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文•通天記者                                     

玄圈八一八:                                         

玄術協會成立儀式唔見麥玲玲上台

 

 

    恭喜恭喜,2011年又來了,祝願各位在新的一年事事順景,心境愉快,身體健康!

 

禤百昌老師訪問稿,上卷已經刊出,請補看

 

    在2010年最末一月,發生了很多事,這個月好像特別漫長似的。就好像訪問禤老(百昌)一役,好像已是很久以前的事,卻原來只發生在廿多天前而已。以「役」來形容,皆因已很久(十多年?)沒有落手落腳帶埋錄音筆(以前是錄音機)去做訪問了,「寶刀」(一笑!)是否仍未老,實屬未知之數。而且,1989年間左右曾訪問過禤老兩次,上兩次經驗告訴我,禤老是個要求很高的人,在很多細節位也一絲不苟,加上所用的言詞很多都要經仔細咀嚼才能體會其真髓,故今次很怕自己在訪問中未能與禤老同步,即廣東俗語所說的「跟唔切」,那就麻煩了。

 

    再加上今次專訪的重點牽涉到玄學界爭論了很多年的問題,好些讀者對此很有期望,實在不容有失。幸好過程尚算順利,如在12月首一兩天看過本欄後沒有重臨的網友,不妨找回登在上卷的訪問稿(分上下兩篇)來看。今卷續刊的《訪禤百昌老師談紫微斗數(外一章) 》,是訪問期間,禤老提及的一些涉及幾位大師級人馬的當年江湖軼事,因不想影響整篇訪問稿的結構,也不想分散大家的注意力,故將之劃分出來,留待今卷發表,希望大家明白。   

 

訪問稿刊出前已經禤老過目,像真度極高

 

    提及禤老,筆者忍唔住爆爆料,當筆者在12月3日凌晨寫完上篇,電郵給禤老過目,預計他早上或下午才有回覆,誰知話咁快就收到禤老快而準的覆文,看看鐘,是凌晨1時半。嘩!甚麼時間了,絕大部份的老人家已經入睡很久了。當時心想,莫非現在仍從事資產管理及投資事業的禤老,生活習慣有異於一般香港老人家?及後幾次的電郵來往,都在凌晨時份,看來筆者的推斷有些準繩度吧,莫非禤老要睇住美國市?然乎,不然乎?果真如此,好,好魄力!

 

    講開又講,筆者寫訪問稿以來,鮮有被訪者提出刊登前要過目的,禤老是其中一位。就算有提出,筆者通常都會婉言拒絕,89年時那兩篇訪問稿,因筆者並非主編,故向主編請示如何處理,主編謂無妨,結果都給禤老過目了。今次在下筆時向禤老引證一些資料時,禤老謂不如讓他先行看看。筆者以文章純粹筆錄禤老的說話及他記憶中的事情,不涉筆者的議論或感想,上載前先給他看看也是好的,也是於文章有益的,於是欣然接受。也就是說,這篇文章手民之誤極少,像真度極高地描述了禤老記憶中的事情。

 

    今次訪問完禤老,待筆者忙完這一輪(現在是得閒死唔得閒病),農曆年過後回過氣來,會嘗試聯絡亭老或他屬下的機構,看他們到時睬唔睬筆者是也。

 

玄術協會成立儀式唔見麥玲玲

 

    剛過去的風水展,引來頗多談論,其中又以違規派藥(甘露丸),港聞版以較大篇幅報導了。負責公司沒有公佈入場數字,但麥玲玲的幾十萬張咭片肯定派唔晒吧!一車車旅遊車的遊客又好像唔多覺喎!詭異的是,出現風水展記招的師傅竟然寥寥可數,且有新面孔,莫非其他參展的師傅,咁啱全部都病咗,或有更重要的任務在身?如果唔係,一定係想低調D,唔想同人搶鋒頭嘞!

 

    有口痕友問,妳作為玄圈記者,妳有去八吓嗎?有師傅有免費票邀筆者去,筆者已一再表明立場一定唔會去,對方亦體諒沒勉強。其實,勉強也勉強不來的,筆者向來的性格是說一不二的。但基於要了解情況,筆者找了三位圈外友人在不同日子購票入場作資料搜集。回來後,筆者問感覺如何,有說:無乜嘢睇,兜個圈就睇晒!又有說:協會成立儀式時,站上台的眾人中,獨不見在任何地方都咁搶眼嘅玲玲師傅。又有說:一句講完,司徒玩晒!

    

     三個人的說法作不得準,大家到過的,又認為如何?

 

     講開又講,最近有幸與一鼎鼎大名、著作等身的香港文壇殿堂級人馬茶敘,聊及風水展時,對方謂本欲一往看搞乜東東,但迅即被一出版界猛人叫停,謂萬一被玲玲姐發覺謂多謝支持捉著合照,到時水洗唔清了!哈,避得過就避,此之謂也!

