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鴉嘴相的故事

    

    形容一個人是“烏鴉嘴”,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好的名頭。民間以烏鴉嘴稱呼的人,絕不是什麼好鳥。一定會是口無遮攔,信口雌黃,專門“玉成”壞事,毫無誠信可言,而且還能嗅到窮途末路的屍臭氣味的“臭嘴”。如果這張嘴長在普通人臉上,那倒無所謂,影響不大,撐破天是一個“個人行為”,大不了不理他就是了,也不會有什麼說道。要是這張嘴長在一國首相的臉上,那可就了不得了。翻雲覆雨,朝秦暮楚,一口的喪氣……一個國家的命運會讓他折騰成什麼樣子,不得而知! 

    說來也怪,就有這麼一個所謂太陽升起的地方,號稱是“世界第二”的經濟強國,在201064日下午246分選出了一位這樣的“鴉嘴首相”。唉,也難怪,這是筆者早就說過的一個國運即將沒落的國家,也就非走“黃鼠狼子將老鼠——一窩不如一窩”的這條路不可了——這是人的意志扭轉不過來的運氣規律啊。國運衰,舉國上下的意志就不強,好事正事沒人聽,非拿壞事當好事說,真是沒辦法。 

    說這個新當選的首相是烏鴉嘴,一點也不冤枉他。他在當選的那一刹那,可能是恣的有些發昏了,張口就說幾天以後的612號訪問中國,還說要參加在中國上海舉辦的國際博覽會上的什麼活動。這可是一個國家政府首腦說的與鄰國示好話呀,舉足輕重,板上釘釘,全世界都在看著那。可誰知,在67號他又說因為美國政府極大的不快”和“印象不夠強烈”為由,中止了訪問中國的計劃。還自作小聰明說讓那個剛下臺的“首相”當特使去吧。人一旦忘乎所以是會暴露本相的,這不,他的本相就露出來了。筆者一介草民,聽說此事也懷疑起來,這出爾反爾,前音尚未落,後聲卻變了調,真不應該是一個國家元首的作為啊!剛上臺就這麼個轉軸子,那以後可怎麼辦哪。可任是怎麼懷疑,事實就是這樣了,又有什麼辦法。 

    這個選鴉嘴首相的國家就是日本,這個鴉嘴相就是菅直人。通過對菅直人的初步印象,筆者更加壯足了自信心,曾經寫過的那篇《即將沒落的日本》的預言,會在鴉嘴相的指揮棒下,突飛猛進的繼續向沒落進發,沒落真的正在向事實迅速靠近——運氣啊就是這個樣子,到了時候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只是苦了那些帶著理想憧憬的扶桑黎民,和那些些輕信他的話的人。說菅直人是鴉嘴相,不光有一上任就失信的事實,也是有理論根據的。世間的任何事物的出現,都是有其原因的,追溯到他的生日就可見一斑了。 

    據網絡媒體透露,菅直人出生於19461010,時辰不詳。 

菅直人生日排列:

     

     

       

丁日柱生於秋九月的小陽春,日坐旺巳,又面臨年月雙戌火庫,雖秋也應屬旺。但畢竟是秋季了,再旺也是虛旺,不過夕陽一過爾。再說,運元戌土是傷官,月柱又透出來,成了實實在在的傷官格(六字之中,傷官多而且旺。如果時柱也是比傷的話,似應是從兒格。但因不詳,筆者不想妄自猜度,權以六字所顯的傷官格試論之)。傷官格見丙巳比劫,傷官更旺的不知所以,昏昏然也! 

這個傷官格旺成這等樣子,把個日柱的虛旺泄的個不亦樂乎,雖見財似可緩和,只是虛晃一槍不久長也。而且還能助長傷官的虛浮惡劣之氣,把個走這等運氣的人弄得個不知好歹,偏執孤行,非至不可收拾的境地不思悔改。嗚呼!可到了那個時候,後悔也為之晚矣,真真是一個“姥姥哭兒”——沒舅(救)了…… 

