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2012悲泣的中國樓市

 

 

    我從小就聽說一個流傳於民間的故事,至今記憶猶新。說的是一個財主和一個泥瓦匠恩怨的故事

    有那麼一個財主,家境殷富的流油,錢都數不過來,當地的權貴都樂意和他交往。這個財主財大氣粗的覺得天下就是他的了,非常瞧不起窮人。他經常“雞蛋堿D骨頭”的對他家的雇工泥瓦匠進行數落,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甚至有時還施以殘暴的“家法”,把個泥瓦將折騰得怎麼也不是,整天是死也不能,活也受罪,生活在戰戰兢兢之中。“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一天,泥瓦匠終於忍耐不住了,下定決心要報復財主。於是,泥瓦匠朝思暮想的籌畫了一條萬全妙策……。

    這天,泥瓦匠忍著對財主的仇恨,強打歡笑的來到財主面前,異常“恭敬”的向財主進言說:“主人,您這麼有錢,光放在哪里也生不出小錢來,我有一個妙策,能讓您的錢生錢,不知主人願不願聽?”。財主一聽,能讓錢生錢豈不是最好的發財捷徑,便也落下架子,好聲好氣的問起來。於是,泥瓦匠便開始了滔滔不絕的分析之後,建議他把錢全蓋成房子。一則等著房子升值出手大賺一筆,二則可以租賃細水長流,三則可以顯耀威懾四方。財主一聽,喜從心生,貪欲大發。於是,就“委任”泥瓦匠當“總工”,帶領一幫人年復一年的蓋起房子來。還給泥瓦匠許下如此這般的大願。兩三年過後,財主的房子蓋了那麼一大片,而財主的家庫也基本掏空了。泥瓦匠這時還不罷休地鼓動財主,說氣勢還不夠,不如一鼓作氣,借“行善”的由頭,把囤積的糧食也賣給窮人,再蓋一批,賺就賺個大發的!財主想想也是,就又聽了泥瓦匠的話,把糧食基本上給賣乾淨了。又過了有那麼一年的光景,房子都蓋起來了,那個威武就別說了,這方圓上千里,哪有比得上的。財主高興得不得了,看著大片大片鱗瓦參差的新房,沉浸在發財的美夢之中。可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突然暴發了天災人禍,旱魃水怪,地動山搖,瘟疫兵亂,把財主這個地方給折騰得連糧食也種不下地了,哪還談收成。百姓的生活都難以維繼,誰還有閒錢倒騰房子。於是,精心蓋建的一大片新房子全部空置起來,不但沒有了進項,而且每天的看管修補成本卻日漸加大,財主哪還有那麼多資金呢。這時候再找泥瓦匠理論,可上哪兒去找呢,泥瓦匠早不知道躲到哪里看笑話去了。更可怕的是,財主沒地兒去弄糧食來維持生活,眼巴巴的乾餓著。眼看著窮人都還勉強過的去,數著數的吃著從財主那媔R來的糧食。可財主呢,只能看著這片新房子發愁,心堿餖奏菕G磚石瓦塊啊趕快變成糧食吧……沒過多久,又窩囊又饑餓的財主在他的那片房子前面“涅磐”了。

    從有了這個故事,中國民間就有了這麼一句俗語:與人不睦,勸人蓋屋。其目的是再明確不過的了,那就是讓蓋屋者自找…… 

    當今,在中國的土地上,競賽般的蓋樓“運動”已經熱火朝天了多少年,一下子還很難說清。但現在聽到的是一個勁的呐喊著的調控抑制聲,可方興未艾的圈地蓋樓,卻依然馬不停蹄的上演著主流經濟的大戲。這個樓,從城市蓋到了鄉村,把鄉村種地的人引誘到城市充當著蓋樓能手和租房“戶主”,而他們的土地卻也被開發來蓋樓。不管糧食有沒有人種,也不問中國這個農業大國是不是真的成了無憂的工業大國、科技大國……反正種糧食的人越來越少了,開發蓋樓的卻還在一股腦的擠成群擴展著地盤,好像這些蓋樓大軍不食人間煙火一樣。總說,有些人還沒有房子住,那個樓價被炒得直線上升,火辣辣的落不下來……形成了不可一世如洪水猛獸般的樓市。從眼前似乎瘋狂的樓市狀況來看,筆者便想起了前邊那個小時候就熟知的故事。 

