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文•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四二:

廖均卿點明十三陵傳奇

 

   明十三陵分佈圖

    自本年22日年三十晚通宵開始,整個正月本人在觀音堂、太歲堂二處長期為各界信眾解簽,問流年休咎,至正月廿五通宵開庫,二月初二驚蟄拜太歲(本廟只拜貴人及祭白虎,絕不打小人。)最後二月廿九觀音寶誕,已經個半月以上,無停不休。當二廟內各員工於回復正常工作時候,一時間均未回魂,全身骨頭像「阿聾燒炮——散晒」,因此當一切事務安排好後,趁機偷偷飛去北京,希望遠離塵世事做二、三日神仙。豈料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飛機上與在北京做鑽石生意的張總相遇,矇查查地被張總安排入住,北京王府半島酒店,更派出司機全日貼身保護及出入接送,筆者只有錯有錯著,請該司機車本人再到十年前曾到之明十三陵,再細心研究明十三陵之風水真偽,其間竟被本人查到,當年為明朝永樂皇帝點中十三陵風水的江西風水師廖均卿之風水歷程及風水典故,分期為大家報導以上資料,以響讀者,記述如下:

    在北京市昌平區北部的天壽山腳下,有一處規模宏大的明代皇帝陵建築群,人們稱之為「明十三陵」。因為古人在卜選陵地時,採用的是傳統的風水理論,因此每座陵園都處在山環水抱、聚氣藏風的優美環境中。

    十三陵埋葬著自永樂皇帝朱棣到崇禎皇帝朱由檢的明朝十三位皇帝。其中,第一座陵是長陵,埋葬的是明朝第三位皇帝永樂皇帝朱棣和他的皇后徐氏。長陵在十三陵中營建得最早,位置的選擇也最為考究。

  長陵鳥瞰圖

    永樂皇帝朱棣,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第四個兒子。他早年封燕王,鎮守北平,就是現在的北京。朱元璋在洪武三十一年(1398)去世,因為皇太子朱標死得早,所以皇太孫朱允炆繼承了皇位。建文四年(1402),朱棣通過武力手段,把侄子趕下臺,在南京稱帝。

    朱棣稱帝后,第二年改元永樂。所以,人們稱他為永樂皇帝。永樂五年(1407)七月,皇后徐氏病故了。徐氏是明朝開國功臣魏國公徐達的女兒,是朱棣唯一的中宮皇后,所以,朱棣下旨讓禮部尚書趙羾卜選陵地。

    為皇后選陵地不是一件簡單事兒,一定要選到上好的「風水吉地。」因為,將來永樂皇帝駕崩要和皇后合葬。在古代,不論是皇家還是士庶百姓都特別迷信風水。趙羾冥思苦想了幾天,查閱了很多古代有關風水方面的書,終於找到了線索。原來,唐朝的時候有一位非常著名的風水術士,名叫楊筠松。他在朝廷當過司天監的官,所以對風水術非常精通。當時正趕上黃巢之亂,楊筠松就與另外一名叫蔔則巍的司天監官員,把宮中的風水書偷出來,跑到了江西贛州府一帶。他們兩個人都在贛州一帶教授徒弟,給人看風水,並且還有風水著作流傳下來。例如,楊筠松有《疑龍經》、《撼龍經》等,而蔔則巍則有《雪心賦》等著作。由於看得准,很多人因此變貧為富,楊筠松還因此有「楊救貧」之稱。

    在他們的徒弟中,有兩個人很有名。一個曾文辿,一個是廖三傳。廖三傳的孫子廖瑀習學祖業,也非常有名。曾廖兩家都居住在贛州府興國縣三僚村。他們也世世代代給人看風水。但是,古書記載不同,也有的書記載廖瑀是楊筠松的徒弟。

