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二四:

西湖遊記

 

B小姐杭州新別墅左手方雀頭金星形。   

    今期個案源於四年前的風水延續B小姐在二00五年年中先找筆者批算八字,後來回杭州發展,惟新居入夥不到半年,就發覺諸事不順,夫妻感情日見冷淡,因此,立刻請筆者由深圳直飛杭州為她檢查風水。當日由B小姐好友小胡接機及帶本人吃過午飯後,才到B小姐家中研究風水,一入大門只見B小姐大熱天時,重袍厚衣包裹。有見於此,筆者首先打開B小姐夫妻二人八字及其女兒命盤研究,發覺B小姐運行大順斷無身患疾病之兆。

    因此,筆者立即研究其家的陽宅三要:門、主、灶看看有否風水毛病,有跡可尋。其宅坐北向南,大門在正東北,主人房在西南坤宮,有道坤宮代表女主人,從佈局看來,頂多是女主人較男主人強勢一點外,並無太大影響,怎料當筆者到廚房勘察時,嚇了一驚,該單位為最高層的複式房,那廚房上竟是中空上二樓書房連天臺的樓梯位置,最要命的是B小姐的設計師,竟將樓梯設計成圓柱形之樓梯,更巧合的是樓梯向下盡頭處,更正對著煮食之煤氣爐,而該煤氣爐的(卯)位置,剛巧是B小姐的的生肖位(兔),梯沖加生肖壓灶,難怪B小姐入住不出半年即百病纏身,更令群醫束手無策。

    如此這般,筆者立刻擇吉給B小姐修改樓梯方向,由於某些因素,B小姐有部份風水問題不能一一辦妥,所以,筆者臨走時寄語B小姐,關於B小姐的婚姻不一定能保得住,另外其女兒亦容易走向反叛心理,要好自為之。在小胡代B小姐送筆者去機場時,更叮囑小胡多多照應B小姐,更提點小胡一定要短期內置一間房保值。

B小姐新別墅正向西南方見水(旺財),宅前金星環抱。

    本月中旬,B小姐介紹筆者到杭州其家對面甲先生夫婦新置的房子作風水佈局,B小姐再請筆者為其家作近的風水檢查。豈料當年筆者下盤研究後,反叫B小姐不用看本宅風水,應置新的別墅屋才配對B小姐現時之大順運。

    原來B小姐之住宅08、09年均犯風水煞,婚姻已於二00八年年底正式告終,二00九年更應新的桃花入命,現時已與男朋友一起住居。由於歷史關係,筆者不贊成B小姐的未婚夫及其女兒還在此舊屋中居住,以免觸景傷情,將來必然後患無窮,何況此屋已算老退,不利中年人衝刺,加上B小姐與其未婚夫的八字前途無限,所以筆者大膽批斷,B小姐必能更上一層樓。由於B小姐對本人十分賞識及加上本人對中國近代樓房升值分析,二話不說,隨手拿起一本樓房雜誌,開車帶筆者選樓去。

    哪那知在雜誌上的樓盤,一直找不到,筆者反而在路旁看見一個招商的樓盤廣告,提議不如隨緣一看。經過銷售小姐帶領下,參觀示範單位後,筆者在剩餘下來的別墅區堿B小姐挑了一棟三層連天臺的花園別墅。

    此別墅優點如下:

    (一)  大局坐東北向西南,大門及車庫入口,東北旺門。

    (二)  下元八運東北三重樓房作靠山(旺丁)

    (三)  下元八運西南正向見水為零神水(旺財)

    (四)  左青龍方見圓頭金星成倉庫及像一雀鳥之頭部(主貴)

    (五)  別墅前水湖外遠方圓金星正對相朝向。

    (六)  右白虎下關,見發展商建了一長方形之鐘柱把守,使水(財)氣兜收。

    (七)  別墅內局之入門、飯廳與客廳層層疊疊而落,自成聚水堂局,財氣通門戶也。

    B小姐經筆者分析,自己眼見亦大感理想,立即打電話向其東北公幹之男友匯報,五百多萬的花園別墅就此敲定。

     

(左)筆者單手托起雷峰新塔。(中)舊雷峰塔原貌。(右)武松墓址。

    翌日,B小姐為了答謝筆者,特別駕車陪本人遊覽西杭景色,礙於時間關係,只能將西湖眾多景物之中抽少部份瀏覽,部份景點如下:

    一、雷峰塔雷峰塔建於西元977年,當時,以杭州為首府的吳越國國王錢弘俶建造這座塔在於通過尊崇、弘揚佛教來鞏固統治。隨著時間的推移,雷峰塔多次遭到天災人禍的破壞。先是在西元1120年也就是北宋宣和二年,因為戰亂而遭嚴重毀壞,到南宋初年重修。後來又在明朝嘉靖三十四年(1555),被侵入杭州城郊的倭寇縱火焚燒,只剩下磚砌塔身。1924年9月25日,殘破的雷峰塔因年久失修而轟然倒塌。1999年年底,杭州市人民政府投資1.5億元在原來的位置建造雷峰新塔。2002年10月25日,雷峰新塔落成。

    2000年年底,經過考古工作者10個月的挖掘清理,雷峰塔磚砌身底層倖存下來的局部殘垣斷壁塔基露出了真容。而雷峰塔遺址的核心,是珍藏過許多吳越國佛教文物的地宮,雷峰塔地宮正好位於塔心部位,開啟前,沒有任何被盜的跡象。雷峰塔歷經天災人禍,久經滄桑,但作為「雷峰塔之魂」的地宮珍寶得以完好地保存下來,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二、武松墓:武松墓位於北山路西泠橋畔,蘇小小墓西邊50米左右,面對秀麗的西湖。武松墓主要由墓道、石牌坊、墓圈和墓碑4個組成。

