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白虎下山勢如秋風掃落葉  

 

            

    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時間過得是那麼的快,這不,一轉眼庚寅年就要來到了。也不知是地球在減肥,把個“腰”減瘦了?還是地球轉得快了?眼前的事還沒捉摸完,那個新事就又來了。 

    筆者在研究運氣規律中發現,運氣的承上啟下都會有個銜接的過程,在銜接過程中,前後互交的運氣是會相伴交互而出現的。在上一個運氣堣牏J下一個年份的氣運時間是按照上一個年份最後與下一個年份干支相同的日子為引入日。而結束上一個年份的運氣,則是在下一個年份中月份的地支相沖散的月份堙C己丑年的運氣,根據這個交互過程得延緩到庚寅年的立秋之前小暑後的六月,即未月的第一個未日一沖才能終結(庚寅年農曆5月27日,即2010年7月8日小暑第二天的己未日)。也就是說,到庚寅年的六月己丑年的運氣才能走完。這就是運氣的發展與終結的漸進和銜接過程。即便是所謂突發,其實也是有醞釀過程的,不過是大都注意在明顯可看的“數字”所標注的日子上,不去注意氣運銜接的內在影響罷了。這一點,就像是中醫所講的“心”和西醫所講的“心”不是一個概念一樣。這個論點是筆者經過多年的研究和實用得出來的,在運氣推演的實用過程中屢試不爽,驗者多多矣。筆者在好多著述堣]多次闡述過這個論點。 

    庚寅年,是個虎年,因為庚金主白,所以說是個“白虎年”。庚寅年的人元納音屬松柏木,天干屬金,就是俗話說的“虎頭帶劍”的年份。單講“虎頭帶劍”這個詞,就足以令人生畏了。庚寅年的立春,是在2010年2月4日早晨6點42分。雖然,還沒到新的一年的正月初一,但從立春開始就是新的一年的開始了,也就是說從立春就是庚寅年開始了。 

     年     

         

   寅       

    上面就是庚寅年立春的四柱排列,它就象一個人的生日一樣,根據五行的所主與生克制化,便可以推斷出庚寅年全年的運氣來。大到世界、國家,小到家庭、個人,無所不能應用。筆者的這篇文章就是以此為主,結合三元九運、五運六氣及其它有關方面來專論世界和國家運氣的。 

    庚寅年的流年運氣,按照運氣銜接的說法,其實在己丑年的最後一個庚寅日,即己丑年農曆10月25日(2009年12月11日)就已經將庚寅年的氣運開始引入顯現了。庚寅年整個流年的排列,於五行上少火缺水,木旺金衰土弱,顯示出極度的不平衡。庚寅年的納音是象徵堅忍不拔的松柏木,木遇無水涵養,只能是枯木生風了。雖然少火,但木旺風強,火源充足,只不過虛妄罷了。虛妄之火,或可肆虐。初春寒氣未退,金寒土凍;日元乙木旺祿歸時,年月寅劫強助,雖坐下酉金犯上克沖,無損毫釐;左右雙財護佑,土弱無根,財又天露,表華不實;年庚陽金,肅殺之氣,雖紮根於日坐,但天寒地凍,春囚不展,隔合無力。雖雙寅雜氣丙火小融,但化不成實,只能是虛漬耳。地支日時相沖,東西不和,寅助卯力,東強西弱。但酉金借助陽庚,不服輸勢,硬斫強木,到頭來只能是酉金不但無法克沖卯木,反而崩壑自殘(春二月與下半年更甚)。再者庚寅年柱,上下交戰,金木不容。且有上欲下順而下不順之意,又是下犯上之力強于上,大有作亂之嫌。庚寅年的一切現象,大都是來勢兇猛而突然,去的也匆匆,猶如秋風掃落葉。 

    庚寅之年及後凡中國經濟、金融實質上只有繼續下滑(用嘴扛著,終有不接氣的時候)。房地產業空置過多,資金無法回籠,泡沫繼漸破滅,“金銀”堆砌的磚石瓦塊聚比成林。有的國家支柱企業或逐將“水落石出”,漸露本相,非至轉向,抑或破產不可。林木、服裝、棉紡如鯁在喉,吐咽皆難。唯與“風”有關行業或能維持。媒體、輿論界為民鼓呼聲音此起彼伏,但時被逆嗆。寅虎功曹,暗沖申金道路,凡一切海陸空交通事故有增無減,尤以秋初或後為甚。群體性事件、社會暴力趨於惡化,年輕人犯罪率有增無減。求計諸野,關注民生,居高視下的國策,令人振奮。但是,政令梗阻,治吏寬嚴不勻,執法各自為政,沙散難攥,政府上下之間矛盾加劇卻令社會不安。上嚴下鬆,流民怨蕩,到處生風。 