    不管怎麼說,趙羾覺得楊筠松、曾文辿和廖瑀三人「精通地理、有仙道之機」,又都是江西人,如果他們的後代還在操持祖業,一定能為皇后選到上好的風水吉地。為此,他建議永樂皇帝下旨查訪居住在江西的楊、曾、廖三家後人。

    朝廷很快行文到江西的各府、州、縣,並且找到了廖氏的後人——廖均卿,還找到了曾氏的後人——曾文政。與此同時,朝廷還找到一些精通風水術的人,例如,知縣王侃、給事中馬文素、僧人吳永等。他們都被地方推薦參與長陵的卜吉。

    在眾多的風水術士當中,廖均卿在卜吉過程中所起的作用最大。他在永樂五年(1407)十二月二十一日奉命到北京蔔選陵地,由於路途遙遠,到了第二年的正月二十四日才到達北京。他先後查看了門頭溝的燕台驛、海澱區的玉泉山等地,覺得都不太好,便返回了南京。

    永樂六年(1408)三月二十六日,廖均卿第二次奉旨到北京選地。五月一日,到達北京。遍覽京郊各地之後,六月一日來到了京北昌平縣的黃土山,也就是現在長陵所在的天壽山。十日那天,他登上黃土山的山頂,四處察看,覺得這堿O一塊難得的風水寶地。

    為了向永樂皇帝清楚地彙報黃土山吉地的情況,廖均卿按照地形的實際情況繪製了黃土山的風水形勢圖。圖上標注了陵寢營建的位置,以及哪里的山是青龍,哪里的山是白虎,哪里的山是玄武,哪里的山是朱雀,水是怎麼走的,水口在哪里等等。

    廖均卿的山圖整整繪製了兩天。十二日那天,他又帶上跟從他的人登上黃土山後面的山脈,風水術中稱之為「後龍」。他想再看一看後龍是從哪個方向來的,最後脈絡的終結點又在哪里。一切都看清楚了,七月十二日那天,返回了南京。

    八月一日上朝,廖均卿把自己繪製好的黃土山圖獻給永樂皇帝,還附上一道《朝獻山圖表章》,用文字對山圖的吉壤特徵進行了解釋。說這堛漲a形符合天上的星宿佈局,又符合八卦陰陽五行生剋原理。陵寢建在這堙A明朝會萬古長存,代代出聖明君主。

    廖均卿建議永樂皇帝親自到黃土山吉地看一看。永樂皇帝聽了,不禁龍顏大喜,下令賜給廖均卿酒喝,又賞給廖均卿三百吊錢、一套夏天穿的衣服,以及三石白米、五缸酒、五十斤魚、五十斤肉。廖均卿是個鄉下人,皇帝賞給他那麼多東西,自然是受寵若驚。所以,初七那天,他又要去北京察看。可是,他們坐上船以後,正要北行,卻遇上了大風,船走不了,廖均卿只好回到南京。

    永樂七年(1409)正月,廖均卿再次來到北京。從十三日到十五日一邊三天,他都在黃土山察看地形。當時,天正下著大雪,雪深風寒。但是,十七日那天,看近六旬的廖均卿還是不顧風急路滑,冒雪去黃土山再次察看。第二天,天晴了,又去察看一番。

    四月初四,永樂皇帝根據廖均卿的建議,聖駕親臨昌平黃土山吉地視察。廖均卿及風水術士們都隨駕而行。但為了選到最佳的風水吉地,君臣一行又先後到京西的潭柘寺、香山等地去察看,然後才去黃土山。

    閏四月初二,永樂皇帝再次察看黃土山吉地,廖均卿等人仍隨行。據說,有不少人都建議在潭柘寺那堳堻恣C但兩次察看後,永樂皇帝心埵酗F底,覺得黃土山是一塊非常好的風水吉地。因此,他決定就在這堿乾}皇后和自己營建陵園。

    初三一早,永樂皇帝起駕回京。廖均卿等人則繼續為皇家尋找其他備用的風水吉地。他們去了很多地方,有茶湖嶺、洪羅山、百葉山、陳宮山、雁口、龍岡、湯泉、禪峰寺、文家莊、辛家莊、石門驛等等。

