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陳繼堯出錢請人看相


  

    九龍油麻地永安百貨公司的樓上,以前是富都酒店。董事長徐亨長袖善舞,把酒店經營得十分旺盛。其實,他不是普通的一介商人,甚至可以說是傳奇人物。

    徐亨身軀碩長,有個綽號叫做「長人」。他讀大學時,已經是國家隊籃球、游泳兩項運動的選手,後來更是奧林匹克的國際委員,交遊遍及全球。

    日軍侵華時,徐亨投身軍旅,任職為總司令陳策的副官。後來陳策改任廣州市長,徐亨亦追隨左右。太平洋戰爭爆發,陳策赴香港與英方商談共同防守事宜。不料日軍突然進攻香港,封鎖了沿海地區,截斷了陳策的歸路。

    徐亨英語嫻熟,亦參加商談隊伍,此時亦是有家歸不得。陳策決定突圍返回內地,與英軍六十多人駕駛魚雷艇衝出包圍網。魚雷艇中彈沉沒,陳策墜海。他在抗日戰爭時曾被炸斷一腳,被稱為「獨腳將軍」,行動極為不便,此時更被流彈擊傷手腕,形勢危殆。徐亨奮不顧身,背著老上司在海上泅泳了多個鐘頭,終於在惠州登陸,獲得當地的國軍接應。

    徐亨戰後棄政從商,創辦富都酒店。我和徐亨認識,是由新加坡好友葉世芙介紹,因為老葉時常因公務來香港,他和徐亨是老友,當然住在富都。還有,曾經做過我老闆的黃先生(我受聘到新加坡主持《民報》編務時,由於我的建議,黃先生買下了民報的大量股份,出任董事長),不但是徐亨的老友,而且是富都酒店的大股東,他來到香港,當然住在自己的酒店。所以,我在那個時候,時常會來到富都酒店和他們相聚,因此也與徐亨在一起。徐亨平易近人,完全沒有董事長的架子,朋友都叫他做亨哥。

    由於我喜歡研究相學,像徐亨那樣的傳奇人物,實在不可多得,因此我特別留意觀察他的流年部位,有時還借看他的手掌,察看與他當年的不平凡經歷是否吻合。老葉對玄學簡直痴迷,凡是著名的大師,他都幫襯過。老黃和徐亨的太太亦都喜歡看相,至於徐亨,當然也湊太太和老友的興趣,跟著他們一起去看相。

    有一次,老葉來了香港,他打來電話說:「亨嫂想請你吃晚飯,有空嗎?」徐太太請吃飯,我已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因為她每逢遇到疑難不決的事情,便會想到看相。看來這頓晚飯,也要費一點眼神了。

    在富都酒店三樓杏花樓一邊吃飯,一邊替徐太看相。她是因兒女有點麻煩而心神彷彿,其實不須擔心,因為這一陣陰霾很快便會過去。話雖如此,徐太仍然怔忡不安。老葉提議再去找陳繼堯看相,陳繼堯的寓所也在油麻地,我們大夥兒便安步當車的走過去。

    陳繼堯恰巧沒有客人在座,而我們大夥兒都跟他很熟,稍作寒暄,徐太便請他看相。陳繼堯說不上十句話,徐太便嘻的一聲笑起來。陳繼堯覺得奇怪,問徐太笑甚麼?徐太說:「你說的話和剛才老劉說的完全一樣,你們是不是事先合過詞兒的?」

    陳繼堯的臉色一扳,向我問道:「是你提議徐太來找我看相的?」我一時不知所措,老葉替我解圍說道:「這不關老劉的事,是我提議的。因為剛才老劉替徐太看相,我恐怕他的功力不足,所以建議徐太來找陳老師再看一次。」

    陳繼堯說:「那麼,我是怪錯老劉了,還以為他像我小時候那麼胡鬧。」跟著,他笑著解釋為甚麼會有剛才的反應。

    「我自小跟隨父親學習,九歲便已開始替人看相賺錢。說來你們也許不信,我也時常出錢給人去看相。因為那時候覺得自己的年紀太小,人生的歷練不足,於是聯合同幾個志同道合的小夥子,若是找著身世奇特的人,便出錢請他去看相,我們坐在一旁聆聽。由於看的都是名師,付出相金不菲,但我們在旁乘機偷師,當然物有所值。剛才我還以為老劉重師我們當年的故智,所以有此一問。」

    陳繼堯又說:「出錢請人看相,乘機在旁偷師,好像有點惡作劇,但對於研究相學,確實大有裨益。因為能夠成為名師,當然有著他的一套獨特功夫,多加觀察,可以提昇自己的功力。」
(本篇完) 

 

 

    小啟:新的一期掌相研究班開課在即,報讀及看相,請致電話 67440327詢問。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