    自然界的任何事物都是有運氣的,這個運氣就是自然規律,樓市也不能例外,樓市的行情絕對不會是永遠上升的。即便是1999年前的全部樓房都需要拆掉重蓋的話,也絕不會是孤立的蓋樓的事情,還要看整體運氣(大的自然壞境與國情)的情況,忽視和違背運氣規律只能是貪婪和無知的表現。毋庸置疑,樓市曾對於中國的經濟發展起到過不可估量的作用,但不顧運氣規律,無休止無約束的依賴和拓展樓市,沉浸在樓市的“甜果”堙A卻有點像癡人說夢了。筆者曾多次說過,在八運堙A以中國為核心的東方世界是應運而起的世界。但是,中國的應運而起,是在陣痛中崛起的。筆者在《即將醒睡的雄獅》一文中曾說:崛起雖為利市,可也屬變革。任何變革,即便是往好處變,也是要有‘陣痛’的。因為,變革就意味著舍舊迎新,把原來的不符合發展的東西必須捨去,別忘了,那也是在前運埵菬倦竷X來的成果,割成果猶如自身割肉,能不痛嗎。”樓市的前途就是中國的“陣痛”!筆者以為,任何事物的發展都要在運氣的規律中進行,超出運氣規律的事物是不存在的。也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所說的: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復。每一次勝利,起初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往後和再往後卻發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預料的影響,常常把最初的結果又消除了。”  

    運氣埵酗@個很滑稽的規律,叫做逢土必變。筆者在相關文章堣]都曾提到中國的樓市前景不會看好,但沒有說出具體的時間表來。本文就是按照中國的運氣規律來說一下樓市的前景,其實是說樓市面臨崩盤的時間表。2012年是中國運氣,尤其是經濟狀況大露底的一年。說來很怪,雖然經濟狀況露底,但就是因為露底——踏實了,中國的經濟才會順隨著運氣逐漸企穩而走向正規。筆者在《烤夾生的“牛肉”》媮棷蕃”魽G己丑年是中國(或以中國為首)崛起的轉化樞紐年段的開始,在遭受‘罕見’的危機變革‘陣痛’(或可遷延後幾年)之後,會在數年之後(真正走出這場危機應在2015年,即乙未年。其間,2012年,即壬辰年時,雖各方面出現轉機,只是趨緩而已。應有應對危機的較長打算),一展‘東方龍’顏,令世界追隨,刮目崇仰!” 

    按照筆者所推演的中國經濟運氣規律,2012年是壬辰年,納音屬水,地支辰土屬於水庫,天干壬水坐庫,真是水波蕩漾。水主流動,該年必定會出現各方面的大變化,樓市也要隨在變化的大軍堨R當變化主流。巧合的2012年的立春在乙未日,而乙未日又正好是2015年的流年干支。這巧合堶情A隱藏著一個因緣關係,壬辰年的變化會直接影響到2015年後才能“收兵”,那時才能使中國經濟在整體運氣的規律中和諧的真正步入繁榮之道。運氣這個東西就是這樣,有時看似不屑一顧的東西,卻正好是那玄機的機關所在。2012年的流年紫白是六金運坐中,八運中宮逢遇六八之數,應是一個中華大地應運而有起色的吉祥之數,這也正好應了八運中華崛起的漸進運數。但這個運數堶情A卻不喜歡原來的“樓市運”,而是一個樓市轉換的運數。總而言之,筆者以為,中國的樓市在2012年將是一個由喜轉悲的年份,說句到家的話,2012年或可是中國樓市崩盤的年份。至於崩盤意味著什麼,就不用多說了。對於此,從國家,到集體,再到個人,都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未雨綢繆,及早制定順應規律的策略及措施,以防措手不及。這婸搨n再重複的是,因為在八運中屬於中國崛起的大運,所以,樓市崩盤卻奠定了經濟的真實基礎,從而使中國的運氣在企穩中會緩慢的趨向正常發展。至2015年,才會真正的走出低谷,實打實的邁向和諧中國崛起的未來。 

    說到這堙A筆者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希望我這篇一家之言,能對我始終熱愛的、正在崛起的國家起到一點警醒作用。我心足矣!

(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8月25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