    庚寅年中,揭露緋聞事件會有增無減;夏糧欠豐,糧價攀高;旱澇互疊,土地竭枯;北京環周(以北京南部、西南部接鄰省區)或生水患; 新聞出版業暗淡,娛樂業也不景氣。高等教育面臨洗牌。離婚率繼續攀升。新思潮疊起。與火、爆有關的災情事件多發,地異頻仍。尤以南方、西南方為烈,或可發生邊界戰爭。寒象早生,秋禾凋零。庚寅之年,“木”姓名之人多有發跡(不論吉凶,均速爆發),而金水姓名“之人”多生不利(亦速而猛)。自清明節後,國哀接踵。 

    在進入庚寅年及以後,國際局勢,一片蒼然。東方的思維方式會強勢助推世界性的新思維運動,國際社會會以“拯救”世界之名義,傾向東方。以中華民族為核心的思維方式會有整體上巨大的明顯凸現,大有統領世界的趨勢。國際社會將逐漸脫離西方科學的“物質”化,而走向崇拜“精神化”,也就是走向“東方化”。目前的西方現代化科學已經走到了極端末路,國際社會已經逐漸認識到所謂現代科學的發展是人類極度自私的表現,從而破壞了自然,人為的造成了諸多滅絕人性的災難。筆者在《烤夾生的牛肉》就已說明,這次世界性的大危機(其實經濟危機是思想意識及信仰危機的體現),非到2012年後逐漸趨穩,真正脫離困境走向充滿希望的發展還得等到2015年後。庚寅之年,應該是繼己年之後,繼續變革而向縱深發展的年代。說變革運氣,就不能不說到“演算”中國天下、歷史更迭的《推背圖》,“庚寅”一像是《推背圖》的第27像,這一像雖然公認是預示了 “赤色”的大明王朝的建立,並指出了庚寅年的核心因素:金木相戰,木旺水絕,變換戰亂。其讖的“下民之極”就道出了一個極大的社會不安定物極必反的因素。但是,筆者以為,這個理論是能通用于現今世界的。作為世界的各國政府,必須警醒,以疏導下情、關注關懷在世界性危機中的基層民眾的疾苦與訴求為最大最先最急之策略,否則自毀。而於國際社會局勢方面,極度不穩,東西對抗,戰亂蔓延,以美國為首的“捉襟見肘”之勢禍亂在即。“在己年後要明顯‘反盤’”,美國所統率的西方利益集團於危機之中回天無力,或可借助“庚辛”金虛榮的迴光返照,製造新的世界“騙局”,以使國際上那些如影隨形的追隨者“套”的更牢,共同以陪葬者的身份與美國一起跳入美國為自己和它的“夥伴”們掘好的墳墓。最為可悲的是,那些以美國為“模式”的追隨者們,極盡模仿之能事,把所轄政府,甚至國家當作一味追求個人利益的私人公司來經營,那將會是什麼結果?世界需要警醒!中國需要警醒!試想一下,一個以債務作為賭注,而且還要仗勢逼迫、引誘、欺騙債權國就範的國家所製造的“繁榮”能撐持多久?美國的前途已經是一個無力支撐的腐朽大廈,傾危在即!新舊交融的經濟、金融危機或可波及更大的區域,出現更大的災難。美國或可因此挑起新的爭端,發動新的戰爭,或擴大舊有戰爭,藉以緩解內外矛盾,但事與願違(請參閱《和平獎背後孕育的戰爭即將爆發》)。寅虎年中,龍虎不睦,“中龍”“痙攣”,龍首甩頸,日本以及日本周邊國域或有重大事變、重災及禍亂(及後幾年亦如此,請參閱《即將沒落的日本》及有關文章)。雖然,筆者在《烤夾生的牛肉》文中提到東南亞在己年有復蘇小景,但只是虛浮而已,真正大象當是《神龍翻身,東南亞一片狼藉》一文中所講的。中國受美國鉗制,難以逃脫危機的深度影響,自拔乏策,國家經濟、金融進退維艱,以前失策,誤果凸顯。股災飛來,民囊羞澀,哀怨迭起。在東西方矛盾明顯加劇的情勢下,國勢兩頭受夾,堨~難應。雖中國大運在即,眉睫困苦,在所難免。任何一個運氣轉換的過程都是“痛苦”的,儘管是往好運上轉也難以回避。因為,轉運就意味著變革,變革就意味著舍舊創新,舍舊創新就意味著要把既有的丟掉才能有新的景象。丟掉既有的就像“割肉”,而且是割“自身”的肉,那能不“痛苦”嗎?!慶倖的是,痛苦之後是一片光明,一片喜慶,一個領軍世界的強盛中國正在遵循著運氣的規律,一步一個腳印堅實的向前邁進著! 