 

很多風水師傅是退休紀律部隊成員

 

    電視藝員王喜謂他將來退休後想做「風水佬」。後來又重申沒有說過不做娛樂圈,只是有感自己已無師自通學咗風水兩年,想將之發展為第二事業而已,又說第一年會收一蚊一次,謂只要做得好,客人自然會繼續光顧等等。

 

    王喜的無師自通風水得唔得,筆者唔知不敢說,只是想告訴大家,其實退休後轉做風水佬的情況在玄學界很普遍,現今好些師傅,以前都是公務員,其中又以紀律部隊成員最多。皆因紀律部隊的退休年齡較早,很多師傅在未退休前已拜定師或學定十八般武藝,諗住退休後一邊吃長糧,一邊做「風水佬」,既可過日晨,壓力又無咁大,有生意做就做,冇生意做的話,炒炒股票、與同行吹吹水,又過一天了,總好過遊手好閒或冒險創業。此外,見慣世面,遇著光怪陸離之事,也應該較懂應付吧!這現象好唔好?冇話好唔好嘅,實況是如此而已!

 

李居明搞粵劇圓夢有睇頭

 

    又到年尾,又到「李居明嚟喇」在電台大賣廣告的日子了!此君年尾在地鐵的廣告一向很多,今年地鐵車廂的廣告更擺明針對自遊行。「橋」多一向是李居明的特色,但今年電台其中一廣告真的令人噴飯,內容大致是預言明年(指2011兔年)有人工加。呸,此話與阿媽係女人無大分別,當各大機構已出來說明2011年會加伙記人工後,你才來作此預測,是否多餘了點?

 

    好,筆者也來湊高興。我,駱思嘉,又名通天記者,現在預言:2011兔年全球會進入加息週期;全球股市,包括香港,會有很大動盪;香港會有在社會上德高望重的老人家逝世……這是我,駱思嘉,隨口噏嘅,立此存照。2012年1月,大家記得來見證我中唔中囉喎!

 

    李大師今年除了例牌嘢外,新招是出錢成立「盛世天戲劇團」搞粵劇,仲寫咗三個劇本,話要振興粵劇,保存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向唐滌生致敬等等,名堂多多。壹週刊謂收到風,話李大師大手買入工廈單位改變用途,諗住用保衛粵劇為名,逼政府「活化工廈」為實。

 

    動機是否如此,筆者唔知,萬一真係得嘅話,李大師固然發過肥豬仔啦(雖然他依家已經夠晒肥頭耷耳),唔得嘅話,相信李大師一樣咁開心!點解?皆因李大師年輕時已醉心搞話劇,而文字、劇本一向是李大師的強項,花些少錢來圓夢,又可贏得紅樓保育名,何樂而不為?

 

    唔係講笑,筆者對李大師寫粵劇劇本是很睇好的(如果唔滲入對佢嘅個人崇拜的話),是有所期待的。嘻,說不定,幾百年後,李居明其他方面的種種會隨時間的過去灰飛煙滅,獨留這幾齣粵劇令他名流青史。

 

「馬健記」唔係高樓價下的犧牲者

 

    講開集體回憶,剛剛光榮結業的「馬健記」,引起傳媒追訪,紛紛視之為高樓價高租金下的犧牲品。喂喂喂,各位記者弟弟、記者妹妹,你們弄錯了,「馬健記」的老馬生,不但不是高樓價下的犧牲者,反而是得益者啊!資料顯示「馬健記」現址,是在09年尾,以售後租回形式沽出物業,作價2,900萬元。當然更和味者不是他,皆因買他物業的買家,旋即在很短時間後的09年11月,再以3,750萬元摸出該物業。

 

    記著,「馬健記」可真是光榮結業的,「馬健記」的情況是很多經營書店者夢寐以求的,是終生奮鬥的目標,當然他們必先掙得第一桶金買舖才有機會,現在來說談何容易。講開又講,顧客與伙計,對老馬生的評價,非常不同,但都是道聽塗說而已。但有一點肯定的是,想知行晚運的相如何,找老馬生出來看看他的面相,特別是下巴就知道了。

 

    另同樣在09年尾以售後租回形式沽出地下、閣樓連1樓舖位的旺角西洋菜街「中南圖書」,當時賣價2.75億元,20年不到升值14倍。其老闆的相也是很值得參考的。有何優勝處?口大兼上中兩停相配也。網友有興趣的話不妨往其舖看看,他經常在店落手落腳執頭執尾(與老馬一樣,又是事事親力親為謘A學嘢喇!)另一口大食四方的公眾人物,渣打銀行集團的洪丕正是也!嗱嗱嗱,唔好誤會筆者識睇相呀,筆者靠感覺謕Q!

 

    其實還有很多料想八,但執筆時已是大除夕,想早些收工與老公週圍逛逛,就當是放自己半晚假吧,明天再搏殺,你們不會反對吧!(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