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悼念幾位好友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經過程,活到了我這個年紀,還能寫稿、看相和授課,真該感謝上天的厚待。惟是這次剛從溫哥華來到香港,噩耗傳來,幾位相交四、五十載的好友,就在幾天內相繼離世。回憶當年,相聚歡欣,互相關懷,如今人天永隔,不禁黯然神傷。

    先行一步的是梁玳寧,當年我在灣仔一間出版社上班(老闆崔巍曾經出版《麗的呼聲日報》,做過邵氏電影公司宣傳主任,又是女星林鳯的經理人,後來開辦玉鳯時裝公司,委任我做經理)。與我打對面的那張桌子,每天在將近下班的時候,便有一個穿著校服的女孩子匆忙趕來,坐下便趕著寫稿。可能她是讀英文書院的,有時忘記了中文字的寫法,便向我執筆問字。

    這個女孩性格坦率,很可愛。當時她的名字叫做梁多玲,後來經高人指點,改名玳寧。她曾告訴我,她沒有親人,在孤兒院長大。多年後,她來找我,那時她已結婚,丈夫在銀行做事,被派去新加坡,她是嫁雞隨雞,也要跟隨過去。因為她沒有去過新加坡,那邊沒有朋友,請我介紹一些當地報社的朋友給她,找個寫稿的地盆。我當然樂意,因為對她的寫作有信心。

    她來信說,在新加坡不但找到報紙的專欄地盆,還因為我的介紹,她做了一位富婆的私人秘書。這位富婆熱心於公益事業,她覺得這份工作很有意義。梁玳寧後來回香港創業,極熱心從事公益事業,看來可能是在那時候心媞堣U的根苗。

    在香港再見到梁玳寧時,她離了婚,與朋友合作出版飲食雜誌,約我寫稿,我郤婉拒了。因為我成長於戰亂期間,吃飽肚子已是不容易,還怎敢對飲食加以挑剔?若是濫竽充數,便會貽笑大方。後來雖然見面機會不多,但她已成為公眾人物,傳媒時常有她的消息,知道故人生活愉快,事業有成,便很安慰。豈料晴天霹靂,傳來噩耗,心中難免戚戚。

    戲人林蛟,也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又曾經合作拍戲,在片場埵@同渡過多少個漫漫長夜。他很健談,見多識廣,是戲行的一本活字典。與他談天,我在報章上寫的戲行典故,便不愁沒有材料。幾十年沒有碰頭了,半年前,我從溫哥華回來,到油麻地的聯邦酒樓飲茶。林蛟在遠處望見我,扶著拐杖走過來,我們擁抱著,他忘記了自己行動不便,幾乎跳躍起來。今次再到聯邦酒樓,蚊叔已作古人,睹物思人,不勝唏噓。

    與播音皇帝鍾偉明相交,已是半個世紀以前的事。那時麗的呼聲有一個很受歡迎的播音故事,叫做《結婚十年》,是改編自上海女作家蘇青的小說。主持這個節目的是飄揚女士,她擔任監製、導演和編劇,還要在播音時敘述劇情,她有時忙不過來,便由我代為編寫劇本。那時候,鍾偉明和艾雯是男女主角,時常在一起圍讀劇本,因此也成為好友。

    鄒文懷接掌邵氏公司宣傳部,從曼谷請來新聞界前輩梁風擔任《南國電影》總編輯,但有將無兵,當年會編畫報的人很少。有人提及我的名字,因我編過《環球電影》,但沒有我的地址,當年又不是每一家都有電話,因此無法與我聯絡。

    鍾偉明與鄒文懷在美國新聞處做過同事,時常相聚。閒談時提到找不著我,因為畫報出版期近,正在焦急。鍾偉明明哈哈大笑,說劉乃濟就住他樓上。當時我住在灣仔天樂里一間住宅大廈,我住七樓,鍾偉明住在六樓。這天,他便走上來說鄒文懷找我。就因為他帶來這個口訊,我在邵氏公司耽了十一年半。若不是鍾偉明這次的「更上一層樓」,我以後的生涯可能不一樣。

    雖說人生終有盡頭時,但在那麼短促的時日堙A三位好友相繼離世,心中的悲痛是無可言喻的。幸而他們都走得那麼安詳,毫無痛苦,這也算得是福份。(本篇完) 

 

 

    小啟:我已回到香港,繼續看相和開班授課。掌相新生班在十二月七日(星期一)開課,舊生研究班亦在今月九日開始。我的電話是67440327。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