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越南前景不妙 

 

    

中國的預測學問,有時是不用推理過程的,可以憑著預言家的“感覺”直達結果。這就是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不同地方,這也是西方現代科學弄不清中國文化而批判中國文化“不科學”的所在。現在的世界環境,都是以西方現代科學的思維方式來衡量一切的,而且這種思維方式被國人從20世紀初作為舶來品引進來以後,便一發不可收拾的發展成“國學”,把個中國掌控起來,以至於中國的傳統文化日益式微,乃至現在到了有些有名望的中國高等學府只認英語,不管國語的地步。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母語不懂,何談外語呢?在科學界不也是以西方現代科學唯是唯從嗎,把個中國固有的可與自然融通的“高級思維”的思維方式說得個一敗塗地,幾近打入地獄,非要“邏輯化”不可。每一個民族都有它的文化根源,中華民族的文化根源是世界最深的,為什麼非要受制于西學呢?共存還不行嗎? 

筆者一直遵循著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繼往開來。在預測研究中也是遵循中國的傳統方式這麼去做的,但並不是排斥和反對西學。因為,遺傳基因的不同,各有所持、各有所長嗎。對於筆者的一些論點,有好多以現代科學思維方式認識事物的關注者不能認同,甚至反對和攻擊……。筆者在這堨u能說我就是這樣研究和實踐中國傳統文化的,但我並不與人爭論,也不反對西方現代科學,因為筆者認為每一個人站的角度不同,對事物的理解和認知也會不同,更何況遺傳基因和思維方式不同呢。只有不同共存,才有了無所不容的這“大千世界”,才有了這無有止境的智慧與知識。任何事物的爭論是沒有用的!只要以自己的認知,實事求是地說出來,讓世人看你個明白就可以了,這就是最應該做的。筆者就是這麼做的(娛樂性消遣除外),而且一直是持之以恆的。 

這不,筆者在重溫舊作《神龍翻身,東南亞一片狼藉》時,一個縹緲而狹長的幻影進入了筆者的腦海,這個幻影翻騰著,變幻著,出現了彌漫的硝煙和低垂的陰雲,這陰雲時而又變幻成成堆的瓦礫。這個幻影就是從中國的南部鄰國越南隱約而來的。於是,筆者的注意力便傾注在東南亞軍事力量最強大的國家越南。 

越南,這個國家在上個世紀1975年統一之後,至今已經35年有餘。統一後的越南雖經包括中國在內的主要國家的大力援助,逐漸的強大起來。但由於地運的轉換,這個“安南”舊國卻像猴子一樣的翻臉不認人恩將仇報,無端的和中國發生了邊界戰爭,以至於至今也是一會兒好一會兒壞的不安穩,和中國保持著一種無法言喻的微妙關係。 

眾所周知,中國風水有三大幹龍,越南屬於南龍的延伸。中國南部邊界西自印度等國部分區域,東延至東南亞諸國均屬南龍脈絡。龍脈的延伸有的可以遠及淺海以外更遠更深的區域。筆者曾文《神龍翻身,東南亞一片狼藉》,就已經從整體上闡述了今後東南亞諸國的不良運氣,越南也概莫能外。 

越南位於中南半島東部,西鄰老撾柬埔寨,東和南臨南海,北接中國。越南的地形絕大多數屬於山地和丘陵,平地面積所占比例很少。越南的森林面積非常大,約占整個面積的75%以上。東中部的長山山脈是越南風水的主勢靠山,山勢北高南低,東峭西平,屬於中國橫斷山脈的延伸支脈。越南歷史上曾經是屬於中國的,在晚清時由於西方列強的干預才完全脫離開中國的版圖。越南的最初統一,一般認為是在清代的嘉慶年間,越南當時是中國的附庸國,“越南”國名就是由清政府所賜。當時的越南向清政府申請“南越”國號,但因南越國勢較強,清政府恐其借勢生亂,於是嘉慶皇帝便顛倒“南越”二字為“越南”賜之,延續至今。 

越南的最初統一發生在六運末(1802年嘉慶皇帝賜國號),而上世紀1975年抗美勝利後的統一也是在六運之中。而統一後的越南在六運後期由於旺運促動,不知所以,又發動了和中國的邊界戰爭(即中越自衛反擊戰),以至後來爭端不斷,延續到七運前期的越南在步步敗退中才略漸平息。而進入七運後的越南經歷“艱難歲月”之後而壯大起來,逐漸成了亞洲一個不能被忽視的所謂強勁的國家。而隨著地運進入八運後,在2006年,越南政壇因腐敗發生了歷史性巨變,新舊交替一改前轍,狐假虎威,親美制中,又玩起了猴子們背棄宗祖國的行徑。可是不然,八運中的美國是坐“滑鐵盧”的運氣的,跟錯了主子坐錯了船必定也會走錯運的。再說,南龍翻身,東南亞已經否運難保,再加上主子的滑坡,還能有越南的好事嗎?運氣就是這樣: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好的、壞的各歸其途,總會走到一起來的。 

再看看越南的國慶日—1945年9月2日(時辰不詳): 

 年   

   

     

越南的國慶日天干一溜甲乙木,但坐下申酉戌一派旺金,金木剋戰,哪還有木的開壺。難怪分裂、戰爭、侵略不斷。八運之中,雙甲爭合,乙奪甲勢,內部翻騰,自我傾軋,又難怪2006年發生政壇巨變(今後會繼續變化)。2010年,流年庚寅,太歲合乙而沖雙甲,寅木沖運元申而又會刑局;2011年,流年辛卯,與國慶年的乙酉天地沖剋,辛又剋雙甲,卯明暗合于戌申,哪還有消停的日子。自此以後的幾年中,越南國運必如沸水,經濟衰頹,民怨鼎沸,翻滾蒸騰而悸悸不安。加之接踵而來的天災地異,人禍疫情。混亂之極,革命遂生,越南或將大變矣。屆時,美國由於內憂外患,“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也只能是瘸子打圍——坐著喊了——聽聽動靜而已。悲哉 

    越南啊,一個早晚的事,還不是得回過頭來向中國叩拜才能行嗎。看著吧!切記!(請參閱《神龍翻身,東南亞一片狼藉》)(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2月28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