    廖均卿每到一地,認為那堶楔籉n,都用類似詩文的語體進行描述,這在風水術中被稱為「鉗記」。例如,他去懷柔洪羅山之後,就寫了《洪羅山鉗》,說那堿O「秀峰貴人插天外,福人葬著位三公」,也是風水吉地。

    廖均卿等人回京後,永樂皇帝在五月初五那天當殿吩咐:「廖均卿等臣,遍遊山川,勞苦風霜,各封賞官職。」又傳旨:「本月初八日吉辰,登黃土山立向點穴。明日各獻穴法。」風水術士們各自琢磨陵園應該立什麼方向,陵園地宮安放棺槨的位置(穴)應該確定在哪里。

  定陵鳥瞰圖

    第二天,王侃等風水術士們紛紛把自己的想法寫成奏本,呈送給永樂皇帝,只有廖均卿沒有呈上奏本。他想出個風頭,大家都退朝了,才上奏永樂皇帝說:「臣看黃土山形,就像一個銅鑼一樣。銅鑼敲在中間聲音才響亮,地下宮殿也應該定在銅鑼形地的中央才好。」

    永樂皇帝贊同廖均卿的說法。所在,初八子時(夜11點至1點之間),把大臣們召集在一起,對大家說:「王侃等人說的不對,還是廖均卿所說的響中穴法有道理。我們就按廖均卿說的點穴吧。」說罷,君臣一行前往黃土山。到了黃土山,因為是按照廖均卿的說法去點穴,所以,辰時(早晨7點至9點之間)的時候,先由廖均聊在黃土山擺下祭壇,祭祀五方龍神和楊筠松老仙師。點穴的吉辰定在了巳時末(上午11點)。時辰到的時候,永樂皇帝賜給廖均卿一把重十四兩的金劍和一把重二十兩的銀鋤,讓他去點穴。廖均卿因為早已看好了位置,所以很快點定了陵穴。緊接著,永樂皇帝下旨封黃土山為天壽山,下令由武安侯鄭亨祭告興工,派遣武義伯王通督率軍民工匠營建陵園。陵園的規劃設計等項事宜也都開始作了安排。

    不料,後來陵寢營建工程岀了一件大事兒。有人向永樂皇帝報告,在開挖地下宮殿時地下湧岀了泉水,泉水流了好長時間,都不見停止。還說廖均卿欺騙了朝廷,是他把地脈挖傷了,才導致這種情況的岀現。

    陵寢開穴,挖岀泉水,這在古代的風水術中是「凶」兆。所以,廖均卿只好冒死上秦進行辯解。他說:「黃土山的穴岀現泉水,正說明這是真龍所聚之處。臣所點的穴,位置沒有錯誤。只要聖駕親臨,聖主帝星一到,泉水就會止住。」

    永樂皇帝將信將疑,說:「既然如此,就讓姓李的那個人挑選良辰吉日,安排鑾駕去黃土山一趟。」姓李的官員是專門幹這事的,他查了查曆書,上奏說,二月十八日這天是個吉日。永樂皇帝決定那天去黃土山看個究竟。

    二月十八日這天,廖均卿等人隨聖駕來到天壽山。大家一看,泉水還在流著,而且比原來還要大,就像開鍋的水一樣往外冒著。永樂皇帝大怒,對廖均卿說:「均卿,你說帝皇到時,泉水即止,如何愈大?」

    廖均卿趕忙跪下回答:「請陛下容臣對山大喝幾聲,臣再用風水羅盤往地下一照,水自然會止住。」永樂皇帝說:「且聽你這一回,如果止不住水,你將命在懸繩。」意思是說,如果泉水還在流,廖均卿就會被殺頭。