    墓道長10米寬6米的地方,豎著取材莆田青石的石牌坊,高6.04米,重達16噸。為了增加牌坊基礎的穩定性,下面埋了四米多深的松木樁,牌坊豎起來後周圍又用了混凝土加固。牌坊,又稱牌樓,是一種門洞式的紀念性、標誌性建築物,其上採用浮雕、圓雕、透雕等手法,精雕細刻祥禽瑞獸、奇花異草、歷史掌故等圖案和名人撰書的匾對題記等文字,是研究社會歷史、風土民情和雕刻藝術的珍貴實物資料。接著是牌坊兩邊的石柱,上面刻著一副楹聯「失意且五豪客,得時亦一英公」,是由中國文聯副主席、著名作家馮驥才撰寫的。即是說:無論在順境還是逆境,無論是得到還是失去,武松都不愧為一代豪客、蓋世英公。再來是橫批「嶔奇瑰偉」,按原篆書字體恢復,表現了武松的英雄氣概。武松墓圈呈圓形,墓高2.8米,墓圈高1.1米,直徑4米,用的是浙江泰順青石,此石的特點是環保綠色,風格同城市的綠化潮流相吻合,墓上鋪有常綠草皮。最後是墓碑,墓碑高3米,採用福建青石製成,墓碑上書「宋義士武松之墓」七個大字,剛勁有力。

    元末明初施耐庵所著的《水滸傳》說:武松在烏龍嶺斷臂後回到杭州,和魯智深等人在六和寺安歇。魯智深坐化後,武松在六和寺岀家,至八十而善終,葬何處未作交代。武松墓何時建在西泠橋邊有待考證,但20世紀20年代編纂的《西湖新志》中已明確西泠橋邊有宋義士武松墓。

  

(左)淨慈寺橫龍結地,後見金星為遠靠山。(中)筆者在運木古井前與濟公像合攝。

 

    三、淨慈寺與濟公活佛:淨慈寺始建於五代後周顯德元年(954)。建寺的一應費用都是吳越國王錢弘俶直接下令安排的。因地處南屏山的頂峰慧日峰下,故取名叫「慧日永明院」。寺廟建成後,吳越王迎請了衢州的高僧道潛禪師住寺弘法,護國佑民。相傳道潛住入永明院後,提議把原先供在對面夕照山上的16尊金銅羅漢請到本寺供奉,為此,寺內又建起了羅漢堂,也叫「應真殿」這是中國佛寺最早的羅漢堂之一。

    建隆二年(961),道潛禪師圓寂,錢弘俶遂從靈隱寺請來高僧永明廷壽禪師主持佛事,還賜給他法號智覺。永明延壽禪師主持佛事前後達15年之久,為淨慈寺第一代住持。北宋太平興國二年(977),宋太宗下令改名為「壽寧禪院」;南宋建炎二年(1128),宋高宗趙構又下詔改名為「淨慈光孝禪寺」,從此一直延續至今。淳祐十年(1250)建了千佛閣。宋理宗書寫了「華嚴法界正遍知閣」八字賜之。到了元代,寺宇遭破壞;明朝重建,建築分前、中、後三殿,兩旁是經幢樓閣。

    1984年,淨慈寺再次重修,1986年12月正式開放。現建築分前、中、後三殿和供奉宋代高僧道濟的濟公殿及高10餘丈的鐘樓等,兩側有眾多樓閣經幢。近年來,淨慈寺又修復了寺宇山門,塑有哼哈二將,及大雄寶殿內的佛主青銅像,該銅像高10米,重36噸。淨慈寺還有關於濟公的神話傳說濟公,名顛,本名道濟。開始岀家到靈隱寺,但是寺僧都厭惡他,沒有辦法,只好到淨慈寺。傳說濟顛來寺以後,用神井運木為建大殿立了功。到73歲端坐而逝。

    淨慈寺內的運木古井因伴隨著濟公神話故事而顯得更加神秘。一日,寺中失火,燒毀一座大殿。長老知濟公有法力,便要他去募緣,重修大殿。濟公一口應允。他到福建找了一位財主,言明西湖淨慈寺的大殿要重修,特來化緣木材。財主聽說是修建西湖名刹,心想倘能捐上一點木材,自己也可揚名,便欣然依允,於是問濟公需要多少。濟公回答:「包一袈裟就足夠了」。用袈裟包木材,能有多少木材?財主見濟公說話有點瘋癲的樣子,將信將疑地就在化緣簿上簽寫了,並隨即陪去山林選擇。然而,濟公站在山頭,只見他一邊將袈裟往空中一拋,一邊指著旁邊一座小山林,說:「就要這一片吧!」話音未落,那袈裟已從空中降下,把整個山岡都給包住了。財主這才知道是遇上活佛了,連忙跪拜不已。

    濟公岀門數日,空手回寺。眾僧見他坐在臺階上曬太陽、捉蝨子,以為他在騙長老。正說三道四,濟公指著院內的一口井說:「木材運來了,快去拉上來!」眾僧趕到井前,只見井水沸騰,一棵粗大的原木已經浮岀水面,拉上來,又浮岀一根。長老命眾僧趕快搬運,不一會兒,院內的木材已堆積如山。這時,不知誰叫一聲:「夠了!」於是,井中的木材就再也拉不上來了。淨慈寺大殿前面的那口運木神井中,至今還留著那根當年未曾拉上來的木材。

    記得筆者於前幾期的風水個案中,有一篇濟公駕到,今次公幹到杭州卻無意間來到濟公活佛坐化之地,真因緣幸會也!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