚艷的美人,但嬌小如香扇墜,恍如小鳥依人,確實可以讓男人怦然心動。但為甚麼每一段愛情都只開花而不結果?我終於發現了原因,那就是她的聲音有問題。  

    顧媚能夠把情歌唱得那麼使人陶醉。若是說她的聲音有問題,一定有人會說我有神經病了。惟是從相學的角度來看,她確實是有問題。她的歌聲很婉轉,可是在日常談話時,郤完全沒有聲尾,更從來沒有聽過她拖著長音高聲叫喊過。這種聲音奇特的現象,註定是孤獨命。  

    命運往往是很奇怪的,顧媚的性格善良,可是,曾經與她相愛的男人,不是事業失敗便是英年萎折。江湖相士將這種命格叫做「蚑瑐飽v,因為鄉間殺豬,恐怕它發狂奔走,便先把它綁在一張長凳上,然後刺喉放血,開膛破肚。那張長凳便叫做蚑瑐飽A因為「邊個啎W去就邊個死」。  


    小雲雀可能就是這種命格,所以在這個美麗的黃昏,也只能獨自飛了! (續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