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浪子回頭金不換        


  

    這天回到報館,接待處的女同事說,有一位訪客正在會客室等候。我覺得奇怪,平時若有人來訪,必會先以電話約定。這位訪客事前沒有通知,名符其實是不速之客。  

 

    來客似乎面熟,一時間郤想不起在甚麼地方見過。來客說我在吉隆坡曾為他看過相,當時還把相金退回給他。他這麼說,我才想起此人是誰。因為退還相金,那還是破題兒第一遭,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多年前,我受聘到吉隆坡報館做編輯,公餘在一間朋友開的飯店為人看相。由於我的工作准證,只許做報館工作,看相便是違法。飯店經理替我出主意,預先把相金開在客人的賬單上,事後才結賬給我。當時我看一個相,相金是馬幣三十元,而報館給我的月薪是六百元。一天看幾個相,一個星期的收入,就已經多過報館的那份薪水了。  

 

    這天,有個客人剛坐下來,我便大吃一驚,因為他的氣色實在太壞了。我掏出三十元塞在他手堙C說道:「請原諒我有話直說,如今你的處境很壞,沒有資格付相金,因為這三十元對你來說,用途實在太大了。」  

 

    他捧著那幾張鈔票,神態愕然。我再說:「平時我為人看相,是我把人家目前的處境說出來,如今你郤是例外。你要先把惡劣的情況告訴我,我才能為你指點迷津。」  

 

    他坦率說這三十元就是全副身家,由於走投無路,六神無主,聽人家說吉隆坡有個記者看相很靈,便掏空口袋來看相,此時身上已一無所有。  

 

    他自稱姓陳,在小鄉鎮開了一間雜貨店,售賣日常食物和家庭用品。夫妻倆勤奮工作,生意越做越好。附近眾多馬來人,他們購物習慣賒帳,為了資金週轉,華人街坊則把積蓄拿來存放,吃點利息。他這間雜貨店,多年來已經做出了信用來。  

 

    他的弟弟是個職業掮客,時常帶領大馬客人去印尼賭場消遣。他有時需錢週轉,便找哥哥商量,郤是很有信用,每次都是有借有還。因為時常得到哥哥幫忙,弟弟過意不去,便請哥哥免費去印尼旅遊,順便進入賭場開開眼界。惟是經過這一次之後,老陳對於賭博上了癮,此後他經常去印尼,流連於賭場,終於墮進深谷堙C  

 

    雜貨店的錢都被老陳輸在賭場堙A貨款付不出,貨格上空空如也。街坊來領利息,他是諸多推塘,甚至避不見面。紙終於包不住火,眾多債主臨門,群情汹湧,要打要殺,形勢相當危急,老陳只好一走了之。  

 

    如今,老陳恍如喪家之犬,天下雖大,不知何處容身。我看他的氣色雖然極壞,驛馬仍然明亮,看來只有逃亡一途,才能避過眼前凶險。但當我把話說出來,老陳便大搖其頭。因為他聽說那些債主不但要燒屋,還要侮辱他的妻子。他們夫妻感情很好,何況這場大禍又是自己惹出來的,他想回去與妻子共患難,死也要死在一起。  

 

    我再看他的家宅宮,郤不是太壞,看來他的妻子可以安全無虞,便勸告他暫時遠走高飛,以後徐圖轉機,並保證他的妻子不會有事。  

 

    想不到隔別了十多年,老陳郤來到香港與我再見面。他說當年聽了我的話,逃亡去印尼,曾經做過苦工。後來遇到一個同鄉,帶著他做貿易生意,勤勞帶來收穫。他把每一分賺來的錢,都寄回去還債。如今他的債務經已還清,還把妻子接到印尼來團聚。  

 

    他一直記掛著我當年為他看相不收相金的事,幾經轉接,才從吉隆坡報館查到我在香港的地址。趁著來香港談生意的機會,特地登門拜訪,除了帶來一些南洋土產,還送給我一個紅包,說是歸還當年的相金。我接受了物輕情義重的土產,郤把紅包璧還。  

 

    為他人看相,常會有意外的收穫。我寫小說,也寫過電影劇本,但像老陳所遭遇那樣悽苦情節的故事,我是無論如何都想不出來。(本篇完)

 

小啟:由我授課的掌相研究班,第一期已經結業.第二期由初學開始,2月10日開課,每週逢星期2、5晚上7點半至9點上課,一共10課,每堂交學費,課室在九龍油麻地.報讀或看相,請電話64329719聯絡。

 

 掌相研究班上課情況劉乃濟短片網址:http://hk.youtube.com/watch?v=xTxdnHOz3S4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