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陸毅其他文章

                                                 

細說扶乩〔之五〕:

人生最奇特的遭遇

 

〔初刊於本刊印刷版第四十五卷--01年3月〕          文•道教 金蘭觀 陸毅

 

 

    今年三月九日,是農曆二月十五,為太上道祖(民間俗稱太上老君,學術界則稱老子,《道德經》的著作者)之誕辰,道教中人的大日子。全港包括青松觀、蓬瀛仙館、圓玄學院、嗇色園、省善真堂、信善紫闕玄觀、雲泉仙館等在內的所有大小道堂,由香港道教聯合會統籌,於今年舉辦第一屆的道教節,共同歡慶,並於九日至十一日三天,舉行多項的活動。


    除各道堂因應本身情況所辦的項目外,主要有在中環富麗華的酒會暨剪綵開幕典禮,全港七十多個道教團體共聚一堂。另外又連續三天在沙田大會堂舉辦道教文化展覽,展示道教文化及作多方面的介紹。我們金蘭觀亦將於十一日星期天上午對外開放扶乩,讓有興趣的朋友參觀,有機會了解扶乩真諦,觀察其真實過程。


   
扶乩,是難得的與神仙溝通、對話的經歷,只要你有興趣,而不是用那種不經觀察驗證,就帶著迷信的眼光,認定世上沒有鬼神,不可能有扶乩這回事的態度看事情的話,不妨作詳細研究,親身加以參詳驗證。事實上,我們一班師兄弟,經過多年來親自觀察、了解、探究,嚐到過人生最奇特的遭遇,才能得出「神仙千真萬確存在」這樣的結論。這一段經歷,在我來說,印象之深,是完全烙印在心坎裡,永遠不會忘記,但可以跟大家分享。


    踏足金蘭觀看扶乩,是當年去踢爆那些「呃神騙鬼」的事的一段插曲,誰知成為我一生重大的轉捩點,也可以說是我「仙緣」的開始。


    記得那是一九九二年,七月三十一日。當時一起的,還有安徽省來港的一位天柱派氣功師劉少雄,他是陳敬德道兄的誼兄。那天聽陳兄說,他已經建議金蘭觀加聘劉老師為永遠名譽會長,但是要經壇主核准;他又說已經呈上一帖,代我們幾個師兄弟申請為壇生。


    我當時不知道壇主核准是怎麼一回事,至於壇生是什麼,更加不大清楚,只是因為大家是很好的朋友,自己對佛道方面也有思想上的認同,所以他說要做什麼也無所謂。那時當然亦對扶乩不甚了了,只知道這是一種奇怪的活動。


   
我來到金蘭觀,觀看了半個小時,雖然因為語言問題,有些地方未必很清楚,但卻很快就明白扶乩的運作規則,此時心中基本上是半信半疑。


    那天適逢龔壇主和李道明師尊降乩,我想這些乩文中自稱的龔壇主,到底是誰?難道真的是神仙?李道明,果真是八仙的鐵拐李嗎?但這名字我並未聽過啊。而扶乩寫出的字是否兩個乩手「夾定」,在事前有所準備,到時默寫出來,我當時亦很有保留。這是曾經專門探究和「踢爆」特異功能現象的真假、對怪異現象總有一份懷疑的我,自然而然產生的心態。


    由於當年金蘭觀扶乩,報字都是用潮語,我聽不懂,看了一會,便沒有興趣,遠遠的跑到大樹下與朋友談話去了。正談著談著,忽然有人過來喚我,說乩文叫喚我的名字,叫我去看。我感到奇怪,便到乩盤前面,但字雖在繼續寫,報字者亦繼續他的潮語,我倒沒有看出些什麼。心中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扶乩結束,很多人圍著看用毛筆抄下的記錄,也有人讀出來,內容有一段跟劉少雄老師有關,接下去則跟我有關……。
(待續)


金蘭觀網址:www.kamlankoon.org

金蘭觀電子郵箱:info@.kamlankoon.org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