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敘利亞,中東局勢的發軔靈關

 

    彌蒙的大霧籠罩筆者,筆者在霧中懵懵懂懂的走著,一腳深一腳淺,也分不清八方六合上下左右。走啊……走啊,筆者覺得累了,就只想找塊石頭坐下來歇歇腳,喘口氣,琢磨一下該往哪里走呢。這時,突然一位白髯飄飄仙風道骨的老翁在不遠處招呼筆者,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這是哪裡來的老翁呢?筆者奇之,沒有多想便尾隨老翁走去。又不知走了多遠,也不知經過了多少地方,只是覺得霧越來越濃,簡直連能見度都沒有了,只用耳朵辨別著老翁的腳步聲隨行。一股股刺鼻的煙火味嗆得筆者的呼吸道都覺得狹窄,筆者沒經過過戰爭,自疑的掂對著這可不是“戰火硝煙”的味道?……走啊……走啊,還是沒有走到地方。一陣乾燥帶有砂礫的熱風迎面撲來,沙礫打得臉都有點癢疼,可是這霧卻不能被風吹散,依然濃濃的彌漫著,筆者惑之。在霧中穿行著,飄忽起來,不知怎得,筆者卻和老翁平行了。正欲啟口相問,卻忽見老翁向前一指,霧散雲開。哦,筆者眼前一亮,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記憶,順口說出來——這不是敘利亞麼。再尋老翁,不知所蹤矣……連呼幾聲,無有應答,筆者頓時興奮起來…… 

    近段時間來,北非中東的局勢忽如沸湯,突尼斯、埃及、阿爾及利亞、利比亞、也門、伊朗、巴林、沙特……下臺的下臺,鬧事的鬧事,出兵的出兵。歐洲列強也乘機摻和進來,北美南部的那個後臺老闆還時隱時現的撮攏著尾隨他的那些嘍囉,出力的出力,呐喊的呐喊……唯有這敘利亞,雖然也有點不安寧,但夾在海口的一角與他國相比卻顯得比較平靜。這老者為什麼要把筆者帶到這堜O,筆者自忖著慢慢地流覽著這有四千多年豐厚文明歷史的敘利亞的美貌。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敘利亞南端的一片蔥翠的綠洲,盎然的生機噴薄著,這不是敘利亞的首都“天國堛澈陞哄角j馬士革嗎。大馬士革建立在一座筆者說不上名來的山腳半抱懷中的平原上,萬木蔥翠。北面一直往東環緩延伸都是平原,東面卻像是茫茫的沼澤地帶,南面地勢漫緩趨高,高勢直接延連到一個什麼“戈蘭高地”,西面便是被黎巴嫩緩衝了一下的大馬士革運氣關鍵的氣口地中海……看著看著,筆者忽然發現地中海泛起了一股直沖大馬士革而來的流氣。筆者順著流氣的蹤跡慢慢地向西尋找著發源處……這是一股在大西洋洋面上口形成的流氣,流氣在陽光的照耀下五彩繽紛,擰成了一股股絞索般的線經,從狹窄的直布羅陀海峽擠進了地中海,如同一條粗大的花蟒蛇,疾速跳過黎巴嫩,直逼大馬士革。這應該是一股帶有惡劣信息的流氣,筆者為這塊相對平靜的綠洲擔起心來。 

    任何一個國家的運氣,都和首都的地理風水分不開,而且更分不開的卻是這個國家的當家人物的運氣。筆者在思慮中,順手拈來了一本各國領袖的人物志,在敘利亞的條目塈銗X了現任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生辰,但遺憾的是仍然沒有標明這位總統先生的時辰。巴沙爾總統生於乙巳年乙酉月戊辰日,逆行一歲大運。巴沙爾總統是敘利亞青年的偶像,高挑勻稱的身材,一貼蓄髯點綴在和藹謙虛親切的上唇,很有紳士風度,沒有一點紈絝子弟的浮風,以至於他的國民都願意以“靈魂、鮮血”“為巴沙爾奉獻!”2000年,巴沙爾登基後,正好趕上了世界東西方運氣轉化的前夕,整個世界的變化序幕正在啟動,巴沙爾是堅決反對美國發動的伊拉克戰爭的,他是美國和以色列在中東的眼中釘。至今,敘利亞與美國、以色列的矛盾,以及黎巴嫩問題仍然困擾著巴沙爾。 

    1946417日是敘利亞的國慶日,這個國慶日組合了一個要強而發展艱難的運氣局勢,且與巴沙爾的生日及大運發生著衝衝合合的關係。所以巴沙爾上臺後,一直是步履艱難,磕磕絆絆,處於一種時好時壞的局面。雖然眼下的敘利亞相對而言比較平穩,巴沙爾反戰的同時又較為穩妥的搞好近交,仍舊保持者中東政治大國的地位。但是,運氣不是以總統意願而行的…… 

    一個激靈,筆者又想起了那股不良信息的流氣,凝神循去,流氣依然朝大馬士革碰撞著。明年,流年就進入了壬辰年,是一個與國慶年對沖的年份。而今年,巴沙爾與國慶日又正好同時進入了運元與坐基天克地沖的運勢,這個運勢的切入時間或可在201142日始後(往後幾多年,決不會平靜了)。整個敘利亞會因為意想不到的事情(包括反對力量的突起)而被捲入到影響國運的漩渦中去。筆者屏住呼吸,定了一下神,從流氣衝動中尋找著機關…… 

    哦,看到了,星條旗的舞動和多國聯軍踏起的沙塵,迫使敘利亞跳出了堅守多年的反戰圈子,但見巴沙爾帶領他的國民(支持力量)挺身混進了中東的亂局。為了捍衛敘利亞,巴沙爾扛起了反對列強的大旗。呼啦啦,整個中東群雄混戰,難解難分。說來真怪,敘利亞就像是一把“世界鑰匙”,它這一“出頭”,猶如打開了戰爭的“鎖”,把個混戰攪的,怕是要蔓延成了“世界大戰”,也不是不可能的。中東,乃至全球,敘利亞靜皆靜,任你中東有怎樣的亂象,都是局部的。而敘利亞動皆動,衝破中東的“機關”所在,一下子就“拉開”了戰爭的門栓……運氣摧衰的星條旗在夕陽西下的餘輝中顯得格外慘澹,而世界的東方卻是萬象更新蒸蒸日上。敘利亞在戰後隨著世界運氣的趨穩,踏著運氣的律步,仍會在“洗心革面”的巴沙爾,或是巴沙爾“系統”的帶領下,穩坐在中東,守在大馬士革的綠洲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筆者沉浸在欣賞這運氣所導引的未來世界的景象之中——不就是這幾數年的事嘛,時間不會太長的……筆者正自言自語的剛要說出下文,那老翁又突然出現在筆者眼前,白髯飄胸,輕含著和善的笑意,一下子打亂了筆者的思路……筆者頓時悟到了什麼……哎,反正,筆者在其他文章埵迨w說過今後世界的格局,那就煩請諸君自己看著找吧——真不好意思了!(本篇完)  

(本篇完,執筆於2011年3月18日撰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