    於是,廖均卿對山大聲喝道:「天上各路神仙,祖師爺楊筠松、曾文辿、廖瑀仙師,均卿奉命為永樂聖主蔔選千載之皇陵,現金井之中湧泉不止。萬里河山都應該歸屬聖主,今聖駕來臨,泉水該止。如違背,就是違反天意了。」接著,把羅盤往金井中一照,水果然止住。

    廖均卿又上奏將金井再下挖三尺。永樂皇帝問其原因,他說:「下面還有石盆一個、石鯉魚一對。」結果,下挖三尺後,果然挖了岀來。永樂皇帝驚喜異常,對大家說:「均卿非凡間子,誠有仙風道骨。喝山皆應,呼水即止,真朕之奇遇也。」

    廖均卿選好黃土山吉地之後,只是被封個欽天監署博士之類的官。現在,永樂皇帝則實授他為欽天監五官靈台郎(博士品級)。後來,在修建長陵地下宮殿時,根據廖均卿的建議,把石盆放在了金井的下面。但是,廖均卿不想做官,他以年邁和上有老母,下有五子沒有婚配為由,請求恩准回家。永樂皇帝執意挽留,又許以賞賜金銀、升授官職等諸多好處,廖均卿仍不為所動。永樂皇帝只好同意送他回家。

    為了表示懷念之情,永樂皇帝特意送給廖均卿一把扇子。上面寫有永樂皇帝寫的詩:「江西一老叟,腹內藏星斗。斷下金石鯉,果中神仙口。賜官官不要,賜金金不受。賜爾一清風,任卿天下走。」臨走之前,永樂皇帝又送他一首詩:「憶昔當年楊救貧,此仙之後有誰人?出去尋龍一身雨,回來跨鶴兩袖雲。地理圖中觀地理,天文機中會天文。一杯餞別順天府,同昌山河樂太平。」永樂皇帝贈完詩,又對他說:「卿榮旋歸家,可架造一敕書閣。匾:誥敕褒榮。」

    廖均卿與大臣們一一辭行。翰林學士解縉送給廖均卿一副匾額、對聯。匾額是:「卜史世家。」對聯是:「春至一門沾曉色,朝回兩袖帶天香。」還送給廖均卿一首詩。詩埵陶o樣的句子:「楊廖廖楊奕世流芳,先生之風山高水長。」可是,廖均卿剛剛到達北京東南面的通州,就又被永樂皇帝派人追回來了。回到京城。永樂皇帝對他說:「均卿離聯數日,心甚不快。宣卿回京,同享敘話。」下令賜給廖均卿四品職銜,供養在欽天監衙門內。每隔兩三天,永樂皇帝就宣他進宮說話、下棋。

    永樂十一年(1413)四月,廖均卿應邀到密雲縣看衙門的風水得了病。回來後,正巧永樂皇帝宣他進宮,他只好作本上奏說自己正在「呻吟病床」。永樂皇帝馬上下旨:「廖均卿在患,著太醫院服藥。」太醫院的診治無效,廖均卿於五月二日去世。臨終之前,廖均卿對跟在身邊的第五子廖信厚說:「我天數將盡,不能醫治。我死之後,皇上一定派人將我的棺槨送回老家。就把我葬在村邊山嶺背後的虎形地吧,日後丁財稍可,我在冥中也安心了。」

    得知廖均卿病逝的消息,永樂皇帝非常悲傷。他說:「正想均卿,如何即逝矣。」傳旨讓畫像官給廖均卿畫遺像。因為畫得不像,先後有四人初殺。最後,一位姓蔣的畫得宛如生人。永樂皇帝一見,不覺淚下,下詔將其中一幅送回廖家。廖均卿在永樂十一年一月十三日子時安葬。所葬位置就是興國縣一僚付旁山嶺背後的虎形墓地,那埵雂聒棓O存有廖均卿墓的石碑,碑上有明永樂年間大學士金幼孜的題字,只是沒墓塚保存。據傳,是廖家人怕人盜墓,所以沒有堆培墓塚。