從菅直人的生日來看,他的性格應該是暴烈跋扈,乖巧多變,以個人意志為上,做事不顧後果,而且情面很薄,勢利的很,好幹背地堛漕ヾA沒大有準頭。菅直人確實也應是個出爾反爾,翻臉不認賬的人。他的嘴就像中國人包餃子用的蓋墊,反正都行,都是理。不管幹什麼事,都會是一個愣一個愣的,前言不搭後語的淨蒙。諸君可以走著瞧,看看在他執政期間,他的聲音和行為都會令人吃驚的,那個“超常規、跳躍式”放在菅直人身上是再合適也不過了。他指天畫地,順口談天,喜怒似餘桃啖君,不但會弄得個日本本國驚詫不已,還會把個世界攪得渾渾噩噩,只是他依靠的那個美國主子,好像是高興的不得了。可是美國的運氣也還起不來了,就怕到後來拉著日本一起哭——不知那時還有哭的勁嗎?關於日本的運氣,筆者在《即將沒落的日本》一文中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希望諸君參閱,在這媯妒抴N不再囉嗦了。只是筆者不忍心看著這麼一個好端端的國家,任其“一窩不如一窩”的攪屎棍兒樣的首相折騰(雖然可由民眾彈劾罷免或辭職。但“國運衰,舉國上下的意志就不強,好事正事沒人聽,非拿壞事當好事說”,選出的首相就可想而知了),走向沒落——瞎了這些年的汗水啊!就是把自己的“成果”“交流”給別國“吃”,也算是對人類的貢獻啊,總比折騰毀了強吧。從網上登載的菅直人的照片來看,他的臉龐天地不接,尤其是現在正“走”得地閣不能朝拱,口松不聚,而且鼻樑年壽有曲屈,也應是位浮躁不規,善於炫耀且無信義的人。 

咱就別扯得這麼遠了,再回過頭來說說菅直人的運氣。這個傷官格的菅直人,不忌見財運。庚寅流年,正好就是正財,這一下正應了菅直人的運氣。不管怎麼說,財得傷生,一下子就把他托舉到了首相的寶座上。而且他也是因有個鏡花虛運可走,那個選舉日子——201064日下午246分卻也算是吉祥的: 

    年     

    庚     

    寅       

    單就這個日子而言,是個菅直人的選舉良日。乙木生於初夏,有丙火為傷,喜癸水更見庚辛。合當菅直人走運,正好與他的生辰六字的起運相吻合。庚金一助,坐上相椅。可是,明年辛卯,流年便沖了乙酉,一個摸爬滾打,動搖不定,暈暈乎乎的運氣也正等著菅直人走呢。再結合菅直人生辰來看,明年雖也是金年,仍在運氣的“不忌”之年,看著似乎還可以,但因流年沖了當選的日柱,運氣很難說穩了,不知還能執意雲山霧罩的發號施令吧?。難道日本也像個孕婦了,“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再生個首相不成。再加上往後流年官煞印(2012——2015)來,傷官格的菅直人走在傷官大運堙]2010年,65歲的菅直人進入辰土傷官大運),見了官煞印能有個好嗎……如果不出惡性事件就算是萬幸了(很難說),恐怕又真的成了個“短命”首相。 

    運氣這個東西是很有琢磨頭的,命埵陵价袪椰部A但這“有”有時是很捉弄人的。有的人的運氣非經曇花一現再來個轉折不可,非登峰造極不能垮塌,而且很快。本來屈居第二,應該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還有什麼可爭得。就是不爭,可這命也非把人撮攏到極頂,還不讓坐穩。就像是人登山快到那戳天頂峰的時候,一聲號子加把力,瞬間登到峰尖。回身一看,“山登絕頂我為峰”,雲海在腳下湧,生靈在雲底遊,蒼茫間一覽眾山小啊,多麼風光!多麼痛快!可是,這時不能動,沒有平坦的天街可行。人是活物,不動又不行,一動就下坡,出溜,難受來了……很多人都是走這樣的運氣,菅直人可能也不例外,非讓命運捉弄一下不可。筆者覺得,這等運氣的首相不當也罷了。 

    有人要問了,知道了躲還不成嗎。躲,不成,要不還叫命運幹嘛!上個世紀中期,中國詩壇有位林庚白先生,他熟玩周易,深諳命理。在1941年底,他推知自己命有終了劫。為了逃生,他躲開日本飛機頻繁轟炸的重慶,想方設法攜家眷走避香港,以為安全(求生欲令他糊塗,能逃得了嗎)。可誰知沒過幾日,日本人卻佔領了九龍。在林庚白再欲渡海趨避時,卻因誤會被日本人射殺致死——為人明白為己昏,“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是人的最大弱點——也是實實在在的劫數難逃啊!此類史例,舉不勝舉。 

    看菅直人運氣,筆者疑慮,有這樣的天生脾性,融合上這樣自身都難以保證的運氣,他的話能聽能信嗎?菅直人說的:“將深化同中國的戰略互惠關係” 能靠得住嗎?恐怕啊,和奧巴馬一樣的忽悠吧! 

    但願菅直人不是這個生日,或是那不知道的時辰是個好時辰。

(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6月15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