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中國,運來遷都正當時             

 

  

    風水輪流轉,這是一個永恆的真理!

    2004年起始,當世界的運氣遵照中國傳統三元九運的風水理論進入了下元八運的時候,有心人都會注意到世界在七運末“悄悄地”發生的變化突然明朗起來。原來世界上最強大的幾乎是狂妄的忘乎所以的霸權強國——美國卻迎來了“釜底抽薪”般的“金融大海嘯”,以至於導引的全世界都跟著顛簸起來,都像是“打擺子”一樣的哆嗦個不停。這就是自然界轉化的強大力量使然!這個不可抗拒的自然界的力量,正在把西方的強盛氣勢通過自然的轉化方式推向東方,一個強勁的東方世界正在孕成,而這個東方強勁世界的核心就是中國!

   
下元八運,是東方世界迅速強勁的始運。在未來的2015年之後,便會形成東方世界勁升和西方世界猛挫的交匯點。從此,以美國為首的、曾經稱霸一時的西方世界在美國的“帶動”下逐漸屈居於東方世界的階下。而此時的中國,卻正在朝著成為東方世界核心的領軍國的“目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的發展著。中國,會在2024年後,一躍發展成為世界最強國。這是自然發展的必然,也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一個國家的強盛,在應運的同時應該隨著自然界運氣到來的規律積極主動轉化國家運氣的起升點、核心點和凝聚點,迅速佔領這個“點”。在運氣上這叫“搶運”,也叫“占運頭”。能主動搶佔到運頭上,隨後的發展就會順利。這“三點”集中表現在作為國家“心臟”的首都是否能“應運”而轉,應運而“搶”,應運而“占”。就中國現在的首都北京而言,雖然風水被歷代所稱頌,尤其是自明代永樂建成首都後,雖盛衰斷續,但王氣不減,一直維持著首都的位置。至民國北伐戰爭後,雖然間斷了二十餘年,但北京“王氣”仍盛,終於在1949年回歸國都之位。從風水運氣上講,回歸國都這一現象也是風水運氣的力量使然。從大運上來說,北京作為首都的王氣之運,當強盛在中運的五運、六運及至下元七運,到了八運便轉為退氣。這一點在北京作為首都歷史的記載中就可以明顯地看出來,在此不再贅述。從現在北京獨立的版圖(建成區)運勢上來看,由於多年圍繞城區看似有序,實則無序的大規模隨機開發擴建,脈氣散亂斷絕,北京作為目前的首都也已經不盡如人意。多年的開發建設,使作為首都核心的中南海,已經像“谷底”一樣的凹守在四圍高聳怪異氣勢逼人的建築群牆之中。中南海雖也幾經修葺,但在新建設的宏偉藍圖的比較下,陳舊的古建築氣勢全無,只留得古色古香,正如今年農民代表所感言的中南海“就像鄉鎮的機關大院一樣”。歷史上的任何一個王朝,在擴建首都的同時,首先想到的是要擴建和拔高“皇宮”的位置與氣勢,使之符合一統天下的風水要求。作為國家這不是奢侈!而現在北京的建設因為一度對風水的排斥和極端崇洋、求怪心態的作祟,一直未能有一個“大器”的、立論統一而和諧的通盤規劃,再加上孤立的“保護文物”的法令,使代表國家的最高權力和決策的唯一機構卻獨領古氣蝸居在古舊建築“中南海”中,而北京四圍建設卻“東一耙子西一摟”的一高再高,一奇再奇,一洋再洋,一怪再怪,把個北京建設的猶如一個大大的帶著怪狀豁邊的“鳥巢”一樣,把中南海圈了個水泄不通,高壓氣勢更盛於泰山壓頂,直逼中南海,代表國家的首都氣勢已面目全非了。

 

    再從大處依風水運氣而言,現逢八運,北京首都王氣開始退縮,說來也巧,北京目前建設的現狀不也正應了退氣之運嗎。而八運又是以中國為核心的東方世界崛起的大運氣,為順應崛起大運,筆者以為,北京應順勢遷都,為中國之振興以搶頭彩。現正值八運己丑(2009)變革之年,為崛起久遠大計,遷都之事,迫在眉睫!中央政府應作為首要國政決策下來,並立即著手實施,爭取在十年之內,建成初具規模的新都。以便及時入都,統帥全國走向強盛。遷都工程繁雜浩大,可謂宏偉戰略,為時相對長久,必然牽動全國,非舉全國之力不能為之。遷都之事,既能拉動和擴大內需,又能轉運強國,是一個澤被中華蔭及子孫的大好事,何樂而不為呢。將來之首都,依據風水之理,萬萬不可再求“萬事俱備”,務必與陪都(或稱中央直轄市)分散功能而治,方為上策。

    如今的中國版圖已遠非歷史所能比,新的首都應選取在東經線107-110;北緯線33-34.5(粗略計算)間的交匯點範圍尋“穴”,大體就是以盛唐時期的“長安”為中心點(並非按原穴),即西安市南部區域。這個區域,在下元八運後便又能呈現出“乾坤聚秀,陰陽和會”能舉天下之勢承運強國的“王氣”(凡佔據者不得不為王)。新建首都可取名曰:盛京(含括西安)。為應風水運氣九運的順生和後面所講的“三元不敗”的風水大局,設四個陪都:


    1·北京,恢復“北平”名稱;
    2·哈爾濱,改稱新名“德門”;
    3·南京,恢復“建業”名稱;
    4·廣州,改稱新名“陽城”或“南陽”。


    
盛京獨領政治中心之氣,獨操政治大權,兼領軍事,統率全國。自東北至南順運而設的陪都——北平領全國文化中心之氣;德門與陽城(南陽)南北呼應,中間裹挾港口重鎮,領全國經貿金融中心之氣;建業與盛京也是南北呼應,共領軍事中心之氣。盛京的中心“穴”更要重新慎重勘察,壓子午線以運氣發展趨勢(雖取中軸,但整體城建不必中規中矩,道路也不必縱橫平直,務要依地理地貌有利形勢而來),用現代前瞻性眼光,結合傳統建築要旨,子山午向,形成“七星打劫”“三元不敗”的強勁局勢。設內外兩院(並非獨指院牆城郭,喻形勢),前分“左祖右社”(就像天安門前所建的國家博物館、人民大會堂),建設中央政府所在區域,最高決策機構的環境應設在此區域相對而言的至高點處。中央政府可於八運末或九運初擇日正式遷都進入,穩坐中國版圖的“九五”尊位(九運)統領天下,以成世界首強之國的大業!屆時,因地運轉化,隨遷都搶運的形勢,中國的西部也會一改現在的落後局面,寶島臺灣也會入懷歸祖。若真能如此建設,之後國運當可旺盛180年,雄立於世界之東方。實在是中華之大幸!中國之大幸!人民之大幸!

    草野之言,微不足道。赤子之心,天地可鑒。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振興中華,筆者之宏願也!
(本篇完,執筆於2009年3月20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