    參與長陵卜吉的另一位三僚村風水術士曾文政,原來的官是欽天監陰陽訓術,永樂十一年五月,因為複論長陵卜吉有功進為欽天監漏刻博士。他的家鄉三僚村,按風水說法,原來缺少左砂,因此初代不興盛。所以,他特意規劃修築了一個魚袋形的左砂,以應「魚袋砂生登朝佑」之說。

    此外,還有一些人在永樂十一年複論長陵卜吉有功而升授了官職。王侃由知縣升為州同知;馬文素由給事中升為太常寺博士;劉玉淵由陰陽人升為漏刻博士;僧人吳永原授五官靈台郎,改授僧錄司右闡教。

    還有的古書記載,山東甯陽人王賢,曾紅夢到一位奇人,對他說:「讀我的書,你可以做大官,穿上紅袍;不讀我的書,只能當小官,穿綠袍。」後來,在道上他拾到一本書,就是看風水的書。他認真地讀,於是精通了風水術。後來蔔選長陵,地方推薦了他,他因此參與了長陵卜吉。據傳,他見陵前有個小土丘,就對永樂皇帝說:「這個土丘應該去掉。否則,後代皇帝不是正宮(指皇后)所生。」說也奇怪,自英宗朱祁鎮開始,果然都不是皇后親生的。這一說法,大概是後人的附會。

    長陵的營建,耗用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數以萬計的軍民匠役,參加勞作,國家投入的財力達800多萬兩白銀。修建大殿所用的楠木,采自四川、湖廣一帶的深山老林,石料則來自京西房山的大石窩。

    長陵的陵寢建築規模宏大、氣勢非凡。陵宮建築有明樓、寶城、祾恩殿、祾恩門、陵門、配殿、神廚、神庫、宰牲亭、神帛爐、欞星門、石五供等等,占地面積達12萬平方米。前面還幽深曲折的神道。布列有石牌坊、大紅門、神功聖德碑亭、石像門、龍鳳門等建築。然而,長陵的建築藝術成就,卻不僅僅是因為自身有雕樑畫棟和樓錯落的空間構成之美,更是因為風水術士們把陵園周圍的自然景觀納入陵園的規劃,使自然景觀與人文建築渾然一體,達到了天衣無縫的和諧完美程度,這才是明陵建築藝術的精華所在。

    正是因為風水術巧妙地將人文建築與自然景觀融為一體,明十三陵在建築美學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一頁。因此,得到了建築美學界的普遍認同。英國著名科技史專家李約瑟曾經驚歎明十三陵的藝術成就,稱讚它是「最偉大的傑作。」

    英國的城市規劃家愛德蒙·培根在評價十三陵的建築藝術時也說:「建築上最宏偉的關於‘動’的例子,就是北京明代皇帝的陵墓。」他還說:「它們的氣勢是多麼的壯麗,整個山谷之內的體積都用來紀念死去的君王。」

    由於明十三陵具有珍貴的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是人類的寶貴財富。200374日,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第27界會議討論通過,將明十三陵作為「明清皇家陵寢」的擴展項目,列入了《世界遺產名錄》。本期個案到此為止,下期筆者為大家報導一個較有風水價值及學問的明十三陵——定陵。

    其後二天,筆者游遍八達嶺長城、故宮、天安門、雍和宮等名勝,某天晚上回酒店途中,被路旁首都劇場之巨大海報吸引,原來它鄉遇故知,本人之粵劇老師林錦堂,聯同胡美儀、謝君豪、何超儀、潘志文、劉玉翠等,在北京作巡迴演出,有此巧合,自然走入後探班,及欣賞由毛俊輝監製導演文本創作的不朽名劇——「情話紫釵。」

與林錦堂、胡美儀合照

與潘志文合照

  

(左)與何超儀合照  (右)與謝君豪合照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