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即將照亮美國的歐洲明星—德國  

 

 

    在歐洲狹擠的國家群堙A一個耀眼的國度,猶如奪目的新星,亮度在急劇的增強,乃至顯得歐洲的領頭羊法國也將黯然失色。這個國家不是一個新興的國家,而是一個古老、且又是曾經欲霸世界而戰敗的國家——德國。德國位於歐洲西部,是歐洲西部鄰國最多的國家。西與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和法國接鄰;南與奧地利和瑞士通壤;東與波蘭和捷克毗鄰;北與丹麥相連。並臨北海、波羅的海與北歐隔海相望。 

國的地勢可分為四個地形區,南高北低:德國北部屬於平均海拔不到100米的平原地區;德國中部為東西走向的高地塊構成的山地;德國西南部兩旁是山地,壁陡峭,屬於萊茵斷裂谷地區;德國的南部是巴伐利亞高原阿爾卑斯山區,其間拜恩阿爾卑斯山脈的主峰祖格峰海拔2960多米,為全國最高峰,也是德國的龍脈依憑。 

    1990103日零時,歷經幾次分合合分的坎坷歷史,再次分裂長達45年之久的德國,又重新走向了統一。這是一個非同尋常的日子,統一後的德國把它定為“國慶日”。 

    德國國慶日的運氣列式:

     

     

       

    國慶日日元辛金,通根酉月,建祿而根深,已屬旺相。月時財印相護,年月庚乙合而化金,日元強盛無疑。地支子午剋泄得當,不致偏極過猶不及。綜看整個運勢,應是一個極其有利於發展的良好運式。唯嫌不足的是乙木偏財紮根無處,或會造成發展途中的波折費力。但畢竟大方向“如日東升”,趨勢不可阻擋,“波折費力”亦即不足言耳。國慶日生成在七運,七運適值金旺,西方世界屬金,當令於七運。德國在七運中若即若離的傍比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敲著邊鼓亦步亦趨的跟隨著發展起來,沾光不淺。而至八運,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運氣下滑,風光漸晦。德國此時,卻可有幸的因首都柏林位於德國八運氣口,受波羅的海生氣灌輸滋養,可直達阿爾卑斯山山脈,屏回普灑,惠及全德,使德國騰飛無疑矣!但德國因運氣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出現歧路,必須另闢蹊徑,與美國“分道”而治方可“達標”。若能將與北海呼應的城市漢堡設為陪都,則更是錦上添花。 

    國有其運,當有應運之主。現任蟬聯總理默克爾運氣又是如何呢? 

    默克爾是德國第一位女總理,也是第一個生長於前東德的總理。她2005年競選總理成功,而又於2009年競選連任,有德國的“撒切爾夫人”的譽稱。默克爾領導的保守派聯盟黨,是與另一大黨中左的社民黨組成大聯合政府。但在默克爾前期執政中,一直想擺脫這個理念相左的合作夥伴。2009年連任後,默克爾與自民黨組成了新的中右執政聯盟。 

    默克爾生於1954717日,時辰不詳。 

    默克爾的運氣列式是:

   

   

     

    默克爾生日日元甲木生於未月,未中有乙木,似可通根。但木生於長夏,當屬不旺,須借助比劫或印生助方可活力。所以,當默克爾大運行至卯寅,便左右逢源,青雲直上,以至於榮登總理寶座,而且蟬聯,不能不為之慶賀! 

  2010年,歲在庚寅。如是旺甲逢庚原應大利,可默克爾卻是弱甲,怎能受得了強金克劈,便是不能如意了(當然,不知時辰是否有助)。雖然,庚寅之年,木強金弱,但也難以扶持默克爾的甲木。況且,寅午戌又會成食傷火局,大泄甲木魂魄,確實難以支撐了。再說,默克爾生年甲午,還與國慶日的庚午年相沖,更是增加了對默克爾運氣的衝擊,火上澆油在所難免。如此看來,默克爾雖然已經連任,但從庚寅年開始,運氣卻不能稱善,好不容易的競選險勝蟬聯所取得的權力寶座如空中樓閣,隨風搖晃,難以維穩。不可不警醒!

    這堣ㄞ鄐ㄣㄗ魽A為什麼默克爾運勢現在不及,卻在2005年不但能勝選一品,而後還能蟬聯?這是因為,自大運進入八運後,默克爾正行寅木旺祿運,寅木東北又值令。而且,20042005兩年流年逢甲申、乙酉天干木年,納音水印,生助幫比日元有力。申即庚,酉即辛,強木遇庚辛金,雕琢成材的緣故啊。這就是運氣! 

    現在的德國,運氣是旺盛的,猶如徐徐上升的朝陽,鉚足馬力,正在逐步升向中天。在今後的運氣中,必將要奪魁歐洲明星國的地位。但是,現在的總理默克爾的運氣卻有些落後於形勢,不符合德國國運的勢頭,到了一個不盡人意的轉捩點。這樣運氣的政府首腦,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氣,也難以有英明決策。只能是內憂外患,此起彼伏,政治經濟,難以暇顧,到頭來只有等著被強勢國運在尋求當運之主的同時“甩出軌道”。運氣這個東西是很怪的,不管走哪條路,都是應該走的,個人運氣要頹廢得時候,那也只好是“服從大局”,任其“甩”了。默克爾的用心再良,初衷再好,她的意志由於個人運氣使然,也是擰不過德國大運的,或可屆中早退,也未可知(但願那不知道的時辰能助其一臂,使之在寶座上屆滿,順運來施展政治抱負)!以德國的運氣,在默克爾之後,必將是一位能夠與國運相順的英雄人物出現,在德國的政治舞臺上呼風喚雨,推雲攬日,令世界刮目相看!以其宏大的睿智,帶領德國創造歐洲的“標誌之星”。還要再重新提一下,今後不論是哪位英雄坐控德國,都不會和美國成為“親密的朋友”,只有和美國分道揚鑣才能振興德國國運,這是大勢所趨,大運所趨! 

    德國,一個碧空奪彩的歐洲首亮明星,一定會矗立在地球上,它的耀眼光輝必定會把今後的美國照的睜不開眼! 

    信不信,請拭目以待!(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2月24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