    變化是運氣的永恆。自2004年世界地運隨著中國運氣的轉換,同樣也進入了下元八運,而庚寅年巧合的是年紫白也正好是八入中宮,與八運完全重疊。可以這麼說,凡八運所要顯示的“吉凶”今年會更明顯。 

庚寅年間: 

    正東方六白武曲吉祥星坐鎮值守,極宜順勢遷徙變革,方有成果顯赫,或出德高望重的軍方強硬人物。但受二、七夾持,順變之中極易出現思想混亂、唯財是奪現象,還要注意火、爆之災。 

    東南方七赤破軍鎮守,爭鬥異常,或可現戰亂爭端。怨民群體事件,難以平息。再加六、三形成犄角之勢,穿心、交劍,煞氣揮舞,禍患、血光,災劫非常。 

    正南方三碧祿存是非持權,亦是乏善可陳,唯有警惕變亂突臨。況七、五夾持,更會招惹因財至禍,或血劫,不得不防。 

    西南方五黃廉貞歲破凶煞光臨,是今年最凶方位,無吉可談,唯有禍亂硝煙。況受一、三犄角相持,傷損頻見,血殘難睹。 

    正西方一白貪狼桃花握權,再逢利星,有助財利,更助緋聞而興女權。庚、辛兩年,尤其是陽庚之年,是西方“迴光返照”之年。今年西方世界有“虛榮”之象,凡追隨者亦在今年會大上其當,升跌明顯,最宜謹慎。還有,決不可上女人之當,否則晚矣!今年之中,西方位上,性事興盛,賭事猖獗,而因緋聞落馬者也多矣!再加九、四相挾,接觸性傳染病或可流行。 

    西北方九紫右弼喜慶之星居宮。西北為天門,為權者。今年此方權威人士多有喜慶,社會財利發展較為順遂平穩。因一、四犄角對持,在增喜慶的同時,還將有新見名士出現。只是此方今年在“高興”的時候莫忘記“盜賊”,或傷權威主公。 

    正北方四綠文昌會三煞,雖利於文教事業,但因競爭激烈難免“關鍵時刻掉鏈子”,還會醜聞不斷和判斷決策失誤。左右九、二夾持,當會在是非纏繞中出現思想新穎的上層建築“智囊”人物。北鄰國家,或出新政,不利中國,必當慎對。 

    東北方二黑巨門太歲駕臨,與西南方相對而言,此方是今年第二個很不吉利的方位,意想不到的地異、流行疾患及其它災害降臨,只需萬事謹慎。幸有四、六犄角夾持,不利之中,因是地運旺方或可經濟發展較為穩妥。 

    中宮八白左輔星穩坐,財利發旺。於世界而言,中國的發展將會因東西方“金木交戰”而獲“漁翁之利”,萌生新的發展現象。但於國內而言,因四面八方對沖的中軸線而受週邊各方的影響,卻會相容出現東北、西南現象;東南、西北現象;南北現象和東西現象。 

    庚寅之年,中國最應關注的是西南至東北這一溜線,在這個斜線上,恐要發生“意想不到”的重大變故與災異。今年異變事件,不管是自然還是人為均會令國家及世界震驚。今年在東經100度至120度之間,北緯25度至35度之間會奇異多現。再者,北京周邊地區,尤以北京以南至西南部分區域更應謹慎對待,以防不測。今年夏天中期開始,股市會作滑鐵盧矣。其間,切不可讓股市的“曇花一現”閃了腰。而房地產業也隨著泡沫破滅而走向一蹶不振。筆者在《烤夾生的牛肉》文中就已闡述過,雖然有個別因語言用詞有所差誤,但主導預測思想不變,而且還要看流年結束期前的變化。必須警惕的是,由於國家經濟的下滑而導致的重大事件難免。 

    中國傳統的五運六氣的推論時間是按照農曆從上年的大寒開始的。庚寅之年是屬於金運太過之年,金運太過即木運不及(看似與上述四柱論點相悖,其實不然,木運不及,虛木浮躁,風火必然)天變異常,大有犯上不規之象。少陽相火司天,厥陰風木在泉。 

    庚寅之年,上半年多以燥熱為主,而且是時令早於節氣。春暖突然,旱情蔓延,大有赤地千里無人煙的跡象。飆風時起,夏季時長,或有超常高溫,並伴濕熱,熱病亡民。春末夏初,塵霾多現,可有時雨,雨區集中,凡下或災,大部旱情難解。下半年寒氣早襲,寒水頻至,稼禾百姓,同沐寒災。尤以秋末冬初,寒氣襲人至重,南方雨災,北方寒邪,不得小覷。冬季,風雪過於常年,又或成災。且超常寒溫互疊,霧霾大行,人病流疫。 

    總之,庚寅之年是一個乏善之年,而且是一個嚴重危機伴發災害、哀情來勢迅猛之年!  

    在結束這篇文章的時候,新聞媒體正在如雷貫耳的集中報導:全國大範圍氣溫又現驟降,黃海、渤海沿岸遇到了30年以來的最嚴重的海冰現象,冰情“向大海縱深延伸至少27公里”,而且還恐因持續降溫“形成冰山”。還據報導,己丑年的冬天,中國遭遇了40年,或50年不遇的低溫與雪災,有些地區甚至是自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嚴重的低溫與雪災。筆者由此想到了《烤夾生的牛肉》文中所說的:“冬寒,或有大雪”。(本篇完2009年12月20日草稿,2010年1月10日 定稿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